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八章 变化与心意(周一求推荐票!)

周墨回到了庄园之中,看着霍格-鹰扬移交给他的难民名单,也是感慨颇多。

北地光是白虎大公领,就数千万近亿的人口,再加上周边大小贵族领地,总人口在十亿以上,能够在亡灵大潮中逃出生天的,十不存一,帝国直辖权统计出来的难民人数,只有近八千万!

但是其中,竟然没有一个贵族,没有一个黑铁以上生命!

甚至,没有一个准黑铁级别的男儿!

全身皮肤微微的颤栗着,周墨眺望着窗外,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脑海中百念纷杂。

天色快要黄昏,任年来到了庄园大门之前,看着门前守卫的两队穿着黑铁全身甲的护卫,任年下了老马,不卑不亢的说道:

“敢问,这里开始雄鹰巢穴领主,周墨子爵的庄园?”

一名黑铁护卫推开自己的面甲,露出一个中年模样的面容,上下打量了一下任年,发现是一名亚兰族的平民,身上带着浓浓的书卷气,不由也客气几分,答道:

“却是子爵大人的庄园,你来何事?”

任年确定找对了地方,不由自大门向内眺望,庄园内占地极广,平整如毯的草地上,零零星星的种植着花树,似是无有规律,却又仿佛妙手天成,极具美感。

夕阳下,远远的能看到一座青白色的城堡巍峨高耸,草地上阡陌小路往来,也别具几分情趣。

心中微微涌上一丝苦涩,这等家业,便是他还是海王国度临海城的城主,也是置办不起的。

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任年冲着中年侍卫说道:

“请问,倩疏姑娘如今是在子爵庄园中做事吗,在下是倩疏姑娘家乡故人,特来拜会!”

中年侍卫一听,这人竟然是倩疏的故人,面上便带出了几分笑容,说道:

“原来是倩疏姑娘的家乡人,这倒是巧了,倩疏姑娘刚刚搬出了子爵庄园,你怕是要扑空了!”

任年先是一愣,然后心中涌出一阵狂喜,数年历练带来的沉稳,让他强自忍住面上神色不动,问道:

“咦,据在下所知,倩疏姑娘不是子爵大人的侍女吗?怎么能搬出子爵庄园呢?”

中年侍卫笑着答道:

“子爵大人最是仁慈心善不过,因为倩疏、晨漾两位姑娘助子爵大人迁居平民有功,子爵大人解放了两位姑娘的奴隶身份,并且还分别赐了庄园、土地,以偿其功劳!”

“小哥,你要找倩疏姑娘也十分容易,两位姑娘的小庄园就在子爵大人庄园西边不远,你沿着路再走一段就能看到了!”

得到了确定的答复,任年的脸色唰的一下涨的通红,却是心中激动实在抑制不住,情绪外显而出,当下也不在废话,重新骑上老马,也顾不上心疼马力,连连催促着老马快走。

中年侍卫也是个有阅历的人,见到任年的反应,眼睛转了转,回头说道:

“这件事情怕是要通禀一声子爵大人。”

然后快步进了庄园大门,沿着小路向城堡狂奔而去。

不一时,在书房中的周墨就接到了整个消息,黑眸凝思了片刻,说道:

“让胖子的人盯着,如果他进了倩疏的园子,马上回禀!”

米雅轻声应了,自去吩咐不提。

…………

北方,大批大批的平民,被亡灵大军驱赶着,逼迫着走入了黑暗森林之中。

生者的进入,似乎唤醒这座死气沉沉,终年不见天日的黑暗森林。

树枝在扭动,根茎在游走,捕捉这一切在森林中奔跑的生者!

一名又一名的平民被树枝吊起,树木上的尖刺刺入血管之中,抽取着新鲜的血液!

人类干枯的尸体,如同破旧的麻袋一般,被密密麻麻的挂在树梢之上,从黑暗森林外围一直蔓延到了黑暗森林中心部位。

数十口棺材,倒金字塔般的排列整齐,在一棵足有小城粗细的巨树根须之下微微的颤动着,无数细密的根须扎在棺材之上,不断输送着新鲜的血液。

位于最下面的一口暗红色宽大棺材,猛地跳动了一下,一股无形的声波,荡漾开来。

北地,甚至渗透到了整个帝国境内的神圣血族,无论在干着什么,在这一刻都停滞了刹那。

一个声音,在他们的耳中咆哮响起:

“鲜血,鲜血,更多的鲜血!”

北地之上,无数慢吞吞移动的亡灵,在这个刹那过后,双目中碧绿火焰燃烧的越发旺盛,像被重新拧紧发条的木偶一般,飞快动了起来。

用亡灵天生对生者的嗅觉,漫山遍野,不放过每一个角落的搜寻起来。

鲜血,神圣血族在这片大陆上的始祖,需要更多的鲜血!

成千上万的神圣血族,在这一刻向黑暗森林方向跪倒,虔诚的叩拜,然后猛的起身,目光看向南方,那里,有更多的人类,更多新鲜的血液!

于此同时,三王国度的王宫之中,元老权杖的光芒微微闪烁,然后,诡异的收敛回到了权杖之中,变的朴实无华,再没有半点光辉灿烂之处。

“终于开始了!”渊王低声笑着。

“唉,终究免不了一番劫难!”海王叹息。

“风传递来了新的气息,人族,又要迎来新的王者了!”风王仰面向天,一双琉璃般的眸子中白茫茫一片。

帝国皇宫之中,象征着奥托皇室权威的皇帝印玺,突然出现了一条裂纹,奥托皇帝苍老的眸子眨了眨,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对一旁的内侍吩咐道:

“去,传四皇子觐见!”

同一时间,整个帝国范围内,所有加盖着皇帝印玺的皇帝谕令,海蓝与土黄交缠的光芒同时消失,威能不在!

周墨书房中,书桌抽屉内,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正在发呆的周墨,被这个声音惊醒,拉开了抽屉,却发现那柄权杖之上,最后一枚金柱,脱落了下来。

黑色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周墨伸出手,向那权杖的手印状握柄探去!

这时,书房的门被打开,打断了周墨的动作,源能灯光下,倩疏婷婷走入,绝色容颜上带着一丝笑意。

“阁下,不是都还倩疏的自由了吗?还让胖子盯着婢子作甚?”

抬手间将抽屉关上,周墨眸中露出一丝笑容,刚要说话,就见倩疏掏出两张熟悉的文件,上面有着田亩建筑的纹络,右下角处,还有着周墨的亲笔签名。

却是周墨赠给倩疏、晨漾二女的田产庄园契约。

倩疏将两张契约拿在手上,然后款款走近周墨,纤纤素手拉开了周墨的衣襟,然后,将两份契约轻柔的送入了周墨怀中。

绝色的美眸妩媚的看了周墨一眼,温软的小手在抽出时,手背若有若无的在周墨胸膛拂过。

“庄园我们姐妹住下了,但是呢!”

倩疏上身微微倚在了周墨胸膛上,声音微弱下来:

“但是呢,婢子和倩疏,还是更愿意住在阁下您的产业中……”

倩疏的话让周墨心中满是甜蜜与欣喜,却没有注意到,书房一角,安置在兵器架上的爵士匕首与男爵双刀,都在微微颤抖着,似乎有什么即便化作了兵器也不能逃脱的敬畏,即将降临!

香软纤细的娇躯倚在怀中,周墨伸手环住了倩疏纤腰,微微低头,便看到那双绝美的黑眸中,清澈的波光荡漾。

“倩疏……”

刚说了两个字,倩疏就伸出两根纤细的玉指按在了周墨的唇上。

“阁下,晨漾也马上就到了呢!”

话音幽幽,倩疏顺着周墨越来越紧的手臂,将身子全部靠在了周墨的怀中,一双玉臂轻轻环住了周墨虎腰,绝色玉颜贴在了周墨的肩膀上。

“日后倩疏要常伴阁下左右的,若是阁下不放心倩疏的话,不妨将这奴隶契约收回好了,反正不管如何,不管如何……”

娇怯的话倩疏无法说出口,但周墨却已经明白了佳人的心意。

书房外有高跟脚步声传来,周墨不舍的松开了倩疏。

稍微整理了一下衣着上的皱褶,晨漾便走了进来,蓝色的美眸看了一眼站的极近的周墨倩疏二人,眸中妒色一闪,也走到周墨身边,伸手拉住了周墨的一角衣衫,幽怨叫了一声:

“主人……”

晨漾却是不如倩疏心思细腻,对男人的情绪把握准确,但是,直白的一声称呼,却将自己的心意表达明白了。

周墨心中暗暗欢喜,看了两女一眼,脑海中不由遐想翩翩,嘴角上带起一丝微笑。

突然间,两腰同时一痛,周墨醒过神来,却见二女面上都带着一丝红霞,嗔怒的看着自己,知道是他一时欢喜,心中所想带到了脸上,被两女察觉。

一时有些讪讪,周墨转过头不看两女,却见一直站在角落中的米雅、米娜姐妹,也正在低头嗤嗤的笑着。

这对双胞胎姐妹,虽然年纪小,但是为人处世极有眼色,也懂得讨好人,故而这才几个月下来,无论周墨,还是倩疏、晨漾二女,都习惯了这间书房内两姐妹的存在,什么事情也都不避着她们。

倩疏和晨漾看到周墨转移目光,不由也看向了两女,然后,绝美的两双眸子微微一对视,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出了一丝警惕之意。

…………

周墨送给倩疏的庄园外,任年在庄园门口,就被一名上了年岁的厨娘拦住了。

“咦,你是什么人,这可是子爵庄园倩疏姑娘的住处,你一个男人,怎敢随便乱闯!”

任年心中的火焰微微一冷,被热血与激动冲昏的头脑清醒过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冲着厨娘说道:

“我叫任年,是倩疏在海王国度时的故友,今来雄鹰巢穴特来拜会倩疏姑娘,还请这位大娘通禀一声。”

厨娘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任年,觉得这个亚兰人无论是长相还是举止都还不错,若是这座庄园内住的是她自己的女儿,她倒是乐意让任年进去。

心中暗暗可惜了刹那,但是倩疏走之前的吩咐让她不得不说道:

“哎呦,你来的却是不巧,倩疏姑娘刚刚去了子爵的庄园,看这天色,怕是今夜不会回来了!”

一句话,如同兜头的冷水,将任年心中的火焰彻底浇灭。

天色彻底黑了下来,厨娘心中暗暗念叨着可惜,关上了庄园大门,将任年一个人留在了外面。

任年站在门外,站在夜色里,天边三轮银月被不知从何而来的乌云遮住,最能安抚心绪的月光也无法照在任年的身上。

良久,任年方才着黑暗中回过神来,黑暗遮挡了他脸上的神色,只听他喃喃自语:

“不早就知道这种情况了吗?为什么总还要抱着希望呢?”

黑暗中,萧索的身影重新跨上了老马,沿着赶来的路缓缓走着,目标,依旧是周墨的庄园。

…………

周墨书房外的甬道中,倩疏与晨漾并排走着,听到身后书房门被米娜关上的响声,晨漾转头看向倩疏,问道:

“那个任年……”

倩疏看向了晨漾,见到晨漾蓝色的眸子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戏虐,心中暗怒,但却没有表现出来,语气平淡的说道:

“这次多谢姐姐的消息了,若是真让阁下误会了什么,倩疏可就真的后悔莫及了!”

晨漾蓝色的美眸中闪过一丝羞恼,明明就是她的人中有倩疏安下的钉子,将她下令按下来的消息传了过去,如今倩疏这么说,与打她的脸无异!

不过晨漾能在瑞玟-娜隆身边坐到贴身侍女的位置,心性城府也都是上上之选,当下神色不动,转移了话题说道:

“这些都是小事,倒是米雅和米娜两姐妹,不声不响的,倒还真的一时忘了她们!”

倩疏闻言,也微微点点头,脑海中又想起了那个夜晚,周墨书桌下露出了那双纤巧玉足。

“双生子,又都是绝色美人的胚子,再加上还有一个善解人意,温柔大方的母亲,怕是已经在阁下心中留下记号了,动不得的!”

晨漾听了倩疏的话,细细想了想,发现的确如此,虽然阁下这几个月来忙碌,加上她与倩疏看的紧,还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依照如今的发展,怕也是早晚的事情。

“动不得?那你想这座子爵庄园中,再出现一方势力?”

晨漾的话让倩疏皱了皱黛眉,如今雄鹰巢**政,基本上都由她们二人把持,就是这庄园中的细微事情,也无一不是她们二人安排,如果多出了一方势力的话。

正在思索着利弊得失,突然,倩疏脑海中闪过了周墨那双仿佛能看透人心的黑眸。

娇躯微微颤了颤,倩疏说道:

“阁下对你我二人怜惜温柔,但是对庄园中的其它人可未必,别忘了阁下的血脉能力,你真的以为,我们的所作所为,有一丝半点能瞒过阁下的吗?”

这句话让晨漾愣住了,站在原地许久,然后回头看向那扇关上了的书房门,神色复杂起来。(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