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修仙四季录第五十三章 百年

“全身经脉、骨骼、内脏正在重铸,他应该是没事了,只不过……”红尾欲言又止,顿了顿之后还是接着说了下去:“他的基台没有了,修为算是废了。”说完她认真的看了眼青鸾。

“修为没了就没了,只要人没事就行了。”青鸾不以为意的应了声,杨小虎能醒过来,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喜事了。

红尾想说点什么,但是摇摇头忍住了,她看见杨小虎无碍,此地已经不再需要她,转身就走了出去。

“我睡了多久?”杨小虎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这一觉他睡的很舒服,自从修仙开始到现在,他就基本上没睡过了。睁眼看见正一脸兴奋看着自己的青鸾,他忍不住问了句。

“十一年!”青鸾见杨小虎看着自己,脸不由得再次一红,她好像突然醒悟过来,忙把头转到了另外一边。

“这么久?是不是大姐救了我们?”杨小虎正想问青鸾是怎么从炉中出来的,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过来。自己昏迷过去,心智必然完全放开,炉失去了自己的控制,自然就把青鸾等人放了出来,没见到火狸鼠估计是那家伙习惯了炉中的环境,不肯出来。

青鸾见杨小虎似乎没注意到自己脸上的变化,忙调整了下情绪,将事情的经过仔细的给杨小虎讲了遍,只是将自己十一年无微不至的照顾给刻意瞒了过去。

杨小虎听完坐起身来,十一年未动,他竟然感觉不到丝毫的不适,自己的这个身体他现在也有点不理解了,明明是丝毫真气都没有,可是他却感觉到自己充满了力量,甚至他感觉到自己只需动动手指,就有着不下于以前全力的一击。

“打我。”

“什么?”青鸾没明白杨小虎的意思。

“打我一下,别太用力。”杨小虎心里没底,忙嘱咐青鸾下手不要太重。

青鸾也不再多问,虽然她不知道杨小虎为什么提出这么个要求,只是手一挥一道青色妖刃打在杨小虎的胸口,她不敢用力,这道妖刃也只是徒有其表,力道顶多也就相当于一个成年男子的全力一拳的力道,在她想来杨小虎是应该完全能够承受得来。

情况却大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妖刃打在杨小虎的身上,直接把他打了个踉跄,复又倒在了床上。青鸾正想扑过去,杨小虎却又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眼中发着亮光的又喊了句:“再来,用你一半的力道。”

刚才的那一击,青鸾没有看清,但是杨小虎却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妖刃打在自己身上,竟然毫无阻拦的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而身体里的细胞就像活了过来似的,贪婪的瞬间将妖刃分食一空。身体没有事,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没有考虑到妖刃的冲击力这才摔了下去。

青鸾本不想再出手,可是看到杨小虎渴望的眼神,她没忍心拒绝,只是摇了摇头扬手又发出了一道妖刃。

杨小虎噗通一声又倒在了床上,不过瞬间又跳了起来,兴奋的喊了句,“再来!”

一时之间,房间里“噗通”和“再来”之声不绝,时间一长,青鸾哪还不知道杨小虎的用意,他是再借自己的攻击在摸索自己身体的变化,所以出手之间不再保留,慢慢的加大了妖刃的力道。

“好了好了,再打就撑不住了。”终于在青鸾将妖刃的力道加到五成的时候,杨小虎扛不住开始求饶了。

“怎么样?”青鸾停下了手中的攻击,问了句。

“你看,”杨小虎见桌子上摆着一个茶壶,忙拿起茶壶倒了一杯水,转身又跑到门外抓了一把泥土,将泥土撒入了杯子中,“你的妖刃打在我身上,就像这些泥土撒入水中,妖刃的力量进入我体内,就被我体内的细胞给吞噬掉了。当然,就像这杯水一样,当泥土够多的时候,水就融不了泥土,当打在我身体上的力量足够大的时候,我这身体就承受不了了,你刚才最后一击,已经是我身体承受的极限了。”杨小虎难得灵机一动想出这样一个自认为贴切的比喻,一脸自豪的看着青鸾,显然睡这一觉脑子也睡灵活了。

青鸾只是微微一笑,不再说话,自己五成力道的一击,差不多相当于一般元婴后期修士的全力一击了,杨小虎虽然不觉得什么,但是青鸾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以后杨小虎面对一般元婴后期的修士,基本上已经无惧对方的攻击了,这让他已经立足于不败之地了。不过每一个元婴后期修士都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手段哪个不是层出不穷,杨小虎想胜,基本上没有可能。不过干起他逃跑的老本行,倒绰绰有余了。

狐族本就是自由之妖族,杨小虎醒来也没引起什么轰动,连狐族几位姐妹都没出来见个面,只是大姐红尾在青鸾出去之后来到了杨小虎的房间。

“谢大姐照顾!”红尾对自己有救命之恩,杨小虎可不敢丝毫造次,忙施礼道谢。

红尾也不说话,只是手一挥一道隔音禁制布下,这才缓缓开了口:“你我不必言谢,你救了七妹,如果不是为了七妹你也不至于落到如此下场,这样算起来倒是我狐族欠了你。”

杨小虎正想开口谦虚两句,红尾挥挥手打断了他。

“你先不要着急,听我说。你可曾想过,我给你说过我们狐妖一族不能擅离青苗林,但是七妹为什么能跟着你去秦城?”

杨小虎想了想,好像确实有此事,自己倒一直没留意。

“我们狐妖一族,世代受祖神布下的这道禁制庇护,但是同时也是道限制,在我们之前,只有一位前辈曾经因为一个修士擅自离开了青苗林,后来客死他乡了。我们狐妖一族想离开青苗林,只有一个办法——断亲,就是施法切断自己与青苗林的关系,从此对于青苗林来,断亲者不再是它的庇护对象,更加不能擅自进出青苗林。也就是说,七妹现在虽然还是狐妖,但是已经不是青苗林的狐妖了。并且,断亲之后,断亲之人只能保留原有的一半的实力,不然这次去秦城,就算是独孤仇亲自出马,也奈何不了七妹一丝头发。”说到这里,红尾偷偷看了杨小虎眼,见杨小虎脸色除了惊讶之外再无其他,不禁微微摇了摇头。

“七妹修行时断,至今仅三万余年,看在其年幼份上,我们几个姐姐曾经劝了她无数次,本以为她只是因为黑铁城之事对你心怀愧疚,却拗不过她。断亲本就是个人之事,我们根本无从阻拦。哪知道事情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你可知道,这十一年来,七妹在你房间里寸步不离?七妹,走起了那位断亲前辈的老路,她爱上了一个修士。本来人、妖种族隔绝,相爱本就是不适合。但是这点我们倒是不介意。”

听到这里,杨小虎哪还不知道红尾所说的话的一丝。顿时内心波浪起伏,兴奋紧张不知所措,凭良心讲,青鸾在他心目中一直是个高不可攀的女神,他心里对其也有一丝爱慕,但是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为了他做出了如此巨大的牺牲。

“但是,我们狐族的寿命以万计,而你,现在修为尽散,百年已经是你的极限,我不想七妹守寡万万年,你可明白我的意思?”红尾说到这里,也不理杨小虎的反应,只是挥手间撤去了房间的禁制,转身走了出去。她有自信,就算杨小虎不明白她的意思,她也有办法让他知道自己的意思。

杨小虎听完红尾的话,心里感觉一下子从云端跌到了谷底,原有的兴奋紧张全部被浓浓的苦涩所代替。他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连青鸾进来都没有发觉。

“我给你备了一份酒菜,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青鸾没发觉杨小虎的异样,轻轻将手中的食盒放在了桌子上,有些忐忑的说了句。

“把饭菜拿走吧,我们修仙之人,哪需要这些凡间的伙食。”杨小虎冷冷的应了句,也不管青鸾,推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青鸾脸上神色一变,手一抖食盒掉在了地上。

杨小虎停住了脚步,似乎想转过身来。青鸾看着满地的碎片残渣,像极了一个做错事的小孩,脸上的委屈连瞎子都能看见。

“我只是一介凡人。”杨小虎终究还是没有回过头。

“是不是大姐和你说了些什么?”青鸾的声音有些颤抖,她充满期待的等着杨小虎的回答,但是却只看到了杨小虎渐渐消失的身影。

“百年时间,如果我能成功,我一定会回来找你!”杨小虎心里无比坚定的默念着,脸上的泪水却如断了线的珠子似的。

红尾看着悲痛欲绝的青鸾,然后又看了看越走越远的杨小虎,忍不住深深的叹了口气。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