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七章 死亡之日

宽大沉重的斩首刀,破风而落,染血而起。

仅仅是十七个起落,就已经让身为秘银生命的胖子大汗淋漓,甚至弯腰低头,大口喘息着。

斩首刀就是有千斤重,也绝对不会让一名秘银生命感到如此劳累。

但是每次刀身起落,斩下的人头,带走的性命,却让胖子如负山脉。

…………

今日清晨,被从温柔乡中揪出来的胖子,本来一肚子牢骚,但是发现被带到了城堡左侧的无草空地上,胖子就心知不好。

这处空地,是整个庄园之中,除了道路之外,唯一没有草坪覆盖之地!

初次进庄园,胖子觉得煞风景,还问过倩疏,在城堡边上,为什么留出这么一处空地。

记得倩疏是这么回答的:

“这地方正式称呼是惩戒之地,而在侍从之间,被称为不能直视之地,是专门用来处决庄园之中的侍女仆役所用。”

胖子心中正忐忑间,就看到了被分成两排跪倒在地,被黑铁侍卫们看押着的庄园仆役与侍女。

城堡之中的侍女不干胖子的事情,此时胖子也无心欣赏少女跪倒在尘埃,衣裙沾满的泥土的窘态,五名侍女身后,跪着的十二名仆役,却让胖子全身的肥肉,上下颤了一颤。

德格斯特-李、任年、倩疏、晨漾,都被周墨派出的侍卫请到了此处。

德格斯特-里面无表情,任年微微垂眸,而倩疏和晨漾,两人牵着手,不知在呢喃些什么。

不一时,整个庄园之中的侍女、仆役,甚至是侍卫,都被带到此处,零零散散,或远或近的看着跪在惩戒之地的十七个人。

周墨走来,一身棉锦纹十字戎装,腰间陪着一对直刀,身后蜜娜带着一对女儿,手中各捧着一个托盘。

来到众人视线中央,周墨环顾一圈,所有在场人等皆低头垂眸,不敢与其目光对视。

目光凝视在胖子身上,周墨喝了一声:

“斩首刀呢?”

胖子全身的肥肉一颤,膝盖一软,整个人跪倒在了地上。

一名侍卫提着斩首刀,来到了胖子身前,手腕一抖,斩首刀贴着胖子的头皮,插在了泥土之中。

寒冷的锋刃让胖子全身的皮肤颤栗起来,微微抬头,不大不小的眼睛惶恐的看向周墨。

周墨与胖子对视,黑眸中冰冷一片,说道:

“胖子,跪在那里的人,你可都认识?”

胖子肥大的脑袋微不可查的点了点,然后目光看向那五个侍女,肥厚的嘴唇刚刚动了一下,就被周墨出言打断:

“那就由你行刑吧!”

胖子一愣,老大没有追究他的罪责,却让他行刑,这是什么意思?

一时猜想不透,但是胖子却知道,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有丝毫犹豫,当下从地上挑起,大手握住了斩首刀。

走到惩戒之地,胖子看了周墨一眼,得到了行刑的眼色之后,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斩首刀,手起刀落!

第一颗人头滚落,周围鸦雀无声。

胖子的心中沉甸甸的,手中的斩首刀突然变的沉重无比,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刚刚被他斩下头颅的人,是野猪帮核心成员,他胖子生死兄弟的亲弟弟!

脚步移动,胖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扬起斩首刀,用力挥下。

刀身越发沉重,这个刚刚落下,还喷洒着鲜血的人头,属于他最喜欢的一个侍女的父亲!

再往下走去,胖子的脚步如同有万斤之重,那一个个熟悉的脸,胖子甚至都能从他们的长相上,找到他熟悉亲近之人的影子。

背上有目光冰寒,胖子知道,这是周墨在看着他,所以他不敢停,因为胖子不知道,一旦他停下来了,手中的这柄斩首刀,会不会落在他自己的脖颈之上!

十二刀下去,胖子的脚步一顿,刚想转头看向周墨,剩下的五个侍女,可不是他弄进庄园之中的,那还是在鹰扬领时,霍格公子送给老大的!

“继续!”周墨吐出了两个字。

胖子认命的继续挥动斩首刀,十七颗人头都在泥土上静静的流淌着鲜血!

斩首刀被胖子扔到一旁,双手扶着膝盖,弓着肥厚的腰剧烈的喘息。

周墨目光再一次在所有人身上扫过,散发着如有实质一般的冰寒。

“念!”今天周墨的话格外少。

蜜娜将手中的托盘,托举在了任年眼前。

任年微微一愣,然后看向周墨,见周墨对他微微点头,方才舒了一口气,拿起托盘上的铜版纸,念到:

“庄园规条:不忠者,斩首

私通外敌者,斩首

外泄庄园事物者,斩首……”

一开头,就是三个斩首,配合着此时地面上鲜血还没有凝滞的十七颗人头,相信今日在场的所有人,印象一定极其深刻。

…………

日冕公国,日冕大公子看着周墨的资料与经历,眉头舒展起来。

“原来只是一个傍上了瑞玟-娜隆的无耻小人,还与霍格-鹰扬关系密切?这倒真还算他神通广大啊!”

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文件扔到了一旁,似乎觉得脏一般,双手在书桌一旁的湿润白巾上擦拭了一番,日冕大公子俊朗的面容上带着一丝不屑,吩咐道:

“这周墨不是有很多装备流传在外吗?去找到一柄,然后挑一个身份重要点的死囚杀了。”

一直躬身在日冕大公子身前,听候吩咐的狼眸褐发男子微微一愣,稍稍抬起头来,低声问道:

“大公子,这会不会太简单粗暴了!”

日冕大公子冷笑一声,眸子中闪烁着狠辣与精明。

“要的就是简单粗暴,也不看看如今是个什么时局,再玩那些弯弯绕的东西,怕是连口汤都喝不上啊!”

狼眸男子重新底下头去,心中暗骂一声,这下子组织的所有准备全都白费了,心情不爽之下,说道:

“大公子,如今那个周墨铸造的装备在帝国直辖之地已经卖到了天价,咱们领地之中,怕是买不到啊!”

日冕大公子眼中精光一闪,微微俯下了身子,低声说话的同时,右手握住了腰间一柄细长匕首。

“买不到?你们蛇渊想要的东西,什么时候需要买了?”

听到蛇渊二字之时,狼眸褐发男子已然面色大变,身子上一层细密的毛发浮现,身子猛地向后退去。

但是,为时已晚,日冕大公子手中细长匕首化作一道碧蓝色的闪电,自狼眸褐发男子的耳根部位狠狠插入了他的脑中。

“去,拿着他的尸体,通报海王与鹰扬大公,雄鹰巢穴子爵周墨,冒犯日冕家族荣耀威严,我,奥罗-日漫,荣誉子爵,向他发起荣耀挑战!”

…………

北方,黑暗森林中,白虎大公剧烈的颤抖着,身体不断在一团带着淡淡血色的光明形态,和实体形态中不断转变着。

突然,光明形态中的血色如同活过来一般,猛地自光明中跳跃而出。

黑暗森林下的倒金字塔棺材中,最下面的血皇棺微微颤抖,发出弱不可闻的声音:

“诸族限制,人族的源能武装?有趣,有趣极了!”

弱不可闻的声音消失,然后一个呼吸之后,血皇棺猛地剧烈颤抖,只有神圣血族能够捕捉到的高频音波瞬间横扫而出。

“战争,战争!”(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