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妖孽仙少第0230章 怕还不起人情

    第0230章怕还不起人情

    聂伟国作为新当选的理事长,自然是坐在了主席台的中间位置,其他几位常务理事分别坐在了他的两侧。

    “各位古武界的朋友,我们今天聚在这里,是要处理一件让我们大家都义愤填膺的事情,兢兢业业为我们古武界服务了几十年的老理事长王宝才王老爷子就在今天,让人给卑鄙的暗杀掉了……”

    聂伟国不愧是当代聂王,口才还是很不错的,很懂的调动众人的情绪,在他的演讲下,在场的古武者的情绪让他给调动了起来,等到他宣布要对于泽、杨光等人进行公审的时候,台下的古武者纷纷振臂高呼。

    “杀了他,杀了他。”

    聂伟国伸手在空中往下按了按,道:“我们如今是法治社会,做什么都要讲证据。现在我代表大家,公开盘问一下凶手,看看他们有什么要说的没有。”

    当着礼堂中成百上千古武者的面,聂伟国开始盘问于泽、杨光他们三个。秦正阳对他们用了摄魂术之后,就一直没有撤掉,故而他们都很配合地回答聂伟国的问题,包括当初是怎么找上王宝才的,后来王宝才又是怎么威胁他们,让杨光动了杀心,之后趁着夜深人情,王宝才也熟睡的时候,怎么杀了他等等细节,都当众讲述了出来。

    听了杨光等人的讲述,不少古武者都是暗中破口大骂,说王宝才这个外表忠厚的家伙怎么这么贪心,如果他能够遵守和于泽等人事先的协议,可能这会儿还死不了。

    另外还有人骂王宝才不是个东西,他在推举于泽为理事会的增补理事候选人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知道了于泽等人的身份,但是他却没有对任何一个人透出一点口风来,这就是在吃独食,为自己还有虎拳派谋求巨大的利益,如果不是王宝才后来让杨光杀死了,说不定王宝才和虎拳派要得到多大的好处。

    当然,也有人对王宝才的死表示同情,他们都是和王宝才有着极其密切关系或者利益的人,他们都声称王宝才绝对不是这样的人,杨光、于泽的话根本就是在污蔑王宝才,是在诋毁王宝才的声音。

    聂伟国询问完毕之后,请秦少先把杨光他们押了下去,然后他和几位常务理事召开了一次闭门会议,商量着应该如何处置杨光他们。

    当聂伟国把这个问题抛出去后,马杰、张宗良等几位常务理事全都沉默不语。他们又不傻,知道了杨光、于泽的真实身份后,就不想着再和他们产生任何的交集,这会儿自然是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发表任何意见,免得将来有人找他们算账。

    唯一一个表态的就是汪梦缘了。她的表态很简单,只是道:“聂王,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们都支持你。”

    汪梦缘话音未落,马杰就道:“汪门主,你愿意支持理事长的决定,那是你的事情,不要把我们几个都拖下水。我生命,我对这件事弃权,你们做出任何决定,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张宗良紧跟着道:“我也弃权。具体怎么做,理事长拿主意就好,不用征询我的意见。”

    其他几位理事也都连忙做出弃权的声明,都下定决心不想趟这趟浑水。

    聂伟国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么多常务理事要弃权的时候,他才深深地感觉到工作的难做。他略微沉默了一下,便道:“好,既然大家都弃权,那么我就独断一次。我决定了要为王宝才理事长报仇,血债血偿,这是咱们古武界故老相传的规矩,不能废。”

    马杰带着一股幸灾乐祸的笑容看着聂伟国,道:“理事长,我多嘴说上一句。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不发表评论,我只是想问你一件事,你要杀凶手,谁来当杀凶手的侩子手呢?我敢跟你打赌,你把这次出席古武大会的所有古武者都叫来,也不会有人做这件事的。”

    聂伟国一拍桌子,道:“我不信了,这是为古武界除害的大好事,难道还找不到一个侩子手吗?”

    “你不信,可以试试。”马杰冷笑道。

    聂伟国还真是有点不信邪,他虽然知道希望渺茫,还是决定试一试。他先利用理事长的权限,通过理事会的网络,给所有出席古武界大会的古武者群发了一个短信,悬赏十万招募侩子手,他还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等着人报名。

    但是等了十几分钟,也没有一个古武者报名。这些古武者没有一个想惹祸上身的,他们可以在人多的时候,嚷着杀掉杨光他们,但是真的需要他们站出来的时候,又都往后闪了。只是说说,和真的动手做,可是两码事。

    聂伟国知道只要向秦正阳开口,秦正阳十有八|九会答应出手杀掉杨光他们的,但是聂伟国不想总是麻烦秦正阳,他也得向秦正阳展现一下他的价值所在,要是什么都让秦正阳做,他在秦正阳眼中可就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了。

    聂伟国一咬牙,道:“既然你们都不肯杀凶手,那么就让我来吧。各位,你们还有什么意见没有?”

    马杰、张宗良他们当然没有意见了,他们还巴不得聂伟国来当这个侩子手,那么等到日后于泽的师傅找上了门,首当其冲的就是聂伟国了。到时候,聂伟国必死无疑,理事长的位置自然就空了出来,那时,他们几个又能够各凭本事来展开竞争了。说不定理事长的宝座就是他们的了。

    汪梦缘则是有点担忧地看着聂伟国。“聂王,这事还是要慎重考虑一下。至不济,你也不要亲自出手,你可以让你的护卫动手,这对你多少也是一层保护。”

    聂伟国摇了摇头。他道:“不,这次我就是要亲自动手。让护卫动手,跟我亲自动手也没有什么区别,与此如此,还不如我亲自出手呢。”

    很快,聂伟国等人又返回到了礼堂,聂伟国公开宣布道:“经过我们几个常务理事的讨论,决定判处杨光、于泽等人死刑,立即执行。另外,具体行刑人就是我了。秦少,还请你把凶手和帮凶都押到停车场那边去,我要在那里亲自行刑。”

    秦正阳点了点头,他没有说什么,就押着于泽、杨光他们往停车场那边走。

    已经有不少古武者得到了消息,在停车场这边等着了。里三层,外三层,只留出中间一丁点的位置,个个都兴奋地等待着,眼睛瞪得老大,准备看热闹。

    秦正阳把于泽、杨光等三人带到了停车场,众人围出来的那个圈中,他用脚在三人的腿后面踢了一下,让杨光、于泽等人跪在了地上。

    聂伟国不知道从那里弄来了一把锋利的鬼头刀,他在于泽、杨光等人的身后站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大刀抡了起来,寒光一闪,刀往下斩,噗的一声,于泽的人头当先落在了地上,殷红的鲜血从脖子那里喷了出来,把聂伟国浇了个血淋淋的,十分渗人。

    聂伟国只是用手把溅到眼睛上的血摸了摸,然后又挥起了鬼头刀,接连两刀下去,就把杨光和那个菲佣的头给砍了下来。

    等到把三个凶手、帮凶都处死后,聂伟国全身上下都是血,他也是没有经验,站的位置不对,这才溅了这么多的血在身上。

    “来人,把这三具尸体收敛起来,然后用柴火堆起来一个火堆,把他们丢到里面,烧掉。”聂伟国大声喊道。他这会儿全身血淋淋的,落在很多人的眼中,都觉得他这会儿特别有震慑力。

    聂伟国不知道他这次是为了向秦正阳展示他的价值的举动,无形当中却也帮了他,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坐稳了理事长的宝座。不少古武者都觉得他有担当,敢负责,手段也很,气场也足,是个比王宝才更加合适的理事长人选。

    聂伟国的吩咐一出,就有他的护卫冲出了人群,另外,还有几个让聂伟国气势夺走的古武者也都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去帮忙一起处理于泽他们的尸体。

    “聂兄,不错。我敢肯定你现在已经在不少古武者的心目中有了不低的声望,假以时日,你成为古武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理事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秦正阳笑道。

    聂伟国擦了擦脸上的血,道:“秦少,我有自知之明,我要想坐稳理事长的宝座,还得你多多帮衬。我知道你是要做大事的人,我可能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我也不奢求别的,只希望你不要忘记我,能够在百忙之中,拨冗照顾一下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秦正阳呵呵一笑,道:“先不说这些了,你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等会儿,咱们还在你的别墅那边会和,详谈。”

    聂伟国重重地点了下头。

    汪梦缘忙道:“秦少,能带上我吗?”

    秦正阳笑道:“自然不能少了汪师姐你了。”

    没过多久,秦正阳和汪梦缘、聂伟国三人又围坐在了茶几旁。

    秦正阳道:“聂兄,你果断决定处死杨光、于泽他们,并且亲自担任刽子手,可以说是在理事长的任上烧了第一把火,烧得很旺,烧得极好。这为你树立了极高的声望,打下了极其坚实的基础。”

    汪梦缘道:“聂王,我觉得秦少说的很对,你确实开了一个好头,当然,你也招惹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强敌。”

    秦正阳笑道:“没事,有我在,再强的敌人也不算什么。聂兄,你是我推举的理事长,我自然不能让你白白送死。别的东西我就不给你了,我送你两件东西。有了这两件东西,你最起码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说着,秦正阳取出了两样东西,交给了聂伟国。

    聂伟国结果一看,竟然是两块玉石,其中一块明显是个吊坠,湛绿透明,赫然是一块用帝王绿翡翠雕刻而成的极品玉坠,另外一块玉石的质地也十分不错,不过它的样子就有点奇怪了,大小和形状跟一块麻将牌差不多,棱角圆润,表面上有一些繁琐的花纹,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了。

    秦正阳指了指这两块玉石,道:“这块玉坠,你最好现在就带上,以后不管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以及和什么人在一起,都不能把这件玉坠摘下来,它可以在你发生危险的时候,保护你。至于这块方形玉石,你也要贴身携带,如果遇到了极其危险的时候,你应付不了了,记住,一定要把这块玉符捏碎,到时候,你就不会有事了。另外,如果你遇到了你必须把这块玉符捏碎的情况,事后,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我会尽快赶过来帮你处理危险的。”

    聂伟国对秦正阳的话深信不疑,他小心翼翼地把两块玉石收了起来,道:“秦少,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我一定把这两块玉石妥善保管,时刻不离身。”

    汪梦缘是个女人,天生对漂亮的东西没有抵抗力,秦正阳拿出来的两块玉石不仅仅质地极佳,而且做工也是上上之选,又因为雕刻了阵法,加持了法力,使得它们格外的漂亮,汪梦缘在看到它们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汪梦缘略微犹豫了一下,就期许地问道:“秦少,这样的玉石,你还有吗?要是有的话,卖给我两块吧。你尽管开价,不管多高的价格,我都会接受的。我看得出来,它们都是无价之宝。”

    汪梦缘也不怕这样说,秦正阳会开出天价来。在这一点上,她就比较聪明了,没有故意压价,徒惹秦正阳不快。

    秦正阳这次也是形势需要,这才把珍贵的玉符送给了聂伟国防身用,他和汪梦缘之间的交情坦白讲还没有到那种程度,不过汪梦缘既然把话都说了出来,他也不能拒绝,他还要想通过汪梦缘的这条线,让杜乔的演艺之路走的更顺当一些。

    “汪师姐,这东西很珍贵,你想要和我送给聂兄一样的,我这里还真是没法给你凑出来。不过你要是能够降低一下要求,我倒是可以给你几个。”秦正阳道。

    汪梦缘不免有些失望,不过她也知道好东西要是太多,那就不是好东西了。于是,她笑着道:“没事,只要有差不多的效果,我就很知足了。”

    秦正阳这才拿了五个玉坠出来,放到了茶几上。“这些玉坠都有保护主人安全的奇效,只是因为它们所用的材料都不是帝王绿那样的极品翡翠,所以个体才显得比较大,不过可以肯定在功效上,是完全一样的,至于那种方块玉符,我就没有第二块了,只能抱歉了。”

    那种方块玉符实质上是一种随机传送符,能够把使用者随机传送到百里之外,这东西可不是属于古武界的玩意儿,轻易不能送人。玉坠作为一种防御性的玉符,它比较被动,虽然也不属于古武界,但是它不会让古武者乱跑,能够引起的轰动有限,即便是流传出去,也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能够让秦正阳拿出来这么多玉坠供她挑选,汪梦缘已经很满意了。她迫不及待地把五个玉坠都拿在了手中,左看看,右看看,都十分的满意,十分的喜欢。

    “这些玉坠多少钱一个?”汪梦缘问道。

    “你喜欢,都送给你好了。”看在还需要汪梦缘帮忙的份儿上,再加上汪梦缘一直都很挺他,秦正阳决定这次大方一次,把这几个玉坠都无偿送给秦正阳。

    汪梦缘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她见识也广,看得出来这五个玉坠都不是凡物,它们虽然不是用帝王绿翡翠雕刻出来的,但是所用材质也不差,做工也是非常的精巧,造型可爱别致,拿到市面上卖,每个都不会低于百万。另外,汪梦缘记得很清楚秦正阳说这些玉符有保命的奇效,如果真的像秦正阳说的那样,又岂是区区百万就能够买到的,只怕后面再多加上一个零,都未必能够买到手。

    “不,秦少,你这份礼物太贵重了。我是绝对不能够白要的,这样我,我就要三个,我一个,给我师姐一个,再给许灵捷一个。剩下的两个,你收回去。另外,我再开一张支票给你。如果你能够同意,我就收下三枚玉坠,你要是不同意,就算了。”汪梦缘道。

    秦正阳道:“汪师姐,你真的没有必要这样,这些东西真的不值钱。”

    汪梦缘道:“你觉得不值钱,那是你的事情,我得按照市场规律办事。秦少,我知道你的用意,是想用这些玉坠给杜乔姑娘铺路,你放心,就算是没有这些玉坠,我也不会让杜乔姑娘埋没的。你这次肯把玉坠卖给我,其实就是给我一个天大的人情了,我自然要好好的捧红杜乔姑娘。至于支票,你一定要收,你要是不收,我一是没脸收你这么贵重的礼物,二是绝不敢往杜乔姑娘身上花费太大的精力,我怕还不起你这个人情啊。”(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