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十章 暗夜杀戮

入夜,周墨开始收拾酒具,准备离开。

一名酒保看到周墨动作,暗中给了门口侍者一个眼神,门口侍者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周墨将最后一个调酒杯收拾好,对着接班的调酒师微微一笑,更换衣服,出了金鹰酒馆。

走在傍晚还很繁华的街上,周墨混入了人流之中,一道或几道若有若无,不定更换的视线,一直黏在周墨身上。

若不是周墨早就知道野猪帮在监视他,早有留心,这些混杂在行人中,街旁商铺里,甚至暗门娼|妓门口的视线绝难察觉。

周墨有心试试野猪帮的本事,一直走在热闹的大街上,即便绕远,也对两旁的捷径小道视而不见。

路过了两条人烟稀少的小路后,野猪帮有些耐不住了,不一会,那个胖子跌跌撞撞的从周墨后面跑了过来。

“周墨阁下,周墨阁下!”胖子的声音连呼带喘,若不是周墨,谁能知道这个体肥如猪,面带憨厚,眼藏猥琐的胖子,竟然是一名黑铁生命!

周墨停下脚步,转身,便看见这胖子耷拉着肚皮,身上的麻衣无法兜住一身的肥肉,仿佛全身都在颤抖,双手艰难的扶着膝盖,面色通红的喘息着。

周墨黑眸中的笑意一闪而过,光屏这胖子的演技,就比军情局中的大多数探员要强。

“咦?是你,我正要去尼斯庄园,你怎么来了,我周墨还当不得一名贵族男爵派人来接吧!”

一脸的惊讶,还有隐藏的很好的一丝受宠若惊,周墨的演技也是不差。若周墨真的只是一名普通调酒师,那么贵族花钱请他调酒师给他面子,派人通知一声送上钱财就可以了,派人来请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胖子连连摆着手,指着自己剧烈起伏的胸膛,示意周墨等他缓口气再说。

周墨站在胖子身前一步,等着这个胖子呼吸匀称起来。

胖子见周墨不急,他倒是急了起来,这一急就露出了马脚,剧烈的喘息迅速恢复,面上的通红之色恢复的速度也异常快了起来。

周墨掐着时间,这胖子从剧烈运动而喘息急促,到恢复平常呼吸状态,比平凡人的极限时间还要快上一倍。

心中微微摇头,到底是底层出身,没见过什么大世面,遇事偏于急躁了。

“周墨阁下,您第一次去尼斯庄园,小的自然要来引路,否则迟了时间,小的可要受大苦楚,却没想到赶到酒馆,您却已经出发了,这通好赶,真是累死我了!”

胖子脸上恐慌中带着埋怨,表情完全就是一个小人物的无奈,周墨竟是完全看不出破绽来。

又暗赞了一下胖子的演技,周墨眨了眨黑眸,礼貌的笑着说道:

“竟是如此?那快走吧,否则连累你吃了皮肉之苦,周墨也于心不忍。”

胖子闻言,感激的对周墨笑笑,仿佛真的很急一样,连话都顾不上说,就走在头里,将周墨引入了一个小巷之中。

鹰扬城街面整齐,但是大街两旁的小巷之中,居住的都是在底层讨生活的平凡人们,小巷子错综复杂,胖子带着周墨几个拐弯,就已经看不到街上的灯火,连吵闹的叫卖嘈杂声都变的隐隐约约。

周墨感觉到,胖子的脚步声开始变了节奏,从一开始的火急火燎,恨不得马上飞到尼斯男爵庄园,变的沉重缓慢下来。

若是旁人,可能是觉得胖子的体力不支,所以脚步变慢,但是周墨却知道,怕是野猪帮的人,就在附近了。

果然,又转过一道弯后,周墨眼前突然多了十多个身影,身后也有密集的脚步声传来,微微回头,后路也被人封上了。

胖子脚步一顿,周墨自然停下了脚步,与这个胖子保持着两步的距离。

“周墨阁下,都怪我,都怪我,贪快走了这条路,怕受责罚,忘了这条路上的劫匪最多,您不要管我,赶紧跑,这些劫匪们最是狠辣,劫财之后还要杀人碎尸,我们这些给人做扈从的,每年总有几个要折在他们手上,没想到今天轮到我了!”

胖子紧张的向周墨靠近,嘴里还用颤抖的声音喋喋不休的说着拦住道路这些人的来历。

周墨的主意力似乎被胖子的话吸引,张嘴刚要说些什么,昏暗光线下,一道极不易被察觉的细微黑芒猛地刺向了周墨的软肋。

胖子全身化为黑铁,原来累赘不堪的一身肥肉,此时如同钢浇铁铸,整个人变得小巨人一般,脸上哪还有憨厚猥琐的表情,全是凶狠狰狞之色。

带着些微秘银纹络的右手微探,一把抓住了胖子持着凶器的手腕,那根黑色铁刺停滞在周墨软肋前一寸,再也动弹不得。

周墨左手微震,掌心刺在手,左手似乎只是在胖子身前晃过,胖子真如黑铁铸成一般的身躯刹那间多了一条从咽喉到小腹的血痕。

“不要动哦,否则内脏流出来,你可就没救了!”

胖子全身维持着黑铁化,却有豆大的汗珠子额头渗出,一双原本应该猥琐的眼睛,此时满是震惊的看着周墨。

不敢动,胖子真的不敢动,他感觉到,此时他被划开的胸腹之间,只有一丝薄膜联系,只要他有一点动作,撕裂了薄膜,如此大的伤口,内脏会被腹内压力喷出,到时候他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在胖子肩头的衣服上抹了抹染血的掌心刺,周墨右手出现杀戮之匕,嘴角挂着一丝笑容,走向了堵住道路的人群。

暗夜中,昏暗的小巷内,周墨一人独舞,手中杀戮之匕当真不负杀戮之名。

心脏,咽喉,只刺这两处,包括五名黑铁生命,无一人是周墨手下一合之敌。

都只是见到黑色立芒闪过,心口或咽喉一痛,整个人全身力气随着鲜血喷出,软倒在地上。

周墨手中杀戮之匕挥舞,从种种不可思议之角度刺入人体,感知到刺破心脏,划短血管,刺穿气脉后,就毫不留恋,转到下一个目标身体要害。

杀戮之匕刺出了二十七次,原本针对周墨的小巷内,就多出了二十七具尸体,其中黑铁生命五名,准黑铁生命二十二名。

周墨衣不染血,身无点创,慢悠悠的仿佛在月光下跳着独舞。

胖子的伤口还没有恢复完毕,眼睁睁看着兄弟们被周墨玩笑一般杀戮,却不敢动上一丝一毫。

周墨走到胖子身前,还是用胖子身上的麻衣擦去了杀戮之匕上的血迹,轻轻地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说道:

“看来你是个怕死的人,怕死的人好,怕死才能活的长久,你说是不是,库伦帮主?”

胖子听到周墨的低语,脸上呲目欲裂的神情恢复到平静,但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中,却露出了一丝真正的惊恐。

这句话是他常说的,每次在解决一些对手时,面对着活下来的人,他总喜欢如此说,这是他不多的爱好之一。

而库伦,是胖子的真名,他从乡下来到鹰扬城后,就从未用过的真名,即使是帮中的心腹,也只知道他自号野猪,这也是野猪帮名字的由来。

但这个周墨,这个他们眼中的大肥羊,竟然如此了解他的底细,库伦心中惊悚不足以用言语形容,一股冰冷自尾巴根逆流之上,轰入大脑之中,让他全身微微颤栗起来。

“处理好这里,然后到我的住所来,我想你很愿意跟我友好的谈谈!”

留下了一句平淡的话,周墨扫了一眼二十七具不断有鲜血溢出的尸体,又瞥了一眼胖子胸腹处缓缓愈合的伤口,独自离去。

周墨走了许久,胖子胸腹处的血线消失,只留下一层已经微微发黑的血迹。

轻轻的扭了扭身子,感应到胸腹部的伤口确实愈合了,胖子才动了起来。

肥胖的身子此时灵活如狐,在小巷中每一具尸体上试探着呼吸,知道发现所有人都要害中刀,无一幸存后,胖子才一屁股坐在了血滩中,久久不语。

月上中天,胖子方才缓过神来,不知从哪具尸体上翻出一根雪茄,用幽蓝的火焰点燃,就着弥漫的血腥味,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雾。

黑铁生命的肺活量非常人可比,胖子这一口气吸的从容悠长,一根雪茄被这一口气吸没了一半。

胖子的脑袋在烟草的刺激下,彻底清醒过来。

“麻的!踢到了铁板,狠,真狠啊!我野猪没你狠!”

不清不楚的嘀咕了几句,胖子从怀中掏出一个铁哨子,吹了几声却没有声音发出。

但是不一时,就有数个人影行走于阴影中,快速的来到了小巷。

小巷内一地的尸体与鲜血让这几个人噤若寒蝉,不敢入内,在小巷外静静观察,知道胖子的声音传出:

“麻的,磨蹭什么,赶快进来,这回踢到铁板了!”

此时,周墨已经悠然的走到了家中,站在门口,周墨目光扫过门锁,细微的灰尘痕迹让周墨微微皱起眉头,有人用钥匙开门进了他的房子。

房子是隆巴顿-诺亚走军情局的渠道提供的,钥匙整个鹰扬城应该只有一把,就在周墨的手上。

在门口沉吟了一会,周墨隐隐猜到了屋内的人是谁。

打开房门,周墨就敏锐的嗅到了一丝幽静的女人香。

这味道周墨很熟悉,但是进了屋子,周墨却发现整个环境变的陌生起来。

原本装修简单,原色调的屋子,此时已经变成了有些清冷的水蓝色调,所有的家具摆设都焕然一新,客厅内唯一的家具,那个旧沙发,此时已经换成了纯白色,似乎某种荒兽皮毛制成的奢侈品。

毛茸茸,看起来就很舒服的沙发上,一个倩影,正曲着纤细秀美的小腿,捧着一本厚厚的羊皮书阅读。

灯光明亮,观美人,不知为何,周墨心中涌上一股从未有过的温馨。

“倩疏,又见面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