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制作人第39章 笑面

“灿荣,他、呃……受伤了,有点严重。”

这个答案,不能算是欺骗,但也不尽实。朴灿荣的确受伤了,也的确很严重,但他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却也不是在陪朴灿荣。

krystal看看阿九,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没有再问什么。爬上床轻轻揽着他的腰,顿时感受到了从他身上传来的凉意。

“以后不许这样了。”

阿九有点心虚:“什么……样?”

“不许光着走来走去,让她们占你便宜。”krystal轻哼了声,忽然咬住阿九的耳朵:“我吃醋了。”

阿九提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他转过身,轻轻把krystal揽入怀中。他知道,krystal不是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是看出他不想说,所以才岔开话题,不想让他为难。

“爱你。”

此时此刻,除了这两个字,都无法表达他的心情。krystal呆了一下,把他的胳膊抱在怀里,甜甜笑笑,没有再说什么,闭上了眼睛。

一丝丝暖意,从身体接触的地方传递过来,逐渐驱散了心中的寒冷。

阿九忽然笑了,他想明白了,只要能守护住想要守护的东西,其他的一切,又算得了什么。

……

首尔地方警察厅一夜都没有消停,朴世、崔人权,梁丞佑,这都是在警察厅挂着号的人物。他们之所以能存在,并非韩国警察无能,而是一种默许。有白天就有黑夜,有可以见人的就有见不得人的,只要再可控的范围内,在警方的立场上。有序的黑社会组织更有利于管理。

某种程度上说,朴世等人,和警察方面是有默契的,虽然并不会直接接触,但是一些红线,他们都在小心翼翼的遵守着。因为他们明白,一旦跨过那一步,警方一定会再次发动清洗,而在目前的状况下,他们根本抵抗不了。

既然警察默许了这些人的存在,他们在一些事情上,也会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是一种照应。否则如果他们这些人随便就问题了,肯定会引发一轮又一轮的‘老大争夺战’。到时候社会治安就会有很多问题。

这么多年虽然换了好几任的警察厅署长,但是这个方针是没有变过的。站在俯瞰的角度,首尔的各区势力其实是处在一个比较平衡的状态,这也使得首尔作为最受欢迎的亚洲旅游目的地和最受欢迎的亚洲购物目的地的比率稳定增长。

谁也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三个区的老大,一夜之间几乎是同时离奇暴毙!

谁做的这件事,背后的目的是什么?是寻仇?是私恨?是有人不安分了想打破多少年定下的规则,还是有外部势力想要进来?

一个个问题浮现在了首尔地方警察厅办案人员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人心惶惶。

三大区的警察署署长被紧急召唤到警察厅。睡得正香的警察厅厅长也没觉可睡了,顶着老大一个黑眼圈从被窝里爬出来开会。

厅长这几天他正在为跨境赌博案的事情犯愁,又添了这么个事情,颇有点流年不利的感觉。

看着面前的三大区警察署署长,厅长敲了敲桌子:“说说吧,怎么个情况?”

龙山区署长第一个开口:“可以肯定的是谋杀。凶手的作案手法非常不一般,而且应该不是一个人,是团伙作案。崔人权事先应该是知道会有人对他不利,所以他安排了十个人守在门口,但是这十个人几乎是瞬间被打晕。更可怕的是,这十个人都没有看到行凶者的脸。”

“据崔人权的保镖说,他是自己从楼上跳下去的,紧接着他们就看到了崔人权被他自己的车撞死。接下来四个保镖的供述并不一致,其中两个保镖说看到了一个人从车上下来,可能是凶手,但是另外两个人说没看见,觉得应该是鬼神作祟。”

“屁,什么鬼神作祟!”厅长不屑说道,眼神示意龙山区署长继续往下说。

“现场没有找到任何指纹,只有一张湿巾盖在死者的脸上。但是湿巾被雨水浸泡,指纹已经提取不出来了。”

厅长的脸色很难看:“所以你是想告诉我,没有任何线索?”

“对不起厅长,暂时的情况确实是这样。”

厅长深吸了口气,压了压怒火,看向了城东区署长:“你那边呢?朴世可是一个老油条了,他该不会真的是自杀吧?”

“自杀绝对不可能,从他握枪的姿势分析,枪应该是他死后,有人放进他的手里,但是令人不解的地方是,除了致命的那一颗子弹之外,左轮手枪的其他五颗子弹整体的摆在旁边,现在还分析不出这是一种记号,还是凶手想透露给我们什么信息。”

“只有这些?线索呢?”厅长追问道:“影像,指纹,体液,目击者?说啊!”

城东区署长垂下了头:“对不起厅长。”

“又一个没有线索,好啊,你们真是我大韩民国的警察精英……”厅长憋着火,转头看向了中区署长:“你怎么一直不说话?你该不会想告诉我,梁丞佑是自杀吧?”

“呃……”中区署长吭哧了一会儿,小声道:“从现场的情况看,确、确实像是自杀……”

“呵呵呵……”厅长已经被气得生不起气来了,无奈冷笑两声,指着三大区署长的鼻子:“我怎么就提拔了你们这一群废物,真是要让你们气死了!事情多明显,动动脑子,横向联系一下,不要总是一根筋,你们这群废物!”

说着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把资料给我拿进来!”

不多时,一个人走了进来,但他手里却没有拿着资料。厅长看到这人,眉头皱了起来:“怎么,这件事和你们有关系?”

来人面相老成,长得没有任何出挑的地方,是丢在人堆里都不会有人发现的那种人。一张笑面,无论他什么表情,都像是在呵呵笑。

“是的,我来的目的就是接手这件案子。”

厅长凝眉想了想,道:“案子我可以给你,不过那件跨境赌博案,你们答应帮忙,为什么一直拖着……”

“也交给我们,不用您再费心,所有责任我们承担。”

“一言为定。”厅长答应得干脆利落,好像怕反悔似的。脸上的表情好似半个月的便秘一朝通畅,说不出的轻松与舒爽,看看面前的三大区署长,道:“都听到了吧,这件事不归咱们管了,所有掌握的资料立刻交接出去。就当这些事没有发生过,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明白?”

“明白!”三位署长互相碰了个眼色,同时说道。(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