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妖孽仙少第0098章 截女神医的胡

    秦正阳心中一动,那个叫叶珊的所谓女神医,他没有见过,但是敢在大富大贵之人无数的帝都开私人诊所,而且还敢要那么多的治疗费,想来她是肯定不缺钱的。相比之下,自己就要差点了。那么截胡一下,似乎没有什么不妥吧?

    秦正阳整理了言辞,道:“我不知道叶珊曾经跟你们说过什么,但是想来你们也知道你们怀孕的不容易,还有胎儿一旦保不住,你们将会面临什么后果。今天的经历,对你们来说,就是个值得你们铭记于心的信号,你们不想再经历一次吧?”

    黎史可和卢桂芳两口子一起摇头,这次就足以吓破他们的胆了,再来一次,非疯了不可。“这次也是我们考虑不周,下一次,我们说什么也不坐火车了,还是开着房车去帝都比较好一些。”

    秦正阳摇了摇头,道:“不对,你们没有意识到问题出在那里。从高铁进京,和开房车进京,说不上谁的风险更高一些,问题出在阿姨的身上。你今天仅仅是在厕所里面滑了一下,摔了一跤,结果就出现了流产的征兆,如果不是我及时出手,孩子就保不住了。把整件事情从头到尾分析一下,你们就应该发现阿姨属于那种不容易怀孕,但是怀上之后,孩子又特别容易流产的那种,你们想想,是不是?”

    黎史可和卢桂芳夫妻俩脸色都是一变,刚才他们没有往这方面想,但是现在秦正阳一提醒,他们马上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普通的孕妇摔跤,是容易导致流产,但有些孕妇接连摔上几跤,可能都不会有事,这就跟个人的体质有很大的关系了。

    “怎么办?”卢桂芳有些焦急了,她才怀孕不到三个月,未来还有半年多时间,谁也不能保证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不会有意外发生,要是孩子保不住,她岂不是永远都做不成妈妈了吗?

    黎史可一时间也没有了主意,做生意,他不怕任何人,但是生孩子这种事,他完全就是个门外汉。

    秦正阳咳嗽了一声,道:“你们这次不是去帝都吗?等见到了那个叫叶珊的,你们可以问问她,看看她是否有什么好办法?不过呢,我劝你们不要对她抱有太大的期望,她要是真的有高明的医术,就应该预判到会发生今天的事情,应该会给你们开出保胎药的。”

    “叶大夫给我们开了保胎药了,我也吃了,可是还是发生了今天的事情。”卢桂芳让秦正阳说的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了,头一次对叶珊产生了怀疑。要知道在今天之前,她对那个让她怀上孕的女神医可是一直非常崇拜和信任的。

    黎史可反应要快一些,他一把抓住了秦正阳的手,急切地道:“小秦,你能够及时止住桂芳流产的可能,你的医术一定是极高的,甚至有可能比叶大夫还要高,我相信你一定是有办法的,对不对?求求你,救救我们两口子吧。你放心,我愿意给钱,多少钱,我都肯出。”

    秦正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道:“叔叔不要着急,我确实有办法。我这里有几枚保胎药丸,不需要多,只要每周吃上一粒,一直吃到临产前,我保证你们的孩子不会流产。我这可是仙药,只要吃下,阿姨就算是穿着高跟鞋去跳探戈,都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有这么神奇吗?”黎史可又有些怀疑了,实在是秦正阳说得太厉害了一些,听着都那么不真实。

    “怕我卖假药给你们?你们不是知道我是青羊市一中的学生吗?要是吃了我药,孩子还保不住,你们可以去找我,到时候,我保证亲自出手给阿姨调理一下身体,争取让你们再怀上一个孩子。当然,你们要是不信,我也可以赔钱给你们。要是孩子流了,我赔你们两千万。”秦正阳毫不含糊地道。

    黎史可和卢桂芳相互看了一眼,两口子用目光交流了一下,然后一起点了点头。他们暂时无法判断秦正阳是否在吹嘘,但是秦正阳仅仅是扎了几针,又让卢桂芳喝了一口水,就治好了即将流产的卢桂芳,这可是他们的亲身经历,这足以说明一些问题了。

    “好,小秦,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们相信你。你把保胎药给我们吧,我这就服下第一粒保胎药。”卢桂芳道。

    秦正阳装模作样地在书包里面翻了一下,拿出个药瓶子来,然后递给了卢桂芳。“这里面一共有二十五枚保胎药,应该够你吃到生孩子前了。承惠,我也不跟你们多要了,一枚给我十万就行,一共二百五十万。嗯,这数字挺不吉利的,那就少收你们十万,给我二百四十万吧。”

    卢桂芳把药瓶子接了过去,然后拧开瓶盖,把里面的药丸倒了出来,只见每一枚药丸都有花生米大小,浑圆一体,个个如同羊脂白玉雕刻成的一样,圆润细腻,十分的喜人。这种药丸,光看一眼,就有勾的人品尝的欲|望了。

    卢桂芳拿了一颗起来,放在鼻前闻了闻,一股沁人的馨香钻入她的体内,浑身舒坦,没有任何可能让她这个孕妇呕吐的异味,十分的舒服。

    卢桂芳当着秦正阳的面,把一枚保胎药含在了嘴里,然后她喝了一口水,把保胎药吞了下去。然后她对着黎史可点了点头。

    黎史可当即拿出来手机,登陆手机银行,又给秦正阳转了二百四十万,然后道:“小秦,要是桂芳能够顺利把孩子生下来,到时候,我必定还有重谢。”

    秦正阳呵呵一笑,道:“重谢就不用了,我该得的已经都得到了,不该我要的,我也不会多要一分的。黎叔叔,你就把心放宽,只等着半年之后当爹吧。我可还等着喝你们孩子的满月喜酒。”

    这时候,火车到了最近的一站,列车员过来询问黎史可、卢桂芳是否要下车去当地的医院检查一下。黎史可和卢桂芳还真是有点不放心,两人跟秦正阳告别,然后拎着行李,下了车,打了一辆车,直奔当地的妇幼医院,一番检查下来,医生告诉他们,胎儿很正常,没有任何要流产的征兆。

    不提黎史可和卢桂芳放下了心,又买了票,准备继续往帝都赶。火车也就是停了几分钟,然后又缓缓启动,继续奔往帝都。

    秦正阳守在袁心怡身边,看着睡的十分香甜的女生,他的心中也是一片安宁。

    没过多久,列车员通过广播,提醒火车已经驶入了帝都的地界,再有一会儿,火车就要停靠在帝都西站了。

    秦正阳这才拍醒了袁心怡。“班长,醒醒,快醒醒,帝都马上就要到了。”

    袁心怡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她坐起身,举起胳膊,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盖在她身上的外套从她的身上滑落下来,因为伸懒腰的缘故,她的胸显得格外的挺拔,宽大的校服都不能遮挡,有一种撑裂衣服,跳出来的感觉。

    秦正阳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笑道:“班长,睡够了没有?睡够了,就快起来,帝都马上就要到了。”

    “什么?帝都就要到了?”袁心怡从软座上跳了下来,她趴在窗户上往外看,果然看到了窗户外面的建筑上,诸多帝都的痕迹。“怎么搞的?我记得我不是在青羊市的候车大厅打盹吗?怎么打了一个盹,我就到帝都了?”

    秦正阳呵呵一笑,道:“这才反应过来?班长,我说你的心也是够大的,出门在外,竟然睡的跟一头猪似得,我就是把你卖了,估计你也不知道。”

    “你敢卖我?哼,你卖我试试。”袁心怡朝着秦正阳挥舞了一下自己的小拳头,她大概是很少威胁人,一点咬牙切齿的气势都没有。

    秦正阳笑了笑,道:“好,不卖,我就是穷的要当裤子了,也不敢把班长你卖了呀。我说班长,别迷糊了,赶快收拾一下,我们该下车了。你看你睡了这一路,我本来还准备了些水果,让你路上吃的,现在只能留着了。对了,你渴吗?我这里有水,要不要喝点?”

    袁心怡接过秦正阳递过去的矿泉水瓶子,拧开盖,喝了几口。“嗯,这水很好喝。”

    “喜欢喝,就多喝点,我这里还有。”秦正阳笑着看袁心怡喝水,和他给杜乔的哪种水不太一样,他给袁心怡的水除了有一点点灵水添加外,他还特意针对袁心怡的身体,往里面添加了一些药物,另外还专门调配了一下口感,可是费心不少。

    这次袁心怡没有拒绝,在她看来,这瓶水最多也就是几块钱钱,撑死一二十块钱的事儿,她没有必要为了这几十块钱,就竭力和秦正阳撇清。

    袁心怡又喝了几口,然后把水收了起来,她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说是行李,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也就是一个背了好几年的书包,里面也就是几件替换的衣服,还有几个馒头还有咸菜疙瘩,连火腿肠都没有一根。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