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妖孽仙少第0059章 重要人证

    这个夜晚注定是青羊市一中历史上不平静的一晚,它会留在每一位曾经亲身经历过的师生的脑海中,在将来他们回味时,或是会发出会心一笑,或是会懊恼无比。

    整个晚上,姚春妮和景蓓都没有出现,姚春妮晚上在医院陪妈妈,她把复习资料都带到医院去了,一边陪床,一边复习,景蓓则是又被江勇、杨晓雄叫到了操场去训练去了。

    晚自习结束的时候,来下注的学生基本上都散去了,剩下的,秦正阳也让他们散去了,他让他们明天课间或者其它不上课的时候过来登记。

    秦正阳把收来的钱随便往书包里面一塞,哼着小曲,离开教室,下了楼。

    刚出教学楼就看到姚春妮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哥,我在这里呢。”

    秦正阳停下了脚步,等着姚春妮跑过来。

    姚春妮一过来,就挽住了秦正阳的胳膊,她仰着小脸,呵气如兰。“哥,你张贴出来的告示,我都看到了。哥,你真是太霸气了,竟然敢向全校同学发出挑战,我都快崇拜死你了。”

    “呵呵,我贴张告示,你就崇拜我,要是我下次月考真的再考个全年级第一,你该怎么办?”秦正阳笑着问道。

    “那还用问?当然是继续崇拜着你了。”姚春妮话锋一转,道:“哥,看过告示后,我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你太狡猾了。你只是让人下注你不会得第一,却不让人下注你能得第一。要是你让人下的话,我一定把我所有的零花钱都下在上面,我相信我一定可以狠狠地赚上一笔的。”

    “你就这么有信心?”秦正阳问道。

    “当然,也不看看你是谁的哥哥。”姚春妮挺了挺小胸脯,她的胸前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在同年龄段的女生中算是发育的不错的了。

    “好,冲着你这句话,下次我说什么也要继续把全年级第一拿到手。”秦正阳笑着说道。

    两人说话间,到了一中的校门外,依然是上次那辆车,带着白手套的尹叔从车上下来,拉开车门,要接姚春妮回家。

    秦正阳和姚春妮挥手告别,然后他推上自己的自行车,不紧不慢地骑着,往自己租住的地方赶去。

    骑上车,一抬头,秦正阳发现今天的天气很不错,能见度极高,黑色的天空中竟然有不少星星在闪烁。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这么好的星空了,秦正阳决定回去的时候,不走经常走的那条路线,而是换一条路线,这条路线道路两侧的高楼大厦比较少,可以看到更多的星空。

    这条路线需要绕几个弯,路上的车辆也要少许多。秦正阳反正是一个人,回家是早是晚,是没有人会去关心这个的。

    骑车走到半路,路过一个街心公园,秦正阳把自行车支在了路边,坐在花坛边,仰着头,看着满天闪烁的星星,他想起了小时候,那时,妈妈有时候会在晚上的时候,抱着他坐在窗户边,指着天上的星星,给他讲各种各样关于星星的传说,还会给他唱儿歌——

    一闪一闪亮晶晶,

    满天都是小星星

    ……

    想起往事,秦正阳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无忧无虑的童年一去不复返,就连妈妈也被迫和他分开,屈指算来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妈妈|的容颜了。

    秦正阳感慨了一会儿,他正要起身回家的时候,眼睛随意往周围瞅了一眼,无意中他看到了一辆外地牌照的黑色轿车缓缓地驶了过来,停在了街心公园旁的马路边上,一个男子从车上下来,朝着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他后,他冲到了街心公园的一棵树后面,撒开了尿。

    秦正阳眼睛不由的一眯,他认出了这个人,曾经这个人跟他非常的熟悉,两人经常见面,但是自从爸妈|的公司破产后,这个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秦正阳以前不是没有想过要找他,但是他找了很久,却始终都没有这个人的消息,后来他才知道这个人从他原来住的地方搬走了,搬走的时间就在父母公司破产的前后。

    秦正阳心中一动,朝着那个人走了过来。“孙叔叔,是你吗?”

    那人还没有尿完,秦正阳猛地来了这么一嗓子,把他吓了一跳,他打了个哆嗦,身体一晃,差点尿到自己身上。他回头一看,发现是秦正阳后,神色有些不太自然,但是很快他就笑了起来。“原来是小秦呀。你等我一下,让我先尿完再说。”

    秦正阳在旁边等着,孙立华很快就尿完了,整理好了衣服。他的笑声变得爽朗了起来,热情无比。“小秦啊,咱们有多长时间没见了?一转眼,你好像又长高了?你爸妈|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很抱歉。啊,你最近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吗?如果有的话,一定要跟叔叔我说,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没什么困难,我就是有些事……”

    没等秦正阳把话说完,孙立华就打断了秦正阳。他道:“小秦,真是不巧,咱们俩好不容易见了一面,本来该好好聊聊的,但是我还有些事情必须要去处理,就不陪你了。嗯,我这里有一千块钱,你先拿着,要是以后缺钱,给我打电话。”

    打电话?孙立华早就把原来的电话号码换掉了,他的新号是什么,不但秦正阳不知道,就连他爹娘都不知道。

    “孙叔叔,钱,我不缺,我只希望向你了解一些事情。”秦正阳把孙立华递过来的钱挡开。

    孙立华没有坚持,他又把钱收了起来。“下次吧,小秦,这次我确实没有时间。”

    说着,孙立华就伸手去拉他的车门,秦正阳伸手过去,按住了车门,孙立华拉了几次,都没能把车门拉开。

    “小秦,你这是什么意思?”孙立华的神色变得有些不悦。

    秦正阳拍了拍车,说道:“刚才我没有仔细看,现在才发现这辆车很不错呀。孙叔叔,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原来在我家的公司当财务经理的时候,开的是一辆十几万的日本车吧。我家公司倒闭到现在也就两三个月,你就换了一辆一百多万的德系车,有钱了?新东家给你的薪水很高吧?”

    孙立华的脸沉了下来,他道:“小秦,我开什么车,是我的自由。我新东家如何,跟你也没什么关系。我原本还念着一些旧情,愿意跟你说说话,可是你要是不懂事,继续拦着我,不让我走,那就别怪我不讲旧日情面了。”

    “啧啧,翻脸这么快?孙立华,原本我就觉得我家公司破产,你这个财务经理应该是了解一些内情的,但是现在看来,你可不仅仅是了解内情那么简单,你根本就是其中的直接参与者,对不对?说,你究竟在中间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秦正阳质问道。

    “你……血口喷人,真是不知所谓,懒得理你。”孙立华转身绕过车头,准备从另外一边开门上车。

    秦正阳好不容易逮住了孙立华,怎么可能让他轻易离去。他抬手打了一个响指,道:“孙立华,看着我。”

    孙立华一抬头,看向了秦正阳,只见秦正阳眼眸中闪过一抹神秘莫测的光芒,孙立华的眼神马上变得呆滞了起来,在这一瞬间,他就中了秦正阳的摄魂术。

    一般情况下,秦正阳不愿意动用摄魂术,但是真到需要动用的时候,他是不会有丝毫迟疑的。

    “说吧,孙立华,我爸妈公司破产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在其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秦正阳问道。

    孙立华真是有够倒霉的,秦正阳家的公司破产后,他换了手机号码,连家都搬到了外地,工作单位也已经不在青羊市了。他自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和秦家人打照面,没想到这次他从外地回来,准备给家里的长辈过生日,好巧不巧让秦正阳给堵住了。

    堵住不要紧,最倒霉的还是秦正阳不是一个普通的少年,而是掌握了神通的修炼者。他落在秦正阳手中,想不悲剧都难。

    有摄魂术控制,孙立华的思维已经不受他本人控制了。他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地把他知道的情况全都告诉了秦正阳。

    这事还要从两年前说起,那时候,秦家的公司还是欣欣向荣,父母经营的有声有色,赚不了什么大钱,但是让一家人衣食无忧,过上小康的生活,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后来,随着大环境的恶化,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每单生意的利润都很薄,而且经常遇到拖欠货款的情况。

    那一年,孙立华跟着秦正阳的父亲秦景波到虎贲市去讨要一笔拖欠很久的货款,秦景波偶遇到了一个初中的同学,这位同学见到秦景波后十分的高兴,非要拉着秦景波去喝酒。

    在酒桌上,那位同学说起了他现在的职业,他是一位职业投资人,专门在影视圈里面搞投资。不但可以投资拍电影电视剧赚大钱,有时候,还可以遇到投怀送抱的小姑娘,各个都美得冒泡。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