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修仙四季录第四十三章 夜探城主府

沙河真人最近日子过的有点惬意,别人还在管这座城叫做秦城,沙河真人心里早已经叫了无数遍“沙河城”了。时间修士无算,又有几个能坐到他这个位置?一城之主,一郡之守,要不是遇到明主仓田国君,他这辈子估计也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门宗的掌门。修士虽然说寿命悠悠,但是他很有自知之明,自己修为到元婴初期基本上就是自己的极限了。幸好自己遇到了明主,帮自己把修为提升到了元婴中期,虽然以后自己的修为再无精进的余地,但是这已经足够了。沙河真人不是无义之人,独孤仇的恩情他记在心中,所以独孤仇的事,就是他沙河真人的事。

在其位谋其事,沙河真人兢兢业业,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坏了恩人的大事。

夜已三更。

对修士来说,白天黑夜其实并无太大的差别,但是修士也还是人,是人就免不了无尽岁月以来作为人的习惯。

三更天,秦城万籁俱寂。

杨小虎现在有点苦不堪言,学习遁术对他来说,无异于让猪学会飞。虽然杨小虎在青苗林见过会飞的猪妖,但是他难受的实在没办法想出更好的比喻了。

黄三郎合作的心意表达的淋漓尽致,连最拿手的遁术都贡献了出来。天人息,黄三郎最为自豪的遁术,在杨小虎的施展下,黄三郎看了都有了想自杀的冲动。

杨小虎现在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趴在城主府的最外层的围墙上,黄三郎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遁术重在意其次在形,但是杨小虎现在还苦苦的困在形上面。

“要不,咱先回去,过段时间再来吧?”旁边的空气突然发出了一阵声音,语气中充满着无奈,黄三郎缓缓的露出了身形,他看着杨小虎扭曲的身体,自己都觉得有点难受。

“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怎么能白跑一趟?”杨小虎有点不服气。

“这会功夫,我都该去沙河真人的房间转了一圈回来了。照你现在的样子,估计进到院子就被发现了。”黄三郎有点无奈。

杨小虎才发现,黄三郎原来也是个笑面虎,平时总是笑眯眯的,损起人来竟然不带脏字。不过他的性子也起来了,也不搭话,直接以一个怪异的姿势进了院子,黄三郎看着他更像是掉了进去。

黄三郎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等了好一阵子见没有动静,这才隐去身形偷偷跟上了前面像断了一只腿的青蛙在地上爬着的杨小虎,还是一只隐了一半的青蛙。

不知道是不是沙河真人疏于防范,还是因为夜已深,一路下来,除了偶尔有巡逻的侍卫装扮的修士经过,倒是有惊无险。

“你这是要去哪里?”黄三郎见杨小虎放着前面的沙河真人的房间不去,扭扭捏捏的又换了个方向爬去,忍不住给杨小虎传音。黄三郎擅遁术,传音之术本来就是小术,杨小虎倒是三两下就学会了。

“我去找无双。”

“整个城主府哪里最安全?”黄三郎不屑的问了句。

杨小虎想了想,黄三郎果然是明白人,整个城主府要论守备森严,当然要数城主沙河真人的房间,换成自己,如果想要把秦无双关押起来,最好最保险的地方,莫过于城主沙河真人的房间了。修士的房间本来就与凡间不同,关押个把凡人简直是太不费吹灰了。想到这里,杨小虎又继续扭着爬向了沙河真人的房间。

黄三郎隐着也忍不住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沙河真人的房间可以说是一个洞府,里面大大小小的禁制无数,黄三郎来过几次,对沙河真人房间的禁制几乎了如指掌,不过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杨小虎都已经快接近门口了,竟然没有一个禁制发动,以杨小虎的遁术,没有禁制发动的话只有一个可能。

“糟了!”黄三郎还来不及给杨小虎传音,禁制的光芒层层亮起,杨小虎已经被困在了禁制之中。

杨小虎在禁制内,黄三郎在禁制外,现在的事情发展已经容不得黄三郎再考虑了,如果他不出手,摆明了这就是他和沙河真人挖下的坑,只等着杨小虎往里面跳,那个神秘的女人说不定跟在后面,他万万得罪不起。所以,他再也顾不得隐藏身形,手中纸扇一挥,百道阴风直接袭向了困住杨小虎的禁制。一出手就是全力,既然自己二人已经中了圈套,出手即已不能再保留。泥牛入海,黄三郎现在的感觉非常不好,百道阴风,就算是一般元婴初期的修士仓促之下也接不下,可是打在禁制上,却连涟漪也没起一个。禁制他可以进,也可以不触发,但是一旦禁制触发,他也没有解除禁制的办法,只能蛮力去破。

杨小虎身在禁制中,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饶是他反应已经够迅速,周围禁制彩光才一闪烁他就飞身而起,但是还是慢了半部。黄三郎急急现形一番猛攻打在禁制上,他就明白了,自己中了圈套,黄三郎应该也是没有预料到。

“贵客光临,沙河没有好好招待,还望恕罪。”一道响亮的笑声突兀的响起,沙河真人的身影出现在杨小虎和黄三郎面前。一直以来,沙河真人都把独孤仇的嘱托深深放在心上,秦无双就被关在他房间里,禁制更是无数,黄三郎以前潜入他是没发现,可是杨小虎潜入的第一时间,他就发现了,所以他调开了守卫放开了禁制,为的就是这个时刻,虽然他不确定被困的人就是恩公要生擒的对象,但是起码对方是冲着秦无双而来这点几乎可以肯定。

黄三郎很急,但是他擅长的不是攻击,以他的实力,根本无法撼动这禁制半分。杨小虎倒不急,他只是好奇的看着困住自己的禁制,这些禁制,好像在哪见过,对了,眼前的禁制和青苗林黑铁城的空间禁制如出一辙,不过那时的禁制比眼前的禁制厉害多了,难怪自己一时没看出来。不过那时是有红莲婆婆,两人全力一击的爆发才破了黑铁城的禁制,自己一个人不知道能不能破了眼前的禁制。

“阁下身为秦狱狱卒,为何擅闯我沙河府?”沙河真人见到困在禁制中的人有点眼熟不禁一愣,哪还看不出被困之人乃是前几天在狱卒比试中获胜的贤渊真人。

“我就想来城主府看看,不行么?”杨小虎笑了笑,掌中黑纹迎风而长化为黑枪无名,杨小虎身影消失,下一刻杨小虎连人带枪已经击在了禁制上。

沙河真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这些禁制乃是独孤仇亲自在原有的禁制基础上改良的,就连自己都没办法撼动半分,眼前这个才筑基的小修士竟然想暴力破禁。

“噗”禁制发出了一声不该出现的声音,摇晃了两下就破碎成无数碎片,然后消失在了空气中。

在场三人无不一愣,沙河真人是吃惊,黄三郎是吃惊,沙河狠人和黄三郎吃惊的是,在他们眼中固若金汤的禁制竟然这么容易就被破了,杨小虎也很吃惊,他吃惊的是这禁制竟然太不堪一击了。看起来不可思议,但是说起来还是非常简单,黑铁城的禁制为炉的一部分,杨小虎现在的实力和当时与红莲婆婆一战时不知道提高了多少,他现在的全力一击比起当时二人交手的那一击威力也逊色不了多少,更何况炉中的禁制乃是远古时期的禁制,虽然随着岁月流逝有所减弱,但是和眼前这禁制比起来,不知道强了多少倍。最重要的一点,杨小虎已经被炉认主,而眼前的禁制算起里顶多能算炉中禁制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

破禁,毫无压力。

“请问阁下到底是谁?”沙河真人不是刚出道的雏,虽然很惊讶,但是还是在禁制破碎的一瞬间捏碎了手中的信物,他现在要做的只是拖延时间,等待独孤仇和独孤九子的驰援,面对眼前的两个对手,他没有必胜的把握,特别是摇着纸扇的狱卒——黄三郎。

“秦无双是不是被关在这里?”杨小虎不理会沙河真人的问话,只是盯着他语气坚定的问了一句。

沙河真人头上隐隐冒出了无数细密的汗珠,盯着自己的人怎么看也只有筑基圆满的修为,可是给自己的压力,却丝毫不逊色自己的恩公独孤仇给自己的压力。

“是!”沙河真人几乎是连考虑都没考虑脱口而出。

“走!”杨小虎还想再说什么,黄三郎却急急的打断了他的话,也不见得有什么动作,只是眨眼间就出现在了杨小虎身边,拉着杨小虎就欲遁走。

“走得了么?”一道苍老而沙哑的声音突然出现,一个老农打扮的修士突兀的却让人感觉缓慢的出现在了空中,九个衣着打扮完全一模一样就连长相似乎都没丝毫区别的人随后出现,不管从哪个角度去看,这九个人站的方位,都将黄三郎和杨小虎二人死死的包围在了中间。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