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随身带着全能系统第三十九章 黑手来袭,当面挑衅

“我也是才被上面通知,了解到的。”

“目前他们还在办公室里面进行商谈,且根据我知道的情况,和我们进行合作的工作室公司已经彻底的联合在一起,由一家叫做艾翠的公司作为代表来和我们进行商谈。”

“由于上面的诉求和对方的想法一致,基本上已经谈妥。所以最后来的人,能够申请到能够得到的资源渠道不是很多,很有可能需要长时间才能够得到。”

“具体的我再了解了解告诉你。”

果子的解释一股脑的全部倒出来,不带任何停顿的。

给予秦朗没有多少的消化时间,在把自己了解到的能够说的情况一股脑说完后,直接闭上嘴巴挂掉手机。

得到的消息没有来得及消化完毕,挂掉电话后秦朗还是一愣一愣的,老半天刘芒过来找他,才算反应过来,道:“啊,刚才你在说什么??”

“我说打探的消息怎么样了,我已经把宣传片给上传上去,等待入库审核,完成后就可以进行推广工作了。”刘芒把自己做的事情,完完整整分毫不差的反馈给秦朗听清楚。

把得到的消息消化差不多后,秦朗才算是反应过来,开口说道:“怕是有点麻烦,腾讯方面出了点阻碍,咱们很有可能得不到想象中的资源渠道。”

虽然说没有把话给说清楚,具体的事情说出来,但是可以从只言片语中了解到情况。

刘芒眉头微皱,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可能以及不相信,随后连忙问道:“到底什么个情况,按照道理来说我们第一个,怎么都应该获得大量的资源渠道的啊。”顿了顿,想到工作室十个人被挖走一半,察觉到了什么,“难道说有人下黑手??”

“恩,差不多就是这样。”

不管怎么说腾讯都是一个网站,能够给动漫集团的资源渠道有限。

当其中一些作品占据一定资源后,后面来的作品要么等待作品资源渠道使用完毕,再上资源渠道:要么干脆就不上资源渠道,沦为无推荐资源作品,除非有机遇,扶摇直上获得超高的关注度。

“还是详细给我说说吧。”刘芒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迫切的需要了解到详细的情况来,好和眼前秦朗一起进行应对。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已经和秦朗、和这间工作室绑在一辆战车上面。用他的话来说,要作品不合格,到时候扑街了,投进来的钱很可能就打水漂。

他相信秦朗是不会赖账的,但是心里面来说有些难以接受而已。

把自己得到的消息进行分拆重组,秦朗把重组后的消息,吐露出来:“挖我们工作室人的艾翠公司,把之前和腾讯组织起来合作的一帮工作室和公司集合起来,组成新的公司还是什么的。然后由艾翠公司作为代表,去和腾讯方面进行合作。一系列的作品,初步达成一致,导致我们沦为最后进入的申请资源渠道的公司。”

“卧槽,这么狗血。那你说的黑手....”刘芒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但是心里面越来越确定自己的猜测,举起自己的一只手指,对着面前的秦朗激动的颤抖,“那次我打的那两个贱/人使坏??”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他们。”秦朗自己犹豫片刻后,慢慢说出口。

真要说起来他可以说自己长这么大以来得罪的人屈指可数,能够用黑手,还用的这么得心应手的唯一一个便是阳林。

饶是如此,秦朗没有因此而有任何过多的负面情绪波动,对他来说糟糕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说是有,却不是真的那么大。

因为丧失资源,没有人关注的情况下而最后陨落的人,绝对不会是他。

拥有五千多人直播间记录,拥有超新星、年度最强黑马称号的秦朗童鞋,人气一点都不必别人低。

甚至说秦朗拥有的作品是几部改编的作品里面人气最高的作品,一点都不为过。

得到答复的刘芒不知道该如何把话给加下去,秦朗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场面便一下子冷不少。

直到邱天明再一次的气喘吁吁从外面冲进来,才打破两个人之间的冷场,平复一下后说道:“彻底定下来,工作室仅留下五个人,而且外面昨天咱们看到的那个被老板你吓到的男人站在外面。”

“恩??”秦朗皱眉迷惑的发出声音。

边上的刘芒清楚事情始末,连忙制止住要跟着出门的秦朗,说道:“来者不善,还是让我去吧。”

“来者不善又何妨。”

留下轻飘飘的一句话,秦朗越过刘芒的阻拦,从邱天明和门之间的间隙中走出去,直接来到工作室的办公区域内。

昨天,还和他一起聚再一次吃过中餐的五个人,赫然站在阳林身后。见到他到来,有的低下自己的头,有的干脆就别过头,试图营造出一种我神游天外的感觉。

阳林得意的看看秦朗,又看看自己成功挖走的身后五个人,发现身后的情况,恨铁不成钢的吼道:“草,一个一个像什么样,你们又不是他的什么人,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不丢人。”

和阳林打交道有段时间,第一次秦朗觉得眼前家伙说了一句人话,他不认为说出如此好话的人,面对自己也能够说出类似的话。

而且他注意到阳林有意无意朝着自己望过来的眼神,如何不清楚说这话一边训斥刚刚被自己挖走的属下,一边试图恶心自己。

相应的秦朗还怎么不明白,丫的幕后黑手就是这家伙,已经不用任何的怀疑了。

果然,在被阳林呵斥一声后,被挖走的五个家伙换了个样,不说有多么的趾高气昂的,坦然顺畅仿佛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一样。

但秦朗还是注意到其中一个人异样的细微动作,心中有些迷惑不解,还是强压住内心的好奇**。

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面,他对着面前的阳林,说道:“有屁就放,没有就滚。没有闲工夫很闲聊...”

干脆利落,本来就是找茬的,那就更不需要有任何的好脸色给眼前的家伙。

心中同是暗暗计较起来,之后应付敷衍完阳林,那么你自己要如何去应对。

面前种种情况,无不在导向自己不利的方面,想要自如的应付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