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超级黄金左手第九十九章 剧毒鱼

引飞虏自然不明白。岩石洞里的石笋大多是千百万年来。下口然的杰作,是是碳酸钙遇到溶有二氧化碳的水时,会反应生成溶解性较大的碳酸氢钙;溶有碳酸氢钙的水遇热或当压强突然变小时,溶解在水里的碳酸氢钙就会分解,重新生成碳酸钙沉积下来,同时放出二氧化碳。洞顶的水在慢慢向下参漏时,水中的碳酸氢钙生上述反应,有的沉积在洞顶,有的沉积在洞底,日久天长洞顶的形成石钟乳,洞底的形成石笋。

据说,石笋和石钟乳,每百年才长高一厘米,长一米,就是一万年了。

像这样历经千万年一点一滴的长出来的东西,那比石头的硬度强度要高得多得多,李飞虎仅凭人力又如何扳得动它?

周宣左手按在岩石壁上,将冰气运起透入石壁中,往下测了测水深度,冰气探到七八米处便再也无力下探,而水却没到底,不过到是没觉察到什么像在美国那次阴河中遇到的怪兽。

李金龙这时倒是注意了一下周宣,从一开始见面时,李金龙就不曾重视过这个。普通的年轻人,因为他从表面上瞧得出,周宣至少是个外形不是很强健的一个人,不像蓝高层同另外两个手下那般,一看便知道是身手极为过硬的高手。

但下洞时,蓝高层不挑他那两个身手过硬的手下,却偏偏选了这个,普通的年轻人,那就有些古怪了,从这个时候,李金龙便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走眼了。

直到现在,李金龙倒是确定周宣并不像他表面见到的那样普通,至少他刚才表现的那份耳力,那便够他们惊讶了。

李金龙从小便习练祖传的盗墓技巧,身手耳目自然也比寻常人灵敏得多,但他此刻站在这片水面前也不曾听到水响声,刚刚还隔了个弯,距离着七八米,隔着厚厚的石洞石壁,他便能听出这儿有水声,这份听力又是何等了得?

蓝高层仔细观察了一遍水域,确定无路可走后便道:“这个洞无路可走了,我们回去,再走第二个洞。”

四个人从原路返回。然后又进入第二个洞口,不过第二个洞前行到一百多米后,洞里便慢慢宽敞起来,也少弯道,再前行十多分钟后,洞里的横宽面积已经差不多有六七米宽了。而且很平坦。

周宣忽然感觉到有一种不太舒服的味道,不过没有袖珍棺材那么强烈,也没有那么恶心,但依然是让他有很不舒服的感觉!

这是冰气第二次得觉得有不舒服的感觉!

周宣叫道:“慢点!”

走在前面的李毛虎又道:“怎么?前面又是阴河水路?”

周宣摇摇头,皱着眉头没说话,将强光灯照着前面,慢慢走了过去。

显现在他们四个人面前的是一个水池子,大约有三十来个平方,宽五米,长六米,因为洞宽就只有四五米,这个池子的宽度网好是延伸到两边的石壁,水池子里的水略显淡蓝色,水也不深,一眼能看到底。看起来不到一尺的深度,水里面还有一些小鱼在游动。

周宣瞧着水池,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越浓烈起来,但又没弄清出自己哪里。瞧了瞧头顶,石钟**部一滴一嘀的往下滴着水滴,水滴滴落在水池中,荡漾起一片一片涟漪,水池里的小鱼都游到面上来争抢那水滴,仿佛就是扔下的食物一样。

小鱼游到水面上时,周宣便瞧清楚了这鱼的样子,很奇怪,从来没见过这样古怪的鱼。

一个圆圆的小脑袋,两个眼珠子就像两颗很细粒的豆子,略显白色,没有身子,脑袋上直接生出一条两三寸长的尾巴来,这个样子就像斟斟,也是黑色的,但远比斟料大得多,张开嘴呼吸喝水的时候,周宣瞧见这怪东西的嘴里面没有牙齿,却有一根红色的信子一伸一缩的,像蛇嘴里那个蛇信一样。

可是这东西显然不是蛇!

在这么黑暗的地方生存的东西应该是变异的,就像在美国那天坑阴河底里那透明鱼一样,长年不见阳光天日,身体都变得透明了,眼睛也退化,基本上是靠着感官去感觉外界的动静。

李飞虎觉得挺有趣,笑道:“这是什么怪鱼?又像斟料又不像的,斟斟长不到这么大,长大的时候就变青蛙就变癞蛤蟆了!”

说着弯腰伸手到水里面去抓这小鱼。

周宣伸手急道:“别伸到水里面”话说到这儿,李飞虎已经把手伸进水池里面了,当手指触到水面的那一刹那,似乎腾起了一缕轻烟。

李飞虎惨叫一产,赶紧把双手缩回来,只是伸入五六分深水里的一双手有如伸进滚开的油锅一般,一双手看着便生出一颗颗的水泡,接着水泡破裂,连着皮和烂肉县落。

李飞虎只是惨呼叫痛,李金龙和蓝高层都是大惊,李金龙赶紧按着侄子不让他乱动,一边撕了身上的衣衫准备给他包扎一下。

周宣伸手一拦,说道:“别动他的手。也别挨到他的手,这水有剧毒,也别让他抓自己身体的别个地方,会传染剧毒!”

周宣说着把双手按到李飞虎的肩膀上,把冰气运起透到李飞虎的双臂中,冰气一接触到李飞虎手中的毒素时。冰气便滞了一滞,当再准备强运冰气时,李飞虎忽然忍不住痛,奋力将手一挣,这时候的他力气反而比平时更大了几分,李金龙都没抓住。

李飞虎把手伸回来在胸口衣服上一擦。不过不管他怎么擦,疼痛依旧,而且擦到哪里,哪里的体肉肌肤都立即开始腐烂。

李金龙也不禁大赫,赶紧闪开身子,隔了李飞虎几米远,嘴时却是悲声叫道:“飞虎,”你别乱抓

如果说一开始李飞虎能控制住自己,周宣还是有可能把他身体内的剧毒逼出来,虽然烂掉的一双手可能就此残废了,但至少命是能保住的。但他忍不住痛,一双毒手在自己身上乱抓后,毒素遍布全身时。周宣也救不得他了!

这种毒素虽然烈,但周宣还是感觉得到,比之袖珍棺材里的毒素还是弱了很多,而现在的川口”内的冰与对有危害到周赏时,会自然甘出不舒服或者冬的感觉,这算是一种预警了,从身体里的难受层度来说,这个毒,周宣还是能制止的。

只是李飞虎没能控制住自己,再挣扎几下,李飞虎便无力的软倒在地,主要是胸口给抓时沾的毒素太多,胸口已经烂出森森白骨,一缕缕腐烂烟雾中,李飞虎的身躯便只剩下一颗人头,瞪大着眼,嘴张着,还微微的颤动,便仿佛一条鱼给放在干地上,那嘴颤颤微动的样子。

而他的身子,从颈到脚,都只剩下一副骨架!李金龙盗墓几十年,惊神疑鬼的事多了,但都没有真正出过事,这一次,亲眼见着亲侄儿在眼前化成只剩一个人头的骨架,那种惊悸和痛苦当真是太过震撼!

蓝高层在执行任务时,遇过无数的惊恶凶险,但也从未见过如此离奇的事情,一时惊得张口结舌!

只有周宣,反到是他这个最普通的人没有什么惊诧,因为他曾见过更凶险更危急的事,在天坑阴河中,那些怪兽的恶毒绝对是要凶狠过这种毒,毕竟中毒的只有李飞虎一个人,防备后起码来说不会危害到旁边的人,但那些怪兽可就不同了,只要你还处身在那个环境中,所有的人的生命都处在危险中。

呆怔了一阵后,蓝高层省悟过来,瞧瞧李金龙。

李金龙脸上尽是哀伤的神色。一双手伸着,难以形容。

蓝高层叹息着道:“老李,别想了,你侄子也去了,再痛人死也不能复生,再说我们的准备也不够充分,或者说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危险吧,还是回去准备后再下来。”

李金龙嘴唇有些哆嗦,伸手想把李飞虎的骨架带走,但又知道骨架上仍然有剧毒存在,无法可施。

周宣伸手把李金龙拉开往后走开几步,劝道:“老李,你侄子现在全身都是剧毒,也不能动,我们回去准备充分后,会想到法子的,再下来就可以把他的骨躯带回去,现在,你还是先跟我们走吧,这些洞里处处危机,没有准备是不成的!”

李金龙是个闯荡江湖几十年的老鬼,哪有不明白事理的?但毕竟现在所说的江湖与以往的江湖是大有区别的,现在财归财,但却不是说杀人就杀人,不是自由散漫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年代,有国家,有国法,违法的事,那也得偷偷的,尽量低调的行事才行。

本来这次跟蓝高层的合作,他还是觉得有合作的好处,干了这么多年,又有哪一次是像现在这次这样明目张胆,大大方方公然跟警察一起干这样的事?可能是一辈子也想不到的事情吧!

原也想借着这次的机会好好干一笔,既能帮蓝高层做好事,又能为自己财,有足够养老终生的金钱后,就洗手不干了。

可是没想到的,自己最看重的亲侄儿就这么去了,李权虽然也是他亲侄子,但能力和忠心就比李飞虎差远了。像这次被警察抓后,蓝高层几乎没费什么力就把他的嘴掏了个干净,而侄婿王大贵吧,虽然是亲侄婿,但到底还是隔了一层,以后自己的一身技术和老祖宗传下来的物事就可以交给飞虎,而自己这次先把他带下来就是想让他多长些经验,却没想到自己倒是害了他。

蓝高层在前,李金龙跟周宣在后,三个人从毒水池口退出来。又回到天坑洞底的位置。

蓝高层替李金龙锁好安全扣在钢丝绳上后,按动他腰间的小转动轮开关,轮子转动,将他往洞顶的方向升上去。

四条钢丝绳,现在只有三个人用了,蓝高层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跟周宣一起把安全扣锁上,然后两人一前一后的往洞顶升去。

下来的时候不敢太快,还要注意下方的物事,花费了将近三个时,上去的时间就反而快了近二十分钟,只花了半个多小时就上到了洞顶。

周宣是最后一个。上到洞顶的,一到洞顶的时候便瞧见傅盈和魏海洪两人都在洞口边焦急的瞧着,见到他时脸上一喜,随即都伸了一只手下来。

周宣松开握着钢丝的双手,伸出去与傅盈和魏海洪两人拉住手,两个人同时用力把他拉上洞顶。

傅盈拖着他离开洞边几米处,然后浑然不顾的一下子搂住他。

周宣心里又怜又痛的搂住她,如果是四个人都端端的上来了。那自然心情又是不同,但现在死了一个人,下去四个人,回来三个人,心里又如何高兴得起来?

而且这次跟在美国那次又不同,那次下水的人中有伊藤这样的人在一起,各怀机心的,这次下去的人起码是不存在那样的想法的。

李金龙上来后一句话没说,神情呆滞,李权和王大贵都在问他。

“三叔,我弟呢?”

“三叔小舅弟聊”

李金龙喃喃道:“没了……你弟没了

山上洞口边的这些人几乎都知道在洞底肯定是出事了,但李金龙不说,蓝高层和周宣就更不会说了。

蓝高层解掉身上的安全锁扣,然后指挥着李勇和方建军:“你们两个和凌慧一起来的几个警察在这里轮值。不得让任何人进到洞里去,有什么事直接跟我电话联系。”

然后又吩咐凌慧:“你跟我们回去,再给吴局长打个电话,让他派多一些警力把小阳山的外围加强守住,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进出!”

凌慧应了声,马上给吴局长打专线电话。

安排完所要做的事后,蓝高层又带了众人往洛阳回撤,分两辆车坐了。

在车上时,蓝高层又吩咐凌慧:“你给吴局长电话,让他马上联系国内最有名气的古生物学家和历史学家,特别是对商周时期古文化古字有极高深造诣的学者专家,我需要这方面的顶尖人手!”

兄弟们,最后几天了还有月票和网好消费出月票兄弟们还请投票支持老罗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