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十五章 杀戮由心

赤着双目,双手巨剑斜举,身体微躬,此时骑士队长眼中只有端坐着的周墨。

周墨嘴角露出微笑,眉梢微挑,脸上露出了久违了的桀骜肆意。

骑士队长一身秘银战甲,坐下山地暴熊,冲锋快若奔雷,短短的距离,身后却尾随着阵阵突破音障的闷雷之声。

鹰扬大公府出身之人,不出手则已,但只要出手,必然如狮子扑兔,全力而为。

秘银生命的威势再现于周墨眼前,相比于荒野边城城墙上,只能搏命一击,赌那一线生机的周墨,此时已然不可同日而语。

右手中黑芒一闪,杀戮之匕已经在握,周墨扭腰,双足轻轻在半废的马车上一点。

整个人如同伏卧在草丛之中突然跃起的黑蟒,在骑士队长手中重剑将挥未挥的刹那,闪电般弹跳缠绕而上。

身体在腾空的瞬间化作黑铁之色,周身肌肤上,细密的秘银色纹络已然能闪耀出秘银光泽。

黑铁中秘银光泽闪动,跃跃欲试,似乎要随着周墨的杀意,破壳而出。

黑蟒在秘银骑士身上刹那间环绕了一圈,周墨手中杀戮之匕豪不留情,自战甲脖颈、腰间,腋下的缝隙上刺入拔出,速度快到了不可思议。

秘银骑士的冲锋如同进入了天空的流星,速度瞬间缓慢下来,周墨轻轻的自山地暴熊背上跳下,看着那秘银色流行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在惯性的作用下狂飙而去。

只不过,秘银色的尾焰中,夹杂了些许血腥红色。

兔起鹘落间,一白一黑两道身影在马车旁交汇,黑影绕白身,也不过眨眼时间,周墨便已经好端端的站在了马车不远处,手中漆黑的匕首上滴落着鲜血。

而那已经冲锋远去的山地暴熊身上,冲锋的秘银骑士则跌落而下,沉重的秘银战甲与重剑齐齐跌落发出的响动,方才让山地暴熊察觉到不对,停了下来,转身看到主人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山地暴熊狂吼一声,熊目中顷刻变的通红,神情狰狞狂暴,獠牙大张,原本黑铁色的山地暴熊,全身皮毛竟然开始泛起了血红之色。

门口看戏的骑士们,比山地暴熊的反应还要慢上一瞬,但也不过是一瞬,眨眼间,九位秘银骑士已然驱使坐骑狂奔而出,背上双手重剑,已经全然在握。

周墨脸上肆意的微笑越来越大,看着九名秘银骑士冲锋而来,在这极怒之下,马蹄声依然整齐如一人,九人冲锋,竟然带出了千军万马奔腾的气势。

赞赏的点头,鹰扬大公府名不虚传,只看着和守门的骑士便已经知晓,鹰扬大公府人马,的确精锐,训练有素四个字是担得起的。

前有九位秘银骑士冲锋攻伐而来,后有山地暴熊进入狂暴状态,不用周墨鲜血浇染全身,怕是不能罢休。

周墨全无惧意,提点精神,反而觉得无论是在边城军营中,还是在瑞玟-娜隆的庄园内,甚至鹰扬城的这些日子,都远远不及此时快意。

厮杀场方见男儿胆,生死间可做**舞。

周墨朗声长啸,身形晃动,拉出道道黑色残影,竟是直接冲向了正面冲锋而来的九名秘银骑士。

黑影与冲锋铁阵接触的刹那,漫天黑色残影瞬间聚拢,化作一条黑虹,手中杀戮之匕如同蛇之毒牙,伸缩间立见生死。

九位秘银骑士手中重剑挥舞,化作如林铁壁,如同九道浪涛,次第向周墨挥斩而去。

周墨却如黑虹,绕空而舞,手中杀戮之匕每每与重剑接触,都是一触即退,借力上升。

当周墨已然来到九名骑士上方正中之时,杀戮之匕突然巨颤起来,在空中拉出无数细密黑芒,如同一片蛛网。

只是眨眼间,蛛网越织越大,已经遥遥罩住九名骑士,然后猛然收缩而下。

“叮叮当当……”很难想象,匕首与重剑交击会发出如此声响,如同风铃沐浴在晨风之中。

蛛网似乎高估了自身的柔韧程度,九柄双手重剑几乎只在刹那间就将周墨织成的蛛网撕扯的支离破碎。

却没有人发现,每一次清脆的交击声传出,那个在九名骑士中化作黑虹穿梭的影子,身上就会有点点秘银色闪耀而出。

细密绵长的叮当声连成一片,如同一场音乐会在鹰扬庄园门口上演。

九名秘银骑士,虽然将蛛网撕扯的之力破碎,却发现,每个人都被一片蛛网黏住,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

直到,一名骑士耐心耗尽,全身秘银色光辉大放,手中双手重剑高高举起,战盔也随之轻仰,却发现,一只秘银色的蛛影,在上空一闪而过。

周墨体内的鲜血在奔流,胸膛中岩浆与海水交融掀起无数暗流,磅礴的生命潜力在无数暗流的冲击之中,迸发而出。

然而,最主要的,还是周墨一直被压抑,被禁锢的情绪在爆发,被自己生死安危束缚住的那一点心头灵光挣脱而出。

此时,在生死搏杀之中,在肆意杀戮之中,所有的压抑,所有的禁锢,所有的束缚,全部被那兴奋、被那桀骜通通挣脱。

秘银色,从肌肤,到心脏,到骨髓,蔓延全身。

周墨,秘银生命!

支离破碎的蛛网上空,突然多出了一只秘银蜘蛛,张合着獠牙。

所有蛛网碎片,在刹那间全部合为一体,铺天盖地的笼罩而下。

周墨手中杀戮之匕在闪动,漆黑颜色已经被血色覆盖,眸光看向高举重剑,却再也不能落下的那名秘银骑士,露出一丝遗憾。

九名秘银骑士,战甲缝隙中皆有细小的血色溢出,跌落坐骑。

此时,已然狂暴的山地暴熊方才赶到。

周墨轻瞥了一眼暴熊,爆发还未收敛的杀气冰冷刺骨。

即便是狂暴的山地暴熊,也能感受到死亡的降临,那是千百万年来,它们无数祖先烙印在血脉深处的恐惧。

庞大的山地暴熊猛的刹住身形,眼中血红褪去,一屁股坐在地上,粗壮的后腿夹住了短小的尾巴,一时间简陋的智慧让它不知何去何从。

剩下的九只坐骑不过平凡生命,最多到了准黑铁,在周墨的杀气笼罩下,没有了主人撑腰,全都战战兢兢,站在原地,守在主人的尸体前,似是在默默哀悼。

老管家那双略微浑浊的眸子一直注视着战场,却没有一丝情感波动,此时见到十名秘银骑士全军覆没,老管家眉心处,隐隐现出了血红光芒。

这眼睁睁看着自家骑士被杀,却没有一丝表示的老管家,竟然是一名神秘态生命。

周墨却全然不惧,全身上下皆是丝绸般润滑的秘银光泽,回头看了看身后,遗憾叹道:

“恨未能披血袍!”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