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二十三章 百里血路(1)

身上背着一柄双手重剑,袖中藏一对斥候双刀,周墨一身灰色劲装,还罩着一层纯黑色的披风。

站在夕阳镇帝国方向的入口,身后红胡子大叔甲胄在身,巨锤在握,这是矮人送别朋友从军的礼节。

隆巴顿·诺亚带着瑞玟·娜隆来送周墨,依旧是黑色斗篷罩身,将一切掩盖在黑暗之下的军情局做派。

周墨背对着三人,随意的挥了挥手,他不太耐烦送别这出戏,大步踏出了夕阳镇。

“小子,无论敌人是谁,将他们砸碎!”矮人中盛行的一句话,被红胡子大叔用有些嘶哑的声音吼了出来。

周墨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回头,继续向前。

“周墨,军情局看中财富,却更看重技艺,展现技艺吧,让人知道军情局的厉害!”初代军情局长建立军情局时的训言,隆巴顿·诺亚铭记在心,此时将其送给了周墨。

周墨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展现技艺吗?

瑞玟·娜隆听到两句都很耳熟的话,少女心性被勾了起来,也扬声说了一句:

“用你的利刃,摧毁面前的一切阻碍!”

这句话一出,隆巴顿·诺亚面色一僵,想要捂住瑞玟·娜隆的嘴却已经晚了,连忙四面环顾,没有发现别人,这才放下心来。

我的大小姐啊,用三大王国之一,血蔷薇王国的王室箴言给一个小小的军情局外围成员送行,您觉得真的好吗?

周墨不知隆巴顿·诺亚的心声,却觉得这句话最符合他的胃口,当下嘬口长啸: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如今虎入深山,蛟龙入海,诸位且静观,我辈搅动风云,锦衣而还!”

脚步放开,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周墨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说来奇怪,荒野与帝国之间有着明确的壁垒,夕阳镇就是建立在这壁垒边缘。

以夕阳镇通往荒野的门户为界,门户之外,荒野中草丛都有一人多高,一个人进入草原,瞬间便没了影子。

同样以这个门户为界,距离帝国还有一百里的荒原上,草最高齐膝。

周墨如今就走在齐膝高的草丛中,前面十个精干的身影,毫不遮掩的拦在那里。

微微转头,身后不知何时也多了五个影子,看样子就是夕阳镇中那五个老兵。

“我的身影应该刚刚从镇口送别之人的眼睛里消失吧,你们就这么着急吗?”

周墨从背后取下了重剑,双手拄在身前。

对面老兵没人应答,身后倒是传来了老兵头子的声音。

“事关五大军团,上千万弟兄的封赏、数百上司的爵位,不敢不着急啊!”

周墨微微点头,这确实应该着急,若是他身上背着上千万人的期盼,他应该比老兵头子还急。

“说来,一直没问过你们的名字,不过到了现在,也没必要问了,反正如果你们死了,我没必要记住死人的名字,如果我死了,知道与不知道也没什么区别。”

周墨拄着重剑,慢悠悠的说着,意态颇为轻松。

站在荒芜的草原上,前有猛虎,后又饿狼,单人独剑孤立,周墨颇有些感慨。

老兵头子听到周墨的话,虽然心知今日之事不能善了,此时此地必然有人的尸体要滋润这片草原,但还是尽最大努力的说道:

“周墨,你是个聪明人,多余的话我不多说,向军队靠拢,加入军队的阵营,你必然能够得到庇护,看今天你的境遇就知道了,那些老牌贵族们,不是我们的对手。”

周墨背对着老兵头子,呵呵的笑了,笑声越来越大,最后似乎笑差了气,方才锤着自己胸口说话。

“从个人原则上,我不喜欢说谎话,这是其一。”

“从立身处世上,我不会加入军队或者老牌贵族任何一方,因为无论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我这个毫无根基的局外人都会成为毫无疑问的牺牲品。”

“军队赢了,取得了你们赢得的利益,但是你们又不可能将老牌贵族们一棒子打死,事后总要安抚老牌贵族,到时候有比我的人头更适合的礼物吗?”

“老牌贵族赢了,掠夺了军队的利益,但是帝国不能没有军队,他们也没有那个力量将军队置之死地,所以上千万的军人需要发泄,有比我的性命更适合的目标吗?”

周墨的话老兵头子无法回答,只能长长的叹息一声,因为周墨的话没错,无论哪方胜利,周墨身为毫无根基的关键人物,都会成为牺牲品。

这时,周墨身前的十人中,有人上前一步,开口说话了。

“难得见到如此清醒的人物,但是你既然看穿了一切,为什么还执迷不悟呢?”

不待周墨说话,那人又说道:

“加入军队阵营,对所有人说你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你还能滋润的活上一段时间。”

“现在拒绝我们,你的尸体就要滋润这片草原了。”

“多么简单的选择题,聪慧如周墨你,应该知道怎么选择。”

周墨看了看说话的人,身穿深蓝色的帝**装,看那与众不同,带着黑色纹络的帽子,就知道这人是领头的,在军队中应该是个副队长之类的人物。

“说的很好,不过,怎么选都是死,可惜我不想死。”

周墨双手用力,挺剑,周身上下瞬间黑铁化,就连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此时也已经变成了纯黑之色。

破军战法,原地冲刺。

周墨一剑劈出,整个人身随剑走,似是一道流星贴地而行。

领头之人也用重剑,军方制式的骑士双手重剑,双手高举巨剑,同样周身黑铁化,狠狠的砸向周墨所化流星。

砰的一声巨响,金铁交鸣之声淹没在最后瞬间爆发,剑速破开音障后的轰鸣之中。

常人手掌薄厚,四指宽,五尺长的重剑被砸飞,领头之人的整个头颅都被周墨一剑轰成渣滓。

没有什么花俏,没有什么技艺,力量速度之间的对决,强者胜,弱者死,此为破军战法。

“黑铁,他进阶黑铁生命了!”身后,老兵头子高声叫道,提醒着前面因为不可置信而有些惊呆的同僚们。

领头的军人是准黑铁的实力,在军营之中,属于黑铁之下没有一合之敌的超级高手,这样的高手竟然在一合之间,就被轰没了头颅,士兵们在刹那间很难接受这个现实。

“组阵,组阵,围杀阵!”老兵头子的喊声,声嘶力竭,却没有让周墨停下手中的杀戮。

破军战法,没有什么花头,周墨此时的动作,也全部简练无比。

盯上一个目标,用比目标快的动作追上,然后不管其它,只管一剑劈去,然后看也不看,只凭手下爆裂的手感,就知道应该向下一个盯上的目标追赶。

老兵头子率领四个手下,从周墨身后,到达周墨身边的时间,算起来也不过三个呼吸。

三个呼吸够周墨干些甚么呢?

周墨甩掉重剑上红白交杂的污秽,体内血液流淌的越发奔腾,长江大河不足以形容,周墨自我感觉,好似一条血河接天连地,冲刷而过,手中黑色的巨剑被这血河冲刷,染上赤金颜色。

十具没了头颅的尸体躺在草丛中,滋润着这片草原。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