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妖孽仙少第0177章 老江湖的吃相

    见秦正阳和杜家壮一起上车,坐在前排的一个男子连忙站了起来。他朝着秦正阳一抱拳,道:“你就是秦少吧?在下汪洋,乃是花枪门的当代门主。嘉少跟我讲,说秦少你年少有为,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相比起神色有点傲慢的丁善发,汪洋显然要客气多了,而且汪洋是门主,而丁善发只是个副掌门,有此也可以看出在对秦正阳的重视程度上,花枪门是要远远地超过金乌门的。

    “汪门主,我就是过来打个招呼。具体的事情,咱们等会儿再说。我还要到最后面那辆车上去一趟,你们这辆车先开吧。我们在前面的金裕大酒店会合。”秦正阳说道。

    汪洋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受了怠慢。“好,等会儿到了金裕大酒店,我一定要和秦少好好的喝一杯。”

    秦正阳和杜家壮下了车,又来到了后面那辆车上。这辆车上古武者来历就比较杂乱了,有一些是杜家壮被逐出师门后,在外流浪的时候,结识的朋友,有些又是这些朋友带来的亲朋好友。他们有的有门派传承,有的是父传子的传承,有的干脆就是自己机缘巧合下胡乱练成的。

    对这些人,秦正阳同样展现出了足够的重视程度。他选人的一个重要原则不是说现场的身手好不好,而是看他是否有培养前途,说白点,就是资质是否足够好,如果能够像曼儿那样,秦正阳是绝对不介意像培养曼儿一样大力栽培的。当然,前提是要确认忠诚度没有问题,他是绝对不会花大力气养一个白眼狼出来的。

    接连见过三车上的古武者,秦正阳就坐在最后一辆车上,然后往前面的金裕大酒店奔去。

    汪洋已经带着他的门人们站在了酒店的大门口等着他,丁善发自恃身份,只是派了两个徒弟,作为他的代表,在门口迎接秦正阳。

    在丁善发看来,有本事的人就应该有个有本事的模样,自己都不把自己当人看,还指望着雇主高看他一眼吗?况且,这次是秦正阳求着他们来的,那就更应该端着架子了,不说别的,一会儿要价的时候,都能够比市场价多出来一截子。

    对汪洋这样带着所有过来的弟子,站在门口迎接秦正阳的举动,丁善发只有一个自以为言简意赅的评价——掉价。

    汪洋又不是傻子,他何尝不知道这样做,不利于后面的谈判。但是他同样知道秦正阳不是一般人,他或许没有什么大的背景,但是黄嘉超谈起秦正阳的时候,那种发自骨子里面的畏惧却是瞒不住他的。

    他跟黄嘉超接触的比较早,那时候,黄嘉超还没有落魄,那时候,黄嘉超的老子还是国家体育总局的副局长,身份地位都不是秦正阳能够比得上的,但就是这样的黄嘉超,提起秦正阳,那都是谈虎色变一样。

    这次黄嘉超介绍他来的时候,更是再三跟他交代,不要得罪秦正阳,要是得罪的话,就连他都保不住他。

    汪洋是老江湖了,做事谨慎,他打定主意要向秦正阳展现出足够的善意,这样做,他又不会少一块儿肉,反倒可以避免树立强敌。至于一会儿的谈判,就算是不利于他们花枪门,他也可以婉拒吗?又不是说一定要谈成的。作为花枪门的门主,他要保证自己的门派不吃亏。

    这次来的人比较多,杜家壮遵照秦正阳的吩咐,包了最大的一个包厢,里面可以放下四五张餐桌,每个餐桌坐十个人,基本上能够把这次来的古武者全都安顿好。

    秦正阳和汪洋并肩而行,朝着包厢走去的时候,在大厅一脚喝茶的叶珊抬头,一眼就看到了。“秦正阳。”

    秦正阳回头,一眼看到了满头酒红色短发的叶珊。“叶珊,我请人吃饭,你要不要一起?”

    叶珊以为秦正阳跟昨天一样,又要带着人到这里来看病,她那里肯错过这样的机会,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就说了一声“好”。

    叶珊放下茶杯,走了过来。

    秦正阳指了指汪洋,对叶珊道:“这位是花枪门的门主汪洋先生。汪门主,这位是叶珊,是百草门出来历练的侯任掌门。”

    汪洋惊愕地道:“你就是最近一两年蜚声帝都的叶珊叶神医?久仰大名。叶神医,我很高兴认识你。”

    叶珊矜持地和汪洋握了握手,她的纤手几乎是刚刚和汪洋碰了一下,就收了回来。她很不习惯和其他男性长时间握手,至于秦正阳,她没能力反抗,再加上还想着从秦正阳身上学东西,只能认命了。

    汪洋只是蜻蜓点水一般碰了一下叶珊的手,他也不以为意,而是带着几分讨好的笑容,道:“在下早就想和百草门的同道们好好亲近亲近了。只是以前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也没有人居中介绍。我又想着能不能冒昧的上门叨扰,却连百草门的驻地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故而,只是遗憾至今,今日能够见到叶神医,可算是了了我一大夙愿。不知叶神医能够和贵师门联系一下,我想找机会和贵师门好好谈一谈,看看咱们两家能否结盟,即便是不能,是否能够允许我们花枪门从贵师门采购一些药物?”

    汪洋说的很诚恳,他也不是妄言,是真的想和百草门联络上。百草门是古武界中有名的圣手云集的地方,对古武者的了解,无人能及。现代医学虽然发达,但是对古武者身体的了解,却还是无法和百草门相提并论,古武者真要是病了,伤了,特别是因为比武、练武等情况下受的伤,找都市中的大医院真心还不如去找百草门。百草门会根据古武者的实际情况,有针对性的进行治疗,而都市中的医院只会按照普通人的标准治疗古武者,什么内力呀,经脉啊,根本不在普通医院的考虑范围之内。

    花枪门所在的豫省根本没有专门给古武者看病疗伤的地方,只能去普通的医院看病,因为这个,已经有几个弟子让医院给看废了。汪洋至今想来都是心有余悸,故而他才一直想着联系上百草门,以后有事了,好上门求助。

    叶珊遇到像汪洋这样的人多了,她淡淡地道:“我暂时是师门的全权代表,如果你只是想从我们百草门买些药物的话,我就可以做主了。如果你是想和我们百草门结盟的话,那你一定是找错人了,我们百草门立派以来,素来信奉中立原则,不和任何门派结盟,不和任何门派为敌,所以在这件事上,你恐怕要失望了。如果你们花枪门中有人受了伤或者怎么得了,可以先来找我,只有在我治不好的情况下,我会酌情考虑是否把人介绍到师门那边。”

    汪洋有些失望,他一直听说百草门的人不容易亲近,今日一看,果然如此。这个叶珊年纪不大,但是说话滴水不漏,不给他任何幻想的空间,直接把他的期望砍掉了一多半,好在,他不是一无所获,至少叶珊答应了卖药给他们,这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收获了。

    秦正阳一直没有说话,他不反对叶珊在他的身边做生意赚钱,只要别误了他的事情就好。

    说话间,已经到了包厢门口。早有一名机灵的花枪门弟子小跑几步,先一步,把包厢的门打开,请秦正阳、叶珊和汪洋进去。

    走进了包厢,丁善发只是在原地欠了欠身子,连站都没有站起来一下。见副掌门如此,金乌门的弟子们基本上都是原地不动,只有两三个站了起来,向秦正阳颌首示意。

    “叶珊,汪门主,我们一起过去。”秦正阳径直走到了主人位坐了下来,然后对早就坐下的丁善发道:“丁掌门,麻烦你往那边挪一下。叶珊,来,你坐这边,汪门主,你坐那边。”

    众目睽睽之下,丁善发被撵了起来,不得不往旁边挪了一下位置。一张老脸登时涨的通红,气都些喘不匀了。

    这个时候,秦正阳坐在了主人位,叶珊坐在了他的左手边,是第一主客位,汪洋坐在了他的右手边,是第二主客位,丁善发坐在了他的左手第二个位置,是第三主客位。

    丁善发自视甚高,从内心深处也看不起花枪门,秦正阳让叶珊坐在他的上首,叶珊是个姑娘家,又年轻又漂亮,说不定跟秦正阳是什么关系,他不好说什么。汪洋呢,他算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也坐在了他更重要的位置上。

    还有秦正阳这么安排,分明是看不起他丁善发,更看不起他们金乌门。有心发作,可是仅仅为了座位的问题,难免有些小题大做,徒让人说成是心胸狭窄,气量太小,可要是把这口气咽下去,又实在是做不到。

    一时间,那口气憋在丁善发的胸口,上不去,也下不来,把他给气的,恨不得弄几十个木桩过来,抡起大刀,冲过去,把木桩劈的稀巴烂。

    杜家壮知道自己的这个师傅气量不是很大,当年在师门的时候,明明自己没有错,仅仅是因为自己平时不会讨好这个师傅,结果在他最需要师傅力挺的时候,师傅撒手不管,任由他被逐出了金乌门。

    这次少爷刻意的削师傅的面子,还不知道师傅会气成什么样子?有心为师傅说两句话,又怕惹得少爷不高兴,有心去安慰一下师傅,又怕师傅不领情,到时候,再把他给恨上,迁怒于他的事情,师傅不是做不出来。

    杜家壮是个老实人,但这并不意味着老实人不会权衡利弊,他想了想,还是装作没看见。少爷才是在他的心中排第一位的存在,而他的师傅早就不知不觉让他排在了十名开外了。

    秦正阳好像是没有看到丁善发的郁闷一样,他把服务员喊了过来,道:“我们也不点菜了。你按照你们饭店最高的规格,给我们来一份就行了。我的要求不高,荤素结合,管饱,价格高低无所谓,知道吗?”

    包厢的服务员大喜,连忙应了下来。客人点的越多,她拿到的提成也就越多,这次来吃饭的人这么多,还按照最高规格上,算下来,这顿饭花上一二十万都是往少了说的,她能够拿到的提成就相当可观了。

    “要酒吗?”服务员又问道。酒水一向是赚钱的大头,这里面的利润比饭菜还要高出不少。

    秦正阳这次摆了摆手,道:“一会儿我们还要做事情,喝酒太耽误事了,下次吧。你给上点果汁、茶水就行。茶叶可以用好茶叶。”

    服务员略微有些失望,不过她还是退了下去。这可是个大客户,不能把客户给气跑了。

    古武者没有不好酒的,即便是叶珊,不喝白酒,但是国内外的高档葡萄酒却是喝了不少。见秦正阳没有要酒,汪洋和叶珊都没有说什么,丁善发也没有发表意见,倒是有几个金乌门的弟子小声嘀咕了几声“小气”。

    丁善发全都听在了耳中,一点呵斥的意思也没有。秦正阳微微蹙起了眉头,他道:“喝酒误事。不是我舍不得一顿酒钱,而是一会儿还要从你们当中选拔人手,如果谁喝了酒,发挥不好,没有被选上,岂不是一场遗憾。想喝酒,没问题,只要能够被我选上,全世界最好的酒,只要能够买到,随便点,我掏钱。要是没有那个本事,就不要在这里瞎咧咧。谁要是觉得我小气,好啊,同样的规格,你请我吃上两次,我说一声服。有谁啊,站出来?”

    似乎是为了给秦正阳的话做注解,有服务员已经推着餐车走了进来,另外一名服务员掀开上面的不锈钢食物盖,露出了里面一尺多长的龙虾。一个桌上就是两条,五张桌子就是十条,单单这十条从澳洲进口的龙虾就价值三四万了。

    那几个刚才说小气的古武者马上不吭声了,他们盯着桌子上的大个龙虾直咽口水。别看他们都是古武者,腰包里面还真没有几个钱,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机会吃这种高档的食材了。

    这辆餐车下去,又来了一辆餐车,这次上的乃是牛肉刺身,据说是从日本神户进口的牛肉,在外面买,一斤就要上千元,在金裕大酒店中,自然要翻好几番了。

    这样的牛肉,每个人面前都摆放了一盘,这又是好几万了。

    ……

    金裕大酒店的服务员不断地把高档的食材制作的食物送上了,什么龙虾、鲍鱼、燕窝,什么贵,就送什么,什么高档,就往上送什么。

    不一会儿的工夫,五张桌子上就堆满了盘子,一层摞着一摞,饭菜飘香,勾的人馋虫大动。

    秦正阳拿起了筷子,道:“好了,咱们开动吧。谁要是觉得我这次请大家吃的不够档次,太过小气,你可以不吃。金裕大酒店对面就有一家拉面馆,那里的店主绝不小气,给的够多。”

    那几个刚才说小气的人更不会在这个时候乱说话了。他们也不傻,美食当前,再得罪秦正阳这个金主,纯粹是跟自己过不去了。

    秦正阳先给叶珊夹了一个阳澄湖大闸蟹过来,然后又给自己夹了一点青菜,这才道:“各位请吧,不要给我客气。”

    所有人都拿起了筷子,就连汪洋和丁善发这两个古武界中有相当地位的人也是拿着筷子,朝着心仪的食材夹了过去。一时间,包厢内只有众人闷头吃东西的声音,一个说话的都没有。

    秦正阳却是没有什么胃口,不是说这些饭菜不好吃,而是他感觉这里面少了一点味道,还不如妈妈包的饺子、袁心怡给他包的包子好吃。于是,他象征性地陪着叶珊等人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秦少,你这是……”汪洋连忙问道。

    “没事,你们吃吧,我不饿,喝点茶水就好。”秦正阳淡淡地道。

    汪洋见秦正阳没事,就继续吃了起来。

    每个人都吃的非常快,生怕吃的慢了,让别人把好东西都给吃光了,也就是半个小时,每个餐桌上的每道菜都被吃的精光,除了一些残羹剩汤外,什么都没有剩下。不少人还捧住了肚子,连连的打起了饱嗝。

    丁善发狠狠地瞪了一个打饱嗝打的特别厉害的弟子一眼,刚要训斥几句的时候,他也狠狠地打了一个又响又亮的饱嗝,这让他已经溜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各位,吃饱了没有?要是没有吃饱,咱们再要。不要觉得不好意思,要是真的没吃饱,也没关系,一定要说出来,你要是不说出来,我就不知道,日后你要是再说我招待不周,那就没意思了。”秦正阳笑着说道。

    “饱了,非常的饱了。”汪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吃的像今天这么饱了,吃的又是这么高档昂贵的饭菜,吃的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秦正阳又看向了丁善发。

    丁善发也点了点头,他不敢说话,生怕一开口,已经顶到嗓子眼的食物再给喷出来。(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