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容华录第二百五十八章 刺杀

徐其容继续按着纸条上面给的路线走,忽然听到举办宴会的园子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然后便见护卫们朝那个方向赶去。

难道是魏嬷嬷和假扮她那侍女露陷了?徐其容踌躇了一下,如果不过去看一看的话,对不起她的良心,可如果过去了,不但救不了魏嬷嬷和假扮她的那侍女,还会让她们的心血付诸东流。

正犹豫着,却看到华惟靖匆匆朝这边走来。

徐其容呐呐的喊了声:“君安?”

华惟靖抬头看到徐其容,眼里闪过一丝诧异,还不等徐其容看个真切,就复归于平静。华惟靖朝着徐其容点点头,道:“走吧!”

徐其容却迟疑着不肯走了:“园子里面……”她到底不能就这么丢下救她的人不管。

然后就听到跑过她身边的一个男子对着华惟靖喊了一句:“华大少爷,你且小心着,园子里面有刺客,听说伤了苏良娣。”

那男子都跑远了,还在给华惟靖出主意:“苏良娣受了伤,太子殿下怕是没时间见你了,那边都是小娘子,华大少爷你还是先回去,晚些时候再过来。”

出了刺客?

徐其容心里一惊,那刺客是专门来刺杀苏良娣的?然后就放了心,既然不是魏嬷嬷和假扮她那侍女出了事情就好,而且这么一闹,说不得魏嬷嬷和假扮她那侍女有办法脱身呢!

这么一想,徐其容忽然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可这种情况下。却由不得她细思了。

却说苏良娣那边,眼看着魏嬷嬷带着一个覆了面的女子娉娉婷婷的走过来,苏良娣心里一阵得意。想着,魏嬷嬷果然有些手段,徐家嫡小姐再傲,还不是乖乖听话,穿上了这伤风败俗的衣裳!

在场的众人见苏良娣忽然让东宫府的嬷嬷带了这么个下贱的女子出来,都皱了皱眉,有些胆子小的小娘子。看到那女子裸露的胳膊,甚至羞红了脸,低着头不敢看。

世子夫人笑道:“良娣做此举动。可是为何?”

苏良娣得意道:“前些日子下面的人送来这么一个清倌,甚有本事。我本也瞧不起这些贱籍的女子,却没想到她真有几把刷子,若不是知道她是清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哪家规规矩矩教出来的嫡小姐呢!琴棋书画五一不会。尤其是作诗的本事,只怕在场的诸位,没有几个比得上呢!”

众人见苏良娣这般抬举一个贱籍女子,都有些诧异,韩世子夫人笑道:“那我们可得见识见识。”

苏良娣却没有顺着世子夫人的话马上给大家展示女子,反而睁着眼睛在中多小娘子里面逡巡,像是在找人。等看到另外一个世子夫人带着侍女穿过月门朝这边走过来时,眼前一亮。笑道:“热闹总要等东阳侯府世子夫人一起来看才算仗义不是。”

一边说一边朝着站在魏嬷嬷身前的“徐其容”打量,然后觉得有些奇怪。这徐家嫡小姐莫不是已经成了精,这样的场面,居然能做到静水无波?当下有些狐疑,便对魏嬷嬷道:“你带她过来我身边。”

魏嬷嬷应了声是,推搡着“徐其容”朝苏良娣身边走过去。

沈雅慧远远看到这边的场景,哪里想得到这里面的弯弯绕绕,还在低声吩咐自己的丫鬟:“刚刚见到了什么人,你们都给我烂在肚子里!这东宫早晚要闹起来,咱们过去吃两口菜就赶紧告辞吧!”

然后冷笑:“东阳侯府不是人待的地方,这东宫又何尝是!”

那边魏嬷嬷已经推着“徐其容”站在了苏良娣身边,众人的眼睛都盯着女子脸上。这女子身材这般曼妙,却不知道薄纱下面的脸到底长得有多狐媚!

大家几乎都是未出阁的小娘子,对于贱籍女子的印象,也只是偶尔听别人说了两句,最后也只得出个贱籍女子都是狐媚子的结论来。

约莫是想看薄纱下面的脸的人太多,平地里,忽然就刮起一阵凉风。那面纱轻薄,微风很轻易的就掀起一个角来。

苏良娣那心腹侍女眼尖:“良娣,这不是……”

苏良娣也发现了不对,厉声道:“你不是徐……”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魏嬷嬷忽然一把推开假扮徐其容的那女子,然后银光一闪,就见一把匕首朝着苏良娣的胸口而去。

那匕首闪着寒光,不用试也知道该有多锋利!

苏良娣脸上尽是骇然,这魏嬷嬷,居然要她的命!还是说,这根本就不是魏嬷嬷?此时此刻,她也来不及细思,伸手就把自己那心腹侍女往自己面前一拉。

魏嬷嬷并没有把匕首往心腹侍女身上刺,而是一脚把她踢开,继续往苏良娣招呼。这不过发生在片刻之间,小娘子们这才反应过来惊呼,然后闹闹喳喳,各自慌张不已的找地方藏身。这会子也没人计较慌乱中自己是不是被谁踩了一脚,更没有人想着去救一救苏良娣。

甚至还有几个胆子小的小娘子,没有见过这等场面,直接瘫软在地上,失声痛哭。好在魏嬷嬷并不理会她们,自有她们的丫鬟胆战心惊的拉人拖走。

因为园子里参加宴会的都是些小娘子,府里的护卫都安排在园子外面,园子里最孔武有力的,只怕就是那几个粗使的婆子了。可魏嬷嬷凶名在外,这会子又手有凶器,看着也像是有些拳脚功夫的,那些粗使的婆子哪里敢上前来?

苏良娣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就要红颜薄命了,惊惶得连起身都做不到,又谈何逃跑?这会子她还有心思想着,幸好自己刚刚去过一次恭房,不然这会子要是**了,这张脸还要不要?

然后便见有人截住了那柄匕首,竟然是假扮徐其容的那侍女!

魏嬷嬷见侍女截住了她的匕首,也惊诧万分,按照她们之前的计划,青鸾难道不是应该借机挟持了韩世子夫人,等她杀了苏良娣,靠着世子夫人逃离太子府吗?

她刚刚一门心思要苏良娣的命,竟没有想到青鸾被她推开之后竟然一直站在她身后!

“青鸾!”魏嬷嬷见青鸾居然还跟自己交上手了,怒道,“你这是干什么?你忘了主子是怎么交待的吗?”

因为动作太过剧烈,青鸾脸上的面纱飘落到地上,听到魏嬷嬷这话,冷笑了一声,青鸾道:“我家主子是太子殿下,不知你家主子是谁!”

魏嬷嬷眼神一厉,她倒没想到这整件事在青鸾的身份上出了岔子!只是,青鸾的伸手,并不是她的对手,她手里还有武器,青鸾跟她交手,不过是阻她一时,苏良娣照样活不了。只是这一耽搁,府里的护卫们闻声而来,杀了苏良娣,她也别想活着出去了吧!

想通这个,魏嬷嬷倒也不是那么着急了,只是下手依然狠辣,每一招都往青鸾要害处招呼。青鸾应付得艰难,偏生那太子良娣这会子也不知道趁机跑开。

魏嬷嬷一脚踢开青鸾,远远的看着护卫们已经在小娘子们的尖叫声中赶了过来,手里的匕首瞬间脱手,苏良娣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匕首已经扎进了她脖颈,红色的血一股脑的涌了出来。

眼见着是没得救了。

魏嬷嬷看向青鸾,青鸾见苏良娣死了,并没有很惊慌,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弯了弯嘴角。魏嬷嬷立马就心下不安,看着已经围了过来的护卫们,也不费那个心思逃跑了,而是定定的看着青鸾:“你这么做有什么用呢?不过是要我一条老命,却要用你这鲜嫩貌美的年轻姑娘的命来换。我家主子做事向来妥当,你以为我被陨在这里了,他就失了左膀右臂?你背后那主子眼皮子太浅了!”

她才不信青鸾背后的主子会是老太子!

青鸾笑道:“虽然伤不了他左膀右臂,伤他一根手指头也是好的。”然后咳嗽了两声,刚刚魏嬷嬷一脚踢到她胸口,这会子一笑一咳嗽,立马疼痛难忍。

然而她还是笑着,脸上带着些得意:“更何况我也不算亏本,你以为,那小娘子虽然娇滴滴的,脑子又不大好,你以为她会听你的直接往厨房重地去?”

魏嬷嬷听了这话,略一琢磨,就想起之前青鸾撞徐其容的那一下,立马就脸色一变。虽然原计划是杀苏良娣,搭救徐家那小娘子只是顺便,可到底是自家主子吩咐下来的事情!

魏嬷嬷想着,自己对她说过华爷安排了人接应她,只好希望那小娘子机警一点,遇上接应的人了,先问清楚对方的身份,不要随便什么人都跟着走!

护卫们已经上前来押住了魏嬷嬷和青鸾,魏嬷嬷艰难的抬起头看了青鸾一眼,然后咬碎了牙齿里面的毒囊。护卫们见她束手就擒,根本没想到她还会来这一手,然而这个时候说什么做什么都已经晚了。

毒素发作得很快,然而临死前魏嬷嬷却想到一种可能,万一,万一青鸾背后的主子是华大少爷怎么办?(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