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大道凌天第二百一十九章 分别回转

“师弟,你的伤势?”

琉月有些担心的看着林天,林天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一身洁白的衣裳,早就被鲜血染红,衣裳也已经不完整了。

“你还是快点疗伤吧。”

李君澜这时也走了过来,他的父王和血屠的话,他也听到了,此时也明白了林天的身份。况且一开始他就感觉林天身上的气息很是熟悉,现在也终于明白那一丝熟悉的气息是什么了。

林天身上那一丝让他熟悉的气息就是相同的血脉的气息,林天的身上拥有和他一样的血脉,所以他才会感觉熟悉。

至于为何没有想起来,大概就是没有想到林天会是李家皇族的原因吧。

看着林天身上的伤势,李君澜上来关心的说道:“李凌哥,你还是听这位姑娘的快点疗伤吧。”

微微一笑,李君澜的这一声哥,让他感觉很是亲切,或许是从来没有过亲情的原因吧。

自己也有一位哥哥,只是杀生不凡太过冷漠高傲,在他的眼中,自己这个弟弟,可能是他的耻辱。

毕竟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和当年父亲一样,虽然不知道父亲有多厉害,但是想来绝对不简单。

就是因为杀生不凡太过高傲冷漠了,所以林天在他的身上没有感觉到一丝的亲情。

如今李君澜的一声‘哥’却让林天倍加珍惜。

“放心,一时半会的,不会有事的。”

林天看向李君澜,轻声说道:“我想知道关于我父亲的一些事情,你能告诉我吗?”

李君澜有些迟疑,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告诉林天,但是看到林天的目光之后,林天眼中的渴望,让他明白,自己应该告诉林天。

对于每一个人来说,父亲永远都是自己心中的英雄,是自己一生的目标,就像他自己,李昊就是他最为崇拜的人,也是他心中的英雄。

而林天却从一出生就失去了父亲,对于自己的父亲,没有人告诉过林天,林天很想要知道自己父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你还记得你的哥哥吗?”

李君澜并没有立即告诉林天,关于林天父亲的事情,而是问了这个问题。

林天点了点头,当初在血河老祖那个墓地的的事情林天还是清晰的记得的。

“我只知道他叫杀生不凡,对于他的其它的事情,我却什么也不知道。”

“那你可知道,为什么他宁愿不姓李,反而改姓杀生了呢,要知道,在这个世界,能够姓李,这就说明一种高贵的地位。”

林天摇头,目光看向李君澜,琉月若有所思,她也好奇的看着李君澜。

“因为你的父亲,他是我们李家最为天才的一个强者,皇祖父亲自给他加封为杀生王,他的名字在李唐大世界,没有人不知道,就是其它的大世界,也是响当当的存在。”

说到这里,李君澜的眼中满是崇拜,那是一种狂热的崇拜,一种对强者的敬佩。

“难道是——”

琉月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天。

“没错,李凌哥的父亲,就是我李唐皇族里面十道至高王里面,唯一的一位在至高王的等级之上,再次加封为杀生王的人,他的名字叫做李青锋。”

“杀生王李青锋!”

琉月的脸上也满是敬佩,还有深深的震惊。

“我们李唐大世界,共有十八道,皇族掌控十道,被十名修为高强的至高王掌控,所以叫做十道至高王,我的父亲就是安东道至高王李昊。”

李君澜的目光看向林天。

“杀生王叔父被封在剑南道,也是剑南至高王,或许别人不知道剑南道至高王是谁,但是却知道杀生王是谁。

叔父的威名不是靠家族建立起来的,而是靠他手中的血屠,那把血淋淋的长刀杀出来的。

杀生王叔父当时被分封到剑南道的时候,那时剑南道地属南蛮,很多人都不服我李家的管理,是杀生王叔父,用他手中的刀生生的将这些蛮子杀服的。

就是现在,剑南道的人,仍然不敢不服杀生王府的管理,因为杀生王三个字,就足以让他们吓破胆。”

琉月点头,接着说道:“李唐大世界十道至高王,八道掌控者,唯有杀生王李青锋的威名最为强盛。”

林天震惊了,也太强大了吧!这得杀多少人,才有如此威名啊!

李君澜看着林天震惊的样子,笑了笑说道:“现在你明白不凡哥哥,为何要改性杀生了吧,在不凡哥哥的心里,恐怕就是皇祖父也没有杀生王叔父的威名高。”

“这些我也是偶然间,听父王说的,当然应该有很多的修士知道王叔的威名,至于更多的,你就需要去问父王,或者你的哥哥杀生不凡了。”

林天点头,父亲大人当年如此的厉害,为何最后为了救自己的母亲还有自己,却突然陨落了,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天对这些一无所知,恐怕知道这些事情的只有自己的那个冷酷无情的哥哥了。

林天摇了摇头。

杀生不凡已经离开了李唐大世界,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能够遇到。

况且就算自己遇到了,估计他也不会告诉自己,因为现在的自己还是太弱了。

当年父亲大人如此的强大,最后都陨落了,杀生不凡如此高傲的人,都无法为父亲报仇,由此可见,这个敌人是有多么的强大。

说到底还是自己太弱了。

林天叹了口气。

“李凌哥,你也不需要叹气,我相信你也一定能够像当年的王叔一样的,毕竟你的身体之中流淌着王叔的血脉。”

李凌能够明白一些为何林天叹息,他看起来没有林天年龄大,但是生长在皇族,作为安东道至高王李昊的儿子,他还是比一般人要成熟许多的。

“嗯,我知道。”林天点了点头,抬起头来微笑着道:“这一次多谢你告诉我这些了,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摇了摇头,李君澜面带微笑,还有一丝羞涩,带着少年的稚嫩。

“就是我不告诉你,你最终也会知道的,不过会晚上几年而已。”

“哦,对了,我也要离开了,哥哥姐姐们还在等着我。”李君澜突然急声说道:“李凌哥,有空一定要去天昊城的安东至高王府来找我。”

“放心,我会去的。”

目送李君澜离开,轻叹一声,对着身边的琉月说道:“师姐我们过去和东方打个招呼吧,这一次如果不是东方的话,我恐怕就真的危险了。”

“嗯。”

琉月点了点头,上前抓住林天的一只手,脸色微红。

林天愣了愣,心中一暖,飞向东方世家所在的方向。

当林天到来的时候,原地只有东方不惑一人,东方不惑微微一笑,说道:“他们已经先行离开,我在这里等你,如今一切都已经解决了,我也该离开了。”

“这一次,多谢你了。”林天感激的看着东方不惑说道。

“毋须如此,我说过,你是我的兄弟。”摆了摆手,东方不惑笑着道:“我先离开了,出了陨真境,我到时再找你。”

轻轻点头,林天轻声道:“保重!”

“保重。”

东方不惑走了,走的很是潇洒放心。

“师弟,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给你疗伤吧。”琉月看向林天。

林天现在的伤势真的不能再拖了,这满身的伤痕,体内严重的内伤,这些都不能再拖了。

林天点头,自己的伤势,自己明白,必须要快点解决,不然留下后遗症可就不好了。

琉月带着林天御剑飞行了好一段距离,终于找到了一个看起来还算隐蔽安全的地方,关键是那里有一个山洞,二人马上降落下去。

“就是这里了,师弟你去安心的疗伤,我为你护法。”

点了点头,林天进入山洞,立刻盘坐了下来,有琉月在林天很放心,并没有布置防御阵法的存在。

琉月静静的站在洞口,神识放了出来,扫荡方圆三里之内,确定没有任何危险之后,松了口气。

眼下对于林天来说,最先需要解决的就是体内的那道紫色的力量,如果不能消除那股紫色的力量,林天就无法全力的疗伤。

心神沉入丹田,体内的道树高达九丈,树叶茂密的哗哗作响。

一个小人儿盘坐在道树的下面,双手快速的挥动,从求道玉里面涌进林天体内的灵气,被快速的转化为血色的神力。

时间在林天修炼的时候,快速的流逝,转眼三天的时间过去了,体内的神力修炼回来。

林天松了口气,接下来就是用这些神力消灭掉那股顽固的紫色力量了。

那股紫色的力量被林天的神力,围困在林天身体的一角。

随着林天的心念一动,大量的神力快速的向紫色力量所在的地方聚集,原本安静的紫色力量瞬间暴动了起来。

横冲直撞,想要脱离神力的围困。

“逃得了吗,是该消失了。”

心神全部聚集在紫色的力量之上,神力犹如汹涌的海水一样,瞬间将紫色的力量包裹在里面。

神力的强大,林天是知道的。

带着强大的吞噬的力量,神力来回绞杀,紫色的力量,不管怎样挣扎,最终必然会被剿灭,只不过需要一些时间。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