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修仙四季录第十八章 你们怕不怕?

杨小虎一行三人速度不慢,一晃三个月过去,天气渐渐寒冷起来,地面上已经隐隐有结冰的迹象。马上就要出仓田国边境了,出了仓田国继续往北走三天,就是青苗林,狐妖的领地。

一路上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不过杨小虎时刻不敢放松,大比不算,这可是他第一次背着大青山的名头去做事,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追上来的敌人在后面缀着,他可不敢有丝毫大意。秦无双和向平却完全是另一个样,两人就像游山玩水一般,心情好的不能再好了。秦无双是个粗放的性子,前一刻还在要和父亲同进退,下一刻出来后就完全把同进退这件事给丢到脑后面了。一路大呼小叫直叫过瘾,完全没有大家闺秀的范。向平就像个忠诚的仆人,秦大小姐一呼喊,他必然跟在旁边大呼小叫,脸上的惊讶比正主还要深。杨小虎有时候都有种错觉,这不是逃难,而是踏青。

国境线已经在望,向平突然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正色的对着空旷处说了句:“朋友,跟着我们也有几天了吧?何不露面聊聊?”凭向平的修为,就算他是以身入剑,感知比常人要灵敏的多,也没探知到周围有人跟踪,他出这一曲完全是试探,三个月一个追兵也没有本来就不正常,眼看要出国境线了,他忍不住试探了下,这一试探不要紧,还真试探出了一个人,出现的这个人差点没把向平吓死。仓田卫老八正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似乎没明白对方怎么发现自己的踪迹的。他早在七天前就追上了杨小虎一行,一直隐匿着不曾现身,他对自己的隐匿之术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能从独孤仇手里逃出来,多半靠的还是隐匿秘术。

仓田卫老八出现,把杨小虎也吓了一大跳,对方可是生死大仇,二话不说他就把秦无双挡在了身后,而向平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也有意无意的挪到了杨小虎身后。

“别紧张,要杀你们我早就杀了,还用得着等到现在吗?我已不是仓田卫,现在名字叫仇八。”改名仇八的仓田卫老八一脸不屑的看着杨小虎老母鸡护小鸡的样子。

“那你跟着我们是为了什么?”杨小虎当然不会轻易相信对方的话,不过对方说的确实是实话,凭着他元婴期的修为,跟在他们后面他们丝毫未察觉,要想干掉他们也不比吹口气来的更难。

“结盟!”

仇八口中的两个字让杨小虎三人更加云里雾里,好好的仇人跑来跟自己结啥盟?

“为什么?”向平率先忍不住。

“没有为什么。”仇八的回答差点噎住了向平。

“你们答应不答应都无所谓,我本来就没准备现身的。”仇八接着说了下去,“出了国境线,我能替你们打一阵,至于你们最后是死是活,我管不了。”

仇八也不管杨小虎三人,自顾自的接着说了下去,杨小虎三人听的恍然大悟,心中也越加沉甸甸的。

出了国境到青苗林只有一条路,原本还在纳闷没有追兵的三人明白过来,独孤仇早已派出人手等在这条必经之路上,仓田国好歹是一国之境,范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再加上这三个人一路走走停停,游山玩水,虽然知道了对方的目的地是北方,可想在仓田国捞到这三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有时候,守株待兔,比瞎转悠来的实在。

既然从仓田国到青苗林只有一条路可走,仓田卫只要等在这条路上,就一定会有所收获。

“那我们不如绕路走?”向平的脑子还是比较直,原来的路走不通,那就绕路走呗。

“你要想死我不拦你!极北冰原,就算是元婴期修士都不敢随便乱闯,更何况你们这三个炼气期的后生!”仇八没好气的解释了句。

一听到后生这两个字,向平顿时心里不服了,在秦城因为大青山的关系,他也有幸做了次长辈,现在这个连胡子都没长的人竟然称自己为后生,要不是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他早冲上去教训这个没有教养的家伙了。

“那只能打过去了!”杨小虎思忖良久,终于冒出了这么一句不知死活的话。

向平一听到他的话,立马翻了个白眼,刚才仇八把事情说的明明白白,仓田卫起码出动其二,可能还有一堆筑基期的高手,就算仇八出手打一阵,他们几乎也没可能活着到达青苗林。打过去?是被打吧?

现在事情已经很明了了,青苗林是必须要去的,出了国境线只需要三天的路程就能达到青苗林,可这三天的路程,埋伏着至少两个元婴期的高手,可能还有筑基期的高手无数。因问心期只是个个人参悟阶段,一般的修士筑基期圆满后,进入问心期参悟自己的道心,参悟透了就直接晋升到元婴期,参悟不透就直接掉回到筑基期,所以长期处在问心期的修士几乎是没有的。

杨小虎仔细盘算了下,自己一行三人也不是全无胜算的,如果没有仇八,估计还真活不到见到青苗林的时候,如果仇八说话算话的话,自己这三人,起码还是有一丝胜算的。

事情想起来是一回事,做起来又可能是另外一回事,多想也无益。青苗林是必须要去的,杨小虎三人都是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性子,稍作商议后,三人再次启程跨出了国境线。

也许是因为仓田国有禁制的原因,国境以内虽然也冷,有些地方还结了冰。可一跨出国境线,一股说不出的寒意让三个人猝不及防下颤抖了好一阵子。他们算是初识了极北冰原的厉害,虽然只是在冰原最外围,可是外部的冷加上从心底升起的寒意,饶是杨小虎三人修为在身,也冻的直哆嗦。

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到处都是冰雪交加,可在这一片白茫茫中,却有一条丝带般的路,明明入眼都是一片白色,可一眼望去就会让人觉得那就是条路。没有原因的,就好像雪是白的,那条路就是路。三人身影一晃,下一刻已经落在了那条丝带般的路上面,路不宽,也就一丈左右,路也不是路,只是好像因为来来往往的人多了,冰雪被踩踏才在周围的雪地里踩出了这么一条路。落在路上,杨小虎三人感觉好受多了,除了冷以外,从心底泛起的寒意早已经消失不见。

“你们怕不怕?”秦无双突然来了一句。

“怕……什么?”向平脑筋转的快,怕字刚出口,立马转过弯来,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在女人前面显露胆怯。

“怕!”杨小虎就干脆的多,怎么能不怕?这一条看起来丝毫无害的路上,不知道有多少危险等着他们,“怕又怎么样?打过之后就不怕了。”杨小虎虽然早已不是少年,可心性多半还停留在少年时期,少年的心性啊,总是那么无所畏惧。

“你怕不怕?”向平看着秦无双问了句。

“怕!怕死了!”说完,三人一起哈哈大笑。

害怕最好的解决方法,莫过于直接面对。

前面这条弯弯曲曲一眼看不到尽头的路,正是他们需要面对的。闯过去则生,闯不过去毫无疑问就歇菜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