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灰海研究院》第252章 解构

第16节

这是镜子的精神攻击,却在静止的时空中化为了实体,像是一团漂浮在太空中的暗红色血浆。

墨缘让她跟在自己的一侧,然后轻轻拨开面前的两位特工,如同拨走了两块泡沫,继续向前漂浮——现在,她可以让身体随着自己的意志自由地在这篇时空中移动穿梭,就算是飞行也不例外——到了镜子的灵核面前。

银色的灵核比她大身子还要宽一截,如同一颗漂亮却濒临死亡的白矮星,墨缘伸手触摸灵核的表面,虽然有斑斓的花纹,但触感却无比光滑,她仿佛感受到了它正在颤抖,却又因为时空静止而无法移动分毫。

镜子显然还有意识,也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巨大威胁,但却没法做到任何事,这一点就和当时的墨缘一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墨缘指尖由下到上轻轻一划,灵核的表面就如同锁子甲一样化作麻将大小的银色碎块,如同一粒粒银锭,它们然后不断向上收缩折叠,直至形成一个整体后再次向上折叠,在上面形成一个较小的球体,整个灵核这下子看上去像是个银色的大葫芦。

褪去了灵核表面的反射装甲,镜子核心的内部暴露出来——竟又是一层类似锁子甲的防护层,是一块块银色的薄片——麻将长宽,却薄到极致,如同巨龙的银麟般相互重叠连接,密不透风,每一块银片都光滑如镜毫无瑕疵,墨缘的感知不断向下探索,银片的结构依然细密平整,每一个粒子都整齐排列,如同被什么强大的力量死死地钉在原地,一层又一层,直至形成宏观上完整的结构,其中散发的寒气,虽不及小寒,但也颇有些她的神韵。

墨缘收回感知,阵阵寒气仿佛也跟着窜了出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意识到即使是现在的自己,也仍不是小寒的对手。

好在这是人类的惯性思维,她对小寒很友好,反过来也一样。

不过她倒是有些明白为何雪姐姐和小寒关系不好了。

墨缘收回思绪,观察着灵核内部精美的层叠结构,这结构及其巧妙,外界的灵核不过是伪装,这层叠甲后面,才是镜子真正的核心,若不是亲眼所见,她还真没察觉到灵核内部会是这样的结构。镜子很狡诈,估计也用这招欺骗过不少强敌,难怪能和炙站成平手——这样的防御足以反射任何攻击,让它立于不败之地。

但它若真战无不胜,又何必将炙视作威胁——

它的能力——在墨缘和炙融合之后,因为炙的力量在墨缘的身体中发生改变,再次释放出来的时候——就失效了。

炙早就计算过,时空停滞不会因为力量的转化而中断,否则它无论如何也不敢冒这个险——只要有那么哪怕一瞬间的空隙,镜子就会打破这一切,事情就会像它对墨缘说的那样发生。

炙说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是因为它需要剩余的力量来维持自己的存在,但当它舍弃自己的生命,那么这部分力量就空了出来,能为墨缘所用,因此,墨缘才会感觉自己的身上充盈着生生不息的力量,那可以说都是炙熊熊燃烧的生命。

这样的话,也算是为炙报仇了……她让银甲缓缓展开,镜子并没有反抗——或者说无法反抗,而最终出现在墨缘面前的,是一个由银色丝线旋转缠绕组成的球体。

它们散发微光,像是一颗小小的星球,很漂亮,但也很致命。

这就是镜子的灵核。线条和金丝类似,但要粗得多,像是蜿蜒的管状物,并且也不是承载灵魂的容器,银色来自于丝线本身,而不是内在的物质,这是它和金丝的本质区别,或者说它更像是镜子的大脑之类的。

但这对墨缘而言不是问题,她将自己的一丝感知融入其中,发现里面装着类似水银的物质,这东西并不像是灵魂,其中没有感情之类的玩意,虽然其中的确也存储了许多信息——主要是与生存有关的信息,除此之外的信息似乎都出现了异常,也许它在时空静止前的最后时刻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想要跑,却太迟了。

墨缘看着镜子的核心,心里竟产生一丝迷恋,这东西的确好看过头了,仿佛其中蕴藏了无穷的力量,里面也许包含了镜子击败过的敌人的信息。墨缘想要更深入一些,结果内心又响起了警告——这些东西虽然处于静止状态,但也并非安全。抛开表层那些无害的信息,剩余的大部分物质都是纯粹的能量,里面像是包含了镜子的记忆,却又像是镜花水月,墨缘对此并不感兴趣,也不明白为何它们察觉到对自己有威胁的存在就会不惜代价将其消灭,如果情况顺利,它们的确能如愿解决一个威胁,但这一次——它失败了,虽说光靠炙似乎无法达成这样的结果。

或许,它们都知道自己的宿命,在杀戮与被杀戮之间趟出一条道路,但只要知晓彼此的存在,这样的宿命就没有终结。

拨开这些银色的管线,其中竟还悬浮着一颗半透明的银色小球,就是这个了,让镜子得以维持自身存在的关键……核心中的核心。

但它们并非上下级关系,包括灵核最外层那光滑的镜面都属于灵核的一部分,只要其遭到破坏,核灵整体就会分崩离析,之所以是核心中的核心,是因为它负责了核灵的大部分关键能力,比如镜子独一无二的攻击和防御方式,而稍微靠外的银管,则是负责思考和记忆之类的……这东西有些邪乎,每一个核灵都独一无二,而不像是人类一样大脑都是差不多的结构。有的灵核从内到外都是同样的物质,就像石头一样,但却还是能够实现核灵的所有能力,包括结界、隐藏自身等。

而镜子这边只是它很小的一部分,因为太过仓促,它大部分的质量都留在了学校那边,这可能才是它露出破绽的关键,但无论如何……

墨缘要终结这一切,就从这个突然出现的始作俑者开始。

她能感受到这个银色的小球极力想要逃跑,却又因为时空静止而无所遁形,虽然同样是时空静止,但其中包含了被墨缘的身体吸收转换之后的陌生力量,它看不出这力量的破绽,也就是说,它的实力在这里被压制了。

只要将这个……墨缘将漂浮着的血浆一样的物质覆盖在银色小球之上,只见血浆如沸腾了般剧烈抖动起来,却又被像是倒进了水槽里一样被银色小球渐渐吸收——准确说,是墨缘将血浆硬生生给挤了进去,因为时空是静止的,即使将他们挨在一起,想要发生反应也得等到时间重新流动才行。

这是简单而直接的报复,墨缘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银色小球没有任何防御能力,遭到这种打击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灭亡。

她能够感觉到镜子的稳定值在50%左右徘徊,虽然这玩意在静止的时空中仍是不会动的,但她的确有这种感觉,不仅如此,她感觉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继续着自己的运动轨迹,明明没有动来着——这似乎是预知之类的能力。

只要她注视着某样东西,这个东西就真的动了起来,不过是以灵魂出窍的形态——物体的轮廓带着丝丝金色脱离了物体本来的位置,进行有所变化的运动轨迹,但这样的金色轮廓运动不了多久就尽数消散,再一看,物体仍静止在原来的位置。

但它们表现得极其不真实,像是幻觉,墨缘也没有太过在意——至少,她在银色小球上没有看到这种现象。

现在,所有的血浆都已经渗透进去,银色小球变成了血红色,像是L5和F1的金丝那样的颜色,但要更鲜艳。

即使镜子再诡计多端,它也不会自己攻击自己——大概吧,GSRI中收容的有类似AI进化的核灵,通过自我博弈而不断对自己进行迭代升级以适应环境。

墨缘在提取出血浆的时候,看到了L5和F1灵魂本来的颜色,和正常人的灵魂不同,他们的颜色大部分是中性色,也就是紫色,仿佛无欲无求,没有欢乐也没有悲伤,墨缘从这种颜色上多少看出了些门道。

通过炙传授给她的知识(这里是常识),在GSRI就职的大部分员工灵魂都是类似的颜色,没有大喜大悲,这似乎侧面说明了GSRI的人员招募标准,看上去就像里面的员工都有类似的厌世情绪,但细看又不是,他们不是不喜欢钱,只是对钱不怎么感兴趣,他们不是不贪图美色,只是同样不怎么感兴趣。

这样的人最容易满足,但也是最难满足的,他们往往找不准自己的定位,但GSRI安娜可以让这一切截然不同,

关键在于,这样的人加上安娜的辅助能够在适非常合适的职位上产生极高的效率,他们和GSRI达成互补关系——不过GSRI并不是依靠灵魂的颜色来筛选人手的,他们只是采用了非常智能的算法,从而达到了相似的目的。因为灵魂中过多的中性色,他们甚至缺乏对死亡的恐惧,虽然人员死亡对GSRI是一种损失,但他们更不愿意看到有人因惧怕死亡而临阵脱逃,这种直接的性格使然比长期训练的结果要更加行之有效,虽然这并不是性格问题。

从某些方面来说,他们就像比较单纯的人类,少了些人类的恶,但也不会多更多的善——这可能也是雨镇事件导致的结果,也许目前世界上剩余的十亿人,德行都相差无几。

墨缘回过神来,她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关心灵魂方面的事情,虽然现在她能看到、感知到的东西要比仅有精神力的时候要深刻具体得多,但她并不对此感到高兴,因为她越是在这方面走得长远,她想要留住的东西就越发离她而去……

她首先想到的是尹辰,然后是……白叶。

不知为何,她想到的全是班主任的样子,这个成熟的知性女人有着属于她的独特魅力,岁月在她的脸上刻下淡淡的痕迹,形成了一种属于她那个年龄的独特魅力——但这样的形象在墨缘的脑海中只持续了短短几秒就渐渐模糊消散,让墨缘感觉失去了重要的东西。

墨缘觉得思维这样发散下去不太好,因为她每接触到一个点,就会分散出很多个点,而这些点又会继续分散,就好像人的关系网一样,一个人认识不同的人,不同的人又认识另外不同的人。

这样子太耽搁时间了,虽说她现在能操控时间,但她仍不想被这些东西带偏了自己的自主思维,何况,静止时空目前看来究竟是靠炙残留的力量而存在还是因为她现在的力量而存在,她根本就说不清楚。

时间在她的眼里还不能像炙那样分毫毕现,即使她很聪明,这方面的事也缺乏经验,哪怕是炙已经将知识分门别类归纳好了,她也需要时间去适应那些东西,若不是炙的意愿,她根本就承受不住如此庞大的知识量,即使如此,炙也从未将此作为炫耀的资本。

……好了,墨缘觉得自己做的已经差不多了,但似乎又有些不够,镜子真的会因为这点东西就彻底死去?

想了想,她将核心的几层全都拆卸下来——过程很简单,先是最外层——只需要对着那些银色的银块动用些微不足道的思绪,它们就会顺着墨缘的意志一块块地从核心身上剥离,然后化作齑粉,直至虚无,连墨缘的感知都无法探查到,接着是银片,同样的步骤;再是银管,依然如此,直到最后连最外层光滑的壳都不剩下,只留下了已经变了颜色的小球,那是镜子最后一丝残余的存在,它已经死了,但还没有立即死去——墨缘不过是想让它稍微感受点死亡的痛苦而已。

她觉得自己还不够狠心,否则还有很多种方式去折磨这个东西,但这也没有必要了,如果换做是雪姐姐的话……就真有这种可能的,不,应该说十有**,或肯定会发生。

(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