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六章 小念头

竞技场上,艾尔-狮心金发散乱,凌乱的发丝被汗水贴在额头、脸上,豆大的汗珠顺着发丝留下。

秘银色的身体,黄金颜色的头发,艾尔-狮心手中直刀锋刃上,暗铜色光泽流转,不断在半空中斩出一道道刀光,镪然刀声朗朗。

宁格-鹰扬则意态悠闲,一手负于身后,右手单手持剑,剑光闪烁间,与暗铜色刀光碰撞,几乎每一次刀剑相击,艾尔-狮心都会踉跄而退。

鹰扬大公一脉所修行传承,本就是单人独剑镇压一方的路子,而狮心大公一脉,走的则是大开大磕,气势雄浑,于万军之中搏命厮杀的方向。

单打独斗,便是生命等阶相同,艾尔-狮心也不会是宁格-鹰扬的对手,但若在万千军阵之中,闯阵杀敌,宁格-鹰扬则又远远不如艾尔-狮心。

可惜这里是竞技场,个人勇武彰显之地,艾尔-狮心凭借着手中的勇鸥战刀,方能坚持到此时不败。

但是以秘银生命对抗精金生命,即便宁格-鹰扬没有杀意,艾尔-狮心也已然体力不支。

大口的喘息着,血脉中回荡的狮吼声越来越虚弱,但是,艾尔-狮心秘银色的眸中,却越发明亮。

周墨站在高处,从野猪帮人员之间的缝隙中,看着竞技场中情形。

他在等待,等待艾尔-狮心即将落败,或者,破茧成蝶,生命蜕变的那一刻。

艾尔-狮心此人,是周墨来到这个世界后,遇到的诸多人中,印象最为好的一个。

在周墨老乡,这种人叫赤诚君子,言必信,行必果,念善仁。

这种人,周墨历来是尊敬的。

艾尔-狮心眸中秘银色光辉越来越亮,宁格-鹰扬见状,精金色的眸子中兴奋光芒一闪而逝,手中剑光越发急促狠辣,不似方才的意态悠闲,剑剑斩向艾尔-狮心周身要害,竟然是杀招频出。

看台上,邓格-鹰扬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个老三又抽什么疯,艾尔-狮心要是在这里死了,等着他的可就不是到荒野之中走一遭那么简单了。

许久不见人影的霍格-鹰扬也在这个包厢之中,面上依旧风轻云淡,看着下面的对决,嘴角倒是勾勒出一丝欣赏的微笑。

娜丽丝-鹰扬坐在邓格身旁,一只手挽着丈夫的臂膀,另一只手抚在小腹之上,靓丽的容颜上无喜无悲,似乎场下一切都与她无关。

“霍格,吩咐下去,叫供奉们随时准备救下艾尔-狮心,虽然不知道这头黄金雏狮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替那个周墨出头,但他绝对不能再鹰扬领中出事。”

霍格-鹰扬眉头微微跳动,眸子中闪过一丝不以为然,但还是起身出了包厢,按照邓格-鹰扬的吩咐去做。

另一边看台上,瑞玟-娜隆碧色的眸子中目光深邃,看着艾尔-狮心有些狼狈的身影,面上若有所思。

“周墨走了?”

倩疏微微一礼,然后小心的回道:

“殿下,周墨阁下带着一个胖子一起出了大竞技场,我们的人都在鹰扬城内外搜寻那些东西,接到消息时,两人已经消失在城中。”

碧色眸子微垂,瑞玟-娜隆心中总有一丝不安,却不知道这丝不安来自何处,故而稍有些烦躁的说道:

“倩疏,之前看你不肯与周墨亲近,还以为你不喜此人,但今日观来,你对周墨还是有几分好感的。”

话音平淡,声音清澈悦耳,但停在倩疏耳中,却不觉想到了晨漾的下场,全身微微一颤,行礼道:

“殿下,倩疏只是按照您的吩咐行事,不敢有丝毫逾越。”

碧色眸光一转,垂着头的倩疏,目光在倩疏身上停留了几个呼吸时间,方才移开。

倩疏背后,细密的香汗淋漓,却连呼吸大上一点都不敢。

“唉!”

瑞玟-娜隆叹息一声,说道:

“世上英才极少,周墨起于草莽,却是不可多得的英才,奈何控制不住心中贪婪,却是可惜了。”

话音刚落,瑞玟-娜隆碧色眸子中光芒一凝。

只见竞技场中,艾尔-狮心终于体力不支,手中直刀再一次拦住宁格-鹰扬的剑光之后,整个人倒飞出去,半跪在地上,拄着直刀,低头大口喘息。

宁格-鹰扬却是全然没有收手的架势,手中剑光一闪,如同天边一道惊鸿,眨眼间已经刺到了艾尔-狮心的左胸。

“住手!”

“不可!”

“胡闹!”

“宁格!”

……

刹那间,两边看台之上,所有人的心脏都滞了一滞,各种内容不同,却意思一致的喊声同时传出。

就连周墨,也是脚步微抬,马上就要发动。

这时后,金发飞扬,艾尔-狮心猛地抬头,抬头瞬间,似真有雄狮咆哮,压倒了一切声音。

秘银色的双眸中,一点精金光芒亮起,瞬间之后,艾尔-狮心全身化作精金之色,加上一头金发,整个人真的如同一头黄金狮王振作鬃毛,君临荒野。

狮吼声咆哮,回荡在整个竞技场中,艾尔-狮心手中直刀如电,在空中划出暗铜色流光。

自上而下,斩天辟地的一刀,直直撞上宁格-鹰扬的惊鸿剑光。

气氛微微凝滞,下一刻,惊鸿剑光破碎,邓格-鹰扬踉跄退后三步,面上却是不惊反喜,眸子中满是狂热的兴奋。

“好好好,这才公平,这才痛快。”

“来来来,此战方酣,来过再战!”

艾尔-狮心突破至精金生命,飘扬的金发轻轻落回肩上,却没有应邀再战,身体反而回复了平常颜色。

看台上,周墨微笑,身形电闪而出,手中长刀化白虹连挑。

被野猪帮成员整齐排在最后一排的黑星金箱子,几乎在同一瞬间被周墨挑飞,如一道道流星,划到了竞技场中心正上空。

这时,黑星金箱子上,一道道刀痕方显。

黑星金被破坏,其中承载的次元空间破碎。

鹰扬城大竞技场上空,八十八团金灿灿的光辉几乎同时爆出,刹那间绚烂了整个天空。

五十多米的高度,数百名军功勋贵累世积攒的财富从天而降。

无数的金币,如同雪花飘散的金票,各种珍贵古董、珍宝,甚至各色骑士盔甲、战兵……

宁格-鹰扬在黑星铁盒子爆裂的刹那仰首,然后这名驰名帝都的剑手,本该坚若磐石的右手,竟然无意识的松开,长剑镪然落地。

艾尔-狮心则面带着微笑,双手摊开,湛蓝色的眸子中宁静异常,微微闭上,任无数金币、珍宝砸在他化为精金色的身体之上,火花四溅……

邓格-鹰扬眉间光芒大作,掩盖了双眸之中的惊慌失措和无可适从。

娜丽丝-鹰扬更是在这瞬间腹中绞痛,似乎是胎中婴儿似乎着急爬出来,看看这漫天黄金雨的壮观一幕。

而瑞玟-娜隆,座下软椅,瞬间被全身散逸而出的精灵之火化作飞灰,整个人竟是悬浮在了半空,碧色的眸子中,一片茫茫然。

无数的财宝同时落下,一时间,大竞技场中心,似乎多了一挂黄金瀑布。

周墨静静的欣赏了片刻,嘴角,眉梢,眸中,一种通达的喜意弥漫。

一脚踢醒了胖子,周墨顺着来时的通道,悄然而去。

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周墨独自行走,腰间弯刀如虹,眸中通达酣畅。

自从有了自我意识以来,从未有过的舒畅通达之意在周墨胸中回荡,脑海中无数郁结凝思之处,在这瞬间化作酣畅淋漓的一口热酒,融会贯通。

阴谋、算计、情思,斥候双刀术、破军战法……死刀,林林总总无数念头,在周墨脑海之中串联。

最终,全部化作一颗玲珑剔透的小念头。

周墨挥刀,刀光潋滟,在这空无一人的大街之上,却有十分的意气风发。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