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章 全能(2)

菲尔?诺亚走后,周墨随意找了个脸熟的军情局人员,笑着说道:

“兄弟,我这里走不开,帮个忙,将这里的事情通知一下鹰扬二公子可好?”

这人笑着答应了,霍格?鹰扬一向出手大方。

周墨在空无一人的后勤处呆了一上午,这一上午后勤处空前的清闲,驻军全军上下全部对这里避之不及。

梅伦达?拉库斯在办公室中,眉心处一团拳头大小的银白光团如同一轮满月,如同活物一般的吞吐呼吸。

几个随同梅伦达?拉库斯来到荒野边城的人,靠在墙边站着,默默的看着看似在闭目养神,实际上熟悉梅伦达的人都知道,他这是愤怒到了无法控制自身力量的程度。

在梅伦达?拉库斯没来之前,荒野边城驻军中,精金生命将军一名,秘银生命副将五名,黑铁中队长、队长,一百五十名,是一个和平时期边城驻军的标准配置。迪尔?隆斯在梅伦达接到任命之前,就已经因为当众袭击军情局重要情报人员而被拿下,如今还在军情局的黑牢之中。

而梅伦达?拉库斯到任不到一上午的时间,剩下的五名秘银生命,一百五十名黑铁生命,全部被羁押在军中牢房。

按照奥托帝**法,五名秘银生命,全部都要受追回军产,斩首示众之刑罚,一百五十名黑铁生命中,也有一百三十七名要同受此刑,剩下的十三名黑铁生命,也捞不到好,其中开除军籍的有十个,那三个也要受削职的惩罚。

他梅伦达?拉库斯是来替军方消灭周墨这个障碍的,不是来自爆家短,将把柄送到那些老牌贵族手里的。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梅伦达?拉库斯睁开了眼睛,对于一名神秘态灵启生命来说,边城这些没有特殊处理过的房间是可有可无的,只要他想知道,房门、墙壁,都不是阻碍。

来的人是霍格?鹰扬,还有边境军情局分部的隆巴顿?诺亚陪着。

“进来吧!”梅伦达?拉库斯振作了下精神,调整了表情,起身说道。

霍格?鹰扬依然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只是嘴角那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透露了他的好心情。

“梅伦达大哥,你可真行,让护卫将我扔了出去,这件事情我可要告诉父亲和大哥,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鹰扬家族的场子还是要找回来的!”

霍格?鹰扬用请人喝水的口气说了这么一句话,毫无自己在撂狠话的自觉。

梅伦达?拉库斯知道鹰扬大公二公子的脾气,也不奇怪,闻言只是笑了笑,鹰扬大公不会掺和进他们年轻一代之间的恩怨,而霍格?鹰扬的大哥倒是个狠辣角色,但他也并不畏惧。

当下笑着说道:

“霍格你说的这是哪里话,为兄手下不懂事,不知你鹰扬大公府二公子的身份,我已经教训过了,别记在心上。”无论如何贵族之间的场面话还是要说的。

霍格?鹰扬也笑了起来,说道:

“没事,没事,原本我是以为梅伦达大哥你欺负小弟年轻没经历过事,故意给我难看,但是看到梅伦达大哥这一上午的雷霆手段,小弟便理解了,整肃军纪,办理贪腐大案,的确不能透露风声,尤其这次涉案人员如此之广,梅伦达大哥小心些也是应有之意。”

一番话,将梅伦达?拉库斯来到荒野边城的目的彻底曲解,并且将这桩清理军营弊案的功劳扣在了梅伦达?拉库斯的脑袋上。

梅伦达?拉库斯闻言表情不变,实际上心脏猛地抽搐了瞬间,这个霍格?鹰扬,当真不好对付,一刀见血。

“啧啧,整个荒野边城驻军中的超凡生命被梅伦达大哥你一网打尽,竟然是一个都没漏掉,果决、干脆,当真有拉库斯老公爵当年的风范,只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便将牵连如此之广的弊案彻查清楚,拉库斯老公爵在帝都知道了,定然也会心中欣慰的。”

“不像我,来到荒野边城这么多天,还是一事无成,父亲一定会失望的!”

霍格?鹰扬看来是出气来的,字字如刀,句句夹剑,便是以梅伦达?拉库斯的城府与心性,眼中也不由带上了一丝怒气。

“霍格?鹰扬,这里是军营重地,你来此作甚?”梅伦达?拉库斯有了赶人的念头。

霍格?鹰扬还是笑着,从怀中取出了一纸文书,上面有着鹰扬大公府的印鉴。

“这不是听说荒野边城驻军从头烂到了尾,担心梅伦达大哥你初来乍到,掌控不住这些骄兵悍将,鹰扬大公府对于镇压方面很有心得,特来辅助梅伦达大哥你。”

梅伦达?拉库斯接过文书,看都未看,鹰扬大公府二公子要鹰扬大公府的任命文书,根本就是自己写文书任命自己,有什么好看的。

不过,驻军军营这种牵扯了所有超凡生命军官的情况,鹰扬大公府要来参与,可是正管,梅伦达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

霍格?鹰扬看着梅伦达?拉库斯那张阴沉的能够下雨的俊脸,心中那个出气就别提了,呵呵的笑着,继续说道:

“小弟这不是在边城一事无成,来蹭蹭梅伦达大哥您的功劳吗?回家也好看些,等回了帝都,小弟在夜不明包场,给梅伦达大哥你开庆功宴!”

这时隆巴顿?诺亚也笑眯眯的捧场说道:

“夜不明?二公子好大的手笔,不知隆巴顿有没有这个福气也能同去,夜不明内夜朝会的名声,在下可是闻名已久,可惜囊中羞涩,不敢一观哪!”

霍格?鹰扬自从进了梅伦达的办公室,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闻言豪爽的说道:

“诺亚部长对霍格照顾良多,自然同去,而且有梅伦达大哥的面子,说不定你们局长也会赏面前来呢,到时候诺亚部长可就要多敬梅伦达大哥两杯了!”

隆巴顿?诺亚笑眯眯的点头,说道:

“那可真是荣幸,荣幸之至啊,在下先谢过拉库斯将军了!”

两人一唱一搭,说的梅伦达?拉库斯背在身后的双手死死攥住,先前眉心处收敛起的银色光华也若隐若现起来。

两人赶紧见好就收,一名神秘态灵启生命发飙,凭霍格?鹰扬和隆巴顿?诺亚可拦不住。

收敛神态,两人严肃起来,霍格?鹰扬说道:

“诺亚部长,抓人的证据是否充足,定罪的证据准备好了没有,军队乃是帝国重中之重,军队中贪污腐化之事必须杜绝,皇帝陛下早年有令谕在,军中军法无情,凡违反军法者绝不姑息,向上汇报的文书传上去没有?处置的命令何时能下来?”

隆巴顿?诺亚也变得一脸严肃,回道:

“有账目和前任负责人的口供在,证据充足,文书已递了上去,这处置的命令嘛,按照惯例,这种斩首示众的命令上面只要没有明令下达阻止,都是由地方主将下达的,我们军情局从旁监察,如今有了鹰扬大公府的佐证,就更加顺理成章了,只要拉库斯将军下令,军情局立刻执行军法。”

两人一本正经的唱和完毕,看向了梅伦达?拉库斯。

梅伦达?拉库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切的起因是因为他将周墨安排在了后勤处,想用这些罪名来构陷处决周墨,如今变成了这个局面,帮他做局的人反而深陷局中,本应被套牢的周墨,如今在后勤处清闲的睡觉,这个命令让他如何下,让他怎么下,但是人证物证俱全,他又如何能够不下?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