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六章 邀请

荒野边城,周墨在霍格-鹰扬的住处,两人正在对饮。

自那晚周墨逆杀秘银之后,隆巴顿-诺亚联手霍格-鹰扬,将周墨从军中要了出来。

理由是,军中军官受到刺杀,军情局需要周墨帮助调查原因。

正当的理由,军情局加上鹰扬大公府的联手,让梅伦达?拉库斯咬着牙看着周墨跟着隆巴顿-诺亚离去。

“周墨,那晚你那记猫扑蝶,真是如美酒醇酿,入口生津,醇厚绵长,值得人细细回味,如今想来,还忍不住要痛饮一杯,方不负那夜的精彩一杀!”

周墨笑了笑,饮尽了杯中酒,他人只看到他逆杀秘银的刹那辉煌,却不知当时的凶险,猫扑蝶固然惊艳,却需要先绝自身生机,再杀敌之性命的决绝心境,不是如此,发不出那死中求生的绝艳一击。

门外突然有脚步声传来,一男一女,男的是霍格-鹰扬身边的侍者,女人脚步声陌生,从未在霍格-鹰扬这里出现过。

门被推开的瞬间,霍格-鹰扬与周墨一齐回头看去,侍者推开门,身后跟着一名微微低着头,梳着宫装发髻,身着嫩红色斗篷的少女,这少女竟然与周墨一样,有着乌黑的头发。

周墨家乡中,有绝世美女名曰西施,形容其有沉鱼之美,周墨只闻其名,未见其实。

但在这少女抬头,美眸轻瞥向他的瞬间,忽然的悟了,什么叫娴静处如娇花照水,什么叫溪边浣纱能叫鱼儿沉醉,沉鱼西施怕就是如此了。

少女抬起头,黑色美眸柔柔的在霍格-鹰扬与周墨身上一扫,在周墨身上微微停顿,便又低下头去,披风内的妖娆身子微微一沉,对二人行了礼后,方才吐字开音道:

“鹰扬阁下,周墨阁下,婢子奉娜隆殿下之命,请周墨阁下过府一叙。”

霍格-鹰扬微微一愣,旋即看着周墨笑了起来,拽着周墨起身,口中说道:

“快快起来,娜隆殿下相邀,便是在帝都之中也是多少人求不来的荣幸,快去,快去,莫要让殿下久等。”

周墨想起了那天夜里,与他近距离对视的人儿,那碧色的眸子,那将整个黑夜耀红了的大红衣衫。

“是了,我还欠着娜隆殿下一杯烽火红颜,如今总算保全了性命,是应该去践行诺言了。”

周墨走到那绝色侍女身前,微微停住脚步,示意其前面引路。

少女冲着周墨优雅的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向外走去,不多发一言,不多做一个动作,行为举止皆有法度,不愧是大贵族家中出来的侍女。

出了霍格-鹰扬的住处,门外有一辆暗红色木质的马车等候,车旁自有车夫垂首侍立,在少女到达之时打开车门。

少女站在马车车门旁,低着头微微屈膝等候,待周墨上了马车后,方才无声无息的登上马车,自披风内探出一双纤美如玉的小手,关上了车门。

马车内空间很大,能够容纳正常走动,少女上车后将周墨引在一旁暖座上坐下,自身则坐在在马车角落的矮凳上。

少女一直微微低着头,对周墨打量她的目光全无反应,也不发一言,整个人就像马车内一处绝美的画像,任由人欣赏却总是沉默。

“这位姑娘怎么称呼?”周墨打破了这种沉默,开口问道。

少女微微抬起头,面对着周墨,曲线甚美的眸子却微微垂着,说道:

“承蒙阁下动问,婢子唤作倩疏。”

“倩疏?很美的名字。”周墨赞了一句,就见那少女又低下了头,显然是没有与他说话的兴趣,也就不再说话,闭目养神。

马车很是精巧,边城这种不算平稳的路况,坐在马车中却感觉不到一丝颠簸。

很快马车停下,周墨走下马车,发现自己倒了边城角落里的一个巷子,马车停在一处青色门户之前。

倩疏也下了马车,引着周墨进了青色门户,却是一间颇为宽敞干净的院子,在这边陲小城中难得见到。

正方门户外,倩疏停下脚步,转身对着周墨,行了一礼后,说道:

“阁下稍待,婢子去通报殿下。”

周墨点点头,示意她随意。

倩疏进了正房门不久,正房的门户大开,两个身材高挑纤细,纤腰长腿的侍女恭迎在门内两侧,周墨打量了一眼,都是十六七岁年纪,肤色润泽如白瓷,这是只有温暖水乡,清秀山地方能养出的灵秀女子。

眉目精致,五官秀美,都是难得的一等一美人儿,而且全都是黑发黑眸,显然是因为周墨今天要来,特意调拨来的。

倩疏再次出现,身上的嫩红色披风已经不见,身上穿着娇嫩粉白色的丝质宫装,尽显身段婀娜,曲线秀美,纤腰上竖着大红色的雪纺带子,将少女完美的身材比例划分出来。

周墨只是看上一眼就不敢再看,微微垂下眸子,跟着倩疏进了房间。

一入房间,便看见前面引路的倩疏停下了脚步,两名在门后侍立的侍女唯美的蹲下身子,将周墨脚下的靴子换成了棉质软鞋。

房间用雪色皮毛铺地,踩上去如踏云端,周墨的脚掌足足陷下两指深,暗叹了一声大贵族的奢华,周墨再抬起眼睛时,便又见到了那双碧色眸子。

依旧是大红色的衣着,却不在是贵族常服,而是一身大红色的长裙礼服,细细的蛮腰上一条光泽细腻的雪白皮带,将主人那双无法言喻的美妙长腿勾勒的摄魂夺魄。

长裙拖到了脚腕,只露出一对纤柔白腻的雪足,足尖踩在皮毛地毯上,雪足下如同踏着一双透明的高跟水晶鞋。

自拉马斯?奥托的经历光团中看过宫廷礼仪的周墨知道,这是贵族女子必学的礼仪姿态,唤作正礼步,室外穿高跟礼鞋,室内则要赤脚,没有从小学上十年的功夫,很难走的优雅唯美。

碧眸的主人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站在周墨身前半步外停了下来,蓝金色的面具下,清澈中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传出:

“瑞玟就等着那杯烽火红颜了。”

只是这么一句,然后在周墨有些错愕的表情下,回身优雅的走入了内室,只留一室幽静的余香。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