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妖孽仙少第0011章 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青羊市一中高三年级的学业是非常紧张的,不是特别大的事情是很难让他们产生兴趣的。

    帝都国际马拉松大赛虽然是一项在全世界都具有一定影响力的赛事,但关心他的大部分都是马拉松爱好者,而要在高三的学生中找到一位爱好马拉松的,还是非常难的。一中大部分学生连跑个一千五百米都费劲,赛程长达四十多公里的马拉松比赛对他们来讲,太过遥远了。

    更何况,昨天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秦正阳给各路媒体记者留下的印象都不是太好,几乎没有一家媒体愿意花费力气去捧这样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所以各家媒体的新闻报道对秦正阳都是一笔带过,甚至连秦正阳的名字都没有提,以至于本来可以轰动全国的一个新闻点,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湮灭在了其它更能吸引人眼球的报道中了。

    像王建中,昨天也是无意中当中看到了帝都卫视的现场直播,正好看到秦正阳出现在电视画面中,这才从头看到了尾,这才知道了秦正阳的成绩,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有时间第一时间把红包送给秦正阳。

    秦正阳一点都不在意,世界冠军之于他,如同浮云,他是冲着奖金去的,可不是为了走到哪里都成为众人的焦点。

    他径直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结果发现在他的课桌旁坐着另外一个同学,这是他们班的周胜志,他长得一副好皮囊,皮肤白皙,长相俊美,按照网络上的话来讲,属于上好的小鲜肉类型,在班里面,很是有几个女生喜欢他。

    周胜志除了长得好之外,家世也很好,他爷爷是市里面一个很有权势的领导,父母也都是单位的小头头,据说他高一来报到的时候,就连校长都给惊动了。

    在班里面,周胜志一开始和秦正阳的关系就不太好,一年多前,秦正阳家道中落,父母公司破产,周胜志更是对秦正阳冷嘲热讽,寻找各种机会诋毁秦正阳。不过周胜志做的很隐蔽,每次都是在人后说,从来没有当着秦正阳面讲。

    秦正阳一直没有逮住周胜志的小辫子,再加上,他懒得跟周胜志这种战斗力渣渣的伪娘计较,所以两人可以说是一直相安无事。

    “周胜志,你为什么坐我这里?回你的座位上去。”秦正阳不客气地轰人道。

    周胜志端坐在座位上,撩起眼皮,用眼角扫了秦正阳一眼,道:“你还不知道吧?昨天老班重新给咱们班排了一下座位,因为你没有来,老班一不小心就把你给忘了,等到想起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全都分好位置了,所以只好委屈你,把你安排到了那里。”

    周胜志一指最后一排,一个靠在角落的位置,那里可以说是全班最差的位置了,唯一的好处就是清净,那一排就一个座位,别说同排了,就连同桌都没有一个。

    周胜志本想看到秦正阳露出沮丧懊恼的表情,最好是再来个暴跳如雷,大叫不公之类的,这样的话,他就可以看好戏了。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秦正阳竟然是不怒反喜,彷佛是中了大奖一样,一点也没有跟他计较,而是拎着包,脸带笑容,走向了新座位。

    周胜志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不无恶意地揣度道:“秦正阳,你可真是能装。我倒要睁大了眼睛,看你什么时候哭。”

    秦正阳坐到了自己的新座位上,他观察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左手边挨着窗户,还有暖气管道,后面不到一米就是后墙,右手边一点阻挡都没有,再往右走一段距离,就是教室的后门,虽然说距离讲台有点远,但是对秦正阳来讲,这里却是一块在最大程度上不受人打扰的小天地,十分对他的胃口。自从他开始修炼,他就一直觊觎这一块风水宝地,但是始终都没有找到机会,没想到这次却是心想事成,想要什么就来了什么,真是好运来了,挡都挡不住。

    秦正阳大手在桌面上空虚抚了一下,登时课桌上的灰尘什么的,全都消失的一干二净,桌子比用水洗的还干净,他把书包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开始认真地布置他的这一方小天地。

    秦正阳布置的正起劲的时候,他前一排的几位同学陆陆续续走进了教室,其中一个自从进了教室,就侧着身子,扭头看着秦正阳。她的牙齿咬着她的红唇,亮若星辰的眸子里面满是玩味。

    秦正阳一抬头,视线就和看他的女生对了一个正着。

    “我说大班长,你看我干什么?难道是两天不见,你就对我想念的不得了,想以身相许吗?我告诉你,那可不行,我可不是随便的人。”秦正阳一脸严肃地道。

    “你是不是还想告诉我,你随便起来不是人?”袁心怡杏眼圆瞪,气鼓鼓地怒视着秦正阳,道:“秦正阳,你能不能有个正行?整天吊儿郎当的,一点男人味都没有。”

    “怎么可能?”秦正阳举起胳膊,闻了闻腋窝,“没错呀,我的男人味很浓啊,你要是不信,给你闻闻。”

    “啊!”袁心怡做了一个抓狂的动作,“秦正阳,你信不信我咬你?”

    “我信,你属小狗的嘛。”秦正阳笑道。

    “秦正阳,你怎么回事,又欺负心怡了。”又一位女生转过头来,她剪着齐耳的短发,五官分明,有一股英气在里面,她叫景蓓,是班里面出名的运动健将,也是班里面男生公认长得最漂亮的几位中的一个。

    “得,我错了,两位姐姐开恩,饶过小的吧。”秦正阳双手合十,连连告饶。

    袁心怡磨了磨牙,她真是恨不得咬秦正阳一口,她道:“秦正阳,你就不能认真点吗?还有两百三十多天就要高考了,凭你现在的成绩,你也就只能考个三本之类的。你不应该是这样的,凭你的聪明劲儿,你只需要多努力一下,一本不敢说,二本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将来毕业后找工作,也要相对轻松点。”

    袁心怡语出真诚,说起来,她和秦正阳还是有些渊源的,在高一的时候,九班搞了一个一对一的帮扶活动,就是学习成绩好的有针对性地帮扶学习差的,当时袁心怡和秦正阳是同桌,她的成绩在班里面是属于相当不错的,班主任就安排她帮扶秦正阳。

    袁心怡那时想了不少的办法,甚至自己掏腰包给秦正阳买了辅导资料,有时候还在周末,把秦正阳叫到学校,一起补课学习。在她的帮扶下,秦正阳还是有了不少进步的。

    只是这种帮扶的活动仅仅持续了一个学期,后来因为部分学生家长的极力反对,班主任也就是顺势把帮扶取消掉了。

    虽然帮扶活动没了,袁心怡后来还是对他这个帮扶对象很关心,一开始秦正阳表现还很正常,但是在高一五一假期的时候,秦正阳得到了无上真经,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修炼上,对学习也就不再像以前那么用心,他的成绩自然开始下滑,这让袁心怡很是着急,几乎是隔三差五地督促秦正阳好好学习,但是那时候,秦正阳一心沉迷于对长生大道的追逐中,袁心怡的话都让他当成了耳旁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当然,对袁心怡,秦正阳还是很感激的,不仅仅因为袁心怡是个善良且漂亮的姑娘,更主要是因为袁心怡的真心不做作。

    “大班长,我知道了,我向观音姐姐保证,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秦正阳的心态早已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他觉得自己以前那样一心追求长生大道的做法有些太过,他决定拿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陪伴照顾那些他爱的以及爱他的人。

    考上一所好大学,是现阶段父母对他最大的期盼,他自然要满足父母的愿望,只要她们高兴,怎么样都行。而自己考个好成绩,上个好大学,应该也能够让眼前这个皮肤有点黑,双眼大而朦胧的女生高兴,那就做吧。

    “秦正阳,你记住了,这可是你说的,要是你做不到,我就去庙里面上香,请观音菩萨让你天天晚上做噩梦。”袁心怡不信佛,却也不敢像秦正阳一样,把观音菩萨称为姐姐。

    “别忘了把你的书收好。”袁心怡指了指窗台上的一摞书,然后回转身,翻开书,抓紧上课前的一点时间,复习了起来。

    景蓓却又转过身来,她的娇躯外面罩着宽松的校服,胸前却是鼓鼓的,堆起了一个让男生在背后狂咽口水的弧线来。“秦正阳,我昨天在网上看到一个新闻,说是马拉松的世界纪录让一个叫秦正阳的家伙给破了,是你吗?”

    景蓓是体育生,练习中长跑的,她是高二的时候从特长班转到九班的,她属于那种明明长了一张漂亮的脸,却要拼能力拼才华的类型,中长跑的成绩不错,学习成绩也很好,在九班可以排在中游以上的水准。

    “你看我像吗?”秦正阳不答反问道。

    景蓓很不给面子地摇了摇头,说道:“不像,就你这小身板,跟小鸡仔似的,你要是去跑马拉松,跑不到一半,就能把你累死。”

    “你这是啥眼神呀?我跟你讲,景大美女,别看哥哥长得瘦,骨头里面全是肉。”秦正阳比划了一个健身的姿势。

    景蓓很不给面子地撇了撇嘴,道:“你这冷笑话太旧了,过时了,回头换一个。”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