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夏洛第一百二十一章 揭破神话

第一百二十一章 揭破神话

四周,全是绵延不绝的山林。不知道覆盖的范围究竟有多广阔。

粗壮茂密的枝叶层层叠叠,遮天蔽日般阻隔了大部分的阳光,虽然还是白日,也幽暗得如同傍晚。在这样的山林里,就算头抬得再高,也无法望见天空,更不能根据落日或是晖月的位置来辨认方向。

周正昏头晕脑的从地上爬起来道:“我记得我们是从那边来的……那边……”

他想要指出记忆中的方向,可是一转身,发现身周的景色全都一般无二,已经无法确定哪条才是来路,伸出的手指不觉便僵在了半空中。

“我……也搞不清了。”周正颓丧的放下手:“不过那鸟飞得并不久,我们应该离茉香镇不太远吧?”

云端转头四望:“话是这样说,可如果找不到正确的方向,我们可能会越走越远。”

一时间,以前在课堂上学过的,在山林里迷路时辨认方向的知识全跳进了夏洛的脑海中。太阳月亮星星是看不见了,不用考虑。锯木看年轮?不行不行,哪有这么大的力,能锯开这么粗壮的树呢?再说也没有工具。地物特征和植物生长特征在这里似乎也用不上,毕竟是不同原来世界的异世界,要是生搬硬套原来的常识。到最后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她只好无奈的望定云端,指望他想个办法出来了。这种时候还有人可以信任和依赖,感觉真的挺好。

被两个人眼睁睁望住,的确让云端感觉责任重大,他抬起手敲了敲额头,正在思索时,却无意中瞥见自己腕上配戴的手表,眼睛不由亮了一下,唇角扬起微笑道:“差点忘了,我还带着表呢!”

“用手表来辨别方向?那也要有太阳啊!”夏洛抬头,能望见的也只是一整片翠得发暗的枝叶。

“用不着这么麻烦。”

“嗯?”夏洛疑惑不解。

云端冲着她眨眨眼:“我这手表上有指北针。”

“可是……磁场也许不一样,你的指北针会失效!”周正摇头。

“没有关系,以前无聊的时候我测试过了,能用,只不过把北看成南,把西看成东就可以了。”云端说着,抬起手来辩了辩方向,笑道:“走这边。”

方向是找出来了,估且走着,但是摆在三人面前的不只有方向这个难题,他们身上没有食物,没有御寒的衣物,也没有水。

差不多一天没吃什么东西了,夜里是绝对不能在山林里乱逛的,如果不赶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找到点吃的。他们就得饿上****。

好在他们的野外生存能力,这段时间以来早就锻炼出来了。没有水?可以从竹类植物和藤本植物里寻找,它们的茎杆里常常储存着可以饮用的汁液。没有食物?各种根茎类植物可以提供必要的养份,也能勉强填饱肚子。至于御寒,没有别的办法,生一堆火起来,既能取暖,又能惊吓走一些具有危险性的野兽,只是要注意别引起山林火灾。

别看那鸟只是飞了一阵,可是三人却在山林里足足转了三天,三天之后,才走到林子的边缘处,重见了天光。

“唔,有些刺眼。”已经习惯了昏暗光线的夏洛抬手挡住了阳光,这三天的不停跋涉对她的体力来说,是一种巨大的考验,为了节省体力,她一直很少说话,虽然走得不快,但也尽量跟在云端和周正的身后,偶尔跌倒了。也不声张,爬起来边走边悄悄的裹好伤口,尽量不给他们添什么麻烦。

仅是三天,她就迅速的瘦了下去,原本还有点肉的下巴,此刻尖瘦下来,将那张有点稚嫩的脸衬出几分成熟来。

看着她的样子,云端有点心疼,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道:“瘦了,回去得给你多塞点好吃的,喂胖一点。”

夏洛低声咕哝道:“长那么胖干嘛?又不是猪。”

云端理所当然道:“捏起来手感好一点啊!软软的,嫩嫩的,滑滑的……”

“喂!越说越猥琐了啊!”出了山林,想是心情正好,夏洛虽然骂着,却也忍不住笑。

周正在旁想到回去能尝到南宫嫣然做的菜了,也跟着憨笑,气氛一时欢悦起来。不过好景不长,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虎啸声,落在三人耳里,引得他们脸色同时一变。

云端伸手就将夏洛拉到自己身后,叮嘱道:“别过去看,我们尽量快点冲出林子。”

“好。”周正一边点头,一边撒腿就跑。

云端带着夏洛跟在他身后,也是惊如脱兔。

虎啸声一阵接一阵,简直有点惊天动地,他们跑动的时候都觉得脚下的土地在隐隐颤动。龙从云,虎从风,又有一阵不知哪里刮来的大风。吹得树叶子沙啦啦乱摇,一股野兽特有的骚臭味夹杂在风里,灌入他们的鼻腔,逼得他们屏住了呼吸,才压下胸口恶心欲吐的感觉。

虎啸愈来愈凄烈,听上去倒好像在作垂死的挣扎,云端不觉停下脚步,侧着耳仔细听了听道:“好像有点不对。”

“是啊,难道有两只老虎在争地盘打架?”夏洛捏着鼻子,说话有些嘤嗡。

“要不要过去看看?”周正提议。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算了吧?”夏洛有点畏缩的往后退了两步。

云端皱起眉,不知怎的想到了夸列那天从山林里找回来的肖世佳的衣裳,上面染满了血迹,刺目的红。夸列说,除了两根老虎毛之外,什么都没发现。肖世佳是被老虎猎食了,时空镜也神秘消失……

“你们在这里等等,我去看看。”云端松开握住夏洛的手,转身就往虎啸声传来的方向奔去。

“别去!难道你还想cos一把武松?”夏洛着急的跺着脚在后面喊:“你答应过我不再做危险的事,快点回来!”

“我只是去看看,会小心的,你别跟上来。周正,看好她!”若是不去看个究竟。他心里总觉得有事搁不下,不过要是那虎啸声寻常,他大概也没有这个胆子,避都避不及呢,可是现在老虎明显遇到了危机,赶过去坐山观虎斗,只要小心一点,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云端你个混蛋!”夏洛站在原地骂了又骂,最后眼睁睁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实在忍不住,心一横。跟着追了上去。

“夏洛,你回来,他说了去去就回的,你别跟着去!”周正唠唠叨叨的拦住她。

“躲开!让我过去!”

“不行!会有危险的!他让我看着你,我不能让你过去!”

“他去也有危险,你刚才干嘛不拦着他?”耳听着那虎啸声愈来愈响,夏洛心里一急,伸手用力一推,将周正推了个趔趄,就夺路追去。

“夏洛!夏洛——”周正从地上爬起来,已经追不上她了,不觉摇了摇头,咕哝道:“小丫头力气还真大,就是不听话!”

周正也不是贪生怕死的人,没看住夏洛心里更是愧疚,此刻也只好紧追上去。

情况,有点出乎他们的意料。

林子里,与老虎搏斗的不是什么猛兽,当然也不是身强体壮的夸族人,而是一大群精灵!虽然他们已经利用胶果的黏液困住了老虎,但是死伤极为惨重,倒在地上的尸体,比站着的精灵还要多,而被困的老虎还在发狂,精灵们的箭枝根本射不透那厚厚的皮毛,简直就是给老虎挠痒来着。

夏洛跑到云端身边愣住了,惊诧道:“他们在干什么?找死吗?”

“我……不知道,你怎么来了……”云端脸上也有震惊的神情,因此站在一边没有露面。

和当日围困他们比起来,此刻的精灵们,简直像是被战神附了体一样,脸上再找不到那份书卷气的温文尔雅,一个个杀得眼都快红了,冲上去的倒下了,可是排在后面的精灵还在不断的往前冲,踩着同伴的尸体,只为了给那老虎多造成一点伤害。尽管这伤害,也是微不足道的……

“住手!都住手!不要命了?”夏洛实在看不下去这种实力悬殊的对峙,冲到精灵面前想拦住他们:“你们想找死也换个方式行不行?”

“你们怎么在这?”精灵长老一直在后面关注着战况,直到此刻才看见云端等三人,眉头皱起片刻又舒展开来:“从夸族那里逃出来了?好,来得正好!帮忙把这只老虎杀了,它堵着虎窝我们进不去,时空镜可能在里面。”

携带时空镜逃跑的肖世佳被老虎吃掉的消息,可能是夸列利用拖宾张扬出去的,只要相信时空镜原本是在肖世佳身上,那么任何人仔细想一想,都会怀疑时空镜的突然失踪,是不是和老虎有关。

云端三人听见长老这么一说,面面相觑起来。

“你们……不惜死这么多人,只是为了找回时空镜?”云端有点难以置信,这还是他知道的那个一向珍惜生命的精灵族吗?

“对,那东西必须找回来。”精灵族长老语气淡淡的,好像在说的不是生死大事,而是在谈论天气,但是望向不知名远方的眼中,却有着一份不容质疑的坚定。

夏洛转头再看别的精灵,他们对长老的话完全没有异议,脸上,也全是理所当然的淡然。

错了?他们错了吗?云端、夏洛与周正都有点茫然了,其实这时空镜对精灵族,对夸族,对这个世上的任何一个种族来说,都只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东西!可是他们借了夸族流传的神话,借着那精灵族世代守护下来的壁刻,捏造了时空镜对他们很重要的谎言,结果竟造成他们如此不计后果的夺取,死伤无数!

云端第一次觉得喉头有点干涩,难以成言,努力出声道:“可是,这林子里有那么多老虎,你们怎么能确定……”

“那就全杀了,慢慢找!”精灵长老打断他的话,态度异常决断。

“那……”云端摇摇头,不想再隐瞒下去了,实话道:“那时空镜其实对你们没有用……末日审判不会来临,那都是……我们编的!”

他说完叹了口气,转头望向夏洛,不知道她会不会责怪自己说了真话,可是夏洛的目光满是鼓励,冲着他点了点头。这事,她也觉得有愧精灵族,无论如何,为了自身的利益去欺瞒别人,都不是什么磊落的事情,说出来也好,起码午夜梦回的时候,可以问心无愧。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