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修仙四季录第五章 炼气入门

经过七师兄不厌其烦的介绍,杨小虎心里对修仙和名门圣地大青山有了个基本的了解,其间偶有不明白的地方,正气真人也是耐心的再三解释。

修仙在修行者中,普遍认为被分为炼气、筑基、问心、元婴、化形、问道、大成、渡劫、飞升九个阶段,炼气为修者的初级阶段,炼气期修者引天地间灵气入体,对身体进行伐毛洗髓,强化修者经络。一般的修者都有着自己师门的炼气秘籍,炼气阶段是个打基础的阶段,据七师兄所知,普通的修者大概一年左右完成炼气阶段的修行,而大青山的几位师兄都是资质非凡,最多的只用了半年左右的时间,最快的是八师弟,仅仅三个月就突破了炼气期进入筑基期。

至于筑基期以后的情况,七师兄只丢下句“等你修到那个阶段,自然会明白”后就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那师兄你看我需要多长时间能突破炼气期?”杨小虎还记得刚才七师兄那句“资质普通”,心里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了下。

“你嘛?资质是普通了点,两年吧,两年应该足够了。”说话间,七师兄已经拽着杨小虎来到了一排茅屋的第一间茅屋前,“里面都是炼气的秘籍,你随便选本自己开始修炼。”

“师兄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杨小虎的话音刚落,七师兄就像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忽的跳了起来,原本好像还有拉着杨小虎不停说个三年的热情一下被浇灭了,他脸色微红的放开了杨小虎的手,抬头看了看茅屋后面的菜地:“那个,菜需要松土了,你自己先熟悉熟悉。”说完,就丢下杨小虎去了茅屋后面的菜地。

“七师兄,你功力那么深,知不知道我师父现在怎么样了?”杨小虎突然醒到自己刚才又拜了师,连忙加了句“凡间的师父。”

“没事,他自然有他自己的际遇。”七师兄的声音中充满着高深莫测的意味。杨小虎不知道他那凡间的师父的遭遇,如果他听到墓碑所说的话,一定会恍然大悟,原来神仙们说话都是一个模子。

得到七师兄肯定的回答,杨小虎静下心来,轻轻推开了茅屋的门,这是间普通的茅屋,墙壁上的裂缝似乎还透着风,屋里只有三排木架子,上面参差不齐的摆着数本书籍,书籍和凡间的书也没什么区别,杨小虎跟着贾神仙几年,好歹混了个基本上能识字,可是放眼看去封面上的字他一个认识的都没有。他随手拿起一本翻了翻,里面的字还是不认识。没办法,这个世间顶尖门派有点太不靠谱了,师父引进门,大青山可好,连门都不引进,只是把你带到门口转一圈,然后丢下你自己去琢磨。杨小虎只好在架子前一本一本的仔细的挑选着,有种在菜市场挑大白菜的感觉。秘籍上的字杨小虎全部不认识,只能飞快的滤过一本又一本的秘籍,很快整个屋子只剩下不多的搁在架子的最里面几本。《炼气入门》,几个熟悉的字跳入杨小虎的眼里,皇天不负有心人啊,杨小虎深深的叹了口气。这本书籍与其它的书籍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泛黄陈旧的封面,上面隐隐还有着一层灰尘。杨小虎拿起书籍轻轻掸掉封面上的灰,翻开第一页,书页上只有龙飞凤舞的两个字:地陨,敢情这秘籍的作者叫“地陨”,只是不知道是哪个门宗的前辈高人留下的手稿,杨小虎心里想着。

杨小虎好不容易找到本认识字的秘籍,很快便沉浸其中。被七师兄再三叮嘱不得擅入的二师兄的洞府中突然响起一声尖锐而急促的长啸,一道身影迅速从洞里窜了出来,转眼间来到了茅屋前面,与此同时正在满脸笑意给菜松土的七师兄脸上神色一变,几乎与先前那道身影同时到达茅屋的前面。

“老七,里面的是谁?”那道身影双眼看着被浓浓墨色笼罩的茅屋,严肃的问了句。

“启禀二师兄,里面的是九师弟,你不是认可他了吗?”正气真人小心翼翼的回道,这时候他再也笑不出来了,二师兄越严肃说明事情越严重,事情越严重自己被揍的就会越惨。

“废话,我当然能知道是九师弟,九师弟是谁?”二师兄一声冷哼,正气真人一身冷汗,糟糕,二师兄长年守在山洞里,自己连个说话的人都没,只道好不容易盼来个可以说说话的九师弟,最主要是终于可以有个人替自己去听二师兄的吩咐,而他可以全心全意照顾自己的半亩三分地了,替师父收下九师弟一时兴奋只顾着自己滔滔不绝的给小师弟上课,忘了师父传下的规矩,不仅连小师弟资质没仔细检查过,连姓名都不曾问,刚才小师弟一问自己的修为,自己心虚就遁了,连茅屋的禁制也忘了开。

大青山虽然没有规矩,弟子修炼也基本上都是靠自己。可是在选择功法之前,都会有师兄检查下新入门弟子的资质,然后打开茅屋的禁制,这样选择功法的弟子进去以后只会看到适合自己资质的功法,从而避免在以后的修炼中走弯路。与其说是弟子选择功法,不如说是玉剑子早已安排好弟子的修炼路线,至于选择功法的优劣,那就看弟子自己的机缘了。在弟子选择好功法开始修炼以后,都会有异象显现,茅屋现在显现的异象,是玉剑子曾经交代过的,只有当弟子选中“地陨”功法的时候才会显现。地陨是谁,七师兄没见过,但是没见过不代表不知道。天煞地陨,远古双魔,这一对魔头早在玉剑子成名前万年就傲啸修界,据说早已经能飞升却一直流连人世间不肯飞升,二人行事亦正亦邪,全凭一己喜恶行走修界,正邪两道不知道多少高手惨死在二人手中,后来二人在正邪两道的联手下身受重伤而遁,之后再也没有二人的消息。直至一万五千年后的今天,多数修者都不敢提起天煞地陨的名字。玉剑子于机缘巧合之下得到地陨的功法,虽然只是炼气阶段,但是放在修仙界也是珍贵无比。玉剑子在参悟数年后发现,常人根本无法修炼这门功法,因为这根本就是部魔族秘籍,只有身怀魔族血脉的人才能修炼。玉剑子本欲毁掉秘籍,但是一时不舍就放在了自己的茅屋里,再加以禁制,一般的人根本就发现不了这本秘籍,再加上他本来就性格豁达,所以也没再多管这本秘籍。

想到这里,正气真人再也不敢想下去了,自己急于找个师弟,找来的师弟莫非是个魔头,这下闯的祸也未免太大了。他偷偷看了眼二师兄,对方只是脸色阴沉的看着茅屋不再理睬他。

茅屋因为有玉剑子设下的禁制,当有弟子在里面参悟功法的时候,禁制自动启动,茅屋将会自成空间,这样可以避免正在参悟的弟子被打扰。除非玉剑子亲至,世间还真没有几个人能破了这茅屋的禁制。

正气真人看到二师兄默不作声,只好一脸忐忑的陪着二师兄站在茅屋门口等着。

正在茅屋中看的眉飞色舞的杨小虎当然不会知道门外站着一个一脸阴沉的二师兄和一个一脸忐忑的七师兄。秘籍中的内容对于对修仙一无所知的他来说也不难,秘籍上的字似主动跳到他的脑海中,字跳到脑海中的一刻,他就明白了这个字的含义,简直比茶馆里面的说书先生的表达还要直白。他身体不由自主的跟着秘籍记载的内容开始动作,直到整本秘籍看完,他也跟着秘籍记载的内容修炼了一遍,如果有外人看到一定会大笑不已,这套动作,与其说是修炼不如说是一个被累劈中的人在那抽搐不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看完一遍,杨小虎发现秘籍上的字迹似乎变淡了一些,当他定神去看的时候,字迹又似乎没有丝毫变化。一时看不出变化,他就只当自己眼花,把这个事情暂时丢一边去了。当他正准备去拿起另外一本秘籍,突然发现刚才看过的内容似乎忘记了一些,不由自主的又拿起那本秘籍重新开始看了起来,身体也不由自主的被雷击般的抽搐起来。

“二师兄,你揍我吧!”等在门外的正气真人终于忍耐不住了。

“为什么?”二师兄的声音依旧阴沉。

“你揍了我我才敢说话啊!我们这都等了快一个月了,我的菜,已经快一个月没有浇水松土了,你看那第三棵大白菜都有些发黄了,我心疼。”正气真人心里虽然忐忑,只是老老实实的陪着二师兄站在那里。但是眼角瞥见自己的菜似乎有点发黄,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啊!师兄你怎么说打就打啊?师兄,饶命!”正气真人话没说完,语调突然一变,因为他发现已经纹丝不动站在那里快一个月的二师兄正向他扑过来,一时之间害怕的把他的菜丢到一边去了。

“七师兄,你被谁揍呢?”

突然出现的一句话,救下了正气真人,二师兄已经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距离正气真人的头只有几寸不到的距离。

“来,师兄给你仔细查查你的资质。”正气真人对着杨小虎挤眉弄眼道。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