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章 点卯

深夜,军营中寂静无声,军情局在军营正中,有一栋三层高的砖石小楼,周墨被安排在三层的一间单人宿舍中。

躺在有些狭窄的床|上,周墨双手抱着脑袋,虽然闭着双眼,却没有一丝睡意。

倒不是这一天的杀戮让周墨辗转反侧,周墨只是看着自家生命场上,那几个黑铁色的经历光团,犹豫不决。

一共七个黑铁级的经历光团,三个属于隆巴顿·诺亚,四个来自红胡子大叔。

隆巴顿·诺亚的经历光团分别是,隆巴顿·诺亚黑铁巅峰模板,附诺亚家族传承的生命进化法,敛息潜行法,还有一门名叫一击必杀法的杀法。

红胡子大叔是山丘矮人王血脉,生来就是黑铁生命,四个经历光团,分别是,麦肯·史矛革黑铁巅峰模板,附《地火岩浆》生命进化法;矮人锻造法黑铁篇;矮人精炼法;矮人装备附魔法。

七个经历光团,对于周墨来说,都很有用,但是一晚上时间,以周墨的体力以及承受能力,最多也只能具现化一枚黑铁级的经历光团。

此时周墨就是在犹豫,今晚将哪枚经历光团具现化。

“红胡子大叔关于矮人装备的技能先不着急,现在用到的机会不大,安定下来再说。”

首先,排除了红胡子大叔的三枚经历光团。

“目前提升实力保命还是最主要的,虽然到了军情局,但军情局驻地就在军营之中,可以说也算是军方的地盘,刚刚加入军情局,他们愿意花多大力气保我,还是未知数,所以不能大意,还要加倍打起精神。”

这样一来,隆巴顿·诺亚的一击必杀法,这种杀伐之法暂且放弃,敛息潜行法也用处不大,现在周墨身处军营之中,除非会飞天遁地,否则军方真要下手,跑是没用的。

于是,周墨的选择就剩下了红胡子大叔与隆巴顿·诺亚的黑铁巅峰模板。

按道理来说,隆巴顿·诺亚身为军情局的人,他的模板在感知与警惕方面定然是极高的,但是如今菲尔·诺亚就在此处,周墨担心用了隆巴顿的模板,会被菲尔·诺亚看出什么来,毕竟两人是兄弟,所修行的也应该都是诺亚家族的传承生命进化法。

而红胡子大叔身为山丘矮人王的血脉,天生的黑铁生命,他的黑铁巅峰模板一定强悍到了极点,与红胡子大叔同等阶位的帝国二皇子,拉马斯·奥托都在红胡子大叔手下吃了大亏,拉马斯·奥托可是当年帝国最善征伐的皇子,武力在同等阶位下定然是顶尖的,如此可见红胡子大叔的强悍。

但是红胡子大叔强悍归强悍,但是周墨可不是矮人,种族差别不是小事,虽然红胡子大叔的身材很魁梧,但是周墨可没兴趣变成小巨人的模样。

最终,周墨下定了决心,此时保命第一,实力越强,生存能力越强,他没有狮心家族的血脉,加持了艾尔·狮心的模板也没有变成金色头发。

一团黑铁色的光团在周墨双手间出现,隐隐约约一件折叠起来的衣服被凝聚起来。

周墨死死咬着牙,灼热的气息字口鼻中喷发而出,体内似乎突然间多了一团岩浆,疯狂的炙烤、燃烧着周墨全身每一个细胞。

身体自发的黑铁化,如同黑铁丝绸般的光泽中,有岩浆般的暗红色透出。

军情局的单间并不大,不一会,屋子中就有硫磺味道弥漫,这是从周末口鼻,以及全身毛孔中渗透而出的味道。

一件通体秘银色,折叠起来不过手帕大小的轻薄衣服出现在了周墨手中,同时,麦肯·史矛革黑铁巅峰模板加持覆盖完毕。

如果说之前周墨身体的黑铁化,色泽如同一匹黑铁丝织就的丝绸,现在周墨的身体,就如同一团被岩浆融化的纯净黑铁熔液,柔润的光泽如同液体般流转,黑铁颜色下更是隐隐透出了暗红之色。

大口大口的喘气声响起,周墨全身上下微微的痉挛着,却没有一丝汗液,所有体表的液体都被方才周墨岩浆般的体温蒸发掉了。

铺盖被生生烧出了一个人形大洞,就连木头床板也有焦味散逸。

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周墨方才有力气坐起来,看了一眼已经不能再睡人的床|铺,周墨摇摇头,看来明天需要编一个好理由了。

站起身来,周墨活动了一下身体,在单间内快速的折返跑,轻跳,竭力熟悉着突然增强的身体。

试了一会,周墨发现自己对身体掌控方面没有什么问题,就好像这些力量原本就是他辛辛苦苦,一点一滴修行而来一般。

“也对,我是复制加持了红胡子大叔关于修行的经历,身体如同亲身经历过这些修行锻炼一样!”周墨越发觉得自己这个穿越附赠的福利很是不错。

随手抓起了那轻薄的秘银色衣服,信息出现在脑海之中。

装备名称:秘银软甲

装备需求:能感知装备信息

装备等级:黑铁

装备属性:穿戴后,麦肯·史矛革黑铁巅峰生命模板覆盖加持,掌握《地火岩浆》生命进化法

周墨用斥候双刀在秘银软甲上用力刺击,却发现这件软甲虽然质地柔软,但是受力时却能将所有力道均匀的分布在软甲全身,而且斥候双刀用力刺击,竟然不能再软甲上留下任何痕迹。

当即,周墨便将这件秘银软甲套在了身上,感觉身体再次加强了足有五成,周墨方才有了些许的安全感,床|铺没法再睡了,干脆铺了被子,躺在了石头铺成的地上。

一夜无话,清早,周墨穿着军情局提供的制式紧身劲装,随着大流进了水堂,一番洗漱后,回到房间,裹上了黑色披风,向军情局驻地外走去。

周墨还有军队的征召令在身,在征召令没有解除前,每日早晨需要到校场点卯。

只是一夜过去,军营中的气氛却有了明显的不同,尤其是周墨从哪些士卒眼前走过之时,阵阵杀气毫不掩饰的扑向周墨。

“看来那些人的尸体被发现了。”周墨面容隐在披风兜帽内,眼中闪过了一丝寒光,心中知道,今天的在校场的点卯,恐怕不好过了。

挺了挺腰,感受着背后破军重剑的分量,周墨心中冰清一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男儿正是乘风破浪之时。

大步走向校场,还未踏上校场的平地,周墨就能感受到落针可闻的校场内,一股庞然杀气在酝酿,也许自己一脚踩在校场的土地上,这股杀气就会轰然爆发。

心中暗暗警惕,周墨紧了紧纯黑的披风,走入了校场之中。

格格不入,明明身处一地,但是站在这里,周墨就有一种格格不入之感,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他和这些士卒之间,划下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而且,今日的军营校场,不但士卒之间的气氛低沉压抑,就连领兵的队长们也都不敢发出一丝杂音。

这不太像传说中军队中粗犷爷们的作风,周墨抬头看向校场中央的点将台,看到站在其上的人,心中方才了然。

每日点卯,是值日官的职责,但是今日站在点将台上的却是边城守将,迪尔·隆斯本人,这座军营里的绝对主官。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