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七皇“弟”,乖乖上榻87、爹,穿我的吧!

吐完血之后,魔王大人紧捏拳头,眸色阴沉,从那两片潋滟的红唇中咬牙切齿地吐出了几个字节,掷地而有声!

“十二宫听令!”

刹那间,窗口黑影一闪,只是眨眼间的功夫,屋子里就齐刷刷地跪满了整整十二个劲装武士!

“属下叩见王爷。”

“给我搜!”

扬手往地上猛的一掷,便听“哐”的一声脆响,上好的彩云琉璃杯立刻就摔了个粉碎,在地面上飞溅开淡淡的茶香……九冥魔王怒意滔天,煞气袭人,宛如要在那一瞬间焚烬整个西凉城!

“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魂淡给我抓粗来!”

十二宫暗卫跟在九冥魔王身边不下七年,如今却是头一次见到主子发这么大的火,当即吓得小心肝儿颤了两颤,片刻不敢犹疑,立时就俯身应了下来。

“是!”

话音未落,窗口处光影一晃而过,那十二人又在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响亮的一个音节在空气中久久回荡。

解伏婴也是从未见过这样的阵仗和架势,被九冥魔王的怒气吓得不轻,弱弱地立在一边连大气都不敢出,只是……一回想起那个时候闻风赶到城墙边,见到的那幅巨大的春宫图,一张秀气的俊脸就忍不住交替着更换惨白和赧红的颜色。

一边担心魔王大人会一怒之下拿他开刀,一边又忍不住在心头暗暗地把皇甫长安从头到脚都问候了一万遍!

与此同时,当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触上九冥魔王那个孤傲的背影时,解伏婴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挪开了眼睛……再也无法用正常的目光,直视魔王大人了!

后来,那十二宫暗卫果然在西凉城内掘地三尺,把偌大的一个城池都翻了个底朝天,甚至差一点就把城主府拆了。

迫于无奈,菡萏公子只好给九冥魔王开了个小灶,将那几名暗卫放进了城主府。

只不过……这个时候,总攻大人已经不在城主府了。

早在九冥魔王发怒之前,皇甫长安就灰常有先见之明地带着一家子老小,披星戴月日夜兼程地从城主府逃了出去……虽然她是蒸的蒸的!很想看九冥魔王见到那幅春宫图时候的反应!但……危险时刻,只有傻子才会留下来等着被鞭尸好吗!

哪怕现在西凉城还是夜郎王朝的疆土,九冥魔王就是真的想砍人,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血洗整座城池,但……眼下显然还不是夜郎和天启撕破脸的时候,如果菡萏公子能借机表忠,在桀王的眼皮子底下讨好九冥魔王,想来九冥魔王对他的戒心也会放下许多。

如此一来,菡萏公子这枚暗桩就算是埋下了,到时候只要借赫连长歆之手控制住菡萏公子,那么……在以后天启和夜郎开战的时候,说不定就能给九冥魔王送去一个大大的“惊喜”!

“喜欢吗?这份大礼可是本攻耗费了两天一夜,特意为你准备的!本攻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感激本攻,不过,不用专门赶来谢本攻啦!若是有缘,我们一定还会再贱的!么么哒!”

在翻天覆地搜查了整整三天三夜之后,从十二宫暗卫手里拿到的,就只有这么一封书信。

以及连同书信一起送来的……“魔王吃瓜图”独家绝版真迹!

在锋锐如刀的视线一个一个刮完信纸上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九冥魔王面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了!

“好……很好……”

一点点地捏起信纸揉成一团,尔后攥在手心捏成碎末。

九冥魔王半眯着夜枭般的眼睛,抬起手来将信纸的碎屑从手中缓缓地流泻而下……阴鸷的视线穿过那细流般的粉末,仿佛落到了很远的地方。

“本王从来没有期待过跟谁见面,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本王等你。”

“哈、哈欠!”

远在百里开外的山道上,皇甫长安正顶着硕大的太阳骑在马背上,却不知为何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不由缩了缩脖子,把领口收拢了一些。

抬起头来,望着远处一山更比一山高的山脉,皇甫长安微眯起眸子,隐约间似乎已经能看到那山峰上经年不化的皑皑白雪。

西凉城地处西境,地势极高。

城墙依山而建,本就是个十分险峻的要塞,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当初要不是赫连长歆里通外国,夜郎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拿下乌真国。

而乌真国的皇都,也就是如今的西凉郡,则是整个西凉城最靠东的一片疆域。

越往西,地势就越高,地形也就越复杂,人烟开始荒芜,气温也开始降低,就连山道也开始慢慢地消失在了群峦的一角,所以众人才不得不弃车驾马,重新劈开新的一条山路来。

赶了五天的路,皇甫长安从最初的两件衣服,加到了现在的六件衣服,虽然头顶上的太阳还是很大,但迎面吹来的风已经捎上了丝丝寒意……鼻子微微一痒,皇甫长安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

再抬起头来,肩头便就多了一件衣服。

皇甫长安回过身,却见亲爹大人把自己的外袍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爹,我不冷……”

扬了扬手,皇甫长安正要把袍子脱下来递还给亲爹大人,就被亲爹大人凌厉的一道目光给遏制在了半空。

“冷不冷还用你说么?我又不是不知道。”

“爹……”皇甫长安抿了抿嘴唇,不敢跟亲爹大人顶嘴,只得嗫喏着强调了一遍,“我真的不冷。”

西月涟冷冷地扫来一眼,因为不懂得怎么表达父爱,所以口吻显得有些凶悍。

“叫你穿你就穿,哪儿来那么多的废话?难不成我还会害你么?”

“……”

闻言,皇甫长安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听说过的一个段子,据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穿秋裤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自己觉得冷,而是因为他们的妈……觉得他们冷。

现在亲爹大人虽然没有逼着她穿秋裤,但总攻大人终于也感受到了一回,那种从小就缺失的……伟大的……母爱!

趁着太阳还没有落山,一行人又紧赶慢赶,往里走了两个多时辰。

“哈欠!”

因着天色晚了下来,气温又降下不少,一阵山风吹来,竟觉得有些刺骨,西月涟微微蹙起冰白的眉峰,酝酿了许久,终于还是没能把那一声哈欠扼杀在襁褓里。

听到亲爹大人受了凉,皇甫长安立刻回过头,还不等她开口,就见一左一右的奸夫们纷纷围了上去,脱下自己的外袍作势要披到岳父大人的身上。

“爹,穿我的吧,小心别受了风寒……”

“爹,别穿他的,他的薄!穿我的,我的比较厚!”

“爹,他的不保暖!还是穿我的吧,我的是纯手工缝制的貂毛,一件抵得上他们五件!”

“爹,千万不要穿他的,他有狐臭!”

“爹,他才有狐臭,他还有脚气!”

……

西月涟面无表情:“我不冷。”

众奸夫无动于衷,继续提着衣服要给他披上去,你一言我一语,争得不亦乐乎,好像谁把衣服穿到了岳父大人的身上,就能当上大房似的。

“爹……”“爹……”“爹……”“穿我的吧!”“还是穿我的吧!”“穿我的!”“……”

西月涟狠狠抽了一道眼角,转眸看向皇甫长安……求救!

皇甫长安盈盈一笑,非常善解人意的吩咐道。

“既然你们不觉得冷,那就把衣服都给爹披上吧……看看,爹的嘴唇都给冻白了,可见是冷得慌。”

西月涟:“……”我蒸的不冷!

片刻后,看着身上披了一件又一件大氅的西月涟,闻人姬幽忽然间觉得……这个世界都不会好了!要是让江湖中人看到让他们闻风丧胆的魔宫圣君,被自己的女儿女婿“欺负”成这个样子,圣君大人的颜面还何在啊何在?!

雪龙山离西凉郡并不是很远,但因为山路上地势复杂险峻,速度被迫就慢了下来,一连赶了将近半个月的路程,众人才堪堪抵达雪龙山山脉的脚下。

跳下马背,皇甫长安一觉踩在雪地上,脸颊被冻得通红,冷得非常**!

从手套里掏出僵掉的手使劲搓了搓,还是感觉不到一点热量,皇甫长安不由蹙起眉头,一边催着宮狐狸生活,一边抬手凑到嘴边,对着嘴巴连着哈了好几口热气。

“很冷吗?”

花贱贱走上前来,敞开厚实的狐裘大衣,从身后将皇甫长安整个儿裹进了怀里,继而伸手将皇甫长安的两只爪子握在手心,笑着道。

“这样觉得暖一些没有?”

皇甫长安点点头,长长地呼出一口热气:“舒服多了!”

边上,众奸夫先是回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袄子,再抬眸看了看谷主大人身上那件……巨大!巨厚!巨贵!巨暖和!……的大氅,不禁咬了咬银牙,抹了一把辛酸的眼泪,没有蜂拥着赶上去争宠,只在心底下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他们要变成比花贱贱更大的土豪!握拳!

见状,西月涟微微眯起眼睛,顿然间又父爱泛滥了,即便抬起手臂对皇甫长安招了招爪子,淡淡地唤了一声。

“过来一下。”

皇甫长安抬了抬眼皮,不明所以,但还是迟疑着挣脱了花贱贱温暖的怀抱,听话地走到了亲爹大人的跟前。

“爹,找我……有什么事?”

西月涟还是半眯着眼睛,淡淡地看着她。

“把手给我。”

闻言,皇甫长安忍不住偷偷地瞄了眼西月涟搭在一边的爪子,只见他的手背上粘着方才从松树上落下来的几粒冰渣……嗯,那几粒冰渣大概已经在他的手上生存了至少三分钟,并且看样子,似乎还将长久地和平共处下去。

“爹……”轻轻地提起眉梢,皇甫长安踟蹰着不敢伸出手来,“你要是觉得冷,也可以让贱贱给你暖……”

西月涟眸光微烁,口吻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却执着。

“把手给我。”

不得已,皇甫长安只好把爪子递了过去,脸上已经很明显地摆出了一副“爹要儿死,儿不得不死”的表情!赶脚会冻死的好吗?!

然而,在触上亲爹大人的指腹时,皇甫长安却骤然感觉到一股热流源源不断地从指尖传来,尔后迅速蔓延至全身,简直称得上是一秒钟变夏天的节奏!

一惊之后,皇甫长安立刻就意识到了是怎么一回事,下意识就要抽出手。

“爹……你不用……”

“我没事,不过是帮你暖个手而已,耗不了多少内力。”

西月涟微微收紧五指,攥紧了总攻大人的爪子,即便运起内劲将热量传遍她的四肢百骸,一边还拿余光淡淡地扫了一眼花贱贱,意思不言而明——“你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随即又不屑地扫了一圈奸夫们,目光更加鄙夷——“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花贱贱瞬间炸毛……岳父大人您这又是闹哪样?!劳资没说要跟你抢女儿好吗!特么你就跟劳资抢起女人来了!哭得不能更瞎!

众奸夫愤愤不平:岳父大人您犯规了还这么**,导演她知道吗?!

闻人姬幽抠了抠鼻子,瞅着总攻大人十分为难的神色,突然间第一次觉得,“没有爹”这样的设定,简直太美好了有没有!

差不多见皇甫长安热得快冒汗了,西月涟才缓缓收回了手,转眸看到众奸夫苦着一张俊脸,再也找不到继续给总攻大人暖手吃总攻大人豆腐的理由……莫名的,亲爹大人从中获得了一种巨大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等扎好了营帐,天色就完全暗了下来。

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中,就算有再深厚的功力,也难免会油尽灯枯,有吃不消的时候……所以,为了保存体力,众人在吃了晚饭之后就进到帐篷里休息,准备明天一早就开始攀登雪龙山这座传闻中的神秘得不可一世的,天下第一大雪山!

却不想,等到第二天的天色一亮,总攻大人下达的命令却不是“登山”,而是——

“好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闻人姬幽忍不住咋舌:“你不是说要来考察地形的吗?”

“已经考察过了啊!”

“你还没上去呢!”

“看一眼就知道了啊……明显上不去,上去了也下不来……”

“……!”还没上山就走了,那还考察个肾啊!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