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十七章 熟悉的人

接下来的日子,周墨一如既往的生活着,在酒馆调酒,在铁匠小屋铸造装备,交割装备赚取金钱。

日子很平静,家中多了一个倩疏后,周墨的日子也更舒服起来,倩疏雇佣了厨子、仆人,周墨小小的家被她打理的井井有条,虽然对周墨的态度还是不冷不热,不过周墨已然很满意了。

但是心中的焦虑却一直提醒着周墨,狂澜不远,危险将近。

自从知道了西部五大军团是皇帝陛下的嫡系之后,周墨就知道他将拉马斯-奥托的死推到军方势力身上,有一个致命的漏洞,那就是皇帝陛下未必会相信。

之前还指望着鹰扬大公和军情局能够快刀斩乱麻,像是在荒野边城那般,得到口供之后,马上斩绝,这样一来,拉马斯-奥托的死就变成了无头公案,这个黑锅军方不想背也要背了。

然而,事情发展超乎了周墨的预料,皇帝对军队的掌控竟然如此之强,皇命一下,所有军功勋贵竟然全部放弃抵抗,任由被押解帝都。

这就说明,军方的一切行动,其实都是受到皇帝陛下遥控的,甚至拉马斯-奥托死后,军方来人也未必是因为想要找什么可笑的旗帜、由头,而是皇帝陛下通过军方,在关心自己儿子的死。

波谲云诡,这个看似已然在平复的漩涡,其中依旧暗流重重,周墨看似已经搭着海王国度和军情局的缆绳远离,其实舢板之下,一直有暗流潜伏。

十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那些被关押的军方勋贵依然不审问,不定罪,朝堂之上在皇帝的静默下也渐渐沉默下来。

周墨调着一杯海上男儿,心中却隐隐感觉,如今的奥托帝国,恰似海上暴风雨前的宁静。

将酒推给客人,周墨一抬头,却发现身前作者一个身着灰色大斗篷的男人,斗篷外隐隐有金色发丝露出。

这人微微抬头,如同大理石雕琢的英俊面容上,一双碧蓝色的眸子中带着几分笑意。

周墨整个人一愣,然后垂下了眸子,艾尔-狮心!

心中百转千回,狮心大公都被关押,原本应该在军情局黑狱中的艾尔-狮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逃狱,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军情局黑狱那是何等地方,从建立开始,就从未有逃狱之事发生,甚至连尝试过的人都没有。

军情局更不可能私放艾尔-狮心出狱,那样对军情局没有丝毫好处。

唯一的解释,皇帝陛下暗中将这位狮心大公之子,放了出来。

周墨抬眸,刚要说话,酒杯艾尔-狮心的眼神打断。

“我现在明面上依然在该在的地方。”

低沉带着磁性的嗓音依旧那么魅力十足,却多了几份风霜。

周墨微微点头,果然,艾尔-狮心是皇帝陛下秘密放出来的。

“你的腰带十分神奇,对家族来说意义很大。”

“但我更喜欢你的重剑。”

周墨沉默着听着艾尔-狮心的话,心中不断思索他话中意思。

“有人问过我你的事情,同时问了暗刺的事情。”

这句话,让周墨整个人都紧绷起来,艾尔-狮心之前在军情局黑狱中,能够问关于他和暗刺问题的人,不是军情局局长,就是那位皇帝陛下。

“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很严重,但你的重剑救过我一命,所以我也救了你一命。”

听到这话,周墨整个人从皮肤汗毛,到一直提着的心脏,全部放松下来。

艾尔-狮心之前是站在拉马斯-奥托一边的,他的证词是最有力度的。

拉马斯-奥托之死这件事,帝国皇帝应该是不会恨到周墨身上了。

“这样,你我两清了,接下来的事情,就要公事公办了!”

周墨微微点头,示意自己同意,同时递了一杯帝都风情到艾尔-狮心的手边。

酒杯被接过的瞬间,两人指尖微微接触了刹那。

艾尔-狮心是秘银生命,周墨如今也是秘银生命,接触的瞬间,艾尔-狮心身上的经历光团完全被复制到周墨自身生命场中。

周墨微微低头,闭目凝思了片刻,在经历光团中代入了艾尔-狮心这些日子以来的经历。

军情局黑牢的阴森潮湿,无人理会的孤独憋闷,一日三餐的粗糙难咽……

最后,艾尔-狮心被带到了一个全封闭的石室中,见到了那位身披着黄金与蓝金交织袍服的老人,帝国的皇帝陛下。

周墨再抬头时,已经对艾尔-狮心此行来的目的一清二楚,也知道了那位皇帝陛下打的什么主意。

“我已经观察你十天了,过着平凡的日子,安稳富足,却又不失警惕,野猪帮那市井之人竟然还有如此用处,倒是让我开了眼界!”

喝了一口酒后,艾尔-狮心的话多了起来。

“你是说他们的小生意?让那群苦哈哈养家糊口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

周墨知道了艾尔-狮心来到鹰扬城的目的,也明白艾尔-狮心提起野猪帮的意思,却故意装作没听懂。

“不是他们的小生意,而是这些人在鹰扬城最底层组成的庞大网络。可以说鹰扬城中若是有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住你的耳目了。”

周墨微微一笑,却不搭话,明显艾尔-狮心还有后文。

“而野猪帮向来不入贵族们的眼,他们要做些什么,上面的那些人恐怕会一无所知吧!”

“水流于渊,人们都看到了波光潋滟,谁能主意到水下泥沙呢?”

周墨嘴角勾了勾,淡淡的说道。

艾尔-狮心点了点头,是这个道理,他也是看中了野猪帮有这种本事,才找上了周墨。

话题一转,艾尔-狮心说道:

“海王国度虽然强盛,那位娜隆公主也算是算无遗策,可能因为她到底是个女人吧,忘了最关键的一件事。”

听到艾尔-狮心如此说,周墨好奇起来,他对瑞玟-娜隆这个女人的手段可是佩服的紧。

“哦?她忘了什么事?”

艾尔-狮心伸出一只手,手化作秘银颜色,然后紧紧握成了一个拳头。

“她忘了,纵使有阴谋诡计无数,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也会被摧古拉朽一般扑灭!”

“而帝国之中,这绝对的力量掌握在皇帝陛下手中,所以,帝国之内,也只有皇帝陛下才能视众生为蝼蚁。”

“而她,即便布局再精妙,计谋再莫测,也不过一场虚幻罢了!”

周墨沉默下来,半晌方才说道:

“给我些时间,我需要考虑一下。”

艾尔-狮心点点头,理解的说道:

“可以,毕竟那位娜隆公主将你带到海王国度,也算救了你一命,你或许还不知道,你前脚刚走,暗刺的一名神秘态生命就已经到了荒野边城。”

艾尔-狮心扔出了十枚金币,然后起身离去。

周墨看着艾尔-狮心的背影,黑色的眸子中意味莫名。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