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风行小说网> 都市言情> 晚明之我主沉浮> 晚明之我主沉浮第503章 布局(大结局)

晚明之我主沉浮 第503章 布局(大结局)

    “检举?”马尔哈眯上双眼,仔细揣摩起朱由检的话,今天朱由检的问题,有些特别,到现在都没有审问他谋刺钦差的动机。

    “马尔哈,巴蒙德售你火#枪,难道没有缘由?”见马尔哈正在思索,朱由检立即开导他,“难道不是巴蒙德指使你的——如果你是从犯,罪行就会轻些,难道你愿意替别人扛下所有的罪行?你不考虑自己,难道你愿意让你的老婆、孩子忍受凌迟或是剥皮之苦?”

    “大人……”马尔哈顿时打个冷战,等他稳住身形,感觉到朱由检的眼里露出一丝淡绿色的光芒,就像是饿狼乍见到食物时那样,他小声地哆嗦着:“巴蒙德……”

    “马尔哈,如果你是受到巴蒙德的胁迫,或是他拿你的家人要挟你,大胆说出来,我们会为你做主——从犯从轻发落,也不累及家人,我们要严惩的的,乃是主谋!”从马尔哈的双眼中,朱由检感觉到,这一出“李代桃僵”之计,就快要成功了。

    “大人……”马尔哈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位大人,一再暗示自己,他们要严惩的,乃是巴蒙德,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但这是自己脱罪的最好时机,只要自己能躲过这场灭家之灾,牺牲一下巴蒙德又如何?现在葡萄牙军队已经离开了麻六甲,巴蒙德再也没有了欺负自己的本钱,想到欺负,马尔哈就气不打一处来,单说出售火枪的时候,就比别人的价格就要贵上三成,平时还垂涎自己的女人,要不是明军赶走了葡萄牙的军队,自己的女人怕是都保不住……

    “大人,只要小人如实供述,就能获得大人的宽恕吗?”

    “那倒不一定,”朱由检用双目逼视着马尔哈,“谋刺大明钦差,罪大恶极,主谋必定严惩,从犯才可以从轻发落,”朱由检的脸色缓和些,隐隐还有了一些鼓励的微笑,“能宽恕你的,首先是你自己,如果你能详尽交代罪行,让我们将主谋及时绳之以法,方才获得本大人的宽恕。”朱由检示意亲兵,先给马尔哈松绑。

    “小人明白,小人明白!”马尔哈揉了揉酸胀的胳膊大腿,“噗通”一声,跪倒在朱由检的面前,“大人,小人一声糊涂,上了那恶贼的当……”所有的脏水,都被喷向巴蒙德,添油加醋,无中生有,指鹿为马,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马尔哈豁出去了,连巴蒙德多看他女人几眼的事,也是当堂招供了。

    马尔哈完全就像是一个受害者,他在巴蒙德的威逼利诱之下,才不得不昧着良心,干下了谋刺大明钦差这种大逆不道之事。

    虽然马尔哈的供词有些不合逻辑,但负责记录的亲兵,已经在朱由检的授意下,适当进行了整理,朱由检要的只是一个事实,“马尔哈,你能保证说的都是事实?将来绝不会翻供?”

    “小人说的句句是实,小人哪敢欺瞒大人?”马尔哈嘿嘿一笑,“就是巴蒙德来了,小人也敢与他对质。”

    “马尔哈能幡然醒悟,主动供出幕后主谋,也算是救了自己,”朱由检让马尔哈在供词末尾签字画押,然后收入袖中,“马尔哈,你暂时还不能回去,等此案完全明了,主谋得到应有的惩处,你才会获得宽恕,”他回头对身后的亲兵说:“将马尔哈带下去,好吃好喝的供着,千万不要怠慢了!”

    “是,大人。”

    马尔哈又向朱由检叩头谢恩,然后才随着亲兵出了大帐。

    郑芝龙伴着王慕九回到军营的时候,朱由检已经初审了巴蒙德,开始的时候,巴蒙德百般抵赖,但朱由检与亲兵又上演了一出精妙的双簧,为了脱罪,巴蒙德只得将罪魁祸首指向原来的麻六甲总督马诺缔。

    “爷,结果怎么样了?”

    “芝龙,谋刺慕九的幕后黑手,果然是马诺缔,看来马诺缔不甘心丧失麻六甲水道呀,亏你还将他当做大明的朋友,与他签订合约,是可忍孰不可忍,”朱由检将两人的供词,让郑芝龙、王慕九传阅,“芝龙,立即加派人手,协助早先进入西洋的张煮,迅速拿下葡萄牙人控制的锡兰,以示惩罚!”

    “爷,要是马诺缔派人过来责问,属下该如何应对?属下与马诺缔签订的合约,这墨迹还没干呢!”郑芝龙微微一笑,他知道朱由检乃是佯怒,这是他们早就商定好的,只等葡萄牙人上钩,如果葡萄牙人不上钩,他们连栽赃的程序就弄好了。

    “芝龙不用担心,既然马诺缔向大明派出刺客,那双方还有合作的诚意基础吗?原先缔结的合约,也就没有执行的必要了,”朱由检脸不红心不跳,“拿下锡兰之后,如果葡萄牙人幡然醒悟,可以重新缔结合约,”顿了顿,又道:“合约可以缔结,但马诺缔必须做出更多的让步,尤其是在去西洋的路线上。”

    “是,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安排人手!”郑芝龙转身就要出帐。

    “芝龙爷不用急在一时,安顿好麻六甲的事宜,爷也会随着舰队离开麻六甲,前往大光。”朱由检原本拿不定注意,要去缅甸省,到底是走海路还是陆路,既然要增派南海舰队的分舰队支援张煮,他决定随舰队一道西行。

    “爷是要亲自指挥锡兰之战吗?”郑芝龙知道,朱由检虽然长于深宫,却是一位尚武的皇帝,也许顺道灭了锡兰的葡萄牙人之后,再回京师也说不定。

    “不,爷将在大光登陆,战争的事,就交给张煮了,”朱由检要控制的,乃是大势,这种局部的战争,他实在没有兴趣,也没有时间亲自指挥,离开京师的时间已经够长了,他将取道缅甸、云南、四川北上,直回京师,“芝龙,亚齐的事,就交给你了!”

    “爷放心,属下会尽早结束亚齐的战争,腾出人手,尽快掌控南洋全局。”郑芝龙面露凶光,朱由检已经授意,必要的时候,就是屠族,也要拿下整个亚齐。

    王慕九慢悠悠地说道:“爷是要早日回到京师,我们离开京师已有数月了,三院十部的官员,根本不知道我们来到南洋,以为还在广东呢!”

    ……………………………………

    朱由检随着郑芝龙派出的分舰队,经过安达曼海,他独自立在甲板上,任海风肆意吹皱发丝,海面上的点点波光,勾起了他的无限遐思。

    经过数年的呕心沥血,现在的大明已经朝着近代化方向发展,无论是京师所在的北五省,还是中五省、南五省,都在迅速羽化,只要自身不发生巨大的内耗,大明就会沿着自己的轨迹,实现赶超西洋的步伐。

    威胁了大明数十年的建奴,已经在他的北伐中灰飞烟灭,就是困扰大明数百年的国患蒙古各部,也逐渐拉大了与大明之间的距离,双方已经不是同一个级别上的对手,曾经令大明闻风丧胆的蒙古骑兵,在燧发枪与火炮面前,已经落于下乘。

    从科尔沁开始,蒙古各部已经朝着归化于大明的方向发展,逃到两藏的和硕特已经被完全歼灭,剩下的察哈尔部、土默特部,还有瓦剌的准噶尔部等,虽然暂时保持着相对的独立,只要他回到京师,下一步就是对他们动刀子的时刻,以科尔沁部为模板,在汉人巨大的人口优势面前,这些扰乱世界数百年的东方蒙古人,极有可能像匈奴那样,永远湮灭在历史长河中。

    南洋诸邦,后世曾是中央帝国永远的痛,但在朱由检的手中,已经成为了大明的数个行省,最早进入南洋的葡萄牙、西班牙海军,已经被完全逐出南洋,郑芝龙的南海舰队,虽然暂时与荷兰人维持着战略平衡,但朱由检相信,以大明现在的发展速度,将来打破这种平衡的,一定是大明,而不是弹丸之地荷兰。

    朝廷在积蓄,朱由检在谋划,他相信,在英、法等国进入南洋之前,大明将彻底掌控南洋,让南洋成为南海,成为大明渔民随意捞捕的内湖。

    朱由检目视前方,大光还远在视线之外,海面上只有烟波浩渺,因为阳光被云层阻挡的缘故,大海上明亮度不够,远远望去,前方朦朦胧胧的,像是海市蜃楼,但他透过重重的迷雾,已经看到一个崭新的大明。

    但大明已经被绑在时代的战车上,前方的道路依然漫长。

    关外五省,除了靠近山海关的辽宁,其余的四省汉人都不具备人数上的优势,完全归化还是任重道远,在这些极度寒冷的地方,朝廷每年都需要投入大量的粮食和饷银;南洋诸省,大明才是刚刚接盘,这里大明虽然稳赚不赔,但要彻底成为大明的熟土,还需要很长时间的磨合。

    在遥远的太平洋东岸,西洋人正掀起新一轮瓜分热潮,连一个个小小的岛屿都不会放过;广袤的非洲,不仅为西洋提供了金银、甘蔗、草原、黑奴,更是他们倾销产品的市场。

    所有的这些热点,如果没有大明的参与,甚至是主导,那就不是一个真正的世界秩序,朱由检会让西洋人意识到:忽略大明,迟早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在这艘广船的甲板上,朱由检已经剥开了历史的迷雾,余生只有前行一途。

    “爷,明日午时,舰船就可以到达大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王慕九从舰船的舷梯上爬过来,悄无声息地立在朱由检的侧后。

    “嗯!”朱由检轻轻应了声,他已经不太在意大光这个优良的印度洋港口,他的心,早就飞回京师了,无论什么时候,只有汉民族的核心统治区繁荣发达起来,才有实力固守边疆、拓展战略要地。

    广船,正载着朱由检,还有无数的士兵,正平稳地驶向前方熟悉而又陌生海域。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