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五章 残狮迷踪

周墨站在柜台内,柜台前两个深不可测的神秘态生命在饮酒,周墨则面对着窗户,看着窗外一对二十的厮杀。

红袍荆棘锦纹侍卫的刀很快,快到二十人的包围圈里看不到刀光,只有一**的海潮席卷。

偶尔还会有两道秘银色的刀光乍现,如同海上破浪的血色雨燕,惊鸿一瞥间往往带着血光。

十八名黑铁生命,两名秘银头领,用的是皇宫秘传的围杀军阵,刀声无息,刀光如浪。

而艾尔?狮心,双手持着那柄普通又不普通的骑士重剑,挥舞如墨,如同一只黄金狮子,蹲在礁石之上,搏击着无穷无尽的海浪。

其气势不可谓不决绝,其勇气不可谓不卓绝,其勇武不可谓不令人赞叹,其人也不愧黄金雏狮之名。

可随着海潮涛涛不绝,看不到退潮的任何一丝迹象,黄金狮子却已然有些脚步蹒跚。

又是两只血红的雨燕自海潮中突兀掠起,带起两道血光,不知收到海浪多少波冲击的礁石突然龟裂起来。

红胡子虽然在和迪兰饮酒,但也一直在关注着窗外,看了看阳光投到酒杯后的阴影,有些疑惑,问道:

“这就是黄金雏狮?才坚持了不到一刻钟而已,鹰扬大公的小儿子不比他小吧!”

迪兰放下酒杯,嘴角挂着别扭的笑容,他知道红胡子的意思,狮心大公一族是军功立爵,而鹰扬大公一族则是镇国立爵。

军功立爵靠的是战场厮杀,号令千军;镇国立爵则靠的是单人独剑,纵横无双。绝大部分情况下,军功立爵的贵族想要挑战镇国立爵贵族,绝对是找死行为,而鹰扬大公又是镇国立爵贵族中的领袖,无论怎么看,这个艾尔?狮心,都不应该是鹰扬大公小儿子的对手。

“红胡子阁下,别小看了这只小狮子,当初小公子伤了他一百七十二剑,自身丝毫无损,这只小狮子如同被凌迟一般,却在濒死之时,搏命一击,一击便中,伤了小公子下身,决死一击反败为胜。连陛下听了,都说狮心家族后继有人,那一击深得兵法精要。”

红胡子这才点了点头,一口将杯中残酒饮尽,然后将杯子砸到了周墨后脑。

“这才像话,虽然不是一路人,但是狮心大公还是值得佩服的,他的儿子若是个孬种才是个笑话。”

周墨恼怒的看了红胡子大叔一眼,给他续上一杯酒后,再转头时,海潮中的礁石已然濒临破碎,其上的黄金狮子已经被血染红。

周墨心中越发愧疚起来,将酒杯狠狠的砸在红胡子大叔面前,酒液四溢而出,竟然发出仿佛心脏跳动的声音。

周墨一愣,这时酒液缓缓恢复平静,但那心跳之声却越来越急,仿若阵战之鼓,催军上前。

这回就连迪兰也吃惊了,惊愕的看向窗外。

“吼!”沉闷的吼声从人腹中深处吐出口腔,沉沉闷闷,却威严霸道,传闻四野。

周墨猛回头,便见那似乎永无断绝的海潮之中,有黄金般的光焰迸发而出,如同一头雄狮炸开了鬃毛。

狮王觉醒,昭告四野,群魔宵小皆避。

黑色的礁石突兀崛起,于海潮之中拔高,似是一座小山,小山上有狮王舞鬃,霸道咆哮。

礁石变化之时,海潮的频率也要变化,似要扬起巨浪,湮没山峰。

然而,就在将变未变之刹那,山峦倾倒,乱石迸发,砸入海中,将那一条雪白笔直的海浪砸的七零八落。

迪兰猛然站起,橡木做的酒杯刹那间化作灰灰,一点冰霜般的灵光在迪兰的额头迸发而出,冰冷的杀气四溢,

周墨如同窒息一般,周遭的空气仿佛都凝固成铁,任他如何用力,都无法吸入一丝一毫。

这时,黄金狮子随着迸发的卵石自山顶一跃而下,几乎是踩着杂乱的海潮,冲出了包围圈,金发在夕阳镇的小巷中只是一闪,便消失无踪。

周墨的愧疚可能会消散,但是周墨此时却无暇顾及,他正抓着脖子,如同一只被抓出水的小鱼,凸着眼球看向红胡子大叔。

红胡子扬起酒杯,如同打铁一般狠狠的砸在了空中。

凝固的空气被砸碎,恢复了流转,周墨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迪兰看都不看周墨一眼,透过窗户死死盯着艾尔?狮心消失的地方,一个个单词仿佛结了霜的铁片一般从他口中吐出:

“好,很好,好一个黄金雏狮,战阵决绝,没给他爹丢脸!”

狠狠的转过头来,看向红胡子,同样一字一句的说道:

“红胡子阁下,在下是内侍,今日所发生的一切都要一字不差的报告给三殿下和陛下,艾尔?狮心如此优秀,说不定陛下闻得后会开怀大笑,赞帝国又多一名将,到时圣谕一下,诏他回京,说不得那好武功的二殿下就要崛起了,到时领军兵临山丘之下的,说不得就是这位艾尔?狮心了呢!”

“你、高、兴、了、吧!”

红胡子初时还面无表情,只是盯着杯中酒液,但听到“兵临山丘”四个单词之时,须发勃张,小眼睛火光一闪,抬头怒视迪兰。

“他与二皇子有关?”

迪兰与红胡子对视,毫不示弱,嘿嘿冷笑声阴沉的好似地狱中的魔鬼。

“嘭!”的一声,橡木酒杯连同黒木的柜台一起被红胡子砸的粉碎,山丘矮人那如同雷霆般的咆哮响起:

“苟日的,苟日的,你怎么不早说,你怎么不早说!!!啊???”

“当初就应该一锤子砸死,就应该一锤子砸死!!!”

山丘是红胡子的家乡,红胡子还有着山丘矮人王的血脉,虽然被矮人一族放逐荒野,那也是因为他贪功冒进,弄塌了一整条秘银矿脉,他罪有应得,红胡子虽然终生无法踏入山丘一步,但是不妨碍他热爱自己的家乡。

看着狂怒的红胡子,迪兰的笑声突然不那么阴沉了,有人跟自己一起倒霉,总是一件愉悦的事情。

红胡子怒视迪兰,然后突然用那大拳头狠狠的敲了敲脑袋,说道:

“还好,还好,昨晚因为臭小子的那杯酒,忘记了解除艾尔?狮心身上的熔火印记。”

迪兰闻言狭长的眼睛中精光暴亮,迫不及待的问道:

“有印记?是追踪印记?”

红胡子得意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比那更好,是限制印记,熔火印记不解除,他出了夕阳镇不能向南一步!否则,嘭的一声,变成一只人形烟花!”

迪兰也笑了起来,不知是不是周墨的错觉,这次他的笑容没那么别扭了,可能是真心感到高兴吧。

红胡子扬了扬火红的大胡子,颇为骄傲的说道:

“贵重矿藏的矿工,都要用这种印记限制,否则我那些见到珍稀矿藏就发疯的同族们,会贪污掉整条矿脉的!”

迪兰看着红胡子,目光灼灼,再次确定道:

“那么就是说,艾尔?狮心或者躲在小镇的某个角落,或者孤身入了荒野?”

红胡子肯定的点头,迪兰得到了回答,冲出酒馆,高声打了个呼哨,不一时,散到整个镇子寻找艾尔?狮心的皇子近卫们便又聚到了酒馆前。

“师团长,未发现艾尔?狮心踪迹,未发现血迹残留,未发现气味留存。”

两个秘银生命中较年长的一位如此报告,话说完,脸皮就红了。

迪兰脸色也沉了沉,但是有熔火印记做保障,他还是较为乐观的,说道:

“他只有两个去处,荒野或者藏在小镇的某个角落,你们两个伤了他七十九刀,其中三刀伤到了要害,他不可能孤身一人走入荒野,那是找死,所以给我搜,挨家挨户的搜,他一定藏在小镇之中。”

傍晚,酒馆一点也没有往日的热闹,只有一个无须中年人在向他的二十个手下疯狂咆哮。

周墨呆在角落,捂着耳朵的双手无奈的放下,他发现这没什么大用,迪兰的咆哮声音如同用铁锉磨钢刀,穿耳入脑,无从避免。

整整一天,不到二百户的小镇被他们翻了个底朝天,可是,连一丝艾尔?迪兰流过的血迹都没有找到。

周墨看向窗外,三枚月亮只露出了边缘的弧线,而那只残狮的行踪成迷。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