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洪荒之通天易玄第一百九十章 无双

第一百九十章-无双

曾几何时,后土还是娇弱不堪的女子,会双臂抱膝埋头失望绝望嚎啕大哭,会咬牙切齿怒目圆睁愤愤不平外加恨到牵肠挂肚,会因恨生恨誓杀陆压精明算计却损了处子之身,偶尔也会耍耍脾气撒撒蛮娇扭扭小腰再卑躬屈膝的自称小妾……

不过此时此刻,陆压却见后土完全变了个模样,她衣袂飘飘、身如神女,修为通达天君境界,一副睥睨天下的模样。她手中的天国,气势较之先前强大了数百倍不止,她动容之时天穹都要崩碎坍塌,成为废墟一片……

就像现在,那浩荡的神国碾压下来,像是泰山压顶,绵亘亿万之里,丝毫容不得陆压有反抗之地。

陆压本来已经摆平了颛顼的,至少颛顼不会再找他的麻烦,眼看着就要逃脱,却不想被后土又逼了下来,他心头气恼,一边向下躲去,一边暗恼道:“疯女人,又来发疯了!我何时杀了自己?这招金蝉脱壳,眼看着就要成功,不想又被你搅合了,这个女人,真气死了人!”

神国碾压下来,无数道诸神幻影浮浮沉沉,是片极为浩瀚强大的天国景象。陆压无处躲闪,只得咬咬牙,将怀中的少司命给丢了出去——听少司命所说,少司命与后土都一条战线的,后土再恼怒,总不该直接将少司命给碾死了吧?

果然,后土见到少司命的身躯飘了上来,只是冷哼,招手止住了天国,并弹指一挥,幻化出一张罗网,将少司命兜住了。她细细打量了眼少司命,许是没有发现少司命受到多大的伤势,这才冷眼瞟向俐刃天君,冷道:“你杀了陆压?”

颛顼在神国出现的时候,也随即动容,震惊不已,但他见到后土只是天君修为后,也没有将其放在心上,反而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二人。

陆压躲在俐刃天君的身体里,有苦难言,但也猜到后土和少司命这次前来,是为了借助他寻找到月神的下落。虽然他对月神的好感并不多,不过也知道若是被后土和少司命发觉,月神很可能会有危险,遂也就忍住心神,不道明身份,说道:“陆压没有死,他被困在了乾坤秘境里,无法脱身。你若是不信,可以去乾坤秘境看看,那个谁,你不也是为了找到陆压的洪荒内世界吗?他就在乾坤秘境,你们都别傻站着,都去找他啊!”

后土冷道:“胡说!我感觉不到陆压的气息了,他肯定已经遭遇了什么不测,必然是你害了他!”

她水润的眼眸泪光莹闪,胸脯因为悲愤而急剧起伏着,就连她顶上的神国,都在嗡嗡颤抖,眼看着就要落下来。

陆压一愣,不想后土居然会因为他的死而悲伤,心头悄然升起了一丝酸涩——当初,他在天妃镜内看到的是后土,尽管他不承认,但这些女人中他还是对后土的心绪更重一些。他很想承认,说自己就是陆压,然后说我随你一起走……

可他想到月城的月神还在孤零零等着他,却狠不下心来,说道:“乾坤秘境是正反粒子交汇的地方,你以为你的神念可以通达到那里?你以为你是神巫?有没有脑子?陆压死了的话,他的一切法宝肯定都在我身上,可你看看我身上有吗?”

俐刃天君的灵魂燃烧了小半,再过不久就会燃烧殆尽,到时以后土和颛顼的修为,肯定能发觉到他的异样,到那个时候,他就真的要死了。

他很想摘掉金色头盔,把自己无辜的眼神让后土看个明白,但他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因为俐刃天君的脸面真的很丑。

后土微微蹙眉,沉声不语,像是用神念在搜索着什么。

她头顶上空的天国,依旧恢弘壮丽。

颛顼盯着后土,眼神中有些愤愤,有些阴戾,像是与后土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怨:“当初天门解体,崩碎为四大本源。那时我尚还未开灵智,便被神国崩碎了,损耗了大半道义。而今见到能操纵神国的强者,果然令我大开了眼界,只是不知道你较之自然女神,能抵过几成?神国虽然强大,但远远非一般人可以驾驭控制。”

后土紧闭眼眸,冷道:“现在没功夫理你,待我寻到陆压的踪迹后,你们谁也逃不掉,都得死,即便是你众妙之门的器灵。”

仿佛她一句话,就决定了颛顼的命运前途。她要颛顼死,颛顼就得死。

颛顼仰天,哈哈大笑了三声,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好狂妄的口气!在诸天内,能够杀我的也只有自然女神而已。你虽能掌控神国,但你修为实在太弱了,天君中期的修为,距离少司命都差了老大一截,还想要杀我?”

眼看着后土与颛顼就要打了起来,陆压萌生退意,悄然间运起法诀,准备施展风帝术跳出去。

现在他占据了俐刃天君的身体,穿越虚空轻而易举,摆脱后土和颛顼也不是十分困难之事,毕竟颛顼和后土都有所牵绊。

“唔……”

一直昏迷的少司命,悠然转醒,她闷哼呻吟,细若蚊蝇,这才睁开眼睑,默默扫了眼后土,旋即下来,站在后土身旁,沉声不语。

后土没有理会颛顼,而是扭头望着少司命:“没事?”

少司命轻微点点头,仍旧没有说话。

后土凝眉:“我感觉到了陆压气息最后停留的地方,在乾坤秘境的深处,只是很诡异,像是突然消失了。这俐刃天君的身上,并没有陆压的气息,或许陆压真的就在乾坤秘境之内。”

少司命紫瞳盯着俐刃天君,默默的,从她那古井不波的眼神中,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少司命醒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俐刃天君的灵魂快要燃烧殆尽了!”

陆压心急,索性也不再理会后土和少司命,张开双爪撕开了空间,跳入里面,踏出风帝术远遁而去。

后土默默望着俐刃天君远去的背影,说道:“就在刚才,俐刃天君碰了你的身子。”

少司命柳叶般的秀眉紧蹙,眼眸厉芒闪烁,旋即身影闪逝,追寻着陆压遗留的一丝气息,寻向空间深处,快若霹雳惊雷。

转眼之间,乾坤秘境之外,只剩下了颛顼和后土。

颛顼扬起眉头,眼神轻佻的望着后土,说道:“之前,一直听道家鼻祖说后土的威名,是如何如何厉害,手持一块神国,所向披靡,谁也不是对手,谁都要被神国的神巫之力抹杀。今日一见,果不虚传,非但气势如虹,就连容颜也是一等一的绝色。只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是阴阳家的人。”

后土冷漠,盯着乾坤秘境,望眼欲穿:“你想要借助陆压的内世界,凝聚出真正的身体,彻底掌控众妙之门,而不是现在被众妙之门掌控。只可惜你遇到了我,注意要以失败告终。不过,趁我现在还没有动杀念,你可以选择逃走,有多远滚多远。”

颛顼失笑:“好大的口气,你真以为掌握了几块神国碎片,就成自然女神了?自然女神的神国,崩碎了数万快,而你手中不过有十来块,想要杀我,你根本不够格!”

“你自己找死!”

后土冷哼,纤细玉手朝空中一指,浩荡神国从天而降,径直碾向颛顼,毫无花俏,没有任何法则、招数、神通,只是一往无前的霸道。

无数诸神幻影浮沉,像是漂浮在命运长河中的无助灵魂,道道神光从神国内迸发,刺到众妙之门上,竟然如利剑一般,将众妙之门都给洞穿。

天国的力量是神巫之力,纵使是始祖境界的颛顼,也难以抵抗。

众妙之门吱嘎摇晃,似是承受了重大的力量。

终于,浩荡天国碾压到众妙之门上,引发了噼啪爆裂。寰宇四大本源之一的众妙之门居然不敌神国,其上的妙字被崩碎了许多,像是不断燃放的烟花爆竹,发出阵阵璀璨的火光,随即消散了。

三千大道,面对神国的碾压时,也显得十分疲软,无力抵抗。

神巫的威严,不容丝毫践踏。

后土只手擎天,生杀予夺!

颛顼的脸色黝黑,如鸡肝一般。他的本体就是众妙之门,也随之噼啪爆裂,道道大道的奥义都被天国的神巫之力崩碎,虽然有再生之力,但每当刚生出新的秩序,就又被神国崩碎,以至于始祖境界的颛顼,面对天君中期的后土,居然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

“神巫……你到底是谁?!居然能够唤醒神巫之力!难道你是自然女神?不可能,自然女神在神国崩碎之际,就已经死亡凋零了。纵使经过了亿万之年,也不可能回归,她彻底死了!”

颛顼七窍流血,浑身不断颤抖,周身骨骼咔嚓破碎,气息快速的消退,眼看着不需要太久,便会直接被神国压死了。

“颛顼!不可以用本体抵抗神国!”

忽然间,一声苍老的呼喊自天际响起,如洪钟大吕。后土微微蹙眉,循声望去,见一道狰狞的空间裂痕,自天际延伸而来,是一只粗目惊心的触手,通贯诸天与虚空。

道道圣光自裂痕中射出,玄清,圣洁,显露出一座恢弘强大的宫殿,高达亿万之丈,壮丽雄浑,是一座巨大的天空之城。

高达万丈的道家鼻祖,站立在天空之城最高峰,踩着巨城,从虚空中霍霍落了下来。

天尊神降。

“道家的圣城,无双城。难道以为仅仅凭着无双城,就能挽回道家的失败?命运的束缚,谁也无法阻止,这是神巫的威严,不容侵犯!”

后土凌眉冷笑,玉手向下一压,天国骤然下降,瞬间将众妙之门崩碎了小半。

“啊——”

颛顼的凄厉惨叫,响彻寰宇。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