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探案录三十三.古怪

林琳对凌风并不是毫无保留的信任,而且处处留心着凌风的举动。她以为凌风会对自己心存忌讳,可万万没想到她似乎大小事情从来都不避着自己,也表现得的确是个光明磊落的人。唯一让林琳觉得奇怪的是,凌风曾经跟她约法三章:凌风见外的人时候,凡是需要林琳在场的时候,她就得做好周全的准备,不能有丝毫的放松,得保证她绝对的安全;凡是她不需要林琳在场的话,那林琳就得保证任何事情都不能打扰到凌风,更不不允许有什么不速之客闯入。

“她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只要是我不在场的时候,大部分都是看起来很奇怪的人,我也不知道他们每次都谈什么,反正每次都是房门紧闭,时间都会持续很久,一个小时甚至是更长的时间。我不知道他们每次都会谈些什么。照理说这次出现的那个女人……看样子我好像没有见过,但我感觉好像之前见过她,只是变了个样子。只是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林琳有些迟疑地开口道。她说到这里也有点儿不太好意思,挠了下头对着我道:“我说不太清楚,你能明白吗?就好像是……怎么说呢?看到她觉得很熟悉——感觉很熟悉,却那张脸却不是我认识的人,所以我也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

我点了下头,她的话让我的后背有点儿发凉,虽然还不能肯定,但此刻的我却能感觉到。一场巨大的阴谋正在靠近,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凌风居然也在那些人的设计之中。

我过了一会儿,才提到了汤茵这个名字,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既然她早就和凌风冰释前嫌……最起码她心甘情愿地留在凌风的身边,那就不存在伤害汤茵的可能。

“你说那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小女人?”林琳的脸上露出一抹夸张的表情,“我可没有做过什么,也不太可能会伤害她。只是我的确曾经见过她几次,有一次还是冯总安排我去取东西,之前也见过几次。不过每次我都是远远地瞧见她。你也知道。像我们这种身份的人,不管做什么样的事情,都是照着吩咐去做,绝对不会多嘴。我只知道看起来她和冯总的关系不错。两个人每次见了面都能说上很长时间的话……我跟她可没什么仇恨。你不会认为是我对她下了毒手吧?”

“就在她被人用弩射伤的那天。有人曾经看到过一个跟你的身材相似的人出现在那里。”我望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她的反应很茫然,显然在努力地回想着自己那天做了什么。我叹了口气:“这么说,那天你又在做什么?”

“应该是做出国的准备吧。冯总准备出国住段时间,要求我无论如何都要陪在她身边,这一次她说要去夏威夷住上一段时间,让我一起同去。”林琳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如果你想要让我提供不在场证明,那可就真的对不起了,因为我的确没有证据能证明我的说法。只要等冯总醒了,一切就都会真相大白了。”

当我们提到莫七七的时候,林琳完全像是听到了一个跟自己不相关的名字。直到我拿出莫七七的照片,她才有些诧异地问道:“这不是莫琪吗?怎么会叫七七?是她的小名吗?你们怎么会有她的照片?我也正在奇怪,我们都出了意外,她去了什么地方?不会也被人抓起来吧?今天……好像也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她了。”

“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我有点儿疑惑地望着她,她这样的反应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虽然出现这样的结果并不怎么太让人意外,可她不会真的不认识莫七七吧?难道两个人就以这样的方式巧合地出现在凌风的身边吗?

“确定我绝对不可能认识她。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都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你弄错了。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过起了住校的生活,自己身边大部分的人除了同学就是老师,再要不就是队友。没有什么朋友,就连我的妹妹赵小贝,我感觉和她之间的感情也没有那么深。”林琳的脸上多了一丝苦笑。

“她是……赵小贝的未婚夫的妹妹,我以为最起码你会认识她。”我慢条斯理地开口道。

我想过林琳绝对会有反应,可没曾想到她的表情会变得那么微妙,显然她还有不少话想要说出口,但那些快要说出口的话终于还是硬生生咽了回去,过了一会儿才道:“这的意思是说……我妹如果还活着的话,跟她应该就是一家人了对吗?那她……应该也知道我妹的死因是凌风造成的吧?她……不认识我好像也说得过去,我确信之前她从来没有提到过自己的事情。”

“不仅如此,因为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她的哥哥莫熙也变得神智不太正常。”我望着林琳,看着她的表情随着我说的那些话而不停地变化着。

林琳显然还有话想要对我说,但终究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才道:“明白了。这么说起来的话,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能解释得通。凌风可不止一次地提醒过我,要我小心防备着莫琪……我是说莫七七,这么说她其实早就猜出了她的身份,所以才会那么小心对吗?可是我却不太明白,她为什么……”

林琳接下来的话并没有说出口,反倒顿住了。她以自己受伤了为由,提出做一个全身的检查。而我,只能暂停跟她之间的对话,认真地回想着种种可能性。

楼上就是汤茵住的病房,我们的谈话一直都是在一楼的长廊尽头进行的。走廊的来一侧的最尽头,就是临时为凌风准备的病房,眼下因为她的家人都没有在本市,所以只能暂时由我们接受负责照顾她。

“照理说,再有一个小时她就会醒过来。但是我们并不太确定她是不是真的完全能恢复理智,还要看病人的康复状况。”就在我赶到病房的时候,负责替凌风诊治的大夫对着我们一脸歉意。(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