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冰武逆天六百六十五章 墨酉根 暗下毒手

六百六十五章墨酉根暗下毒手

闻言众人都是不约而同的点点头,示意明白,能够以这种速度来到这里的人,哪里会有省油的主,自然清楚面前的老人绝不可能是寻常的老头。

“蜃界之中危机与机遇并存,你们万事都要谨慎,还有蜃界只开放七日,药师对于药材的辨别和寻找都是最基本的功力,这应该都清楚的很吧?”老者嘴角一翘,虽然询问但是声音笃定“还有,蜃界中虽然没有人居住,不过却滋生了不少魔兽的进化,经过吸食这天地精华和吞噬天才地宝,蜃界中的魔兽也是异常的危险,若是遇见的话小心一些,别将小命丢掉,要知道这是比赛,没有人会去救你的,这一点一定要铭记在心,药域盛会可不是儿戏,也不是寻常的比赛切磋,这里就是血与汗的竞技场!而能够最后在血拼中站到最后脱颖而出的自然便是最后的胜利者,一将功成万骨枯就是这个道理!”话语说道末尾,老者的声音悠长冷厉,极为的肃穆。

“废话不多言了,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便来此领取道具吧,现在若是想好了要退出可还来得及!”老者目光扫了扫全场,不过却并没有人打算退出,在场的哪个没有几把刷子,又怎么会被老者的几句话给吓跑了呢。

老者话音落定后,便是有着一名身着紫色袍服的中年汉子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走到其面前,将该领的东西接过,而后脚步一踏身形直接飘进了那一片幽兰的空间传送洞,继而消失无踪,继中年男子之后,又是陆陆续续的有人站起来接过老者手里的物事麻利的进入了空间传送洞。

冷淼并没有急着进入,而是冷眼旁观着,听老者这般描述,显然蜃界不是什么善地,危机定然重重,不过想想又释然了,能够将那些来自全大陆的药师都刷下去,若是不凶险的话怕也太没难度了。而这种地方就让他们先去打头阵,做炮灰吧。

当然在约莫近百参赛者进入了空间传送洞之后,魏晨与王威这才缓缓站了起来,从老者手里接过道具,汇入人流,进入了空间传送阵,只不过荡漾起了一层水蓝色的波纹涟漪,而魏晨在进入之前还不望回身狠狠的瞪了冷淼一眼,让冷淼无所适从,真不知道哪里又招惹到她了。

在魏晨二人进入其中后不大会儿,冷淼也是一个翻身站了起来,刚欲动身却是身后的空间一震,一道年轻俊秀的身影缓缓浮了出来。

在那道身形浮现的瞬间,冷淼下意识的偏头望了一眼,旋即漆黑的双眸中顿时掠过一抹森寒之色,因为这人正是当日与他起冲突并且将他的情报出卖给血骨老者的甄家大公子。

此时的甄大公子依旧一身白衣,手中擎着一把铁尺,看上去卖相倒是足得很,此刻的胸口上也是闪烁着璀璨的六枚星辰,显然这家伙也是在神阁测试中考核了六品。

甄家大公子在进入这里的时候,目光也是微微一扫,旋即发现了冷淼的身形,先是意外的怔了怔,旋即脸庞上掀起一抹戏谑的微笑。

手里的铁尺轻轻敲打在掌心没有理会任何人,径直迈向了空间传送洞,在途经冷淼时脚步一顿,轻声嗤笑道“冷什么来着,无所谓了,没想到你命够硬,居然活到了现在!”

冷淼目光望着一脸阴狠的甄大公子,嘴角同样掀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低声道“甄家纨绔子弟,进入蜃界后希望你能够藏好,不然幽冥阁就要绝后了!”

“啪!”

手掌里的铁尺重重的击打在掌心,甄大公子的目光森寒的望着冷淼片刻后点点头“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千万莫要让小爷我撞见,否则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生不如死!”森寒的话语一落,甄大公子的阴笑更浓,不再多言,转身对着空间传送洞走去,然后在老者手里接过道具,一步踏入了传送洞,泛起阵阵幽兰色的涟漪消失不见。

望着甄大公子消失在传送洞里的背影,冷淼微微一笑,不过笑容中的杀意没有分毫的掩饰,这个甄大公子的命他锁定了!

“希望你别丧在他人的手里,不然就太没有意思了!”冷淼带着笑容上前几步接过了道具后随手甩进了玄倪空间戒指,转身步入了空间传送洞,身形缓缓消失不见。

一望无际的荒凉平原上,偶尔有几簇杂草,诉说着点点生机,同样也会有些许低阶的魔兽窜出,带起一阵尘土而后徐徐消失。

这片空间的寂静持续了不久,虚无空间突然一阵蠕动,而后一道身形突兀的从空间里闪掠了出来。(推荐一本爽文——极品黑道太子)

身形从半空飘落,正是进入了空间传送洞的冷淼,当他看到这里的景象时,眼神微微一怔,旋即顿住了脚步,并没有鲁莽的落在地面上。

“这就是蜃界么?”冷淼举目四望,却是刚好能够在远处天地交接处看到些许山脉的轮廓,当下蹙起了眉头,低声呢喃着“这里的能量倒是充足的很,不过能量中的暴戾倒是明显的很,但凡没有被收服的能量似乎都有这个共性呢!”

冷淼手掌在空间上虚抓了一把,旋即皱眉沉思,武神强者这个破碎空间的能力倒是极为恐怖,单单是存留的能量就能让这片天际产生如此多的天才地宝,不过看来维护也是必要的,不然能量早晚也会衰竭的。

沉吟了片刻,冷淼抛开了心头的杂念,手掌一握,一张不知什么皮做的卷轴便是出现在冷淼的掌心,正是入口老者所赠与的清单,上面记录着冷淼所需要寻找的药草,必须将上面记录的所有药草搞到手才算是顺利通过测试的选拔。

“药域神阁这招倒是聪明的紧啊,完全把参赛者当做了寻药工!”无奈的摇摇头,目光却是转向了卷轴上,片刻后眉头微微蹙起。上面记载的草药并不繁多,仅仅只有三种而已,但这三种可都不是寻常的草药。

“戮龙根,沁血酱果,魔灵孽草!”嘴中喃喃的将三种药草的名字叨念了几遍,脑袋都大了一圈,这些东西的鳌头他都听过,因为它们的名头都不小,研读过万药图谱的冷淼这些东西一如目便是在脑海里呈现了出来。

“这神阁倒是也太狠了,蜃界面积定然不小,想要在这其中寻找这么三株极为难得的珍惜药材谈何容易。

冷淼苦笑摇摇头,手掌一翻将地图擎在掌心,却是在地图上发现了几处圈点,见到这标记,冷淼微微一怔。

“这?这难道是三种药材生长的区域?”冷淼若有所思。真若是如此的话,还真会好办不少。

唰唰唰!

在冷淼沉思的当口。这片地域的空间再度一晃,旋即十几道身影从空间中闪掠而出,稳稳的落在地面上。

“轰隆!”这些人脚掌刚刚落地,那本来寂静无声的平原地面却是突然轰隆作响,旋即一条几丈庞大的沙龙窜出,狰狞的对着几个药师凶狠的咬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一惊,不过瞬间便是反应了过来,一声厉喝后雄浑的武息飚射而出,

狠狠的甩向了沙龙的头顶,强猛的劲道狠狠的击打在沙龙的头顶将其脑袋都是震得爆裂开来,显然这药师到还有几把刷子,毕竟药师大都是念力修为高强,能有这般武息的修为实属不易了。

将沙龙一击毙命,这药师的脸庞上方才现出一份得色,不过还未松口气,眼前却是一花,而后一道狞笑声在耳边响起“老师傅,看你实力强横,还是先走吧,不然我们几个可不好过啊!”

狞笑声方一升起,那药师的心头便是一惊,不过还不待他回过神来,一根巨棍便是扫在了他的胸膛上,恐怖的力道将他生生推出近百米,方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而后也不见药师有所反应,身形居然虚幻的晃了晃,周边的空间微微扭曲,居然将他吸了进去,看来应该是在中招的时候使用了手里的空间传送符了。

这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人一惊,旋即一道道各色的目光投在了那下阴手的人身上。

出手的是一个身着药师袍服的中年大汉,贼眉鼠目,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在其腋下夹着一根两米余长的金属棍,此时的棍上还掺杂着些许血迹。

“嘿嘿,没想到反应挺快,本来还打算查查玄倪空间来着!”大汉望着之前那药师消失的位置咧嘴笑了笑,而后凶芒一扫周围众人。

见到这凶悍大汉目光盯过来,在场的其他参赛者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旋即心头升起一分戒备,甚至一些人更是将武器亮了出来,这时,所有人都明白,他们彼此就是竞争对手,能解决一个那么便多一分获胜的可能。

见状,那大汉不屑的翻了翻白眼,嘴一撇夹在腋下的巨棍抽出来在面前甩了甩,而后将躺在地上已然没有了生机的沙龙击飞,而随着沙龙闪开,那之前破开的土坑下居然有一株小孩脑袋大小的乌黑色球茎。

“墨酉根!”望见那球茎,周围顿时响起了一道道惊呼。

冷淼的目光望着那埋在地下的乌黑色球茎,眼底也同样闪过一份讶异,这墨酉根可是某些高品丹药的主味药材,眼中讶异掠过,冷淼目光却是顿在了这深洞处,若有所思。

墨酉根一般只有拳头大小,而且还是颇为稀少的存在,没想到这蜃界中的墨酉根,居然是成长到手这种地步,当真是让人讶异,想来至少是达到了几百年岁月,这东西若是放在外面,必然会引来众多的垂涎目光。

“没想到此人看上去莽撞,但却是心细如发,他能够知道这里有着墨酉根,想必是知道这沙龙的习性吧!”冷淼瞥了一眼那条巨大的沙龙,但凡沙龙出现的地方,必然存在着墨酉根,而看来这沙龙也是有些年岁了,所以由此可见这墨酉根也绝非凡品了。

大汉在望着那墨酉根的大小时,眼中也是不着痕迹的掠过一抹狂喜,一把将之抓住,然后生生拔出,咧嘴一笑,目光一扫周围那些视线炽热的人,脸色一沉,冷喝道“不想死的就赶紧滚远点!”

听得他这般冷喝,其余的十几名药师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但在见到大汉那一脸凶悍之色后,却是不敢多说什么,先前此人狠辣的出手,可一直让得他们记忆尤深,更何况此人在武息上的修为要比他们强多了,一时间也没有人愿意当出头之鸟。

在迟疑了片刻后,其他的药师终于是选择了退去,墨酉根虽然珍稀,但为了它将比赛资格失去了的话,就太不划算了一些,毕竟这里可是蜃界,他们手头里拿到的考核标准肯定要比墨酉根高品的多吧。

望着那些依言远远退去的众人,大汉脸庞上的不屑更甚,他是武宗巅峰的实力,但这些人中,至少有着两人实力仅仅比他弱上一线,但却没他这般凶悍魄力,所以这些无胆鼠辈,也只能空手而归,当然若真格的比拼起来,念力也占很大的一部分,但是他们却没有打算为了一株并不在自己清单上的药材拼个你死我活!这是没有意义的。

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是弱肉强食,没点胆量的话,如何才能出人头地?

“一群废物!”撇了撇嘴,大汉脸庞上闪过一抹嗜血之色,刚欲将手中的墨酉根收入玄倪空间,一股吸力突然出现,直接是将墨酉根吸掠而走,根本没有给大汉一丝的反应时间。

“妈的,谁敢动老子的东西?!”

墨酉根脱手,大汉脸庞上顿时掠过一抹暴戾之色,猛的抬起头,却是见到在那天空上,居然还凭空悬浮着一道年轻身影,一袭灰色的衣衫被风吹得咧咧作响。

废柴今天更的早了一点,早早的洗洗睡了~太累了~~对了有什么车的保养方面的问题可以咨询我,废柴现在可是汽车售后大师了~哇哈哈~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