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六章 大竞技场(2)

瑞玟-娜隆走下软椅,来到栏杆处,海蓝镶边的大红色斗篷挥展,如在看台上展起一面旗帜。

骑士盾护住前胸,骑士剑单手高举,两队二十名海王国度骑士,动作整齐划一,就连坐下坐骑,都微微俯首,向这位海王国度的明珠致敬。

微微抬高下巴,蓝金色面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瑞玟-娜隆身后大红斗篷无风自动,飘扬如战旗,斗篷之下,一身贴身皮甲显露而出,勾勒出这个女人完美身材的同时,平添了几丝英气。

瑞玟-娜隆高高举起右手,翠色的精灵之火凝聚,一柄纤长秀美的翠色单手剑握在了瑞玟-娜隆的手中。

“吾之荣耀,尔等之荣耀,皆在前方,骑士们,胜利,胜利方得荣耀!”

声音唯美,话音却铿锵有力,随着话音落下,瑞玟-娜隆高举的单手剑猛然挥落,在身前划下了一道绚丽的翠色光焰。

“铛铛铛……”激昂高亢的剑与盾交击声响起,海王国度的骑士们为自己奏响了战歌。

骑士与自身坐骑,可以看成一体,随着剑与盾的交击声,骑士们整齐的调转方向,面对着鹰扬大公领骑士队。

于此同时,鹰扬大公领的骑士们也完成了相应的礼仪,与海王国度骑士,同步调转。

一方持重剑长刀,一方挺剑持盾,两方骑士再次恢复到最初的对峙之势。

“呜呜呜……”雄壮中带着凄厉的号角声响起,这是骑士出征之号角,也是骑士冲锋之号角。

两个阵营的骑士们相隔着百米的距离,这个距离对于普通战马来说,甚至不够达到冲锋最高速度,但是对于都是黑铁生命的雪狼和山地暴熊来说,却已然足够。

从号角响起,骑士催动坐骑开始冲锋,到完成冲锋阵型,海王国度只用了十八米的距离,就组成了两个十人一组的箭头形骑士战阵。

而山地暴熊的灵活性,不如雪狼,尽管鹰扬大公府的骑士训练精良,也足足用了二十五米方才组成了阵势,同样的两队箭头形骑士战阵。

针尖对麦芒,两方骑士都不甘示弱。

周墨俯视着下方战场,黑眸中闪过一丝了然,两队的阵型虽然一致,但各自的目的却是不同。

鹰扬大公府的山地暴熊骑士们,是真的想要指接面对面冲击,借着山地暴熊的雄壮,直接将雪狼骑士冲散。

但是海王国度的雪狼骑士,组成的箭头形却微微有些偏转,打的是用侧锋杀伤敌人,然后灵活来去的主意。

周墨心中沉吟,以拉马斯-奥托对军阵的认知来看,这次骑士对决的的胜负,在两队骑士第一次撞击接触之时就见分晓。

如果鹰扬大公府的骑士折断了雪狼骑士们组成的箭头,就能顺势直插入雪狼骑士阵型之中,将其冲散,那么胜利就是时间问题了。

但是,如果雪狼骑士充作尖锋的那名骑士抗住了冲击,甚至不需要反杀对方尖锋,只需要能控制住方向,让雪狼箭头偏锋狠狠的划过暴熊骑士的阵型,然后利用雪狼灵活快速的优势,逐渐削弱消灭对手,胜利也会很快。

四队骑士很快完成了第一次冲击。

血色的暴熊在咆哮,甲胄下的雪狼在嘶吼,重剑与盾牌交击,战甲与战甲碰撞。

列阵在东边的两队骑士先了一瞬冲撞在一起,为首的两名骑士尖锋,一持双手重剑,一左盾右剑。

山地暴熊与海国雪狼,瞬间冲撞在一起。

雪狼凌空跳起,四爪敏捷的狠狠踹在了山地暴熊的侧背,于此同时山地暴熊上的骑士,重剑已然突刺而出,连续的音障波浪肉眼可见。

雪狼骑士左手持盾,微微侧了侧迎击的角度,右手长剑挥动,目标却不是突刺中的骑士,而是骑士座下的暴熊。

雪狼四爪踹中了山地暴熊,重剑突刺也集中了雪狼骑士的盾牌。

一踹,一击,力道都让雪狼骑士向西边偏转而去,同时回身挥动右手长剑,在山地暴熊庞大的身躯上留下了深深的血痕。

两队骑士交击了刹那,雪狼箭头阵型便微微转动方向,擦着暴熊骑士阵型交错而过。

交错过程中,持盾的雪狼骑士,比之用重剑的暴熊骑士,有很大的优势。

盾牌格挡重剑的突刺,斩击,同时右手长剑挥舞,不过交错瞬间,暴熊骑士阵型就被刮下了一层,三名暴熊骑士或当场被击杀,或被斩下坐骑。

第二队骑士虽然晚了一瞬,但在第一队骑士完成交错之时,也已分出了胜负。

同样,雪狼骑士的战术出乎了暴熊骑士的意料,完成了侧锋杀伤的战术,但不同的事,第二队的雪狼骑士,却是向东偏转。

两队雪狼骑士,一向东,一向西,竟然汇合起来,组成了一个更大的箭头阵型。

赌局有三场,两场秘银骑士对决,但是因为大竞技场场地足够大,就一同进行,但毕竟是两场对决,周墨看向瑞玟-娜隆,这样不违反规则吗?

瑞玟-娜隆俯视着战场,蓝金色面具掩盖了这个女人此时的表情,虽然没有看向周墨,先天敏锐的感知却感觉到了周墨那疑惑的目光。

“所有规则,都是战争开启之前的事情,战争开启之后,战场之上,没有规则,胜者荣耀,败者死亡。”

冰冷而又理所当然的话,让周墨了然,一切都在这个女人的算计之中。

果然,当两队雪狼骑士融汇成一队时,对面看台的鹰扬大公子并没有提出抗议,大竞技场的裁判也没有异议,甚至连看台上的观众们,也只是将音浪抬高了两个音阶。

助威声,喊杀声,震耳欲聋,在两队雪狼骑士融汇到一起后,这种声音更是如同天雷响彻。

无数观众的嘶吼声交汇到一起,竟然将场中超凡生命之间战争引发的重重音爆之声压下。

周墨环视了一圈看台,发现无论贵族还是平民,都面红耳赤,用尽最大的力气嘶吼着,杀,杀,杀,杀……

两队雪狼骑士一融汇,直接奔着第一队暴熊骑士,正面冲击而去。

身后,灵活性远远不如雪狼骑士的第二队暴熊骑士,还在调整阵型,根本无力追击。

长剑在挥舞,带起一颗颗滚烫的人头,雪狼在嘶嚎,鲜血激起了狼族永不磨灭的野性。

在雪狼骑士们,撞击在第一队暴熊骑士阵型上时,原本还庄重肃穆的骑士对决,瞬间化作修罗地狱。

阵型被冲散的暴熊骑士,在两倍多同阶骑士的绞杀之下,只支撑了三个呼吸。

三个呼吸之后,雪狼在****着暴熊骑士身上的鲜血,在撕咬着死亡暴熊身上的肥美鲜肉。

雪狼骑士们盾牌凹陷,长剑染血,战甲下的胸膛微微喘息,但是冰冷的战甲,却让这群雪狼骑士,如霜冰般沉静。

沉静的看着重新改变方向,向他们冲击而来的第二队暴熊骑士。

“海国信仰,礁石海浪!”

第一次,自从对决开始,大竞技场中第一次发出了骑士们的声音。

“海国信仰,礁石海浪!”

“海国的骑士,愿做拍打礁石的海浪,即便自身粉身碎骨,也勇往直前,退去的只能是他们的尸体,前进的永远是他们的同袍。”

碧色的眸子看着下面的骑士,其中闪动着骄傲,原本清澈如泉的声音,此时也带上了一丝海浪滔天的雄壮。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