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六章 刺杀

深夜,周墨独自出了边城,走在通往驻军军营的路上。

正值深秋,鸟叫虫鸣声将城外郊野点缀的颇有生趣,然而周墨却感觉到有些不对,今晚的虫鸣声有些急躁。

能够在荒野中生存下去的荒野猎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独有本事,其中又能被周墨看上的,都是些极为实用的技能。

比如,就有一名荒野猎人能够听得懂虫语,说来不可思议,但是说穿了也不是什么难如登天的事情。

听百虫鸣叫之声,日积月累,辨别那小虫在各种情况下发出的叫声音色,频率,全部熟记于心,在根据环境、时间,不难判断出这些虫鸣声代表着些什么。

此时的虫鸣之声听在周墨耳中,就如同无数个声音在告诉周墨,它们被困住了,它们在恐惧,无比的恐惧。

在通往驻军军营的必经之路上,在他周墨独自一人的黑夜里,有人控制了路旁的虫子,不让逃离,甚至逼迫它们发出声音。

周墨双手自然的负在了身后,黑色的披风盖住了周墨手上的动作。

脚步平缓,四处张望,脸上还带着一副惬意的笑容,周墨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在享受独行的宁静和自然的妙趣。

周墨知道,黑暗中的某一处角落中,在有一双眼睛看着自己,等着自己防备最松懈,注意力集中在某样事物上,忽略周遭一切的时候。

路旁有一颗粗壮的松树,周墨走过时,一颗松塔刚好落了下来。

周墨心中冷笑,但面上却是露出惊喜的笑容,负在身后的双手微动,作势伸手去接。

刹那间,周墨背心处寒毛立起,咽喉处皮肤也微感冰冷。

两道在黑夜中几乎不可察觉的黑色冷电闪烁,一刺背心,一环颈抹喉。

速度快的听不到丝毫破风之声,冰冷寒刃已经触了周墨肌肤之上。

大黑色的棉质披风,突然如同一朵乌云乍起,拦住了两道黑色冷电。

两只匕首只是微微抖动了一下,周墨的黑色披风便化作一团碎布,露出了其后两道彻骨寒芒。

斥候双刀在手,周墨踏步,左刀上撩,右刀下劈,竟是不守反攻。

这时周墨才看清刺杀自己之人,全身被灰色斗篷包裹,看不出身形,斗篷下蒙面,只露出一双暗淡无光的眼睛。

刺客手中双匕也不与周墨双刀交击,只是身体诡异的扭曲了一下,便从周墨上下两刀的缝隙中穿过,瞬间贴近了周墨,一双涂成黑色的匕首,直插周墨胸前。

周墨全身在十分之一秒内,化作黑铁之色,原本黑白分明的眸子中此时满是黑铁色泽,右肘向下一塌,右手刀化作反手,贴在小臂上向刺客抹去。

“叮叮铛铛。”金属撞击声传出,在夜晚中颇为响亮,点点火星自交击处洒落。

只是瞬间的接触,两人便各自撤开,周墨右臂微微发麻,右手刀身还在鸣颤不休。

刺客微微抬头,用那暗淡无光的眸子看了周墨一眼,眸子中也显出黑铁色泽,但是黑铁色内隐隐有血红色暗藏。

周墨看到了那在黑铁掩盖下的血红色,不由微微一愣,这血红色他十分熟悉,与拉马斯·奥托身上的血煞之气一模一样!

只不过微微愣神的瞬间,那刺客身形已经消失不见,周墨微惊,下一刹那就感觉到头上天灵之处微微发麻,那还不知是那刺客竟未遁走,再次攻击。

间不容发间,周墨侧步,偏头,扭身,一点黑色冷电擦着周墨额头划下。

斥候双刀瞬间化作两道寒光,一朝上刺去,一环护周身。

周墨的小心得到了回报,向上刺去的一刀刺了一空,刀刃只划破了一件空空如也的斗篷,而环护周身的一刀,却建了功,铛的一声磕飞了一只射过来的匕首。

不过瞬息之间,从不同的方向双掷匕首,还能留下斗篷掩人耳目,这种手段让周墨心头一跳,一个在拉马斯·奥托经历中知道的名字跳入了脑海之中。

“暗刺!”周墨轻声喝出了两个单词,黑夜中微微传来一声冷笑。

虫鸣声缓缓恢复了正常,周墨方才收回防御的架势,双刀回袖,快步向军营走去。

暗刺,直属帝都军部的军方绝密部门,一般都是在敌**队中潜伏,是军部独立于军情局外的情报组织、刺杀组织。

刚刚两只匕首瞬间从不同方向射来,便是暗刺惯用的手法,鬼影投杀。

军方的人已经看出了情势对他们及其不利,这是要拼死一搏了!

这些周墨早已料到,却没能想到,军方已经疯狂到了如此地步,竟然敢派出暗刺的人暗杀军情局人员,他们不怕激怒军情局,挑起两大情报机构之间的暗战吗?

不过这也好,刚好是周墨脱离漩涡,将自己和二皇子之死完全撇开关系的最佳时机。

没有回自己的宿舍,周墨直奔菲尔·诺亚的办公室而去。

菲尔·诺亚最近几天都镇守军营,半步不离,吃住都在办公室内,周墨到时,办公室内的灯火还亮着。

推开房门,周墨连最基本的礼节都不顾了,在房门被推开的瞬间,原本冷静的脸上瞬间出现了惊慌不已,双目骇然的表情,让菲尔·诺亚一看之下,便肃然起来。

“怎么了,周墨,军方派军营外的人动手了?”军营全部在菲尔·诺亚的控制之下,今晚一只鸟都没飞出去。

周墨微微点头,将自己遇到那个刺客仔细形容了一遍,当菲尔·诺亚听到周墨说道上面和身后两只匕首同时射来时,额头青筋瞬间暴起,砰的一声将那清香木的桌子拍了个粉碎。

“鬼影投杀!军部的人疯了?竟然敢派暗刺的人刺杀军情局人员?他们这个时候还想和我们军情局开战不成?”

周墨沉默,目中欲言又止的神情,让菲尔·诺亚捕捉了个正着。

“你还有什么没说的?”菲尔诺亚重新坐下,微眯着眼睛看着周墨,语气深沉了起来。

周墨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有些惊恐的看着菲尔·诺亚。

菲尔·诺亚意识到,周墨所要说的事情恐怕非同小可,否则这位敢在万军包围之中,点将台之上,怒斥一名精金生命,边城守将的黑发小子,不会这幅摸样。

“不能说?还是不能和我说?”菲尔·诺亚压低了声音,语态莫名。

周墨遥遥头,低声说道:

“没那么严重,只是我突然发现,一切都是一个局,有些被吓着了!”说着,周墨的神情舒缓起来,然后低声说道:

“那个暗刺是军方的组织?”

菲尔·诺亚点头,解释道:

“军情局直属于陛下,虽然大部分时间是为军队提供情报,但是还有监察之责,那些军功勋贵们想要私底下办些见不得人的事,总不能用我们,所以当年军部内的几个大佬,便暗中成立了暗刺,作为军队独立的情报机构,平时只受军部内有限的几个人指挥。”

周墨微微点头,又问:

“我发现那个刺客眼中,黑铁色泽下有血红之色,与我在二皇子殿下身上看到的血煞之气极为相似。他们的人都是这样吗?“

菲尔·诺亚嘬了嘬牙花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受不了的事情。

“暗刺中人的选拔及其血腥,训练更是非人般的折磨,他们修行的生命进化法也极为特殊,那种血煞之气就是暗刺所用生命进化法的附带,倒是和二皇子殿下的大破军战气积累的血煞极为相似。”

周墨表情复杂了起来,起身附到菲尔·诺亚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

菲尔·诺亚猛地站起,身后椅子都被掀翻,轮到他瞪大眼睛,满目骇然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