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纨绔无双第五十章 firefly,飞火?

方慕天顿时给愣住了,我的老婆?这丫头不会被雷劈了,不然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再说了,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答应你么?都还没睡觉呢,就开始做起梦来了。

旋即,方慕天说道:“你是我老婆也不行,这事没的商量,名字必须改,‘牛nǎi加冰’这个名字不靠谱。”

“怎么不靠谱啦?这么好听,你这个无奈,你这是不懂欣赏。”柳馨儿气呼呼的说道。

方慕天也毫不意,很理所当然的说道:“对,我就是不懂欣赏,所以对不起了,我们要改名字。”

“你!”柳馨儿气得牙痒痒的,语气顿时一变,嗲声嗲气的说道:“不要嘛,就用‘牛nǎi加冰’这个名字好不好?求你了。”

方慕天顿时打了一个哆嗦,手的电话差点都没拿住,鸡皮疙瘩忍不住掉了一地,连忙说道:“你能不能好好的说话,你这是要恶心死谁啊?”

“白痴!”方慕天话音刚落,就迎来了柳馨儿的嘲讽。

方慕天闻言,当即就怒了,“小娘皮,你骂谁?”

***,居然敢骂老子是白痴,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想要老子不改名字,那简直是做白rì梦。方慕天恨不得冲过去这个小萝莉的圆臀上狠狠的抽两巴掌。

“哼,我骂谁你难道还不知道么?”柳馨儿哼了哼,随即又说道:“改就改,不过名字还得由我来定。”

“你来定?你做梦,告诉你,那里凉快哪里去,老子现不让你加入我们战队了,居然敢骂我,真是活腻了。”方慕天威胁道。

“你说什么?王八蛋,你居然敢不让我参加?”柳馨儿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呼小叫道:“你只要敢不让我加入,我告诉你,你就死定了!”

威胁我?哼哼,你以为老子是吓大的?还怕你不成,居然说我死定了,真是天大的笑话。对于柳馨儿的威胁,方慕天很不屑。

柳馨儿不知道方慕天根本没意她的话,继续说道:“还有,本姑娘告诉你,如果你不让我参加的话,我也不让许杰加入,到时候只剩下你这个混蛋,还有那个猥琐的胖子,看你们还怎么打比赛。”

方慕天嘴角一抽,猥琐的胖子?那胖子的确够猥琐的,淡淡的说道:“你不让许杰参加,他就不加入吗?你以为你是他妈啊。”

柳馨儿咬牙切齿的娇喝道:“老娘不是他妈,但是我能让他妈不让他参加,告诉你这个王八蛋,张姨可是非常疼爱我的。”

方慕天知道,柳馨儿口的张姨就是许杰的母亲张翠彤,而且之前也听许杰说过,他的父母非常疼爱柳馨儿这丫头,说不定她的掺和下,许杰的父母还真有可能不让他参加。

一时间让方慕天头疼的很,说道:“好,让你这个打酱油的加入就是了。”

“混蛋,你才是打酱油的,本姑娘的水平可是好的很。”柳馨儿不服的说道。

“好的很?那要不要两局?”方慕天轻笑着说道。

“和你两局?你以为我傻啊,我才不会和你这个变态玩。”柳馨儿一愣,当即便拒绝了。对于方慕天的游戏cāo作,她至今仍然记忆犹,虽然她的游戏水平非常的不错,但是面对方慕天时,总让她感觉很乏力。

柳馨儿顿了顿,随即又说道:“对了,流氓,战队名必须的由我来定,不能不行。”

方慕天翻了翻白眼,无奈的说道:“好,由你来定,给我说说,用什么名字,不过我得告诉你,难听的,一律无效。”

“我知道啦,不用你提醒,真啰嗦。”柳馨儿有些不耐烦的嘀咕了一句,然后笑嘻嘻的说道:“我想到一个,这个肯定可以,也不会再像‘牛nǎi加冰’那个名字,被你们这些无耻的流氓想成那样了。”

“说,叫什么?”

“firfy,怎么样?”柳馨儿轻笑着说道。

方慕天皱了皱眉头:“firfy?飞火吗?”

“飞火?哈哈!”柳馨儿一听,娇躯微颤,顿时就很是嚣张的笑了起来,鄙视道:“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许杰的哥们儿和他一样,都是学习成绩烂的不能烂的人物,居然把firfy翻译成飞火,真是笑死我了。”

方慕天脸sè当即就黑了,难看之极,妈的,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学习成绩烂的不能烂的人物?老子的成绩好的很好不好?

柳馨儿见方慕天没说话,继续笑着说道:“喂,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听了我的话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闭嘴,你真以为老子不知道firfy什么意思吗?妈的,不就是萤火虫吗?老子知道。”方慕天愤愤然的说道。

对于如今的方慕天来说,这样的英语单词,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从字面意思随口就说了出来,而且就他刚说出来,就知道自己理解错了,只是没想到被柳馨儿这小娘皮捏着不放。

“呃,你知道?你知道怎么还说是飞火?你故意耍我是?”柳馨儿愣了一下,皱了皱小琼鼻,有些生气的说道。

“当然。”方慕天厚着脸皮点了点头。

“混蛋!”柳馨儿咬着银牙低声骂了一句,然后说道:“既然这样,那咱们的战队就叫firfy了,这下总算可以?”

方慕天点头:“没问题,就叫这个了,好了,不和说了,我睡觉了。”

“哎,等等,流氓,睡这么早干什么,多浪费青chūn啊,要不玩几把游戏?”柳馨儿见方慕天要挂电话,连忙喊道。

“玩游戏?我和你?”方慕天心里很无语,睡觉是浪费青chūn,难道玩游戏不是?

柳馨儿连连点头:“对,就我们两,我们去虐虐菜,怎么样?”

方慕天没有考虑,直接便拒绝了,说道:“虐菜我没兴趣,如果我们两玩其他的游戏还差不多。”

柳馨儿闻言,脸sè当即就沉了下来,问道:“什么游戏?”

“比如床上游戏啊,亲亲嘴啊,摸摸腿啊”方慕天悠闲自得的笑着说道。

“王八蛋,你怎么不去死!你这个粗俗、无耻的混蛋,外加臭流氓,我柳馨儿誓,不让你好看,我就跟你姓。”柳馨儿咬牙切齿的怒骂道。

“嘿嘿,你本就是我的老婆,古代,你的确该跟我姓。”方慕天继续火上浇油,这小娘皮太得瑟了,不调侃她几句,就该上房揭瓦了。

“滚!”柳馨儿怒喝一声,很果断的直接挂了电话,她相信,如果再让方慕天继续说下去的话,自己恐怕真会被他气出病来。

柳馨儿磨着银牙,象牙般的肌肤白皙细腻,身躯被气的微微抖,胸前那一对挺拔丰满,让无数女人都为之羡慕的胸脯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也不断的上下起伏着。

“下流的王八蛋,真是气死老娘了。”柳馨儿气呼呼的把手漂亮的手机人扔床上,然后从床上爬起来,开始上网,准备去玩几把游戏,泄一下心那股愤怒的怨气。

“这女人还别说,的确非常的漂亮可爱,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这样的萝莉,特别是她那一对胸脯,啧啧,真不知道一天吃了什么,居然全长那个部位了。”方慕天轻笑着把手机放下,想起柳馨儿那傲人的身材,不由得舔了舔嘴唇。

摇了摇头,也没去想那些对他现来说,还没边的事,当即便进入虚拟空间,接了几个任务,做完之后才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当方慕天正和他父母吃早饭的时候,方慕天的母亲则对他说道:“慕天,现你爸的身体也慢慢的好了,我准备回超市去上班。”

“去上班?”方慕天愣了一下,皱着眉头说道:“妈,咱们家现也不是没有钱,还去上班干,再说了,去超市上班,不但累,而且一个月也挣不了多少钱。”

方母笑着说道:“我们家现的确有了点钱,但是我也不能什么事都不做,就这么的家呆着,这像什么事。”

方慕天想了想,让父母什么事也不做,他们的确有些不习惯,旋即转头对方父说道:“爸,你说呢?”

方父笑着说道:“我同意,毕竟我和你妈都忙了这么多年了,一时停下来,我们也闲不住。”

方慕天点了点头,看了看父母,想了想说道:“爸,妈,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们把钱拿出来自己做生意怎样?反正把钱存银行里,一年也没什么利息。”

“做生意?”

“是啊,去给别人打工,还不如自己做,而且我也有了一个想法。”方慕天点头说道。

方父说道:“你说说看。”

“二叔家不是开了服装店吗,我们可以选择入股,和他们家一起做,他们的服装店不大,一年下来也赚不了多少钱,如果加大投资,扩大服装店,销售一些比较出名的品牌服装,这样收入才能提升上来。”方慕天说道。

“投资你二叔开服装店?这这你二叔他们家能同意让我们加入吗?”方父皱了皱眉头。

方慕天笑着说道:“肯定会同意的,去年过年的时候,我就问过胖子,他说他父亲也有扩服装店的想法,只是限于没有足够的资金,所以计划一直搁浅了下来。”

“再加上我们又是一家人,找二叔和二娘商量一下,他们应该会同意的。爸,要不这样,今天午,把二叔和二娘请到我们家来吃一顿饭,一是感谢他们前几天给予我们家的帮助,再则就是商量一下这事。”

方父方母想了想,互相望了一眼,随即便点头道:“行,就按你说的办。”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