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四章 两把刀

看台之上,瑞玟-娜隆碧色的双眸无神的看着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到倩疏的轻咦声传来,碧色的双眸流转,便看到了艾尔-狮心的那头金色长发,正如雄狮鬃毛一般,肆意挥扬。

“艾尔-狮心?他不是返回帝都了吗?”

瑞玟-娜隆猛地转头,目光冰冷的看向倩疏。

倩疏双膝一软,就跪倒在地,俯首急声解释道:

“殿下,骑士们的回报确实是如此,亲眼看见艾尔-狮心进了驻军的军营!”

这事情怪不得倩疏,瑞玟-娜隆虽然心情不好,但是却也没有昏了头脑,不再理会倩疏,眸光复杂的看向了艾尔-狮心。

那柄刀刃上流转着赤铜光泽的直刀,映在瑞玟-娜隆的碧眸之中,这柄刀他十分熟悉,这是根据勇鸥家族家传的刀法,专门定制的形制。

“勇鸥男爵离开时,手中刀给了谁?”瑞玟-娜隆急声问道。

倩疏慌忙退下,找人询问,不过几个呼吸功夫,便来回报说道:

“殿下,勇鸥男爵尚未离开,此时在看台上观战,身上还配着刀。”

“这柄刀是周墨给艾尔-狮心的?”

倩疏闻言一愣,再次出门,直接向大竞技场下方,对决人员准备所在的位置跑去。

瑞玟-娜隆看着大竞技场上,那头黄金雏狮握着直刀,缓慢而坚定向中心走去的身影,碧眸中闪过一丝迷惑,口中喃喃自语:

“周墨啊周墨,你到底有什么魔力,艾尔-狮心怎么可能会帮你?”

艾尔-狮心提着周墨赠予的直刀,直刀入手的刹那,周墨所铸装备独有的信息在脑海中呈现。

装备名称:勇鸥战刀

装备需求:感知装备信息

装备等级:秘银

装备属性:持有装备者,加持隆拉-迪库秘银巅峰模板。

手中紧握战刀,一股不属于自己的力量自战刀加持于己身,艾尔-狮心双眸中秘银色闪动,隐隐有些微精金光芒溢出,却是在战刀加持下,秘银生命圆满,甚至全身微微胀痛,却是已经触碰到了秘银生命等阶的极限壁障。

微微挥了挥手中战刀,只觉无比顺手,刀在手,身体本能深处,竟然似乎突然多了许多用刀之法,并且其烙印深刻,如同已经苦练二十年一般。

微微摇了摇头,艾尔-狮心嘴角轻笑,这个周墨,还真是能给人惊喜,这种铸造本领,要是被帝都之中那些没有修行资质的贵族纨绔们知晓了,怕是整座帝都都要炸开!

这时,一道冰冷中带着仇恨的目光落在了艾尔-狮心身上。

微微抬起已经化作秘银色的双眸,艾尔-狮心面上带笑,似乎鹰扬三公子目中的仇视如同清风一般。

“宁格-鹰扬,当初利用你是我艾尔-狮心的不对,但是有错认罚,我已经去荒原中单人独剑的走了一圈,既然能够完整的回来,那就是恩怨两消,你何必如此作态,不像我帝都男儿!”

宁格-鹰扬没有他大哥的老谋深算,莫测城府,也没有他二哥的风轻云淡,万事不盈于心。

但少年英姿,剑眉星目,腰挎着长剑,气势锋锐,比之鹰扬大公府前两位公子,多了一分单人独剑就能镇压一方的大气。

此时宁哥看着艾尔-狮心的双目中,仇恨满满,又听到艾尔-狮心如是说,扬手剑出鞘,遥遥指着艾尔-狮心,说道:

“艾尔-狮心,我宁格不是输不起的人,你受我数十剑而还有余力反击,我宁格一时大意被你得手,那是你艾尔-狮心的本事,我宁格-鹰扬输的无话可说!”

“但是你自己去元老院请罪,利用我的伤,去了荒野,这才不是帝都男儿的做派!”

艾尔-狮心素来知道这位宁格-鹰扬是什么人,对他的脾气秉性一清二楚,闻言也不意外,挑了挑眉梢,手中直刀轻敲大竞技场的地面,笑着说道:

“你笨怪的了谁,你要是一招打晕我,我再多的谋划不也都无用?宁格-鹰扬,你那爱人前出风头的习惯也该改改了,否则,早晚还有吃大亏的时候!”

宁格-鹰扬冷笑一声,他自是知道自己的毛病,但从艾尔-狮心口中说出,便觉的格外刺耳,全身在刹那间化作精金,足尖轻轻用力,整个人化作一道精金流光,直冲艾尔-狮心。

艾尔-狮心微微吸气,身周就有狮吼之音回荡,周身化作秘银颜色,手中战刀挥出,便有镪然之音。

半空中,一道银色剑光,一道赤铜色刀光,微微一个交错,尖锐的空气撕破之音淹没了金属碰撞声。

艾尔-狮心整个人脚不离地的向后平滑了数十米,脚下甚至有微微的烟气摩擦而出。

宁格-鹰扬冲击的身形停滞下来,手中银色长剑垂在身前,惊讶的看着艾尔-狮心,并且目光频频注视着艾尔-狮心手中的直刀。

“这是海王国度勇鸥家族的快刀形制,你艾尔-狮心什么时候学的快刀?”

艾尔-狮心举起直刀,看了一眼刀刃,发现暗铜色流转的刃口没有一丝伤痕,心中暗赞了一声,说道:

“这世上的快刀岂止海王勇鸥一家,我狮心家族传承悠久,就不能收藏了一两份快刀传承吗?”

宁格-鹰扬明知艾尔-狮心是在狡辩,却也无法反驳,狮心家族历史悠久,族中到底收纳了多少传承,确实无人知晓。

“哼!艾尔-狮心,遮遮掩掩可不是你们狮心大公家的作风,走了荒野一遭,连这点气度都丢掉了?”

艾尔-狮心笑而不言,手中直刀再次化作赤铜刀光,拦住了宁格-鹰扬的三次剑刺。

脚步快速移动,卸掉了宁格剑上巨力,艾尔-狮心微微活动了一下手腕,虽然仗着快刀,他能够跟上宁格-鹰扬的速度,但是生命等阶有着差距,力量与体质上就十分吃亏。

竞技场上,两位老冤家刀剑相交,口角也是不停,打的不亦乐乎,但其中一个是鹰扬大公幼子,一个是狮心家族的独苗,虽然打的欢快,但是彼此都知道,最多分出胜负,绝对不会有生死之难,所以场面虽然好看,但是没有一丝紧张。

倒是南门之中,周墨将直刀扔给了艾尔-狮心之后,提起了野猪欲走,却被一干秘银骑士拦住。

周墨皱了皱眉,随手又将野猪扔到一旁,喝了一句:

“不想死就跟在我身后。”

右手挽住了腰间彩虹弧度弯刀,黑眸中杀机大起。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