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修仙四季录第三十三章 对峙

半个时辰后,无名大殿内一片狼藉,最初凭着杨小虎向平二人无法挪动大殿内的哪怕一张椅子,可是当向平祭出无心剑后那结果就不同了,大殿内本来如铁板一块的地面,在无心剑下就如豆腐一样酥脆。半个时辰后,大殿内柱子倒了三根,两根是从根部被挖了出来,一根是从中间被斩断,地面也差不多被翻了个遍,最可怜的是大殿正中的那把巨大的座椅,直接被无心剑削成了碎片。

青鸾只是脸带微笑的看着二人在大殿里折腾。

“真的,黑铁城就在这里。”折腾无果,向平和杨小虎气喘吁吁的回来向青鸾汇报,特别是向平胸脯拍的砰砰直响,就差对天发誓了。

“我相信你们。”青鸾脸上的笑容不变。

杨小虎和向平这才松了口气,还没放松下来突然醒悟过来,敢情这半天自己是白忙活了,打开始青鸾就没怀疑过他们,累了半天算是白累了。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既然有高狐在,杨小虎已经懒得思考,直接把问题丢给了青鸾。

“先把外边搜查遍看有没有发现,不过我估计八成什么也搜到,剩下的,我们只能在这里等。”青鸾说完已经转身出了大殿,二人赶紧跟上。果然不如青鸾所料,大殿外边一无所获,到处都是一成不变的房屋,整齐而诡异。

三人回到大殿,杨小虎和向平后悔不已,早知道翻地的时候就留块不翻了,现在连块大点的平整地都没有。青鸾也不再说话,只是找了块大点的平整地面就开始打坐。二人连忙有样学样,各自找了块平整地面开始打坐。

向平得了无心剑,一直没时间和剑进行剑心交互,好不容易得闲,不一会就全身心沉浸在和剑心的交互之中。杨小虎自从脑中炼器入门重组成弑仙诀,一直没空仔细领悟,现在终于得空,也很快陷入了深深的参悟之中,大殿内的灵气似乎比外边狐族领地的灵气来的更纯净更炙烈,杨小虎感觉吸入体内的灵气中充满着一股炙热的气息。不知不觉中,弑仙诀运转中,灵气如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蜂拥着进入杨小虎的体内。

不远处打坐的青鸾有些惊讶的看了杨小虎一眼,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张了张嘴又闭上眼睛开始打坐。本来她发现这里的灵气比外边更纯净,虽然对于她的修为提升不大,可是当看到杨小虎修炼的时候,她就停止了修炼,只是闭上眼睛妖识放开,充当起护卫的角色。当然,杨小虎可不知道此时有个修为深不见底的高手在给自己护法,只是全身心的沉浸在修炼当中。

七天后,进来一批妖修,青鸾放出自己的威压,妖修立刻停止了喧闹,跪在地上对青鸾磕了三个头后也不说话,直接坐在了青鸾身后。后面半年内,不断有妖修进来,进来的时候都一片热闹,当见到青鸾后,无不和第一批妖怪一样磕头后无声的坐在青鸾身后。

又是半年,终于来了第一个人类,一个满头银发道士打扮的修士。他进来后也不说话,面对众多妖修只是脸上稍稍露出惊讶,但是并无惧意。他选择了一个相对较平整的地面,也不说话坐在地上也开始打坐,青鸾和群妖面对来人也不说话,就像没有见到来人一样。其后修士不断增多,一年的时间里,修士的数量已经增加到了近二十人。他们一进来也是和第一个修士一样,惊讶过后,也静静的找个地面开始打坐。

又是一年,修士也增加到了三十余人。而妖修方面,早在一年前青鸾手一挥,大部分的妖修都退出了大殿,只留下十多个实力较强的妖修,其后再来的妖修已不是一群一群,而是像修士一样一个一个的,但毫无疑问,来的妖修实力都不低于前面留下的妖修。现在场中的修士和妖修数量和实力几乎呈对等之势。

其后三年,妖修和修士的数量都不再增加,但是在场的修士和妖修都自顾自的打坐,不知道的人初进来都只会以为众人是一个门派的正在集体闭关修炼。不过在场的众人除了杨小虎和向平,没人敢真正的在此修炼,他们虽然闭着眼,但是神识和妖识无时无刻都在关注着对方。

“这是怎么回事?”向平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

青鸾伸出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坐在不远处的的杨小虎。向平也不再作声,只是蹑手蹑脚的走到青鸾身后坐了下来。这倒是他太小心了,杨小虎现在全身心沉浸在弑仙诀的修炼中,别说说话,就是一般的打雷声都无法惊醒他。

整个大殿的灵气似乎无穷无尽,尽管杨小虎吸收灵气的速度快的令青鸾都有些惊讶,但是快六年的时间过去了,大殿里的灵气也只是稍微稀薄了点。

又是六年,大殿里的灵气终于有了一丝撑不住的趋势,变淡的速度越来越快。而杨小虎仍然沉浸在弑仙诀的修炼中,对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六年的世间,妖修几乎已经不再进来,修士方面也只进来两个人,一个白袍一个黑袍,相对孪生兄弟,二人都是四十来岁的年纪,放在凡世间,活脱脱的一双屠夫。两个人一进来,只扫了眼修士,众修士眼中不自觉流露出丝丝畏惧。二人进来后也不说话,只是往众修士前面一坐,有些忌惮的看了青鸾一眼,便开始打坐调息。

再六年过去,大殿内的灵气终于淡薄的好似随时会消失。杨小虎脑中弑仙诀不知道运转了多少遍,体内的基台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原本黑底白身金银鎏饰的基台开始发出赤色光芒,隐约间有丝丝火光显现。整个大殿的火性灵气几乎全被他炼入体内。这个六年里,妖修再无人进入大殿,倒是修士方面,进来一个阴沉的快要滴出水的老妪,老妪脸上的皮肤褶皱的似乎能夹死最强的苍蝇。但是这老妪显然不是能夹死苍蝇那么简单,就算那对孪生兄弟见到老妪进来,神情中似乎也带着一丝惧意,不经意间就把最前面的位置让给了老妪。

老妪看了青鸾一眼,然后把目光转向了正沉浸在修炼中的杨小虎,二话不说手中拐杖一伸,老妪没有动,杨小虎也没有动,二者之间明明隔着近十丈的距离,老妪的拐杖却像本来就在杨小虎头顶一样轻轻的伸了过去。

向平还来不及惊呼,青鸾身影已经消失。出现时她一只白皙的手已经握住了老妪的拐杖,满脸笑意的看着老妪。只是片刻,青鸾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脸上笑容虽然还在,但是笑容中隐隐有着一丝苍白。老妪只是闷哼了一声,也慢慢的走到了原来的位置坐了下去。

刚才交手一招虽然未分胜负,但是很明显青鸾占了上风。青鸾只是脸色微变,而老妪则是闷哼了一声。

又三个月,杨小虎也从修炼中醒了过来,这趟修炼对他来说好处之大几乎无法用言语表达。整个大殿的灵气被他炼入体内,整体实力比之以前何止提升了一倍。按照向平和秦无双的分阶方式,现在的他起码圆满了两次之多。不过杨小虎隐隐觉得,自己的筑基期还远远没有达到圆满。

修为的精进带来的惊喜远远没有眼前的场面带来的震惊来的强烈。青鸾见杨小虎醒来,终于打破了近二十年的沉寂,轻声开口笑道:“你终于醒了过来。”

向平一见终于能说话,连忙凑了上来,把这二十年的情况说了遍。中间当然参杂了他的猜想。

杨小虎算是了解了基本情况,他有些苦笑不得,自己这是第多少次被向平告知情况了,如果万一哪天向平不在了,他估计得蒙在鼓里被走个半死。更令他想不到的事,对面的修士尽然主动出手欲伤他这个筑基期的小修士,救他的却是妖修。

他连忙给青鸾道谢,然后颜色中带着些许阴冷的看了眼对面的老妪。老妪似乎感觉到了杨小虎的眼光,睁开浑浊的眼睛看了杨小虎一眼,随即又闭上了眼睛。

倒是青鸾仍是笑着挥了挥手,就把杨小虎的谢意给拒绝了。

“黑铁城的出世估计也没多少时日了,众位仙家擅入我狐族领地,今天好歹给个说法?”青鸾脸上笑意一收,语气突然变得冰冷。

杨小虎这才明白过来,青鸾不仅仅是救了他,更是为了不打扰他的修炼而将这场质询延迟了将近二十年。

“宝物即将出世,有缘者得之。你们狐族莫非想独吞?”老妪并没有开口,而是身后众多修士中的一位白衣剑士开了口。

“宝物无关紧要,我只想知道,诸位是怎么进到我狐族领地来的?”青鸾噗哧一笑,刚才因他而起的冰冷氛围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

白衣剑士心中一松正想开口,一条白色的长绫突然缠住了他的脖子,白绫轻轻一绞,他的话音还没来得及出口,脑袋就像颗西瓜一样掉落了下来。

“仙子想知道我们怎进来的还不简单,何必动气呢?”老妪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对于身后修士的死亡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杨小虎和向平这才领教了真正的狐族的狡诈,回笑顾盼间举手抬足就把一个二人眼中无法看透修为的修士脑袋给搬了家。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