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七章 鹰扬大公庄园

一夜未睡虽然有些疲累,但对于黑铁生命来说也不算什么,周墨洗漱一番,就准备去金鹰酒馆上班。

刚出门口,就见一辆雕荆棘花纹的褐色马车停在道旁,霍格-鹰扬站在马车旁,天蓝色的眸子看着周墨。

周墨有些无奈的迎了上去,说道:

“真是一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你们鹰扬大公府,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鹰扬领上的公民?”

霍格-鹰扬天蓝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戏谑,说道:

“若是蛇渊的人进了鹰扬城我们都不知道,鹰扬大公府早就不存在于世间了。”

周墨笑着打了个哈哈,意味深长的拍了拍霍格的肩膀,绕开这个话题说道:

“说吧,今天你霍格二公子亲自来接我,有什么事?”

霍格-鹰扬也不再提蛇渊的事情,和聪明人说话是件愉快的事情,什么事情点到为止,其中利害关系不说自明,省了许多口舌的同时,又不会影响到彼此关系。

“上车吧,今日是大公府内低层人员大比的日子,带你去看看热闹!”

周墨耸了耸肩膀,走上了马车,心中却知道,这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而且是一个霍格-鹰扬根本懒得掩饰的借口。

鹰扬大公府的马车,在鹰扬城中自然畅通无阻,不一时就出了城门,沿着鹰扬家族修建的直道,向鹰扬庄园奔驰而去。

“说吧,到底什么事情!”马车的速度提了起来,周墨便知是出了城,再次开口问道。

“你这些天来发了大财,我们鹰扬大公府收养的那些孩子们也都不容易,大比一次总要拿出些像样的奖励,找你赞助些!”

霍格-鹰扬总有将任何事情都说的自然而然,理直气壮的本事,气的周墨没好气的说道:

“行啊,只要你们大公府付钱,一切都好说。”

天蓝色眸子淡淡的看了一眼周墨,霍格-鹰扬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请你看大比,你提供大比第一名的奖品,公平交易,合情合理,没有钱。”

周墨皱了皱眉毛,他倒不是舍不得一件装备,而是这个要求不符合他对霍格-鹰扬的认知,这些大贵族出身的世家公子,对于人情往来都极有章法,从不轻易欠下人情,什么事情在事前就会谈好条件代价,今天这无缘无故的从他这要好处,不是霍格-鹰扬的风格。

周墨还要开口再问,可惜马车的速度太快,已然到了鹰扬大公的庄园。

马车停下,周墨与霍格-鹰扬走下马车,在鹰扬大公的庄园坐马车行走,无论是周墨还是霍格-鹰扬都没有那个资格。

走在庄园内碎石铺成的小路上,眺望着远处的青石城堡,周墨开口,打破了两人间沉默的气氛。

“你们家庄园建的这么大,居住的城堡离庄园门口足有十五里,还不准人在庄园内使用马车和坐骑,谁愿意到你家做客?”

霍格-鹰扬看了一眼周墨,又转过头去目视前方,语气风轻云淡的说道:

“等你到了神秘态,可以将马车直接停在我家城堡门口,我父亲没有神秘态生命以下的朋友!”

听到这话,周墨想要说些什么,张开嘴又发现自己无言以对,以鹰扬大公的身份地位,生命位阶,如果说有一个物理态生命的朋友,就连周墨自己都难相信。

乖乖的重新闭上嘴巴,周墨无言的撇撇嘴。

一路无话,两人来到巍峨的青石城堡前,在迎出的仆役走过来前,霍格-鹰扬忽然低声说了一句:

“进去后不要提蛇渊的事情,有些事情自己心里明白就好,但绝对不要说出来,还有,大哥让我转告你,主意好分寸,平衡要把握好!”

前一句话是对家人的关心,不希望这座城堡里的家人们知道外面复杂的世界,后一句是认可和提醒,认可了周墨的智慧,提醒周墨的行为。

鹰扬大公这种位置的人,无论是在贵族圈子里,还是在朝堂上,都不可能没有敌人,不可能没有自己的政治倾向,但是历代鹰扬大公都做到了公正无私,不偏不倚,只忠于皇权,还能屹立不倒,长存于世。

原因,就在蛇渊,这个初代鹰扬大公覆灭过一次,历代鹰扬大公都竭力剿灭的组织,与鹰扬大公府势力有着难言的默契,二者一在明,一在暗,达成了诡异的平衡。

周墨注灵装备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平衡,但无论是鹰扬大公府还是蛇渊,都希望这个平衡能够维系下去,所以蛇渊能够在周墨身处鹰扬城中的情况下找到周墨,所以霍格-鹰扬会对周墨接触蛇渊众人视而不见。

周墨在老家之时就明白,整个天下是一体的,朝堂之上与江湖之中,永远脱不了联系。

这也是周墨在蛇渊蜘蛛找上门来,虽然惊讶其速度,警惕其手段,却并不下杀手,并敢于和蛇渊谈了一笔大生意的原因。

青石城堡内空间极大,周墨与霍格-鹰扬并肩而行,神情轻松的交谈着酒中妙趣,前面自有仆役引路,将周墨带入了一间暗红色色调的宽敞房间。

“小会客厅到了!”霍格-鹰扬用最简练的语言,告诉了周墨这是哪里。

周墨也是心思灵巧之辈,闻弦歌而知雅意,立时转头看着霍格-鹰扬,怀疑的问道:

“哪位夫人要见我?”

小会客厅,通常是贵族内眷们会客的所在。

霍格-鹰扬难得的显露出一丝窘迫来,却并不说话,但周墨也明白了要见自己的是谁。

如果是鹰扬大公夫人召见,那对周墨来说是荣幸,霍格-鹰扬绝对不会露出这副表情,而鹰扬大公明面上只有两个成年儿子,霍格-鹰扬没有结婚,要见周墨的,就只有鹰扬大公子的妻子,当今三皇子的幼女,娜丽丝-鹰扬夫人了。

周墨目光试探的看向霍格-鹰扬,心中已经猜出所为何事了,见到霍格-鹰扬眨了眨眼,让周墨确定了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两人都站在小会客厅中,小会客厅内有侍女站在角落,霍格-鹰扬自从进了这间屋子就一言不发。

等待了一会,就有一名侍女低着头走了进来,微微抬头见到了霍格-鹰扬和黑发的周墨,都老实的站在各自应站的位置,方才回头轻点。

一名身材高挑,身着天青色荒蚕丝,绣百鸟戏云雾花纹,一头红褐色长发挽着复杂典雅发髻的少妇走了进来,身后五名侍女随侍。

少妇长的极美,身材也极好,只不过小腹微微隆起,显然是怀有身孕。

“霍格,请客人坐吧!”

霍格-鹰扬用着亲近又不失高贵的礼仪,请周墨坐下,搞的平常和霍格-鹰扬一同在酒馆谈笑如常的周墨有些手足无措。

好在,无论是拉马斯-奥托,还是隆巴顿-诺亚的经历光团中,都有这些礼仪知识,才让周墨没有出丑。

坐在了侍女搬来的软椅上,而娜丽丝-鹰扬已经坐在了小会客厅那真红色沙发的主位上,周墨坐下之后,霍格-鹰扬也坐在了沙发的侧位上陪同。

娜丽丝-鹰扬微抬海蓝色的眸子,看了一眼周墨,在周墨的黑发黑眸上凝视了一会,然后看向了霍格-鹰扬,说道:

“霍格,这位就是你那件礼物的制造者?”

霍格-鹰扬此时哪还有在外面一贯的风轻云淡,老实的好像母亲身旁的幼子,闻言马上欠身说道:

“大嫂,这就是周墨,霍格在外交的朋友,那枚百花秘银手环,就是霍格赢了周墨之后,得来的彩头。”

百花秘银手环,周墨到了鹰扬领之后的第一件作品,原本是想让霍格-鹰扬帮忙,推销给哪位不耐烦学习礼仪的贵族小姐的,当时却被霍格打赌赢了去,看来鹰扬家族中,就有这么一位不喜欢礼仪的小姐。

听到霍格-鹰扬介绍自己,周墨坐在软椅上直起上身,微微欠身行礼。

娜丽丝-鹰扬似乎因为怀孕,神情显得倦怠,对着周墨微微点头,就又冲着霍格-鹰扬说道:

“霍格,你作为叔叔,疼爱雪妮,我这个做大嫂的很高兴,雪妮在生命进化法上有天赋,礼仪方面只要不会出差错,家里又有这个条件,不学也可以,只不过那手环上的百花图案实在不适合鹰扬大公的孙女,鹰扬家的女人,总要用与天空相关的图案来妆点。”

话虽然是对霍格-鹰扬说的,但是内容却是说给周墨听得,一句话说完,周墨也知道了这位夫人请自己来是为了什么。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