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纨绔无双第九十二章 把裤子脱了

秦乐诗微微的愣了一下,一张俏脸上立马布满了寒霜,十分愤怒的对说完那一些话,还有些害羞的方慕天娇喝道:“无耻,下流,臭流氓,你给我滚出去!”

你说,你让人家怎么不愤怒?怎么不愤怒?人家小腹处针灸就算了,你还不让人家穿裤子,有你这样流氓的人吗?而且过分的是,你还想人家那个地方按摩,那里是随便能碰的吗?

人家还是一个闺阁待嫁,绝对的原生态,没经过现代科技加工的黄花大闺女好不好?你让这么一个黄花闺女不穿裤子,而且你还想人家那个地方按摩,如果让你得逞了,以后让人家还有什么脸见人?

秦乐诗很生气,非常的生气,流氓,她见过,但她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流氓,居然当这自己的面,敢说这么下流的话,流氓,你能再流氓一点吗?

方慕天也非常的尴尬,他自认为自己的脸皮比较厚了,但这一刻,也忍不住的红了脸。麻痹的,丢死人了!

不过虽然有些丢脸,但听到秦乐诗的话,让方慕天还是有些生气,沉声道:“秦小姐,你生气我能理解,不过你可以不让我医,但你不能污蔑我,我是医生,我只是把我要治疗的过程告诉你,我之前就告诉过你,治疗有些特殊。”

“还有,我是你自己请来的,而且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除了我这个办法,世界上没人能治的好你的病,你别无选择,除非你选择等死。”

瞥了一眼秦乐诗怒喝的时候,从外面冲进来的保镖,方慕天冷哼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再见,不,好是不要再见。”

方慕天说完,看都没看秦乐诗,虽然这个女人很漂亮,但还不至于让他没有骨气去求着对方让他治。况且,方慕天又不是真的借机耍流氓,占便宜,他说的基本上都是要治好秦乐诗的条件。

当然,以方慕天的能力,针灸他是可以盲针,但是按摩就不行了,必须的没有遮挡物才行。

对于秦乐诗的愤怒,方慕天也能理解,让一个女孩子把自己**的地方展露一个男人面前,而且还让别人那里按摩,这的确有些强人所难。

但是自己真的长的那么流氓吗?医者父母心好不好?既然你这样想,那你这个女人去死好了。方慕天颇有些生气。

而就方慕天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秦乐诗出声喊道:“等等,你现还不能走。”

方慕天停住了脚步,转身冷笑着说道:“我为什么不能走?难道让我呆这里让你骂?抱歉,我没有那种受虐的倾向,或许你可以找那个叫杨凌的,我看的出来,他很喜欢你,你把他找过来当你的出气筒,我想他一定非常乐意。”

这个混蛋,心眼怎么小到了这种程?真是一个可恶的小气鬼,你让人家那样给你治,人家能不生气吗?秦乐诗甚是恼怒,狠狠的瞪了方慕天一眼,道:“我的病你还没有治好,你不能走。”

说完,便对那些保镖吩咐道:“你们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进来。”

看着那些保镖出去,方慕天嘴角微微上扬,微眯着眼睛道:“你不是不让我治吗?”

秦乐诗贝齿紧咬着嘴唇,看着方慕天问道:“除了你刚才说的那种方法,你难道就没其他的办法了吗?”

方慕天摇头道:“没有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不是我想占你的便宜,而是这是唯一能救你的办法,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医。”

我能选择不医吗?不医的话,我就要死了。秦乐诗心里那个气啊,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怒瞪着方慕天,恨不得上去揍这可恶的家伙一顿。

对于秦乐诗那杀人的目光,方慕天假装没看到,一个人坐沙上,悠哉的喝着佣人给他泡的龙井茶,还别说,这茶还真好喝,比白开水好喝多了。

看着方慕天悠闲的品着茶,搭都不搭理自己,秦乐诗气的牙痒痒的,不过心里却苦叹不已,如今摆自己面前有两条路,一是选择不治,但结果是自己用不了多久,就会面临死亡。二是选择治,但是自己的贞洁将会不保,自己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能让一个陌生的男人碰自己的那个地方?

秦乐诗很纠结,她不想死,因为她还没有谈过恋爱,还没做过爱,那层膜还没破,她还不知道那种滋味是舒服,还是痛苦,但是她又不想让自己毫无的展露一个陌生男人面前。

怎么办?老天爷,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秦乐诗心里痛苦的呐喊着,同时,脑海里也不断闪现出种种办法。

想着想着,突然一道灵光秦乐诗的脑海里闪过,秦乐诗紧紧的把它给抓了手里。

不过这个办法可行么?想着,秦乐诗不由得看了方慕天一眼,越看越觉得可行,于是心里便有了决定。

虽然方慕天品茶,但是他的注意还是秦乐诗身上,看到秦乐诗那眼神,好似一只狼看一只小羊羔一样,看的方慕天心里有些毛。

“你想干什么?”方慕天小心谨慎的问道,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而且又是这女人的地盘,她不会是对自己有什么想法?

秦乐诗白了他一眼,道:“你想多了,我想了想,我还没活够,所以,我答应你了,你给我治病。”

“好什么?你真的答应了?你不会是耍我?”方慕天先是一愣,随后一脸不可思的看着眼前那绝美的女人。

这女人怎么会答应?她之前不是那么生气吗?以她之前的反应,不应该答应的啊?难道这女人有什么yīn谋不成?方慕天想不通,他实是猜不出秦乐诗为什么会答应。

对于秦乐诗这样的女人来说,名节比什么都要重要,对于秦乐诗会答应,方慕天有些不解。

“我骗你干什么?我还不想死,我自然要让帮我把病给治好,好了,不和你说了,你先等会儿,我先去洗个澡,等我洗好了,再叫你。”秦乐诗说完,不理会惊愕的方慕天,便转身上楼去了。

直到秦乐诗的背影消失了方慕天的视线里,他才回过神来,喃喃的嘀咕道:“这个女人到底搞什么鬼?”

方慕天坐沙上,仔细的想了一想,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有点医术,还算长的可以的小帅哥而已,这个骄傲的女人怎么可能看的上自己?因此,方慕天也不认为这女人对自己有什么企图,既然不会对自己有想法,那么可能真如她说的那样,她还不想死,所以才会答应让自己给她治病。

嗯,不错,肯定是这样,没想到自己这么聪明,这样都被自己猜了出来。对于自己的猜想,方慕天很满意。

才不多过去了半个小时,秦乐诗才站楼上对方慕天喊道:“你可以上来了。”

茶早已被喝完,又没人来添茶,方慕天坐那里无聊的都快睡着了,心里也忍不住的着牢sāo。着女人真麻烦,洗个澡都这么麻烦,难道就因为比男人胸前多两团肉,就得搓这么长的时间不成?

方慕天站起身来,便向楼上走去,刚来到二楼,便看到了秦乐诗正站一间卧房门旁。洗过澡后的秦乐诗,已经换下了她之前穿的那件紫sè的睡衣,此刻穿的是一件rǔ白sè的浴袍,脖颈细长,肌肤白皙细腻,站那里,穿着浴袍站那里,也别有一番韵味。

“进来。”秦乐诗对方慕天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便走了进去。

方慕天咽了咽口水,***,这怎么听上有些暧昧?

不过方慕天也没迟疑,快步的走了上去,一走进秦乐诗的卧室,一股淡淡的香味迎面扑来,让方慕天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才大致的打量了一下秦乐诗的卧室,也不是他不想仔细的多瞄几眼,因为秦乐诗站一边盯着他,他知道这个女人,由于月经不调,导致她脾气暴躁,惹到她可不是好事情。

房间布置的很淡雅,并不奢华,这样的环境,能给人一个很好的心情,这非常适合秦乐诗。

从房间的布局上收回目光,方慕天现站一旁的秦乐诗居然有些局促不安,双手紧紧的环抱胸前。这女人害怕?方慕天一眼便看穿了秦乐诗此刻的心情。

当然,如果秦乐诗这个时候不害怕,那就真的不正常了,她除了身体有点问题外,她还是一个正常的女人,让她光着下身,把自己的私密的地方展露一个男人面前,她能不局促,能不害怕吗?

方慕天看了她一眼,也不强求的说道:“如果你不能战胜自己,觉得有些勉强,我看还是算了。”

算了?这怎么能算了?如果真的能算了,不用你说,我也不会答应你这么荒唐的事,但是如果真的算了,死的可是自己啊,这能算了吗?

秦乐诗心里很生气,瞪着一双杏目,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话说死的不是你,你这混蛋就这么没有责任心。

“不行,你必须的给我治。”秦乐诗咬牙切齿的瞪着方慕天说道。

方慕天点了点头,道:“好,那你把裤子脱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