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风行小说网> 玄幻奇幻> 万古神途> 万古神途第六十八章 三军夺帅

万古神途 第六十八章 三军夺帅

    “难道……”赢逸双目一凛,惊道,“难道龙飞虎想凭前锋剩余的骑兵冲击我中军枪林山阵不成?”

    他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放弃了这种想法,将目光再度盯向依然在向离军大营冲锋的五千虎骑风部,想知道他们何去何从。

    离国枪林山阵乃是整个北溟诸国之间,专克骑兵的战阵。

    重甲步兵推巨型山车立于阵前,车上四方皆突有两丈长的铁枪,士兵五人一小队聚于山车内部,推动每一辆山车,使之彼此相连,形成绵延不绝的枪林山阵。

    每当此阵发动,整个战场上,便会出现一座钢铁荆棘,无论敌方骑兵如何冲锋,都不可能越过这道荆棘防线,直入中军,到达赢逸面前。

    然而,出乎赢逸预料的是,冲锋的五千虎骑风部骑兵根本没有回头,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的冲进枪林山阵之间。

    冲锋之中,战阵前列的骑兵面对犹如荆棘一样的枪林,根本就没有躲闪。

    他们悍不畏死地带马直入枪林,身体和马匹直接陷在长枪之中,长刀所向,在战死的最后一刻,不躲避,不惨嚎,只顾拼尽全力斩掉身前的枪杆,为后面陆续冲上来的同伴清理出冲锋的道路。

    赢逸心中一寒,未曾想到虎豹骑的将士居然如此悍不畏死。

    但他诧异之余,也不过震惊了一瞬,便狠厉地冷笑道:“一群不知死活的匹夫而已,就算冲过了枪林山阵,不过几千人的兵力,如何能破我中军两万亲兵,待到雷骑歼灭后续部队,除掉两翼骑兵,我看你们如何能逃出生天。”

    赢逸好整以暇地望向战场其它位置,见无论是箭阵尾部还是两翼,雷骑都已经占据绝对优势。

    两道璀璨的虹光撕裂虚天,纵横斩切在尾部的虎豹骑之中,合同雷骑主力,已经逼得豹骑天部和山部阵型溃散;两翼冲杀的雷骑犹如猛虎一样肆虐纵横,已将豹骑地部整队骑兵困住,不断绞杀。

    月公主紧咬牙关,持剑劈斩,面对突然到来的两名流云宗凝气境高手,只能勉力支撑,在全力护卫自己的豹骑天部之中不断闪躲,尽力拖延时间。

    临行之时,舒夜曾经交代过,只要虎骑风部没能冲开离国中军,纵然豹骑天部和山部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必须拖住雷骑主力。

    她纵然不是战场领兵的将军,但作为楚国皇室之人,就算战死,她也绝不会后退半步。

    鲜血和杀声完全交织在一起,周围方圆数百丈的战场,已经满布尸体和血迹。

    大地震动,铁蹄声裂,所有楚国战士,无论骑兵还是步兵都完全融进了扑杀的雷骑之中,忘记死亡,忘记恐惧,全力将手中战刀挥出,斩切身边的一切;无论面对的是铁蹄战马,还是雪亮长刀,他们在生命死亡的一刻,总会拼尽全力地将手中兵器刺入对方体内。

    这是最惨烈的交战,也是最壮烈的牺牲。

    整个豹骑山部和天部两万精锐,用他们的血全力拖住雷骑主力,争取舒夜斩首行动的时间。

    舒夜知道后方豹骑三万兵力拖不了雷骑太久,眼中闪着精芒,不由催促虎骑风部迅速冲开拦在身前的离国中军,让自己所领的这一千人过去。

    “舒公子……”虎骑风部统领浑身鲜血地看着舒夜,咬着牙,沉声道,“我部还有不足两千人马,冲不过中军防线了。”

    “必须冲出一条血路。”舒夜凝目望着前方离军大营,怒喝道,“若你们不能冲过去,我军四万将士将血洒战场,全军覆灭。”

    那虎骑风部的统领沉默,只能无声打马离去,咬牙聚合部下,再度拼命冲向离国中军。

    “弟兄们,该是你们出手的时候了。”舒夜回眸看着身后五百名战士七阶以上的精锐骑兵,沉声道,“跟在林将军身后,虎骑风部的将士一旦力竭,你们将全力冲向离军大营,务必替身后的弓箭手杀出一条血路。”

    长刀出鞘的五百名精锐骑兵紧跟在舒夜身后,眼中早已一片血红。

    眼看着同僚将士们不断战死,他们的心中早已充满了汹涌的战意,眼眸中的杀意,已经按捺不住。

    如今,终于等到舒夜传令,不由仰天怒啸,长刀凌空斩击,犹如出笼的猛兽,向着离国中军撕咬而至,五百人的队伍凝结成一线,在虎骑风部力竭之后,仿佛一柄凌利的长刀,沿着离国中军直线划过,斩出一条直通离国大营山坡的血淋淋道路。

    舒夜带领着最后的五百名神射手,紧随在骑兵之后,沿着斩出的鲜血道路疯狂涌进,进逼离国大营。

    山坡上的赢逸眼看着虎骑风部之中再度分裂出一队悍勇的骑兵,心中一凛,不由惊疑了一声。

    “好精锐的骑兵。”他眼神凌厉,看着那在铁盾中军阵中,犹如钢刀斩进的骑兵队伍,赞道,“这便是龙飞虎引以为傲的军中精锐吧。”

    “不过……想凭此破我中军,斩我帅旗,恐怕还差了一些。”他冷笑了一声,伸手向后一招,一名持枪的铁甲战士便疾步而来,“传令,让中军之中‘飞羽队’出击,全面射杀冲到大营前的这些敌人。”

    “是!”那名战士恭敬地应了一声,就转身离去。

    不一会,低沉的长号便猛然一变,向战场传出号令,随之,阻拦虎骑风部的中军铁甲步兵便如潮水退却。

    他们形成圆弧将冲过中军半途的虎骑挡在中央,露出了中军大营前,持弓搭箭的近千名离国‘飞羽’队战士。

    那些战士半蹲于地,手持长弓,森冷铁箭早已搭上弓弦,凛然望着冲锋而至的精锐骑兵和所剩无几的虎骑风部将士。

    “放箭……”一声雄浑的怒吼突现虚空。

    随之,近千名飞羽队战士得令放箭,使森冷的铁箭撕裂虚空,形成凌利箭雨,如蝗而下,直逼冲锋而来的楚军骑兵。

    “继续冲锋。”舒夜看着如蝗箭雨,没有任何迟疑地怒吼,“神射手,将你们箭囊中的箭在五息之间,全部向离军大营射出,掩护骑兵冲击。”

    他身后早已待命的五百名神射手取弓搭箭,驰马相迎,借着前方骑兵的阻挡,将箭囊中的箭疯狂向着前方飞羽队射出。

    来回激射的铁箭满布虚空,犹如黑沉沉的雨丝。

    冲锋的五百名神射手在五息之间,将箭囊中的箭全部射尽之后,抽出长刀,也跟着所剩无几的骑兵冲锋。

    尸体,鲜血,以及战马不断被如蝗的箭羽留下,但这最后的冲锋依然没有停下。

    百丈距离,在虎骑风部死亡殆尽,五百名精锐骑兵十不存一的情况下,他们这支箭矢最锋锐的箭头部分终于杀进了离军大营之中。

    “悍不畏死!”赢逸看着大营面前殊死顽抗的几百名楚国将士,心中突然涌起一片惊疑,“花如此代价,只以几百人冲破我的中军大营,龙飞虎是想干嘛?”

    “将这些人,送到我大营中送死么?”他眼中满布疑惑。

    赢逸下意识地觉得事情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沉定心神,想要尽快理清其中的思绪,突然,一袭浑身染血的布衣少年居然奋力冲破了大营木栏,带马直向山坡冲来。

    “这是……”赢逸凝目望向那少年的样子,瞳孔一缩,陡然惊道,“……是昨日战场中那个剑术出神入化的少年……”

    “原来如此……”他心中迷雾一般的疑问终于揭开,浑身震惊道,“龙飞虎以数万将士的性命为代价,只为将此人送到我的面前,真是好大的手笔。”

    “赢逸……”舒夜带马奔驰,在接近赢逸五十丈的时候,骤然双足用力踏在马背之上,身化虹光,直往山坡上,帅旗旁的赢逸杀去,长啸道,“取你项上人头一用。”

    璀璨的剑芒随着舒夜身体腾空的一瞬,乍现虚空,凌厉的杀意犹如怒潮涌现,刹那之间,便锁定了赢逸。

    赢逸纵然想逃,但在身边一无高手护卫,二无铁甲战阵的情况下,想避开舒夜突然全力发动的杀招,却是根本无法办到。

    他钢牙一咬,知道避无可避的情况下,只能拔剑相迎。

    蓬勃的元气从体内完全爆发,化为莹润的光芒,他反手握住腰间长剑,蕴结冲天剑芒,身体化为光影,迎着怒啸而来的舒夜,劈天直斩。

    “要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赢逸凌天长啸,剑芒肆虐纵横,直接斩向舒夜额头。

    他每一招都全力相迎,只求能挡住舒夜一时片刻。

    这片山坡位置是整个战场的高地,二人搏命相拼必然会吸引整个离国大军的注意,只要赢逸能够支撑到他两位师兄回援,这一场耗尽数万人鲜血的箭矢杀阵,必然会以舒夜的死亡而告终。

    “想撑到你的两位师兄回来救你?”舒夜眼神犹如寒冰,异常凌厉,“赢逸……下辈子吧!”

    他手中重剑泛出浓郁的血光,璀璨的剑芒一掠数丈,身体凌空踏出,闪过对方斩向额头的剑芒,一剑笔直刺出。

    “山裂!”舒夜怒吼,染血的衣袂翩飞,犹如杀神。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