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暗影猎手章二百九十三:樱花开

占据了尸煞灵魂的异次元心眼假冒敦煌,一直混入默默无闻的众多生灵内,他看着宁淅雨一剑破冰宫,准备在她虚弱的时候现身,然而他看到了仙子生生不息的力量。

他等着宁淅雨与冰王火主反目成仇,将自己当成煽风点火,添油加醋的吃瓜群众,然而宁淅雨礼貌真诚的话语收服了众多信徒,她没能和那些生灵正吵起来,更是逼的冰王敢怒不敢动,连火主也被她的人格魅力所吸引。

宁淅雨的力量没有得到任何消减,她也没有遇到任何危险,所以他没有见缝插针,英雄救美的机会。

这与哈大士的复生计划的第二步,前世今生当年情预料的情况完全不同。

计划中宁淅雨一定会和冰王火主斗上一场,双方拼的两败俱伤,他才会作为捕抓螳螂的黄雀出场。

不是冰王与火主不够贪婪,也不是冰宫中的生灵很容易相信别人,只是因为宁淅太过优秀,太过出色!

影鬼透露出的信息表明,宁淅雨只有联合冰王火主,流刃极炎冰才有战胜敦煌的机会。

宁淅雨想的却是冰王,火主,流刃都在这里,岂不是很危险?

必须赶过去通知它们离开,除非他们与自己一样对战斗有必死的信念,她才会考虑让其追随。

她从没想过借助别人的力量,只是担心别人的生死。

她强大而自信,友善而博爱!

异次元心眼目睹了这一切,不得不感到遗憾和敬佩,遗憾宁淅雨实在太过强大,用正直仁慈悄无声息地化解了那些阴谋,敬佩她如此自信,如此自立。

所幸的是,宁淅雨很博爱,她能原谅影鬼,能为了素不相识的冰王火主,冒着可能陷入死斗的危险也要让他们离开,那么为了天下苍生,和自己曾经仰慕的人相处一段时间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只要他能与宁淅雨相处,他就能利用敦煌的记忆,将一个悔恨自责无奈又深爱宁淅雨的男人演绎到完美,他有自信能获取她的信任,再一次沉沦她的心。

所以当宁淅雨问到流刃极炎冰的时候,他自告奋勇地跳了出来,他的角色代入非常完美,只可惜宁淅雨没有给他任何机会。

她宁愿让这个世界陷入危险,也要亲手杀了敦煌。

博爱的她在这一瞬间显得如此刻薄和小气。

他很难理解宁淅雨的这种反常,难道她对敦煌的恨已经超越了一切,包括修道的初心,包括救人的宗旨?

他和哈大士再一次看错了她,这让他想起了一句话:女人真是善变!

敦煌和哈大士确实很难理解,但宁淅雨就觉得这很正常,根本不是什么难题。

她是一朵樱花,敦煌是一滩淤泥,敦煌的心魔也是一滩淤泥,她怎么可能会为了打倒一滩淤泥而扎根于另一滩淤泥?

也许,在世人眼中这很愚蠢,毫无大义。

但也许,这也是坚守,坚守与常人的不同,坚守自己对道义的认知。

……

宁淅雨看着眼前这个毛绒绒的怪人,目光望着他胸前那张水桶般的大嘴,眉头稍稍皱了起来。

“原来你不是敦煌。”她突然轻笑起来,没有丝毫诧异和震惊,反而有一种近乎解脱般的放松。

如果后者不是敦煌,那么他自然在说谎,既然是谎话,她内心刚刚因谎话而起的一丝自责和纠结也自然烟消云盘了。

所以,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异次元心眼笑了起来,眼光猥琐地望着宁淅雨,滋滋赞叹;“曲线毕露,玲珑有致,仙子的身材真是好啊!

敦煌那个废物,为什么要放弃你呢?”

“心魔?”

“我说了,我不知道我是谁。”心眼咧开嘴巴,随后发出一声穿金裂石的尖啸,一旁的冰王与火主顿觉耳膜发涨,头晕目眩。

“知道敦煌的记忆,能模仿他的表情与眼神,自是敦煌心魔没错。”宁淅雨自顾自地颔首,轻语道:“斩你。”

心眼频率极快地咂嘴,故作后怕地道:“啊呀呀,看着冰清玉洁,但这一言不合的性子着实有些火爆啊!”

“花开。”

宁淅雨轻轻念出两个字,无数樱花从不死不息树上飞落,有的樱花飘落极为快速,在空中擦出剧烈的花火;有的降落极为缓慢,如断线的风筝;有的无风变轨,时直时曲;有的先落而后至,有的后落而先至……

一场花雨,包含数种武技。

心眼并不心慌,以他现在的实力绝非宁淅雨的对手,但抵挡一时半刻并没有什么问题。

等待吞噬了聚命九结阵内命丝花的墓宫前来,战局就会扭转。

那一声尖啸正是联络的信号!

宁淅雨当然很强,但只有敦煌才称的上妖孽。

心眼沐浴过神气,吞噬了神树炼魂阵内的许多灵魂,并且继承了敦煌的记忆,所以无论是眼见,战斗技巧还是战斗经验,他都绝对堪称顶尖!

论见识,论眼力,除了现在的辛武,整个星源大陆恐怕都没人比得过他!

所以心眼知道宁淅雨的“花落”精髓在哪,他虽然无法破解,但躲避还是能够做到的。

一缕暴烈炙热的火焰从心眼的身体溢出,形成一个火罩牢牢护住身体,火焰如水流一般运动,竟然形成了赤红色的自由岩浆。

“你以精养花,孕育出花灵,所以每一朵花都像一个独立的战士,拥有特定的技巧,想要避开这些五花八门的杀招真的很难。

这不死不息领域随你的意念而动,就像套在我身上的枷锁,无论我去哪里都甩不开它,这一点倒是和我的流刃极炎冰很像。”

心眼并不慌乱,流刃剑符的力量带给了他强大的自信,因为这不是单纯的冰火,而是融解与尘封。

神灵一般的火热岩浆烧融落在火罩上的樱花,火罩上的一股自由岩浆以肉眼难见的速度窜动,在樱花落下的每一个地点,那股岩浆就会瞬间出现在那里,加固火罩。

仿佛哪里有雨落下,哪里就有雨伞迎接!

樱花纷扬而落,落在漂亮绚烂的火焰上,形似雨打芭蕉,画面宁静柔美。

但是两者轻落相遇的发出声音却同瀑布从九天落下,奔向山崖,仿佛陨石砸向地面,冬雷滚滚,火花飞溅。

声浪牵引着心脏,令人气血翻滚,接连后退。

然而无论樱花落的轻重缓急,火罩始终不破,反而瞬间点燃樱花,掐灭其生机。

樱花刚刚燃尽,火焰便凝成寒霜,将其生机冰封,阻止死灰复燃。

宁淅雨拥有生生不息的力量,樱花之灵自然也没有死亡之说,唯一能阻止樱花循环的便只有冰封。

用绝对的冷冻结一切流动,一切生命,让世界只留下寒冰与死寂。

火焰樱花在刚刚熄灭的瞬间被冻成冰花,开在半空,极其漂亮。

“花落”被破解了,“花开”更是因为被冰封,反而使不出来,算被提前破解了。

心眼一招破两招,首回较量,竟然占据了上风。

宁淅雨轻轻蹙眉,凝视着岩浆中心的毛绒男子,忍不住赞赏:“流刃剑符,真的很不错。”

“仙子谬赞,不知道你会不会因为欣赏我而手下留情。”心眼霸气回应,岩浆火罩流回身体,化成一杆冰蓝色的长枪握在手中。

破掉了宁淅雨的花落并没有让他有任何骄傲,反而让他更加警戒。

一招交手,他就已经明白了宁淅雨的恐怖,他的确占据了上风,但宁淅雨的第一招不过是简单二字,简单试探,却让他将流刃剑符的能力催动到了极致。

冰宫大阵已经被破,能力被限制在豪级顶峰的瓶颈早已消失,他现在的能力相当于大致三星王级,与冰王火主相差无几。怎敌的过已经初步迈入尊级的宁淅雨。

这中间可是隔着两个阶级,即使宁淅雨状态不是最佳,他也绝对不可能是其对手。

这个女人真的强到变态,所以才会有那种能够依靠自我解决一切的自信,才会让冰王火主这样的存在离开。

心眼力量虽然不足以抗衡宁淅雨,但眼见和心思却是极其老练,充满灵性。

他非常清楚,面对越发强大的对手,就越要抢攻,积累气势,增强自信,在别人出手之前寻求一丝机会。

道理其实很简单,一条狗想要正面战胜一条老虎,必须先像疯狗一样撕咬,否则老虎一旦奔跑起来,挥动利爪,疯狗就再也没有了胜利的机会。

心眼不缺少勇气,贪婪使人疯狂。

他握枪直取宁淅雨,全然不顾身旁樱花纷飞,不死不息领域就像一个光环,牢牢地将其锁住。

一枪刺出,前方数十米的空间全部凝成了冰块,樱花被封冻,不死不息领域都延缓了一刻,让心眼从领域中心往前移了几丈。

这一枪,封住了沿途的一切,扫清了前方的阻挡,仿佛静止了时间!

长枪爆射,直取宁淅雨宁静柔美的脸庞,恐怖的火焰气息荡出一圈圈的火花,犹如火海,将仙子死死围住。

宁淅雨微微侧身,指尖凝成一朵樱花,樱花瞬间放大,挡住了那狂暴的一枪。

仙子背后的地面裂出一条深达数米的沟壑,长枪的余劲将背后的冰块废墟震成粉末。

这一枪的确刚猛,有火焰加持,有寒冰加固,但樱花内部拥有生生不息的源力圆圈,圆连圈,圈同圆,仿佛无数连环套在一起,如涟漪一般,生生不息,完美循环,一点一点削弱长枪的劲道。

经过千万次的阻挡,到达宁淅雨身旁的劲道已经几乎为零!

所以仙子,毫发无损,站在心眼的前面,出指轻点。

心眼的眼神里同样没有任何沮丧,反而咧嘴大笑,腰际水桶般的巨口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樱花一朵,内部却仿佛一个小世界,我的长枪近在你咫尺,进入了樱花内部,却仿佛与你远如天涯。”

他眯着眼睛,祈求上苍:“不过我没想过这一剑能碰到你,希望你也没有想过我是猎手而不是魔灵。

所以,能不能请你去死呢?”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