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九章 潜蛇出渊

周墨内的庄园内似乎还有血腥气飘荡,所有的仆役们都战战兢兢,不敢出一点差错。

任年走在通往城堡的路上,所遇仆役,皆是停步等在路边躬身行礼,等他走过后,方才重新直起腰来,匆匆而去。

黑眸中多出了几分满意,任年心中暗道,这才见了几分大家气象。

一路来到城堡门口,此时是白天,足有三米高的实木包铜大门敞开,两名膀大腰圆的中年女子坐在门后长廊一边的小屋中。

见到任年走入城堡,两个中年女子恭敬的站起身来,其中一个迎了过来,另一个则拉动了一面墙壁上数十铜环中的一个。

“任年大人,城堡里的新规矩,除了领主阁下还有倩疏、晨漾两位姑娘外,任何在庄园外居住之人,都要在此稍等。”

说着,中年女子将任年引进了另一间装饰颇为舒适的小屋,并且奉上的茶水。

任年对得到如此待遇倒也不惊讶,只是心中暗暗在猜测,如今主理城堡事物的是何人,这借着周墨立威的光景,竟然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将庄园的规矩立了起来,是个管理内帷的人才!

才坐下不久,一杯红茶尚未冷却,任年就见到一名全身裹在黑色斗篷中的人,迅速的进入了城堡,并且毫无阻拦的向城堡内走去。

微微皱了皱眉头,任年看向在一旁侍立的中年女子,问道:

“这是什么人?看装束应该不是庄园内的侍女、仆役吧!”

中年仆妇低着头,答道:

“蜜娜总管定了规矩,像是我们这些在城堡内服侍,但却只是在领主大人不经常活动地方任职的,是三等奴仆,穿黑红棉布衣衫。”

“在会客室、餐厅、午茶室等领主大人常去之地当差的,是二等奴仆,穿纯白丝纨衣裙。”

“在书房、卧室贴身服侍领主大人的,是一等奴仆,按照每月定例发放的服侍不同,自行穿着。”

“至于在城堡外当差的仆役,是归晨漾姑娘管辖的,不入此列,但是也绝对没有这种全身裹在斗篷中的。”

“这位,是蜜娜总管吩咐下来,不得询问,不得接触,任由其在城堡内穿行的特殊人物,具体是什么人,奴婢也是不知。”

任年瞥了一眼中年仆妇的衣着,发现却实是上号的棉布缝制,样式规整而大方,心中不由对周墨身边的蜜娜越发赞赏,有了此女相助,看来子爵阁下的心思能更多放在政务军事之上了!

书房门被直接推开,正在审阅任年提交上来,建造金属冶炼厂文件的周墨抬起头,就见到了蜘蛛的那双**大胆的蓝色美眸。

“你怎么亲自来了?”周墨皱眉,自从鹰扬领那次分别之后,这还是他与蜘蛛第一次见面。

蜘蛛美眸瞥了周墨一眼,眼波流转,媚意天成,但是蜘蛛此时却也没心思与周墨玩暧昧,蓝色美眸看了一眼站在周墨身后时候的米雅米娜姐妹。

周墨微微摇头,示意无妨。

“大皇子出来了,并且总领西部五大军团,并且皇帝陛下许了大皇子对所有贵族私兵的征调之权!”

“刚接到上面的命令,让我将手中掌握的所有贵族信息,全部上报!”

蜘蛛语速极快的说了两句话,然后静静的看着周墨。

周墨皱眉沉思了一会,问道:

“日冕公国那边有什么动静没?”

蜘蛛摇了摇头,说道:

“不知道,我们在核心处的钉子没了消息,凶多吉少了!”

周墨眉头皱的越发深了,又问道:

“你能拖延一下消息的上传时间吗?”

蜘蛛微微拉了拉头上的兜帽,露出性感丰润的红唇来,妩媚的一笑,说道:

“你若是在这城堡里给我留一个位置,我什么都敢!”

这是委婉的告诉周墨,不能拖延!

没有理会蜘蛛的话,周墨手指敲打着着桌面,精灵果香混杂着蜂蜜的香甜散逸而出,让蜘蛛蓝色美眸微微一弯,似乎极为享受这种味道。

“那就如实汇报,将你掌握关于我的一切资料,全部如实汇报,以后也不必遮遮掩掩,你只需要负责将蛇渊中有关我的消息,传递一份到这里就行!”

蜘蛛的眸子盯了周墨一会,然后一扯兜帽,重新遮住了面部,转身就走,没有半分的耽误。

“等等!”走到书房门口的蜘蛛,被周墨叫住了。

周墨起身,拿起了一旁刀架上的爵士匕首,手腕一抖,匕首化作一道银光,射向了蜘蛛。

蜘蛛斗篷一展,婀娜火爆的身材一闪而逝,同时也拦下了那道银光。

将爵士匕首在手中把玩了刹那,蜘蛛一挥斗篷,留下一句:

“谢了!”

然后扭身离去。

看着蜘蛛离开,周墨重新坐下,手指敲打了一会桌面后,说道:

“叫任年进来!”

米雅欠身一礼,出了书房,来到一旁的侍女隔间中,美眸扫了一眼,最后停留在红发的艾达身上,说道:

“主人有命,艾达,你去将任年任先生带到书房来。”

艾达目中露出一丝喜色,马上站起身来,随米雅走出了专门用来侍候茶水点心的隔间之中。

“去吧!”眯眼给了艾达一个眼色,然后转回了书房之中。

瞧着那扇黑红色,泛着金属光泽的书房门,艾达眸子中露出一丝羡慕,然后加快了脚步。

…………

一具尸体,被送到了白山城堡之中,一名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子,闪烁着三角眼,躬身等待着主位之上的回应。

海王看着那具尸体,一柄细长的匕首自耳根插入了大脑,他派人握过那匕首柄,确认了是注灵者独有的信息传递手法,也证明了这柄匕首出自周墨之手。

其实若不是日冕公国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海王都懒得看这具尸体,什么时候,因为有人以为死在铸造师的兵器之下,他的亲友是找过铸造师的麻烦?

“奥罗-日冕还是这么任性啊,你们家大公就不管管?”海王语气慵懒而闲散,山羊胡中年男子的三角眼睛飞快的眨了起来。

只一个呼吸,这中年男子便恭敬回道:

“外臣代大公子谢过海王冕下训戒,只不过我们大公子虽然任性了一些,但是却从不出格,所以大公也就懒得去管了!”

这话说的让海王都多看了他一眼,没有丝毫顶撞,却又不失君主的面子,而且还恭敬而有礼的委婉告诉海王,他们大公子之所以这么做,并不出格,有前例可循。

“呵呵,倒是敏捷,也罢,这些小辈之间的事,本王也懒得理会,你且去找瑞玟吧,她说什么,就算什么!”(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