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巫颂第一百九十一章 天地之根

方圆百里的荒漠被平平的掀起了一层陷下去数里深的一个大坑。大巫和神兽的破坏力在这里得到了**裸的证明。

四条天蜈召唤出的亿万毒虫被杀得干干净净毒虫的精气和毒液都被暗司的几个大巫收集起来留待以后炼制巫器之用。四条被打得甲壳碎裂千对长足折断大半的金阳天蜈可怜巴巴的蜷缩在一个最深的大坑里惊恐万分的瞪着两只灯笼大的眼珠‘叽哩咕噜’的含糊不清的哼哼着。一缕缕淡金色半透明的火焰从他们的嘴里和伤口上喷出来烧得附近的沙石岩层融成了赤红色的岩浆。

一条紫金色的九头巨蟒大咧咧的盘成了蛇阵趾高气扬的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四条天蜈九张大嘴里不断出张狂至极的狂笑声。这条九头大蟒就是相柳家这次的领队看他腹下的四条利爪以及九个大头上长出的金色犄角可见他也是功候足够快要化龙飞升的厉害角色。

自古以来蛇和蜈蚣就是天敌。尤其是金阳天蜈和这种洪荒遗族九头巨蟒更是多少万年来的生死仇敌。自称相柳九的这条大蟒得一干大巫相助将四条劲敌打得重伤待毙这股子得意可想而知。相柳九的大嘴里不断的滴答出粘稠的涎水十八只冰冷无情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金阳天蜈粗大的腹部急骤的收缩起伏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吞食这四条大补的敌人了。

夏颉站在不远处一根半倾斜下来的石柱顶部冷冷的看着四条金阳天蜈冷笑道:“没事干甚招惹白?这下吃苦头了罢?”收拾了四条天蜈现白不仅没有受伤反而和自己一样神迹般境界提升功力大进夏颉也有了寒碜人的心思故意在这里讥嘲起四条倒霉蛋。

“好啦哪位对这四条异种有兴趣的就收服了他们罢。”夏颉拍了拍手微笑道:“赶紧办完事还得赶路哩。唔若是没人要就让相柳九前辈吞吃了他们蛇和蜈蚣毕竟同属日后化龙也是一般无二的正果吞了他们相柳九前辈也好补补身体。”

身形巨大的相柳九诧异的看向了夏颉很是奇怪夏颉居然会为他说话。不过面对四条金阳天蜈的诱惑相柳九无视夏颉和相柳家之间的矛盾很没有立场的叫道:“夏颉说得对啊!这四条东西你们拿去祭炼巫器也弄不出什么好货色来你们就大方一点让我老九占点便宜罢!”

正当中的那颗脑袋正在说话呢相柳九的其他八个脑袋已经探出头去一头一尾的咬住了四条金阳天蜈将他们撕成了八段大嘴一张就吞进了肚子里。一丝丝明亮的火苗自相柳九的身上冒起来相柳九身体一阵摇晃重新恢复成*人形。他好似喝醉酒般赤红着一张脸张嘴打了一个饱嗝很是赞许的朝夏颉挥手道:“小娃娃不错很是体贴老人。我看啊就是相柳柔那小子不对才招惹了你。”

一番话说得刚刚赶到的相柳柔面色漆黑他愤愤的哼了一声愠怒的看着相柳九。

相柳九却根本不理会相柳柔的气愤他跳到了夏颉身边长臂伸出搭住了夏颉的脖子笑吟吟的说道:“你刑天家的娃娃向来大方很久以前就是这么大方。唔以后相柳家的娃娃再找你的麻烦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们。”

夏颉和刑天大风交换了一个古怪的眼神同时笑了起来。刑天大风、刑天玄蛭凑了过来一番马屁拍得相柳九是满脸红光、容颜焕大包大揽的对几个人许下了不少承诺。一些完全不公平的承诺听得相柳柔是连连跺脚叽咕着将相柳翵都在心里痛骂了一顿――您老人家怎么找了这么一个窝里反的活祖宗带队啊?

吧嗒着嘴不断的回味金阳天蜈那美妙滋味的相柳九和夏颉勾肩搭背的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行人兴致勃勃的谈论着今日的所见所闻朝营地的方向走去。金阳天蜈这种上古的异族居然还有后裔留下而且还一出现就是四条这足够在场的人谈论上好几天了。

白‘吱吱喳喳’的在夏颉的肩膀上愤怒的蹦跳着跑出来打猎没有找到一头野兽反而和一群让人肉麻恶心的虫子打了半夜如何能让白不气愤?他的鼻孔张开急骤的抽缩着手舞足蹈的比划着手势向夏颉抱怨着没有鲜肉吃是一种多么多么虐待貔貅的可耻行径。

夏颉的手掌轻轻的拍打着白的脑袋安慰着他。

相柳九哈哈笑着赞叹说白这样灵性十足的貔貅他还是生平第一次见过。然后相柳九就开始描述多少多少年前他曾经和几头成年的貔貅交手的事情。他大肆吹嘘自己将那几头成年的貔貅打得抱头鼠窜听得夏颉肩头上的白直瞪白眼一对爪子比划着想要掏向相柳九的脑袋。

突然相柳九和白的身体同时僵硬了一下相柳九吼道:“有杀气!”

白却已经蹦跳起来身体化为一道白线连续数百爪带着丈许长的刺目白光狠狠的划向了一侧的沙地。

‘哗啦’方圆数百丈的沙地有如飓风中的海面被一股大力掀起十几条鬼魂般闪烁不定的黑影在满天的尘土中破土而出朝夏颉他们急杀来。白挥出的数百爪被其中一条黑影挡下其他的黑影避开了白的锋芒几乎是眨眼间就冲到了夏颉他们的队伍中。

一些人朝刑天大风、相柳柔等人绞杀而去他们清一色的使用两柄短刀左手的一柄不断的散出阴魂的凄惨嚎叫卷起一团团漆黑的雾气;右手的短刀则泼洒出大片大片的晶莹雪花刺骨的寒气隔开老远已经让人骨节硬行动一时间变得比平时迟缓了五成。

三条黑影同时扑向了夏颉六柄短刀阴损无比的刺向了夏颉的下阴、丹田、肚脐、两肾和后心六处要害。同时远处有一条黑影自地下破土而出手上捧着一支骨笛在嘴边吹奏出一难听到了极点有如破柴刀和锈锯子相互撞击一样的曲子。但是这曲子却有着极强的勾魂夺魄的异能一道道锋利如刀的无形力道狠狠的刺向了夏颉的识海巫源。

相柳九怒斥一声刚要出手另外两条黑影已经缠向了他。似乎明白相柳九的本体这两条黑影离开相柳九还有老远就丢出了两条紫黑色的尺许长毒虫。这毒虫在空中一阵磨搓蠕动突然张开三对透明的翅膀挥动着近百条长足张开大嘴咬向了相柳九。

相柳九尖叫了一声:“吸髓鬼蜈!天下怎还可能有这样的东西?”他好似被一群色狼包围的小姑娘尖叫一声后掉头就跑哪里还有刚才吞食四条金阳天蜈时的威风?一物克一物吸髓鬼蜈正好是九头巨蟒的天生克星就算是相柳九这样快要化龙的九头巨蟒也由不得他不逃跑。

眼看相柳九逃走那掷出毒虫的两名黑影人也手挥短刀刺向了自己夏颉不由得冷冷一笑。

这十几个黑衣人都有着极强悍的实力巫力修为和现在的夏颉相当。更兼他们修炼的巫咒秘法似乎是专为了刺杀而设计数人联手攻击若是一个时辰前的夏颉早就在他们手上吃了大亏。

但是现在莫明其妙的得到了天大的好处虽然巫力修为上和这些刺客相当但是夏颉却又怎会将他们放在心上?

眉心间一缕金光射出丝丝金光有如活物灵动无比的射向了远处正在吹奏骨笛的黑影。夏颉成就了玄武元神更是被那一道灵光催生了顶上三花道行修为已经到了寻常人不可思议的境界。以他如今的精神力动反击好似泰山压鸡蛋只听得那远处的黑影一声惨嚎手上骨笛炸成粉碎黑影的脑袋‘啪嗒’一声炸开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短刀已经快刺进身体夏颉却不和这几名刺客硬拼他脚踏七星方位轻巧的脱离了包围圈随后右手一指以意化神以神化虚以虚合道以自身体内一点儿黑白真元调动了体外无穷的天地巨力右手食指在虚空中急挥动连画了五个泰山压顶苻轰向了五条黑影。

喷出一口真元嘴里清叱一声‘疾’四周空气一阵抽搐虚空中好似有数座大山当头落下将四周虚空都震得一阵颤抖极强的压力四处扩散地面都裂开了道道缝隙正在远处和其他刺客纠缠的刑天大风等人只觉心头一阵憋闷骇然退后老远。

‘轰轰轰轰轰’连续五声巨响可怜五个刺客还没看清夏颉是如何脱离自己包围圈的已经被那无形的大山当头砸下生生砸成了肉饼。

一声长笑夏颉欣喜赞叹道:“妙极!”他大袖一挥无穷的潜劲朝四周扩散方圆百里的虚空被他神识覆盖好似这一片空间内的一草一木都尽被他所掌控他甚至能察觉到这片空间内最微小的物质组成微粒的运动。

这是夏颉的领域这是夏颉的世界。

举手投足之间就有了无穷的天地巨力自然而然的随心所动这才是真正的上古炼气士的庞大威力――举手开山反掌分海追星拿日只是寻常之间。真正到了这个境界夏颉才真正的察觉到这个境界的美妙。此时此刻夏颉有信心和真正的真鼎位九鼎大巫一战!

一道道蛟龙般奔腾不息的潜劲轰出轻柔的绕过了刑天大风等人的身体重重的轰在了那些刺客的身上十几名刺客闷哼一声同时被打飞老远。其中一名刺客身体还没落地已经出了急促的叫声:“情报有误这厮起码是真鼎位九鼎的实力!撤!”

十几条黑影同时在空中一个灵巧的转身借助夏颉打飞他们的力量他们滑翔了数里远近一落地就急奔走。

但是这方圆百里的空间已经被神通大进的夏颉所完全掌控这片虚空内的一切都被他所控制夏颉哪里容得这些人逃走?一声欢笑后夏颉施展出多宝道人在亚特兰蒂斯岛上曾经施展的威力极大同时也是威风万丈、声光效果极佳的一招。

右掌轻轻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十几道黄光腾空而起化为数十丈大小的十几支巨掌快若闪电的朝那些刺客抓了过去。

“妙哉!”夏颉拊掌大笑心中快意一时间述说不尽。这等大神通、**力以前他只有羡慕、流口水的份儿哪里能这么轻松自如的施展?如今使唤出来这些真元所化的巨掌就好似自己的手臂一般指挥灵便轻巧如意更有着强大的威力让夏颉如何不高兴?

不过夏颉心头也有了疑虑三界只能谁能让自己莫明其妙的拥有如今的力量?他又是为了什么呢?

巨掌呼啸着追上了那些刺客一卷之间就要将他们抓起。那刺客头目突然沉声喝道:“反阵杀!”

十几名刺客同时自爆身体十几道血光赤淋淋的冲了出来化为十几条异兽模样张牙舞爪的朝夏颉一行人杀来。夏颉元神所化的巨掌毕竟没有太多经验居然漏过了这些血光让他们从指缝中冲了过来。

相柳柔吓得连声尖叫:“见鬼!是幽巫殿最恶毒的‘化神燃魂附身咒’万万不能让这些血光近体否则麻烦大啦!魂魄都保全不得。”

夏颉怒斥一声巨掌急追回正要将那些血光抓进手中东方数十里外突然又是一块地面被轰飞整整齐齐两百名面罩黑纱的东夷箭手排成一个方阵腾上天空弓弦拉动弦动声如万马奔腾在一弹指的极短时间内两百名东夷箭手射出了过十万支利箭随后同时长笑一声化为两百道箭光朝东方急逃遁。

‘呔’!

夏颉元神所化巨掌将那十几道血光稳稳的抓在了手中一蓬三味真火自掌心生起正要炼化这十几道充满了阴森邪气的血光那遮盖了整个天空的箭光已经呼啸而来带着足以洞穿山脉的可怕穿透力逼近众人不到数丈的距离。

“da!”夏颉忍不住骂出了前世的一句粗口两手大袖一挥两道金刚大力苻印在了袖子上卷起一道狂飙迎向了那密密麻麻乌云一样当头落下的箭光。一声巨响夏颉被震得倒退了数百步他挥出的那道淡黄色的狂飙卷起了半数的箭光将那箭光弹飞得不知去向。

拿了夏颉的钱就真正一心一意为夏颉卖命的殳猛的挥出了一柄巨大的砍刀无比敬业的拦在了刑天大风等人的面前。大刀旋转如风将射向了刑天兄弟几个的箭矢统统劈开。

暗司的几个大巫老奸巨猾早就成了人精一看天空光色不对立刻招呼了随行的护卫大巫组成了巫阵。箭光落下时正好巫阵成形一蓬圆形的光罩护住了众人箭光下坠如雨溅起了道道璀璨的光芒却没有伤到他们分毫。(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防风家、申公家的子弟同样也赶来了对付四条金阳天蜈他们身边自然有随行的经验丰富、实力强悍的大巫照应虽然有点手忙脚乱却也无损分毫。

独独倒霉了相柳柔、相柳燹、相柳暃兄弟三个。他们的实力原本就不济身边一个顶尖的大高手相柳九却被天生的克星两条吸髓鬼蜈给吓走。这满天的箭光落下啊三人的下巴都差点没吊在地上。还来不及叫救命呢密集的箭光已经扫过了他们所站立的地方。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箭光落下一行人都没有大碍唯独相柳三兄弟惨嚎着倒在了地上大声的叫嚷着‘救命’!

那等凄惨的模样啊夏颉都不由得为之心酸啊。

相柳柔三人的本命大蟒被他们招呼了出来巨大的蟒身护住了他们的身体这些异种大蟒的肉身也算是强悍无比的却依然被那些东夷箭手的箭光射成了筛子一般。蛇命原本悠长三条大蟒如今正疼得在地上拼命的弹动嘶叫血水好似泉水一样喷了出来。相柳柔三个则是被零星的箭光扫过身上最少的也多了十七八个透明的窟窿。

幸好三人对于保命的功夫都有独到之处身体被射出了这么多的透明窟窿却硬是没有一处致命伤尤其他们的心脏和眉心两处最重要的要害更是被保护得无比周到。三人倒在地上血如泉涌却还能挣扎着叫嚷道:“救命啊~~~诸位兄弟救我们一命~~~大恩大德永世不忘啊~~~这群东夷杂种他们专朝着我们兄弟三个下死手啊!”

在箭雨中依靠强横的身躯无损丝毫的白跳回了夏颉的肩膀‘吱吱’尖叫着在那里幸灾乐祸的比划着。夏颉歪着脑袋没吭声嘴巴朝刑天大风努了努示意刑天大风去做了这份人情。可怜见的若非夏颉实力暴涨一人震飞了半数的箭光怕是相柳家的三兄弟今日就折在这里了。

正在手忙脚乱的给三兄弟上膏药呢远处突然传来了大声的嚎叫:“救命啊~~~哪位好心救我九大爷一命~~~大恩大德永世不忘啊~~~那个断子绝孙的混帐派出来的刺客死士啊吸髓鬼蜈这种歹毒玩意他们也能找到啊?”

大叫声中被两条吸髓鬼蜈吓得面无人色的相柳九远远的跑了过来他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嚎叫着眼泪水一滴滴的滑下他真的被吓坏了。

歪了歪嘴夏颉大袖一挥天地间突然一暗一道吸力极强的狂飙朝相柳柔身后卷了过去两条兴奋至极正在‘吱吱’狂叫的吸髓鬼蜈被那狂飙一引一带已经落入夏颉大袖之中。夏颉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吸髓鬼蜈么?这可是稀罕货色。带回去送给青殜小丫头她肯定高兴。”夏颉这话还没说完呢刑天家的一干人脸色都变了。

连续遭受了东夷人的袭击尤其这一次还多了一批宁愿自爆也一定要和众人拼命的死士夏颉他们在后面的路程中加快了前进的度更是提高了百倍的警惕。尤其夏颉如今他的神识有如全方位的雷达一般天上地下都能巨细无遗的扫描到他更是全天候的张开神识扫描着方圆百里的一切动静但是那些刺客和东夷人却好似失去了对众人的兴趣再也没露面过。

如此十几日众人走过了阴风峡进入了北方雪原在连铁块都能冻裂的酷寒中前进了数万里随后作为向导的殳双手一摊大声说道:“好了就到这里了。你加钱我也没办法干了。唉!”

刑天大风惊问道:“怎么不带路了?加钱也不干了么?”

殳摇晃着大脑袋身体一阵的摇晃很是苦恼的叫道:“气死我也这里已经是我们胡羯人来到过的最北边了。我不知道你们要去找什么东西但是我也不知道前面的路怎么走啦!我只能带路到这里啦。”

夏颉看向了一路随行的暗司的几个大巫淡淡的说道:“几位到了这里就该由你们领路了罢?”

几个暗司的大巫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大模大样的点头道:“没错到了这里就该我们领路了。放心罢前面的地图我们都有。”

一名身穿血袍的大巫掏出了一块黑色的玉片一道巫力轰在了玉片上一道光幕升起上面显示出了一条无比详细的路线。路线曲折看似还要朝北方前进十几万里才能到达一处位于高山包围中的目的地。

看到这幅地图夏颉他们都没吭声殳却诧异的问道:“奇怪你们大夏的人什么时候跑去了那么远的地方?不对啊就算你们有人去了那么远的地方也不会留下这么详细的地图罢?唔?”殳晃悠着大脑袋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几个暗司的大巫嘀咕道:“看你们这风吹都能吹倒的模样怎可能去那么远?”

手持玉片的大巫一本正经的抬头看着天空淡淡的说道:“有祖神的指引没有什么地方是我们不能去的。好了我们继续前进。”

将玉片收进怀里这大巫鼓动道:“诸位都是四大巫家未来可能接替本家大权的人。诸位放心这次行动若能成功天大的功劳等着你们你们的继承人的位置就很难有人动摇啦。”

一直还不清楚到底这次北方之行为了什么的相柳柔不解的叫道:“可是我们到底来这里干什么?喂你们有谁知道我们的目的么?”相柳柔看了看同行的一干人却现包括刑天大风在内的四大巫家的子弟都是一脸的迷惑。

夏颉拍了拍手掌大声喝道:“好了不要问太多泄了风声不是好事谁知道有没有人藏在我们附近呢?总之跟着几位大巫继续前进这次的功劳绝对跑不了大家的就是。”带着一点诱惑的口吻夏颉笑道:“我可是听大王说了这次的功劳按照战场上斩一亿的功劳计算。想想看罢每个人的军功都能加上一亿个头颅!”

刑天大风、刑天玄蛭、相柳柔、相柳燹等人的眼睛突然变得锃亮锃亮的精神气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什么也不用说了平白落下的一亿个斩的功劳铁定能让他们升上玉熊军候的军爵。有了玉熊军候的军爵好处可是天大的。

队伍的士气突然暴涨外界的严寒、风暴、随时袭来的各种雪原巨兽都无法拦阻一行人前进的步伐二十三天后风尘仆仆的一行人终于赶到了距离目的地只有不到十里的地方暂时的停歇了下来。

神识朝四周扫了一圈千里之内没有现东夷人和那些刺客的身影夏颉顿时放下了担心。如今的他虽然不怕刺客的暗算但是他却要为刑天大风他们的安全负责。若是能这么平平安安的完成任务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希望上次刺客们的损失能够让他们变得聪明一点罢。

方圆数万里内都是冰川雪原普通的铁块放在这里不需要一盏茶的时间就会被冻成铁粉。

而夏颉他们所处的地方则是这片雪原上最大的一片山脉绵亘数万里最高峰有数十里高下传说这里更生存着无数上古的神兽正常人根本不会来这里找乐子。他们暂时歇脚的这一块小山谷也许是因为附近的高山阻拦了雪原上的寒风使得山谷中少有的出现了小溪流水、青草湖泊的美妙景象。

山谷内的温度很暖和狭长的谷地里到处都是一群群的野兽。这些野兽也许从来没有见过人痴痴呆呆的哪怕是夏颉他们走到了身边也不会逃走。这可高兴坏了白好好的挑选了几头最肥美的野兽白美美的打了一次牙祭舒舒服服的趴在玄武的背甲上直哼哼。

走过这条山谷翻越一堵高有千丈的冰壁就是夏颉他们的目的地一处被群山包围的谷地。

千丈高的冰壁对于大巫们而言就等于寻常人脚下的石阶没有任何难度的就翻了过去。在起伏的山巅朝前行走了数里众人眼前突然开阔这么多天来看腻了呆板的雪白色的夏颉等人情不自禁的出了兴奋的欢呼声。

这里是一处风景美丽不下于云梦大泽生机勃勃更有过之而不及的地方。

满地里长着高及人腰的细草暖洋洋潮湿的风吹过细草起伏有如海上的波浪。细草之间有湖泊、河流相连无数的兽群就在这祥和静谧的天地间繁衍生息在这里就连那些肉食性的猛兽都带上了一种安适悠闲的味道。草丛中有花花朵开得极其绚烂大片大片的花林点缀在方圆两千多里的草原上美景如画美不胜收。

这片广袤的草原正中是一个直径三百多里的大湖湖泊的中央是一个不大的小岛。小岛的土质古怪通体一块好似紫色的玉石晶莹剔透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目的光芒。小岛正中的一处凹陷地里孤零零的长着一棵高有百丈左右的奇怪大树。

树干笔直通体成青色;杆上没有枝条只有树干的顶部斜斜的探出九根分岔分枝同样挺直赤红如火;树叶青黑叶片翻卷间放出玄色毫光庞大的木性灵气自树干上散出来覆盖了整个草原滋养着这片乐土。青色的木性灵气在草原上空支撑起一个硕大的禁制结界保护着这片草原不受高空寒风的侵袭。

“这是……”刑天大风傻眼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怪树。

“这是……”刑天玄蛭皱起了眉头不敢肯定的低声问道:“上古的……”

“嗯!”夏颉用力的点了点头他从刑天厄嘴里得知了目标物是什么他拍了拍刑天玄蛭笑道:“你读过的书比大兄多啊!上古神木通天之木。上古之时天地没有隔绝下界之民可有攀援此木直达天庭。是时天地沟通大巫们可不需要飞升就能去到天庭啊。”

相柳柔呆呆的指着那颗大树结结巴巴的叫道:“可可是这么矮……这么矮……”

领路的血袍大巫冷笑道:“这自然不可能是那棵神木。但是这却是上古之时天帝命令天神砍断神木后残留下的一枝精气被看守神木的神兽后裔通明兽偷来此处滋养。我们的任务就是将这颗天地之根带回安邑!”

天地之根?夏颉看了那大巫一眼点头道:“那动手罢!自古以来天地神物都有灵兽看守。既然这根木头是上古升天之路建木精气所化天知道除了通明兽还有其他什么玩意护着他。”

夏颉沉声道:“真鼎位六鼎以上的人上去不到这个实力的带着巫药在这里准备接应罢。一旦有人重伤立刻将他带回救治。”

相柳家、防风家、申公家的几个子弟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夏颉建议真鼎位六鼎以上的人上去他们这些人距离那实力可差远了。如果不能参与夺取建木的战斗很显然功劳是要少上一大块的。不过既然是去抢夺建木要和保护建木的神兽翻脸拼命那么……相柳柔等人明智的退后了几步示意自己绝对赞成夏颉的提议。

玄武的大脑袋碰了碰夏颉的大腿他低沉的说道:“建木啊……通明兽的后裔。唔小心点罢!通明兽这家伙是天庭养的看家神兽受到天神的传授和我们这种野路子的神兽可是大不同的。”

冷冷的哼了一声刑天家、相柳家、申公家、防风家随行的高手友客腾空朝小岛飞去。

暗司的大巫们相互望了望领着王庭派遣的巫卫同样快飞去。

夏颉‘哈哈’一笑拍了拍刑天大风几个一马当先的腾空而去。

一声宏亮的叫声自小岛上传来那看守建木的神兽已经现了这些不怀好意的不之客。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