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八章 大皇子利库-奥托(为木哥v大大的万赏加更!)

北方的神圣血族开始动作,无数古老的吟唱声在曾经人类的居住地响起,唤起死者之余念,引导源能之注入。

僵硬的尸体,冰冷的骷髅,锋利的毒指,霜寒的骨刀,在古老典雅的吟唱中重新被赋予了活动的力量,在漫天血色中,开始他们的亡灵征程。

死寂的城市,死寂的小镇,死寂的村落,无数死者被从安眠中唤醒,遵循着最古老的指引,缓缓汇聚成溪流,融汇为江河,最后化作铺天盖地的亡灵大潮,向着南方涌荡而去!

北方亡灵大潮再起,第一时间帝都就得到了消息。

皇帝陛下正在喝着一碗生命龙龟熬煮出的浓汤,本就苍老的脸上,此时已经沟壑密布,唯剩下一双眸子,还湛然生光。

听到内侍禀报的消息,皇帝陛下手中粘稠的生命龙龟汤荡漾起一丝波纹,转而平静。

“四皇子可离开帝都了?”

内侍弓着身子,任由汗珠滴落也不敢做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声音尽量平缓清楚的对道:

“禀陛下,四皇子已经出了帝都,按照您的谕令,没有走传送阵,而是带着家眷在官道上缓缓而行。”

皇帝点了点头,然后自袖中抽出一纸谕令。

“去把那个孽子带出来吧!”

这些日子来,越发衰老的皇帝陛下喜怒不定,身边的内侍宫女已经换了数十批,这个内侍甚至不敢抬头看一眼谕令内容,就躬着身子,双手举着皇帝谕令,退出了皇帝寝宫。

走到宫门外,立马有品级低一些的内侍掏出洁白的丝巾,给这个内侍擦干了汗水,这时候,这内侍才缓过神来,看了一眼谕令上的内容。

“嘶。”内侍抽了一口冷气,本就苍白的脸色瞬间就看不到一丝血色了!

迅速的将皇帝谕令藏在了袖中,阻住了一旁小内侍的视线,然后脚步匆匆的离去。

皇宫最深处的角落中,背靠着皇城又高又冷的城墙,有一间没有窗户,通体石头垒就的密闭石屋,其上还铭刻着无数细密的古怪文字。

不一时,密闭石屋内就微微颤抖,无数灰尘落下,似乎马上就要坍塌。

这时,铭刻石屋之上的无数细密古怪文字,亮起了土黄色光芒。

土黄色光芒只是一闪,落下的灰尘竟然重新返回到了石屋之上,好似时光倒流,一切恢复原样。

这道谕令内侍根本不敢让他人来传,自己亲自小跑到了石屋之前,在一名持剑立于石屋门前的宫装女子脚下跪倒,双手高举谕令,声音带着几分谄媚的说道:

“陛下谕令,开解大皇子封禁,命大皇子利库-奥托,总领西部五大军团,开往北地,拦截神圣血族侵袭。”

宫装女子就像一尊石像一般,身体似乎都僵硬了,内侍跪伏在地宣告了谕令良久,面上方才露出了一丝表情,竟是一滴泪水滴落。

晶莹剔透的泪水落于尘埃之中,内侍的眼皮一跳,微微抬起头来,低声谄媚的说道:

“大皇子夫人,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了,帝国正值危难之际,正需要大皇子这般英明神武之人出世力挽狂澜,您苦熬了近百年,一切都要有报偿了,应该高兴啊!”

一滴泪水滴下,似乎融化了将宫装女子身上的僵硬,一缕淡淡的梨花寒香弥漫开来,女子睁开了双眼,伸出素手,接过了内侍手中的谕令。

无声无息间转身,将谕令贴在了密封无窗无门的石屋之上。

石屋上铭刻的细密古怪文字,被这谕令一贴,如同无数的蚂蚁爬动一般,缓缓的没入了皇城地下。

“利库,我终于可以再见到你了!”

石屋微微颤动,然后无数的金色光芒自穿透了厚厚的石墙,无声无息间,石屋消失在了角落。

一名全身被尘埃埋没,看起来四十几岁的雄壮男子,缓缓的站了起来。

男子的头发已经拖到了地面,起身时,内部还能看到一丝金色,但是外面,却都被尘埃遮挡。

淡淡的纯正金光闪过,利库-奥托睁开了双眼,正金色的眸子中平静如水,只有看向那宫装女子之时,多出了几许温柔、怜爱。

迈动步伐,身上的灰尘被金光缓缓消解,拖在地面上的长发,也在根根断裂。

当利库-奥托走到宫装女子身前时,已经全身整洁,头发也只剩下金黄色的寸许,身上甚至还散发着淡淡的阳光味道。

伸手将宫装女子纤巧消瘦的身子揽入怀中,俊朗的面容埋入了女子的脖颈之间,深深的嗅着那久违了的梨花寒香。

双手按在宫装女子双肩,利库-奥托微微的笑着,用脸颊蹭去女子娇颜上的泪痕。

一顶美轮美奂,蓝金与土黄交缠,无数细密梨花纹络的精致冠冕,出现在了女子头顶。

“我说过,终有一天,要为你带上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冠冕!”

内侍依旧跪伏在地,听到这话,微微抬头瞄了一眼宫装女子的头顶,然后猛地低下了头,全身微微颤抖。

那是只有帝国皇后或者皇后逝去时,太子正妻才有资格戴上的皇冠尊冕。

嘴唇微微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内侍还是选择无视了这一幕,毕竟,凭空以源能凝物,这已经是源能态才能掌握的手段了!

上一次奥托皇室出现在未接受传承就达到源能态等阶的皇子时,初代奥托大帝曾经亲自现身赐福,为其加冕皇冠!

利库-奥托此时完全不去理会内侍的小动作,只是痴痴的看着怀中女子的娇颜,正金色的眸子中,满是温柔缱倦,无数的话,说不清的情,正在这一对痴侣间传递。

“我的宫殿应该打扫好了吧!”利库-奥托开口,声音竟然出奇的温柔。

内侍听到这话,被利库-奥托的声音惊的一愣,然后马上反应过来,说道:

“禀大皇子殿下,老奴在接到谕令之后,就命人打扫了,此时应该是打扫好了!”

内侍说完,等了半晌,也不见动静,不由抬头一看,却发现,大皇子夫妇已经消失不见。(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