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八章 火线将军

周墨的话不是没有人怀疑,但是周墨被二皇子抓走,非是出于自愿,本来那时还是平凡生命的周墨,落在神秘态灵启生命的二皇子手中,逃走都是奢望,生死都在二皇子一念之间。

可偏偏最后的结果是二皇子死了,死的不明不白,死的蹊跷之极,皇宫内传出消息,二皇子是死于生命进化法反噬,但是深藏皇宫大内的大破军战气,除了皇室成员之外,无人能够阅览,其中忌讳知情者甚少,根本怀疑不到周墨身上。

而二皇子死了,得到好处的都有谁,周墨虽然得救,但却没有对二皇子产生威胁的能力。

对于老牌贵族而言,二皇子的死看似是没了一个军方勋贵的代表人物,但其实二皇子已经被流放荒野五十年之久,之前的影响力已经微乎其微,就算回到帝都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而对军方勋贵而言,二皇子之死,给了他们一个攻击老牌贵族们的借口,谋杀皇子,这个嫌疑是一柄无比锋利的剑。

诺亚兄弟有些犯了嘀咕,如果这一切都是军方的谋划呢?

开始是让艾尔?狮心进入荒野,想要助二皇子返回帝都,重新竖起军方勋贵的大旗,与老牌贵族打擂台。

却没想到三皇子的人紧随艾尔?狮心其后,并且将消息透露给了荒野巨人红胡子,打乱了军方的布置。

二皇子逃到荒野深处,后又需要一个亚兰族裔给爱人续命,抓走了周墨,并且逼迫周墨为其抓捕四灵引剑法所需的四种荒兽。

这一点被军方派入荒野的暗刺发现,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活的二皇子没用了,就用死的皇子!

接下来的一切就顺理成章了,二皇子根本不可能怀疑一个荒野小镇的调酒师知晓大破军战气的忌讳,贸然使用了四灵引剑法,却不知四种荒兽早被军部的暗刺动了手脚,果然,兵不血刃的让二皇子死去,军方开始以谋杀皇子罪名攻击老牌贵族。

而周墨,是这里唯一的变数,他目睹了一切,所以军方一直想让周墨闭嘴,甚至不惜派军出边境,截杀周墨。

可惜周墨这个变数太大了些,战力恐怖,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抵达了驻军军营,还带着军情局成员的身份。

军方又严令驻军将领找机会杀掉周墨,可惜被霍格?鹰扬所阻,周墨又逃了一条小命。

为了弥补整个计划中唯一的破绽,周墨,军方再次派出了暗刺刺杀,可惜还是低估了周墨的本事,连那招凶名赫赫的鬼影投杀都未能杀死周墨。

一切都解释的通,一切都理所当然,二皇子的死,军方是最大的利益获得者,当然,如果没有周墨的话!

屋内其余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周墨,这个小小的黑铁生命,竟然成了帝国这场风波的中心。

周墨不死,作为关键证人存在,军方就难辞其咎,皇帝陛下的利刃必然落在军方勋贵头上,用他们的身家性命,为大河战役的胜利买单。

周墨死了,没有了目击者,以军方目前的实力,将二皇子之死这口黑锅牢牢的背在老牌贵族们身上,轻而易举,伪造证据,陷害他人,这些事情可是暗刺中人的拿手好戏。

成了,周墨知道,他利用他的弱小,他的出身,他经历具现化的独特能力,成功的瞒过了所有人,将二皇子之死的黑锅牢牢的扣在了军方的头上,从此,拉马斯?奥托之死,与他周墨毫不相干。

并且,借着这个谎言,周墨算是彻底攀上了军情局这棵大树,间接的抱住了帝国皇帝的金大腿,在这场波谲云诡的漩涡之中,终于看到了一丝全身而退的希望。

可惜,周墨到底是年轻,虽然不缺谋略与眼光,但是经验究竟太浅,忘记了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的道理。

办公室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来人对门口守卫说了句话,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

进来的人周墨认识,是霍格?鹰扬的一名侍卫,秘银生命。

“二公子让我转告两位大人,还有周墨,帝都传来消息,拉库斯家族的大公子,梅伦达?拉库斯,被任命为荒野边城守将,马上就要传送过来。”

众人闻言一阵沉默,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形容,还是菲尔?诺亚冷哼一声说道:

“迪尔?隆斯的事情刚刚上报军部,文书还应该在路上,下一任守将便派了过来,还是军部总长的长孙,一名堂堂的神秘态灵启生命,做一名边城守将,军部总长,拉库斯老公爵,还真是大公无私啊!”

隆巴顿?诺亚点点头,皱着眉头说道:

“军方这是彻底急了,连表面上的遮掩都懒得做了,一个神秘态灵启生命进驻军营,我这个军情局分部长,也只能靠边站,说不上话了。不过,好在周墨终究是我军情局的人,任谁来都不敢太过放肆!”

瑞玟?娜隆眨了眨碧色的眸子,有些惊讶的看着隆巴顿?诺亚,好奇的说道:

“你们诺亚家族也是在帝国根基深厚,传承数百年的老贵族了,现任军情局局长,当年是拉库斯家族的护卫,多亏了拉库斯老公爵的提携,才有了今天这个位置,你们连你们大老板的过往经历都不知道?拉库斯老公爵开口,别说周墨只是一个外围成员,就是隆巴顿大哥你,你们局长怕也会毫不犹豫的将你逐出军情局。”

周墨深深吸了一口气,如果瑞玟?娜隆所言属实,按照军方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发则死的境况,那位军部总账的长孙,身上除了军部的任命文书外,应该还有军情局局长开除他的手令。

脑子里乱成一团,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军部这泰山压顶的一招,直接动用权势底蕴,将周墨身上军情局成员这层护身符扒了个干净!

周墨有些惊慌失措,好在隆巴顿?诺亚到底是军情局一方大员,处变不惊的心理素质还是有的,马上命令道:

“菲尔,将刚刚周墨所言的话,一字不差的记录下来,然后走紧急通道,马上发往帝都,请局长过目。”

然后又对瑞玟?娜隆请求道:

“娜隆小姐,事情您也清楚了,在边城,目前也只有您和鹰扬二公子能够将那位梅伦达?拉库斯拖上一拖了。”

瑞玟?娜隆看了一眼周墨,周墨能够看到那双碧色眸子中一闪而过的戏谑,心中倒没有愤怒,只是有些感慨,对于他生死攸关的劫难,在这这位大小姐眼里,怕是仅仅就是一场游戏吧!

“周墨是我瑞玟?娜隆看好的人,而且,他还欠着瑞玟一杯烽火红颜呢,瑞玟自然尽力。”

瑞玟?娜隆微微顿了顿,又说道:

“不过梅伦达这个人极为精明干练,是帝都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几个人之一,怕是拖不了太久!”

这时霍格?鹰扬那位秘银生命的侍卫开口道:

“我家二公子已经迎了上去,也应该能够拖一些时间。”

周墨心中一暖,没想到霍格?鹰扬这位身份显赫的酒友,关键时刻能够对他伸出援手。

瑞玟?娜隆对着几人点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隆巴顿?诺亚挥退了其它人,办公室内仅剩下周墨与菲尔?诺亚。

“周墨,熊甲军团里,我们兄弟还有一个师团长级的叔父,但我们却在竭力的保全你,你可知道为什么?”

周墨心头也有困惑,微微摇头,示意自己不知。

“诺亚家族,我们是主家,叔父他生命等阶再高,位置再重,也只是分支,这涉及到诺亚家族在奥托帝国数百年的基业到底是掌握在谁的手里!”

“而且,我们兄弟的父亲,原本就是熊甲军团军情分局局长,他的死,和我们兄弟那位好叔父脱不了干系!”

两句话,周墨便明白了诺亚兄弟二人的处境与立场,也明白二人跟他说这些的目的,这个时候,互相信任是最关键的。

“所以,我们一直站在同一边,现在到了危机时刻,你恐怕难免要在梅伦达?拉库斯手里走上一遭了,关键时刻,你要挺住,记住,只要你没犯错,梅伦达?拉库斯不敢公然杀你!”

周墨点点头,这件事情他已经有所预料,一番难熬的苦头总是免不了的,但能不能活,只能看军情局传递消息的速度够不够快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