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失宠王妃【热情炙吻】 (2)

“是,娘娘。”赵高恭敬的向我躬身,拿起宫女拿来的灯笼,在我前面带路,

“请离妃娘娘小心。”

夜色如绸,让人微寒。

“姑娘,听宫女都在说轩逸殿有一群刺客刺杀陛下,奴婢担心得不得了,现下你安全回来,奴婢总算安心了。”

玉蝶脸上带着欣喜,又紧张问道:“陛下没事吧?”

“陛下中了毒,还受了伤,不过,我想凭御医们的医术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媚娘那样的女子怎么会是杀手呢?

想到这一点就心惊肉跳,好像我的四周布满了危险。

媚娘是馨贵妃娘娘请进宫来献舞的,

这事追究起来,她必要受到牵连,馨贵妃不是愚蠢之人,一定会想办法为自己辩解。

反倒是自己笨得可以,一点心计也没有,还为别人担心。

今晚的舞衣坏掉,不可能是如月缝制出错,一定是有人在舞衣里动了手脚,是谁!

妍贵妃吗?那双像冰芒刺骨的双眼现想起就让我害怕。

“玉蝶,今天大家都累了,你先去休息吧!”

我轻舒了口气,今夜发生这么多事,顿觉身心疲惫,等下去冷宫后山的奇妙泉去泡泡澡,去去疲劳。

“是。”玉蝶若有所思的走了出去。

虽然发生刺杀一事,可又有些如释重担,如果不是这一出,只怕今夜就是我侍寝之时,可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郁闷!

虽然心里年龄已有二十有二,可这身体才十六、七岁啊,

按现代说法,都还没发育成熟呢!

况且,我也不愿与还没喜欢上的人做那种事。

想起风清然,很担心他,虽然他有武功,会不会也中了毒呢?

轩辕骜麟一再限制我的行动,刺杀之时殿内场面混乱,

只记得救轩辕骜麟,都把风清然给忽略了,不知道他有没有生气。

不过,大殿里没有他的踪迹,他应该还是安全的吧!

唉,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不过,我决定了一件事情,

我要学武,打打杀杀的情况应该以后也会发生,我还是学点防僧术为妙。

***◆***○○【浅笑☆梨涡】○○***◆***

风清然寻哨声来到这地处偏僻的冷宫附近,他飞身四下寻找,

忽闻,一女子站在他附近的树枝上娇笑。

在诺大空无一人的树林回荡,显得有些鬼魅,风清然捕捉那女子的身影,待看清原来是一名十六、七岁大的少女。

身穿衣着暴露,面容妖艳,眉如弯月,凤眼含波,裸露在外的肌肤白晳如绸,

朱唇轻嘟,手持短匕,轻舔刀刃,媚惑一笑夺人心魂。

“你是什么人?”风清然皱眉,少女给他极不舒服之感,那媚笑邪气甜腻,

不似阿离的笑如冰花破竹,清新怡人。

“好俊的男人,你那张脸我要了。”

一串银铃做响,眨眼间,少女已飞到风清然跟前,快速挥出短匕攻向风清然,

她身手灵敏,招招狠毒,一击至命。

风清然自幼骨格精奇是练武奇材,又得天玄门天玄长老真传。

他抽出短笛,招招轻意化解,惹得少女怒不可遏,快速抽出腰间一神秘武器,似鞭似刀似软剑,只见少女晃动此物。

风中一截截银丝反着森冷的光,划过了风清然的锦袍,风清然心惊,

这可是江湖上闻风丧胆魔教未央门密制的独门武器——银丝蛇剑。

少女见伤了风清然,趁风清然恍神之际,快攻而上,蛇剑从风清然如玉的右脸上滑出一道血痕。

在他们一来我往的过上百招,少女的蛇剑果然厉害,几次差点划破风清然的喉咙。

风清然笛内刀片挥出,在电光石火间,从中扣住蛇剑的缠绕克制住,

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伸向少女的喉部紧紧掐住:

“别动,不想死就老实点。”

“公子好不温柔,不过奴家喜欢!”少女娇笑,一点害怕的表情也没有,继续戏弄着风清然:

“公子掐吧,如果死在公子手上也是奴家的幸事。”

“少耍嘴皮,说,你们未央门素只在江湖上出没,为何这次出现在皇宫。”

风清然抓住她喉部的手又紧上一分,白晳的颈勃处呈青紫色。

“公、子、掐得奴家好痛啊!公子俯耳过来,奴家这就告诉你。”

少女眯眼,额上出现一层薄汗。

风清然虽怀疑她又要耍什么花招,立刻点了少女的穴道:

“有什么话就直说,不需做这些遮掩之事。”

“公子,这可是本宫之密,奴家只愿意说给公子一个人听。”

“此处为冷宫,稀少人烟,自然不会被第二人听去。”

“公子都点了奴家的穴道,还怕我玩什么花样吗?公子若不信,就杀了奴家吧!”

风清然思虑几妙,慢慢俯过身去,只见少女眼神邪媚,一口轻烟从她口中喷出。

风清然躲避不及,吸入鼻子,当下运功逼出,可却逼反而让药力行走身体越快。

他感觉混身无力,下腹一股热流涌上,身体燥热,浑身瘫软,他怒不可遏:

“你给我下了什么药?”

“公子别急,奴家不就在这里吗?”

少女就也是唐紫苑,未央门四大护法之一的苑主,她此刻轻意解开风清然的穴道,抚上风清然胸膛画圈。

“公子放心,这是本门圣品一梦**,只会让你十个小时浑身无力,却能让你放肆做尽人间快乐事。可惜啊,这么好的身子奴家不能享用!”

唐紫苑指尖在风清然的侧脸游走,叹道:

“哎呀,奴家真是不小心,这么一俊脸被我给划花了。这里是冷宫又无人来,

不知公子如何自解其毒,恕奴家有事失陪。

哦,对了!奴家就好心告诉公子一声,如果十二个时辰之类没人为你解毒,公子只怕要爆其筋脉而死,哈哈哈”

娇滴滴的柔媚之声,呵出的气喷散在他颈间与耳上,让风清然浑身酥麻。

“妖女”风清然重重喘息,体力的**越来越强烈,

都怪他不够谨慎,着了这个妖女的道,现悔时已晚。

唐紫苑银牙暗咬,刚才吹哨启盅,感觉有数十只次等盅虫已亡,

没用的东西,她得赶紧回未央门调派人物混入宫中。

唐紫苑心中愤愤不平,如果不是半路跑出个少门主,她一定是下界门主,

师父好生偏心,她跟她这么多年,还是比不上亲身女儿来得重要。

***◆***○○【浅笑☆梨涡】○○***◆***

我像往常一样,整理好衣服与绒巾来到奇纱泉。

奇纱泉在这炎炎夏日,潭水清凉,我轻触泉水,泉温如常,正准备下水之时,

忽闻一粗重的喘息之声,顿时面红耳赤,唉呀!

虽知历代后宫都有**之人,可没想到今天被我碰到,是就此离开好呢?

还是观摩观摩,免得以后真要被迫侍寝还什么都不知道,

一想到这里,心就怦怦直跳,感觉做了坏事般。

我悄悄走近声音发源地,草地上躺着一白袍男子,墨发散开,增添了一股媚色。

天有些暗,看不清人的面容,走进几步,见衣裳有些破烂,一道雷击从脑门划过。

难道是传说是的BL,某小受在荒无人烟的地方被XXOO,而小攻逃之夭夭!

天啊!

这种情况,事发现场又只有我在,虽然我不是,可这跳到黄河也说不清楚了。

衣服也不是我划乱的,人也不是我侮辱的。

对,我得走,趁人没看见赶紧走!

我正准迈步走开,只听见那男子轻唤一声:

“离儿”

啊!

声音好熟悉,我打了一个寒颤,赶紧跑过去,把他松散的头发拨开。

一张熟悉到让我口水泛滥的美脸出现,嫣红的俊脸,虽然旁边还湛着血,

却无损他的美,细看下睫毛像扇子似的,原来男人风骚这么有看头

我突然觉鼻子有些发热,滴哒!

天啊!

血,我晕血,不对,我赶紧将头往后一抑,鼻血终于得到控制。

突然,风清然抓住我的手一拉,重心不稳的我倒在他怀里。

他吐气如风,在我锁骨上轻啃,浑身一阵颤励,我想把他推开,

可他将我紧紧搂抱在怀中,让我动弹不得:

“风清然,你醒醒,我是阿离啊”

“阿离,阿离,不是做梦?”风清然似在清醒又似不清醒。

听到我说是阿离,非旦没有停下亲吻,反而快速吻上我的唇瓣,

如蛇般灵巧的小舌我在檀口中翻绞,霸道中的柔情在我口不停旋转。

我被这突然的热情吓得不知如何是好,随着他密密细细的吻如雨点般落下

小腹涌起一股热团,让我浑身发软,他将手伸入我的衣裳内。

我眼前一下晃过轩辕骜麟愤怒的脸,心惊,赶紧猛的推开风清然:

“风清然,你到底怎么了?”

“嘘,叫我风,离儿”风清然脸如饮酒般酡红,媚眼如丝,唇如桃花瓣粉润,

手像是带着火焰,轻点上我的红唇,顿感口干舌燥,浑身发烫,天啊,他这种情况

一定是被下了春药!!

此刻,人神交战中,吃还是不吃!

吃,想想都兴奋,品尝美男的绝妙机会,口水泛滥

不行啊,吃了他就要对他负责,如果我回现代去了,那他岂不成了弃夫!

况且,我现在是轩辕骜麟的妃子,红杏出墙!

要是被他知道会不会把我拖出去游街示众,浸猪笼啊!

(小小:拜托,那是民间的做法,如果是你,那绝对就是咔,脑袋搬家!离:)

或者要经历更恐怖的刑罚我摸摸自己的脑袋,我还很喜欢呢!

风清然浑身无力,脑被媚毒侵蚀,似梦非梦中,

他感觉好像吻上了他魂牵梦萦女子的芳唇,那柔软而散发着清香的身体是阿离吗?

是真的她?还是梦?

“风,什么风,风清然,你这个笨蛋!给我清醒一点!”

我猛拍他几耳光,见他眼神渐渐清明起来,高兴同时还有点小失落,

多好的机会,谁让我不是个彻头彻尾的色女呢!

突如其来的几个耳光让风清然的头脑暂时清明,睁开双眼,

看见一张微肿却娇艳欲滴的双唇,阿离那慌乱的眼正瞪得老大,紧张兮兮的盯着他。

“阿离,你怎么会在这里?”

风清然见我脸露微笑,面色比刚才好上许多,

可我不敢多看,按说他现在要多诱人就有多诱人。

“先别管我为什么在这,你怎会一人躺在这里,还被人这么恶俗的下了春药!刚才还差点”有些难以启齿,便没有说了下去。

他发出细细碎碎的呻吟,我不安了道:

“我真笨,愣在这里干嘛,应该早些扶你去找大夫才对。”

风清然颊带淡绯,春药的毒性确实很强,而且有部分毒素已在体内发挥效果。

天玄门有门心法能暂时克制这药力,但在开始发功时会让药效更甚,

他才会克制不住,看到阿离慌张的样子,突然起了逗弄她的念头。

“阿离,我中了很厉害的春药!一般大夫救不了我”

风清然垂眸,一派让他自生自灭的模样,肩部还隐隐抖动。

我突然生出一种莫明其妙感觉,他在偷笑吗?

“我知道”说完感觉怪怪的,这话的意思不就表示我会舍身救他,赶紧解释:

“我是说,你的样子已经足够说明。”

风清然轻笑,眼如弯月,“你不打算救我吗?”

“当然救啊!”我的挠头冥思苦想,脑中一个情景闪过。

有了!

电视里常演那些被下春药的人,让人把他(她)扔到冷水中,让药效消退就好了。

说做就做,对上风清然不解的目光,将他滚烫的身子背扶起,

他的左手绕着我的脖子,我紧紧抓住他一直向下滑的身子,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扶到了奇妙泉间。

还没等他惊呼,一个翻身把他扔进奇妙泉,水面扑通一声,溅起很大的浪花。

“风清然,我脑子笨,只想到这个办法帮你解毒,你就好好在这里待一会,

等药效过了,我就扶你回去好吗?”

我从附近的找了根树支,抓住树支一端,另一端递到风清然手上,蹲在泉边提醒道:

“抓着,别掉下去了。”

“阿离”风清然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被扔进泉里,浑身湿透,凉爽水中是让他稍稍好受些,可与他想象是天差地别,他哭笑不得:

“阿离,我的中了媚毒,不是泡一泡就可以的,十二个时辰之内若不解毒,

我会全身筋脉爆裂而死!”

“什么!会死?!怎么办才好啊!”

听到他会死,心猛的一阵抽痛,惊慌失措,眼泪在眼眶里打圈。

“先把我拉上去再说。”我忙把他从水里拉起来,他身体虚软,因用力过猛,

他重压在我身上,身下火烫抵住我的腹部,

我面如火烧,忙祉起身子,翻身将他扶正。

风清然坐在草地上,将湿漉漉的衣裳稍稍拎干,看着鳖着张嘴快要泪洒如泉的阿离,

他轻叹,本想开个玩笑逗逗她,没想到她却当真了:

“还是先扶我去找大夫吧!”

“你不是说大夫治不好。”我惊讶。

“我说的一般大夫,皇宫内院里的御医,当然有所不同。”

等我反应过来,气愤的大叫:“你竟然戏弄我,害我这么担心。

你去死!我再也不会管你的死活!”

“阿离”声音无限委屈,我无奈,为什么就受不了人家软软的哀求。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如果还骗我,我就把你给阉了!”

我面色凶狠,恨恨的威胁,满意的看到风清然轻抖,双手捂着下面。

月色如勾,一高一矮身影慢慢消失在林中,如镜子的水面泛起一点小小涟漪。

扶着风清然走出树林没多久,他见我累得气喘如牛,便说停下休息一会。

夜风袭来,他连打几个喷嚏,夜风微凉加上他浑身湿透,

受风寒的机率很高,他的毒也耽搁不得,便起身扶他继续上路。

风清然突然神色一凛,一手紧抓将我护在身后,一阵急风掠过,

一名青衣清俊男子站在我和风清然面前:“公子,我家主公有请。”

我惊讶万分,这人从哪蹦出来的?

他面如寒冰,手持利剑,来者不善。

不由惊慌起来,我紧抓风清然的手对他摇摇头,

他眼帘垂暮,手烫如火,轻拍我的手安抚,种种表现我知道风清然是喜欢我的,

我对他也有着理不清的情绪。

如果他跟着这青衣男子去了若有生命危险,我一定会后悔。

“我不会跟你走的!你回去吧!”

风清然回绝道,就是,别理他,摆张棺材脸给谁看啊!

“主公有令,如果公子执意不肯,那恕洛寒不敬了。”

他眼神冷冽,浑身有一种让人不敢接近的寒冷,抽出利剑来直指风清然。

风清然脚有些虚浮,毒素还在他体内扩张,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

上前一步挡在风清然前,朝青衣男子吼起来:

“你烦不烦啊,没听见他都说不跟你去。”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