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绝世冥仙第二十八章:净世杀坛

“小子,还记得少爷吗?”封雷露出狰狞的笑容,眼中闪着仇恨的光芒。

“不记得了,你谁啊你?”夜阳一脸疑惑的问道,确实想不起这号人,直到看到灰袍老者时,才反应了过来:“原来是孙子们啊,今天是来找爷爷改姓的吗?”

灰袍老者眉头一挑,封雷两人也脸色涨成猪肝色,龙在天怒斥开口:“臭小子,你少猖狂,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少做无所谓的抵抗!”

夜阳冷笑一声:“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过,今天算是见到了,白痴都凑一块儿来了。”

“别废话了,想想怎么离开吧,你的麻烦可真不少。”白若离眉头一皱,冷声道。

“这麻烦可不单单是我一个人的,我看姑娘麻烦也不少,喏,那边四个还站着呢!”夜阳指了指另一边的四个斗篷人。

“上,都给我上,给我把他打残,我要让他尝尝少爷的手段。”看见夜阳没有半分惧怕,还旁若无人的和白若离聊了起来,封雷怒气更盛,呵斥道。

话音落下,灰袍老者便带着四个大汉冲了出去,另一边的四个斗篷人也同时展开行动,其中三个拿着武器冲了过来,另外一个手拿弓弩,站在原地,瞄准了白若离,蓄势待发。

“别废话了,自己解决自己的吧!”白若璃说了一句,从腰间抽出一条骨鞭,便向四个斗篷人冲了上去,混战在一起。

三个与白若离交战的斗篷人,境界都在元丹八纹,一个拿着两把弯刀,一个耍着一柄长剑,还有一个挑着一杆长枪,而留在原地拿着弓弩的人,也是元丹七重。

三个人互相配合,与白若璃正面作战,剩下一个在远处辅佐,时不时的射出一支暗箭,配合极其默契。

连身为元丹巅峰、可以邀战妖王的白若离,都只能与他们打个平手,甚至还处于下风,受了一些皮外伤,一时间也陷入了困境。

“女人就是女人,连脑子都不会动。”夜阳淡淡的笑着,接着厉喝一声:“夜啸!”

“嗷呜……”一声长啸响起,夜啸巨大的身影一闪而过,夜阳趁机跃上了他的后背,与此同时,一团漆黑的浓雾将灰袍老者七人瞬间笼罩。

夜啸的血脉秘技黑雾沼泽,拥有极强的束缚力,被黑雾笼罩的人,不仅行动迟缓,实力被束缚五成,更会两眼摸黑,与外边的一切失去联系,听不见也看不见,连冲脉境王者短时间内都破不开。

“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鬼!”

两道怒斥声从黑雾中响起,夜阳轻轻一笑,挽弓搭箭,一次拉开两支,分别对准刚才出声的地方。

虎啸之音响起,两支羽箭飞了出去,嗖嗖进入了黑雾中,紧接着从中传出两声惨叫,便再无声息。

夜阳站在小狼背上,目光看向黑雾,一对尖耳轻轻抖动,是一道轻轻的脚步声传出,他嘴角一勾,又是一支羽箭射出,黑雾中惨叫声响起。

浓雾中,灰袍老者站在龙在天两人身旁,脸色阴沉,压低了声音:“别出声,保持不动。”

脚步声过后,再也没有什么声音传出,定下了心思仔细听着,也没有什么声响,夜阳淡淡笑道:“不动了吗?殿下有的是法子。”

他正想有下一步举动,耳边却突然传出破风声响,身子一侧,一只短箭便擦着脸颊而过,留下一道浅浅的

血痕。

夜阳怒火升起,摸了摸脸上的伤痕,目光向屋顶上的执弩斗篷人望去,对方却伸出一只手,竖起大拇指,往下一转。

“找死!”夜阳怒斥一声,抬起血骨弓,一箭就射了出去,斗篷人纵身一翻,躲了过去,又架起弓弩,不甘示弱的回了一箭。

夜阳避过短箭,懒得费什么话,直接两箭射了过去,斗篷人一个转身,接着一个空翻,把两只羽箭都躲过,得意得向夜阳看去。

然后,一个拳头在她眼中放大,一股巨力落在她脸上,斗篷人顿时抛飞了出去。接着,夜阳飞身一脚踢在她的胸脯上,这人直接飞了出去,砸在屋顶上,又落在了院子里。

“小样,跟我斗,你还嫩着呢!”夜阳摆摆手,不屑的道。

那人斗篷飞落,披头散发,落在地上,并没有致命,一口鲜血吐出,一只手捂着胸口,眼中尽是怒火与不甘:“你,无耻……”

一句说完,便直接气得昏了过去,看见这里的动静,执剑斗篷人怒喝出声:“小妹!”

“啥?女的?”夜阳一愣,然后自我安慰了起来,硬气地道:“管他是男是女,战场上又不分公母!”

“臭小子,你竟然打女人,我跟你拼了!”那执剑斗篷人怒喝一声,脱离了战圈,向夜阳冲来。

“凌剑,不要冲动!”拿着双刀的斗篷人急忙出声。

他们三个与白若离交战,是靠着那女子不时在一边用弓弩偷袭,才能够稍微处于上风,而那女子刚才却因为夜阳的一箭之仇,赌气向他出手,没了工夫去偷袭白若离。

他们又因此渐渐的出现了下风,苦苦支撑着,要是执剑男子再脱离战场,只靠剩下的两人,又怎么会是白若离的对手?

拿着双刀的斗篷人本是想叫住执剑男子,可是人没叫住,自己反倒分了心,被白若离抓住破绽,一鞭子抽在身上,倒飞了出去。

“任务失败,快走!”拿枪的斗篷人见形势不对,立即扶起了落在屋顶上的双刀男子,急忙向那执剑的男子喝道。

男子虽心有不甘,却也无能为力,愤怒的看了夜阳一眼,背起院子中昏迷的女子,与另外两人逃出客栈,很快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中。

在他们走后不久,夜啸的黑雾沼泽也失去了效果,雾气飘散了开来,灰袍老者几人重新出现在视线中。

“臭小子,就会耍些阴险手段,有本事……”被困了半天的封雷满肚子怒火,正想开口责骂,却突然发现四周的气氛不对。

四处一望,却发现四个斗篷人早已消失不见,连自己方的四个手下也死了三个,底气顿时弱了起来。

“还好,还剩一个。”龙在天心里自我安慰一句,一支羽箭却嗖一声破空射来,洞穿的不远处那个大汉的胸膛。

他怒目圆睁,直直的倒了下来,砸进院子里,呃,这下好了,最后一个也没有了。

一箭射杀了大汉,夜阳又不急不缓地拉起一支箭,瞄准了封雷,淡淡的道:“小子,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清。”

“我……”封雷想硬气的回一句,却发现后背已经湿透,肚子里的话都卡在了喉咙,半个字也蹦不出,灰袍老者挡在他身前,眉头皱起,打量起了敌我之间的实力差距。

夜阳和夜啸虽然实力不弱,但他已经交过手,对他来说只是有些麻

烦而已,并不放在心上,反倒是那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白发女子,虽然气息只是元丹巅峰,但是却给他一种面对同阶强者的错觉,让他一时间琢磨不透,要是再动手,只要女子短时间把自己拖住,那封雷和龙在天就危险了。

突然,灰袍老者脑中灵光一闪,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白若离开口道:“如果我没猜错,想必阁下便是妖族白骨洞的白骨妖王吧,你旁边的这小子与我等有大仇,不知要往能否卖我潜龙派一个面子,今日不插手此事。”

“这件事与我无关,我为何要插手?”白若离淡淡的回道,一旁的夜阳听见这话脸色一僵,她却又接着开口:“不过,你既然知道我是妖族的妖王,却在我的面前要带着神族的人欺负我妖族的妖,还要我不插手,我可以将这视为一个挑衅吗?”

老者冷笑还没绽放,却又被打回了原形,自己撞在枪口上,他也不再多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向白若离抱了一拳,道:“此事是我等不对,告辞。”

说完,便跃下房顶,向着大山而去,封雷和龙在天也只有灰溜溜的跟了上去。

“混小子,山水有相逢,别让少爷再遇见你,我可不是好惹的!”离开了客栈,龙在天越想越气,远远的喊道。

“你当我是好惹的?”一支羽箭疾飞而来,龙在天两人吓得落荒而逃。

其实夜阳也只是吓唬一下他们,毕竟相隔了近百丈,就算箭射得到,准头也不行了,可上天偏偏喜欢开玩笑,羽箭正正命中的龙在天两股之间。

“啊……”远远的惨叫传来,夜阳两人在月光的照耀下,清楚的看见了远处,龙在天捂着屁股,连蹦带跳的跑远了,他无奈的摊摊手:“这都能中,他的运气也是好到没话说了。”

听见他的话,白若离却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跳下了屋顶,让他一阵尴尬。

“真不是故意的嘛。”夜阳嘟囔了一句,连忙追了上去,转开话题,问道:“刚才那四个穿斗篷的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你?”

“估计是净世杀坛的人,一个实力很强的暗杀势力,有人付了大价钱买我的命,不过暗杀失败任务取消,不会再来了。”白若离不咸不淡的回道。

“净世杀坛?”夜阳暗暗的记下了这个势力,继续向前走着,前边的白若离却停了下来,冰冷开口。

“刚才的事只是因为你是妖族,和你之前的出手相抵消,现在我们两清了,不要再跟着我。”

“什么?跟着你,大姐你没搞错吧?我的房间在那边好吗?”夜阳听着白若璃的话,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上气不接下气。

“好笑吗?”白若离一束冰冷的目光射来,夜阳打了一阵寒颤,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一本正经的摇摇头。

“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夜半三更,我想起我的瞌睡还没睡完,要接着去睡了,姑娘也早点休息吧!”

说完,夜阳挺起胸膛,从白若离身旁走过,他怀中的小狼发出人性化的哧哧笑声,却被他一巴掌打在脑袋上,顿时泪眼汪汪。

直到夜阳走进隔壁的房间,白若离紧握着的玉手才松开,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混蛋。”

一道沉重的关门声在空旷的走道中回响,夜晚一片黑暗,月光仿佛更冷了几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