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恐怖道士第一章 可怕的少年

桑水默默地站在这片森林面前,四周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天空依然广阔,大地依旧平稳,生机依旧盎然.

身后的木屋也没有变,它看上去就像以前一样,带给人安逸平和之感,那样的悠然,那样的和谐。

但桑水却知道,木屋变了,它和它的过去有了些许差别,以前居住在其中的两个人,今天,却分为一个生命,和一具尸体。

桑水知道,他会死,或者说,他是因为桑水而死,但那又怎么样呢,人,谁不会死?所以,桑水并没有阻止他,他自己选择的路,阻止他有用吗?

看着自己右脚边,那微微突起的土包,桑水忽然间有点想不通,自己为何会花费宝贵的时间去做这种无聊的事呢?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感情吧,这个词,他以前经常和桑水讨论过,虽然到现在,桑水还是不明白这个词语所代表的真正含义,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他,已经站不起来了,没有另一个人的反驳,那么也就不存在对与错。

别人的童年是什么样子,桑水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但他却知道自己的童年不是很正常。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所有生在桑水身边,面前的事情,就像是一部电影一样,异常的清晰,没有任何间断,没有任何模糊,桑水总是想,也许人都是这样吧,总是要面对童年的无奈,虽然桑水也不是很明白无奈的含义。

记得自己刚出生时,一切都是那么地平淡,似乎降临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没使桑水产生一丝一毫的情感,好奇,或是恐惧,什么都没有。

也许自己的表现确实太过异常,所以抱着自己的那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女人,眼中才会露出惊奇中带点恐惧的神色,后来,当桑水渐渐成长后,他了解到,那个白衣服的女人,在害怕自己。

为什么会害怕自己呢?因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于是,桑水明白了他人生中领悟的第一个道理:

原来让别人害怕,是如此简单!那时候,桑水仅仅只有两个月大。

如果天才代表的是令亲人欣慰,令朋友羡慕,令同伴嫉妒;如果天才代表的是某种领域的先锋,某种美女的青睐,某种上位者的提携;如果天才代表的是美满的童年,幸福的婚姻,安逸的晚年……

那么,越天才的天才,又会代表什么呢?桑水的答案是:怪物!

桑水不太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学会的说话,只知道自己是在完全听懂四周的语言很久后,才领悟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道理。

随后的一年中,很平静,桑水在这一年中,懂得了许多,但越是懂得多了,越是觉得别扭,那时候在他眼里,所有的人和傻瓜没什么区别,浪费时间,浪费能力,浪费感情。

于是,桑水更加沉默,更加喜欢思索,也更加不合群。

直到自己两岁的时候,桑水记得那是自己人生中第一次流泪,于是,他对着满脸焦急的母亲说出了人生的第一句话:“妈,为什么人只能活一百年啊?”

可是,母亲愕然中透露出的那一丝恐惧的眼神,让桑水的心里很沉,很沉。自己又让人害怕了,自己的母亲也在害怕自己。

虽然母亲的眼神中,那一丝恐惧一闪即逝,而且还露出了宽慰的笑脸,但却丝毫不能改变桑水更加的沉默。

说实话,桑水现在依旧不明白,为什么那时,当自己得知人生不过百年时,会不自主地流下眼泪,会毫不犹豫地开口询问。

也许,桑水一直喜欢思索的感觉,害怕失去思索的能力。

在桑水的记忆里,自己并不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他还有两个哥哥,但那两个哥哥,却从小就厌恶桑水,甚至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

这一切,桑水心知肚明,但他不在乎,也不想去在乎,在桑水眼里,大哥,二哥,父亲,母亲,似乎没有任何不同。

相对桑水的“妥协”,两个兄长开始变本加厉,一步一步地诱使父亲母亲也把桑水当做怪物,当做邪恶的化身,总是“欺负”两位“和善”的兄长,而桑水的沉默,也更加将自己推向了“正义”的对立面。

但是毕竟,人心都是肉做的,父母的态度尽管已经偏向桑水的两个哥哥,却也没有太过苛责桑水,只当是小孩子不懂事。

还总是表面上训斥桑水的两个哥哥,让他们让着点弟弟,可是,这却使得事情开始向最不好的方向展。

对于兄长的欺瞒,诬陷,陷害,凌辱,桑水一直淡然处之,他觉得没什么,也不想去报复,更不想表现自己的想法。

直到有一次,兄长的恶作剧差点要了桑水的命,即便最后,桑水阴沉着脸,反而是两个哥哥被吓晕了,但桑水还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忍耐,是要有限度的。

就这样,桑水开始第一次运用了自己的智慧,他知道,人,要学会保护自己。

可是,仅仅五岁多的桑水,却因为自己的不成熟,而酿成了大祸……

微微叹了口气,桑水截断了自己的回忆。

看着脚边的小土包,桑水不知心里是什么感觉。

记得自己那时流浪到几十里外的那个小山村时,就是这个男人,两眼放光地看了自己半天,然后带自己来到了这里,陪自己度过了十几年的漫长时光。

这十几年来,桑水懂得了许多,他的心境也和小时候天差地别,人,总是要长大的。

真正改变桑水的,就是现在躺在小土包里的那个男人,直到现在,桑水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他很受人欢迎,而那些村里人,对他也很尊敬。

他教给桑水很多东西,让桑水明白了什么是奇门五行,什么是阴阳堪舆,使桑水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另一面,也使桑水明白了这个世界的不可测。

从桑水的立场来讲,桑水很看不惯这个男人,他有很多不好的习惯,比如抽烟,酗酒。

他也经常浪费宝贵的时间,比如去外面赚钱时,明明一分钟可以解决的事,他却非要大张旗鼓,然后说许多无谓的话,做许多无谓的事。

唯一令桑水喜欢的,是他研究玄学时,那专注的神情,那狂热的态度,可以说,这个男人,在面对他的领域时,是疯狂的,也许,就是这种疯狂,让他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桑水理解这个男人,站在他的立场来说,能够偶然现像桑水这样的奇才来继承自己的衣钵,是很令他欣慰的,当他第一次看到桑水时,他觉得,老天待他不薄。

只是,他却不曾想过,这样的奇才,是他一个普通人所能承受的吗?

一开始,桑水的态度很令他满意,他明白,不论是谁,在刚开始接触这个世界的另一面时,都是这样的好奇,震惊和兴奋。

随后,桑水的狂热虽然令他微感错愕,却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可是,随着时间的悄悄飞逝,他的心态,也开始飞转变。

其实他很看得开,对于人生的领悟,对于生命的态度,他一直都是抱着轻松的,淡然的态度去面对,当然,这是在桑水还没有出现之前。

仔细算算,他真正作为一个老师的时间,恐怕还不到一个月,桑水那可怕的学习度,那恐怖的领悟力,那骇人听闻的似是一块海绵吸水般疯狂吸收四周所有知识的能力,都使他震惊,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他却开始变得黯然,颓废,直到最后的麻木,他开始抽烟,酗酒,喜欢拉扯自己的头,好几次,他甚至想到了吸毒。

桑水没有错,他也明白桑水并没有故意刺激他,不过他没有办法,桑水涉及的是他的领域,他奉献了一生的领域,他最自豪,最骄傲的领域。

却让桑水,像是在学习一加一等于几般,如此轻易,如此自然,如此轻松地将他越,似乎他一直引以为豪的知识,就像一加一的问题般幼稚,而桑水,却极快地达到了一个他一生也想象不到的深度,这就好比,让一个只知道一加一等于二的人,去理解微积分,显然是完全不可能的。

十几年的时间,他都不敢告诉桑水他的名字,他害怕桑水会记住他,记住他这样一个没用的废物。

准确点说,在桑水刚刚十岁的时候,他就想到了死,并且决定自杀,但他却还是有点放心不下桑水,桑水的智商毋庸质疑,绝对是一个惊人的高度。

但是人,智商和情商却永远不能一概而论。尤其是,桑水那习惯性的沉默寡言,更令他肯定,桑水只是一个“单纯”的孩子。

就这样,他花费了十年的时间来教桑水做人,不过令他意外的是,桑水对于这方面的事情,似乎完全没有兴趣。

即便他费劲口舌,阐尽世间的邪恶悲苦,仍不能引起桑水一丝一毫的关注。

这种情况,让他更加担心,他开始频繁地带着桑水离开木屋,带着桑水从小山村,到县城,到城镇,再到最后的大都市往来穿梭,不停地带着桑水出入着各种各样的场所。

可是,这种做法好象毫无效果,桑水没开口问过一个问题,也没对任何人,任何事稍加关注。

就在他开始灰心,打算放弃时,桑水终于说了一句话:“我只知道,我要活着。”

他笑了,不停地笑,是开心的笑,还是自嘲的笑,他分不清楚,不过他知道,自己错了,一开始就错了,他也明白,自己可以放心的“走”了。

桑水静静地伫立,已经三个小时,桑水还是没有决定下来自己的未来,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该去做什么,桑水并不迷惘,而是可以去的地方,可以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他只是还不想选择。

“算了,就先去所谓的大都市看看吧。”

桑水定下目的地后,大踏步地离开了这里,没有再回头看上一眼。

都市的生活,也许会很精彩吧!

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现!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