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四章 黄金雏狮

红胡子超过两米五的身躯微微一抖,身周空气竟似湖水般泛起涟漪,一柄长柄巨锤就被红胡子握在了手中,于此同时,一套暗金色的鱼鳞甲胄将红胡子包裹其中,只余两只似有火焰在向外喷吐的眼睛。

荒野巨人张开了獠牙。

无须中年人面色微沉,语音不复慢条斯理,急促起来:

“怎么,阁下忘恩负义不说,还要阻拦我们这些为奴的为小主人报仇不成?”

荒野巨人未成神秘生命时,独自在荒野中生存百年,威名赫赫,便是无须中年人常年呆在深宫,也是听说过的,不到万不得已,他实在不愿与这位红胡子为敌。

红胡子按着长柄巨锤,声音沉闷如雷:

“鹰扬大公如果有命,一纸书信传来,红胡子无有不从,便是让红胡子毁了这夕阳镇重回荒野与荒兽为伍,也毫不犹豫。”

“你拿出书信,只要见到鹰扬大公的话,你们便是拆了夕阳镇红胡子都可以帮你!”

无须中年人面色愈发阴沉,简直要滴出水来,声音越发急促,带出一丝尖锐来:

“红胡子,我身后是三殿下的近身侍卫,别告诉我,你不认识他们身上的荆棘纹代表了谁,三殿下的母亲可是鹰扬大公的嫡女,出嫁时你红胡子也是送了重礼的!今日莫非一点情面都不讲了吗?”

红胡子摇了摇大脑袋,在周墨看来两米五高下,体重足有两百公斤往上,如今还套着连体甲胄的红胡子,做出这个动作就如同一只狗熊摇头,颇有些憨态可掬的样子。

“红胡子不是不讲情面,但是这个情面不足以让红胡子破掉夕阳镇的规矩。”

红胡子大叔说这话虽然没有咆哮,只是平平淡淡,但却掷地有声。

无须中年人听到这话,知道今日之事定然无法善了,双眼微眯了起来,淡黄色的瞳孔散逸出冰冷杀气。

“红胡子,我们都是鹰扬大公一面的人,你讲规矩护住了艾尔?狮心,只不过是给我们添了麻烦罢了,此距帝都数万里,他艾尔?狮心永远到不了的,你何苦为一个注定要死的人与在下为难。”

红胡子握着长柄巨锤的手不由松了松,被无须中年人看在了眼中,无须中年人脸上又露出了那别扭的笑容。

“荒野巨人阁下,大家都是一个阵营的朋友,何苦为了一个外人伤了和气,你今日松松手,省了兄弟们数万里追杀之苦,咱们日后也好相见不是,毕竟日子长着呢!”

无须中年人又恢复了他那慢条斯理的贵族雅音,话中还自然而然的带上了亲近之意。

红胡子双眼中的火焰怒意渐渐的消逝不见,这个内侍师团长说的不错,虽然鹰扬大公没有给他传话,就有不想让他搅入其中的意思,但是若是得罪了三皇子的人,日后到了帝都,也不好再进鹰扬大公的门了,毕竟人家才是血脉相连的祖孙。

但是夕阳镇的规矩他维持了五十年,若是破了,以后夕阳镇内定然生乱,这也是红胡子不愿意看到的。

酒馆门内的周墨看到了红胡子犹豫,有些跃跃欲试,他倒是有办法让红胡子即不打破规矩,也不与这些帝都来人翻脸。

一只大手按在了周墨肩头,周墨整个人如同受惊了的野猫一般,全身寒毛炸起,整个人条件反射般的动了起来。

双手一错,双刀出鞘,整个人如同一根轻羽,一矮一飘之间便脱离了那只大手,同时刀光如雪护住了周墨全身上下,直直飘出了酒馆大门,周墨才松了一口气,看到了无声无息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是谁。

金色的波浪的长发,大理石雕塑一般的俊朗脸庞,清澈如大海般的湛蓝眸子,艾尔?狮心。

此时艾尔的脸上带着一丝惊愕,右手还尴尬的伸在半空中,保持着按在周墨肩头的姿势。

周墨看到是谁的瞬间,便知道自己过度紧张了,艾尔?狮心是此时绝对不会对自己产生恶意的人,他正处于红胡子大叔的庇护之下。

不过这一过度紧张,让周墨手持双刀的暴露在了帝都来人眼中。

“小子,你拿那两根牙签出来,是要给大叔剔牙吗?”

红胡子大叔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虽然他知道这个在自家酒馆打工的黑发小子有些神秘,但是绝对还是个普通人,并没有踏入超凡生命的门槛,而那对双刀,看起来还像个样子,但也不过是普通货罢了,用来对付超凡生命,最大的用处也就是剔牙了。

周墨虽然没有影帝级的演技,但是穿越之前在大都市少说也打滚了五年,演技至少能算个视帝级,红胡子大叔虽然只说了一句话,周墨便马上借坡下驴的接上了。

“大叔,我以为有人抢劫,这不是来和您并肩作战来了嘛!”

说着还露出了被大叔瞧不起而伤心委屈的表情,漆黑的眸子中满是黯然,就连手持的双刀都好像打蔫一样的垂下了。

无须中年人在周墨出现后,只是随意瞟了一眼,便不再理会,一个普通生命,就算有些本领,也不过是挥挥手的事情。

倒是红胡子听到周墨的话,也不知要作何反应,这个臭小子以为神秘态生命是什么,从在窗户看到这些帝都来人,到回房间武装自身,甚至打算逃跑时瞄了一眼柜台下的紧急背包,哪一样逃出了他的感知,此时竟然恬不知耻的说来与他并肩作战,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子如此奸猾?

周墨见红胡子大叔愣住了,还以为这位大叔真的被他感动到了,当下有些内疚,也顾不得刚才拍他肩膀的艾尔?狮心了,低声嘀咕了一句:

“大叔,你似乎不禁制夕阳镇内同等阶位间的争斗,猎人们和那些黑老鼠们哪天消停过,从没见你管过。”黑老鼠是夕阳镇内对那些罪犯的称呼。

虽然只是低声的嘀咕,但是在场都是正式步入了生命进化之路的超凡生命,逃得过哪个的耳朵。

无须中年人眼睛一亮,红胡子大叔轻咦一声,然后有些恼怒的用巨锤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看得那二十个红袍荆棘纹的近身侍卫和周墨一阵牙疼,那可是传承武器:“地动巨锤”啊,您用来敲自己脑袋真的合适吗?

倒是无须中年人和红胡子实力相近,倒不以为怪,呵呵的笑了两声,语气亲热的说道:

“荒野酒馆内果然卧虎藏龙,这位小哥说的有理。在下未入宫前有个名字,叫迪兰,迪兰即便身处皇宫也久闻荒野酒馆内饮上一杯荒野余生,此生无憾的名头,不知今日可有口福?”

这话一说,红胡子便明白了无须中年人的意思,晃了晃身子,身上的甲胄和手中巨锤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又露出那一把火红的大胡子。

无须中年人见到红胡子的动作,越发高兴起来。

“红胡子阁下,这就对了嘛,说来说去,咱们都不是外人,这些黑铁阶、秘银阶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咱们两个神秘态的就不要插手了,共饮一杯难道不好吗?我回去也能向皇妃和鹰扬大公说说荒野余生的味道。”

无须中年人是个话术高手,几句话的功夫,就能亲热的拍着红胡子大叔的胳膊走进酒馆,连看都没看酒馆门口的艾尔?狮心一眼。

周墨有些愧疚的看向艾尔?狮心,他出的这个主意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黄金雏狮了。

却哪知,艾尔?狮心看了周墨一眼,反倒是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走上前来,拍了拍周墨的肩膀。

这次,周墨没有躲。

“呵呵,小兄弟,昨晚那杯酒真的很不错,还有你的主意也不赖,我这个人还真不愿意欠别人的。”

艾尔?狮心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很完美,清朗中带着豪迈。

周墨刚想说些什么,却被艾尔打断。

“没事,我理解,若是真的觉得抱歉的话,可不可以给我提供一件武器,不用多好,和你的双刀差不多就行,最好是制式的骑士重剑。”

一边说着,艾尔?狮心看向那二十个皇子的贴身侍卫,目光睥睨,如看猪狗一般。

周墨一时间被艾尔?狮心的豪气所摄,连连点头,双腿打着旋风的冲入自己房间,将那柄骑士重剑拿了出来。

交到艾尔?狮心手中时,周墨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我这柄剑有些不同,你拿上之后,可能会多一些特殊的本领,虽然以你的实力用不到,但我还是要说上一声,免得影响你自身的实力发挥。”

艾尔?狮心哈哈一笑,接过了骑士重剑,瞬间便感知到了这柄骑士重剑的不同,目露诧异的看了周墨一眼。

“有趣的人,有趣的装备,小兄弟,我记住你了!”

言罢,艾尔?狮心双手震剑,周身泛起秘银光泽,气势顿显,无形的气流散逸,卷起了金色的长发,如同一头狮王一般,向着鬣狗群冲去。

“臭小子,还不来调酒?”

周墨答应了一声,目光却是看着那恍若黄金狮王一般的背影,胸中突然有豪气涌动。

男儿,当如是也。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