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书神第七十五章 槐西将军

陶弃第一时间把头扭了回来,他强迫自己相信,是错觉。

不过再看苍白那张苍白的脸,陶弃明白,刚才不是错觉。

这种脸,可不正好配那一堆泛白的尸体么?

果然楼罗门中无好人啊……

不会被灭口什么的吧?

苍凉诗人定定地看着陶弃,好象对陶弃脸上表情的变化有些费解。

诗人需要一些时间,想想接下来说什么。

明明刚才在黑暗中聊得多愉快的,现在怎么有点见光死的感觉呢。

苍凉诗人知道自己不以外貌见长,但手中拿着一本文学辞典,准备随时查询,可能因为这个,自己的形象才被破坏了?

“好吧,互相介绍一下?我是这个门派的副门主,之一。”诗人悄悄扔掉手中的书。

“我是这个门派新收的见习弟子,陶弃……”

“原来是本门弟子啊,怪不得公孙这么帮你,不过,鲁刺身是疯子,我和公孙加起来也保不住你的。”

陶弃郁闷道:“只是几只虫子至于吗,也不是我杀的。”

苍门主缓缓道:“七虫丸,选材极其不易,鲁刺身十年才炼出三粒,自然是珍贵的,你不杀伯仁,伯仁因你而死,他找你也是应该的。”

陶弃心想,什么就应该啊,修真者的逻辑貌似很混乱啊。

“这么珍贵的七虫丸,他都舍得给我?然后又迟迟不收回?”陶弃奇怪。

苍白一边慢慢踱步,一边笑:“因为七虫要吸食人体血肉来成长,它们没成熟之前,你就是一个宿主,而且因为你境界低,压制不住虫子,所以是很理想的宿主。但鲁刺身万万没想到,会有人打死这些虫子,现在虫子反而成了你的营养。”

陶弃叹道:“我宁愿不要这……”

说到这儿,陶弃忽然愣住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好象又升级了?

不会吧,之前是化气十层,难道重伤恢复后,就筑基了?

陶弃仔细感受身体变化,苍凉诗人则愣愣地看着他。

足足半刻钟后,诗人才恍然大悟:“你是在检查自己的境界?就是化气十一层嘛。”

“十一层?传说中的十一层?”陶弃大惊大喜。

究竟是书评的效果,还是虫子的营养,都不重要,反正升了。

落霞大会上,化气十一层多抢手啊!

好容易平复心情后,看苍凉诗人的样子,也没那么可怕了。

说来说去,人家毕竟救了自己。

“苍门主,你是,西域小说里那种亡灵法师么?”陶弃小心地问。

“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就是个喜欢考古,喜欢研究医术的学者罢了。”诗人慢慢道。

陶弃松了口气,这个身份还勉强能接受。

只要努力控制自己,别朝后面看就是了,当然,多少会觉得后颈有凉风。

气氛还是有点怪,苍凉诗人貌似不太能找话题,于是沉默沉默。

“说起考古,我那边有一件古董,您帮忙掌掌眼?”陶弃忽然想起。

“古董!”听到这词,苍凉诗人反应一下就快了。

“你受伤跑不快,告诉我放在哪,我让尸仆去取。”问完之后,诗人捏了个手诀,陶弃就感觉身后有风声响起,好象有“人”出去了。

“尸仆……那你不就是亡灵法师么,虽然这是东方仙侠的世界……”陶弃心想。

苍凉诗人这时将注意力转到陶弃的思阿笔上,陶弃忍了忍,还是没找他讨还,反正如果他真要吞掉思阿笔,陶弃也没有反抗能力。

你研究我的笔,我就看你的书,不能吃亏。

陶弃径直走到书山面前,开始翻阅,苍凉诗人也没管他。

这里的书基本都是古书,虽然修真书籍不多,但陶弃还是很快就看入迷了。

当陶弃扔下第三本书,抬起头的时候,发现苍门主已经在研究自己淘回来那个谷仓罐了。

“这东西很有意思,小陶,你可看过《南柯》?”苍门主缓缓道。

陶弃点头:“南柯一梦嘛,我还看过好几个版本呢。”

“《南柯》的故事里,有一位角色叫周弁,曾为书中的大槐国领军抗敌,在一个失传的版本中,这位周弁被封为槐西将军。”

陶弃愣了一下:“失传的版本你怎么看得到?哦对,这谷仓罐上,写的就是‘槐西将军周’啊!”

苍门主笑道:“所以……”

“所以这谷仓罐就是那周弁的,他虽然是一介平民,但在书中却被封了将军,所以他子孙给他刻了这个字!”陶弃懒得等诗人慢慢说了。

南柯的故事写出来到广为流传,只有几年时间,所以书中人物,活着时就小有名气了。

这种刻字在外人看来,算是游戏之作,但或许在周家子孙心中,还是有别的想法。

苍门主闭目想了一会儿:“历史上有多少杂号将军,消失在长河之中,但这周弁却因为一本小说,在世间留名,奇妙哉。”

陶弃心中一动,仿佛想到了什么。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周弁已经算‘神’了,虽然未受民间香火,但却有《南柯》为他带来信仰之力……”苍门主道。

陶弃豁然就开窍了。

小美在一次闲聊中曾经说过,世间精魂,之所以喜欢朝仙书里钻,就因为能够获得信仰之力。

一本仙书,获得最多信仰之力的,当然是主角,但配角,哪怕是反派,也一样有读者关注,关注,就会带来信仰之力。

两人慢慢聊着,倒也有不少共同话题,陶弃也极力向门主推荐《菊神》,当然,不会说是自己写的。

聊天中最令陶弃费解的是,这位苍门主对历史知识颇为精熟,但许多简单的文学常识却似乎完全不知。

不知不觉一天时间就过去了,除了洞中气味难闻之外,有书看倒也过得。

每当洞中光线黯淡,苍凉诗人就使那招“麻前明月光”照亮。

当陶弃再一次从书的世界走出,抬头却看到苍门主正与丹参道人说话,不知丹参什么时候来的。

“这回是与官府首次合作,必须显现本门的实力,但门主副门主这个级别,属于威慑力量,轻易使用会被人看轻,所以需要你的尸仆做常规军力。”丹参道。

苍白撇撇嘴:“我的时间宝贵,岂能用在与凡俗打交道上。”

丹参道:“你只需要遥控尸仆就行了,不必出面。”

“那也要消耗我的时间和精力,免谈!”

丹参道人皱眉,两位门主一时无语,直到陶弃不小心碰响了书简。

“对了,把尸仆交给陶弃指挥,不就可以了吗?”丹参道人眼睛一亮。

苍白愣了一下,思考了一会儿才道:“他太弱,不放心。”

丹参看看陶弃:“化气十一层了?看来二娘对你很好啊。嗯,原本想多磨炼你一段时间,现在门派用人之际,看来是得让你筑基了,老苍,陶弃筑基后,你放心点不?”

苍白又思考,丹参懒得等他,直接道:“就这么定了,明天就给陶弃筑基,三日后老苍你交十名尸仆给他,对了,老苍你再拿一斤八藏青膏泥出来。”

“八藏?我总共都不到一斤啊。”苍白张大嘴巴。

“不够的,用九藏凑齐吧,我不介意。”丹参一边淡淡道,一边取出一粒丹药,在手中抛呀抛。

苍凉诗人眼睛顿时就绿了,赶紧跑到后面翻了半天,然后捧出一个盒子交给丹参道人。

“那么,三天后我叫陶弃来领尸仆。”道人说完,带着陶弃直接遁走。

“喂,喂,那粒养魂丹,不是用来交换的吗,留下啊!”半个时辰后,洞中才响起苍凉诗人的喊叫声。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